人气

【浑瑊】浑瑊后人_浑瑊与郭子仪

浑瑊

人物简介   浑瑊别名浑日进、浑咸宁、浑忠武等,出身铁勒族,是唐朝时期名将。他年少随父从军,先后担任过李光弼、郭子仪、仆固怀恩的部将,曾屡破吐蕃、保卫奉天、收复咸阳、讨平李怀光叛乱等;他军事才能过人,常被人与金日磾相比,为人谨慎谦虚,得以保持功名终身。浑瑊官至邠宁庆副元帅、检校司徒、中书令等,封爵咸宁郡王,去世后追赠太师,谥号为忠武。

人物生平
  少年勇将
\
  浑瑊本名日进,出自铁勒九姓中的浑部,世居皋兰州(今宁夏银南黄河河曲两岸),他的高祖浑阿贪支是浑部的大俟利发,于唐太宗贞观(627年—649年)年间内附唐朝,从此以部名为姓氏。唐朝为了安置铁勒诸姓,在今宁夏境内设置了皋兰、祁连等州,浑氏家族世代担任皋兰州都督,根据《旧唐书·地理志》的描述,其州治在鸣沙城,九姓杂居,在此繁衍生息。浑瑊的父亲浑释之武艺高强,投身朔方军中,战功赫赫,一路升迁到开府仪同三司,封宁朔郡王。
  天宝五载(746年),十一岁的浑瑊跟着父亲参加例行的防秋,朔方节度使张齐丘开玩笑道:“带乳母来了没有?”但在次年,浑瑊就立了跳荡功(为少年兵设置的军功)。两年后,浑瑊随军击破贺鲁部,参与石堡城之战,收复龙驹岛,“勇冠诸军”,累迁至折冲果毅。后受朔方节度使安思顺的派遣,带领偏师深入葛逻禄部,经狐媚碛,穿越特罗斯山,大破阿布思部。又与众军修筑永清栅、天安军两座城堡。因功升任中郎将。
  天宝十四载(755年)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次年,浑瑊跟随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在河北平叛,在九门之战中,他一箭射死叛军骁将李立节(《旧唐书》作阵斩李立节),以功升任右骁卫将军。唐肃宗在灵武登基后,浑瑊率领所部赶赴行在(灵武)。途经天德军时,适逢吐蕃军入侵,浑瑊率军将其击败。之后,他跟随郭子仪收复两京(长安、洛阳),与安庆绪的叛军在新乡浴血奋战。改任检校太仆卿,被提拔为武锋军使。又跟随仆固怀恩平定史朝义,大小数十战,军功最盛。战后,浑瑊被授予开府仪同三司、太常卿之衔,实封食邑两百户。
  连破吐蕃
  广德元年(763年),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因为不满朝廷的某些举措,竟然与回纥、吐蕃勾结,向朝廷反戈一击。当时仆固怀恩派其子仆固瑒与浑瑊率军包围榆次,仆固瑒为朔方兵马使张惟岳等人所杀;浑瑊则率领所部归附了郭子仪,向朝廷表达了忠贞之心。
  广德二年(764年),浑瑊的父亲浑释之时任朔方节度留后,镇守灵州,被仆固怀恩的叛军杀死。朝廷当即起复浑瑊原职,任命他为朔方行营左厢兵马使,听从郭子仪的指挥。浑瑊之后随郭子仪于邠州(今陕西省彬县)讨伐吐蕃,以功加御史中丞。回师后,浑瑊又在邠州参与防秋。
  永泰元年(765年)九月,仆固怀恩引回纥、吐蕃、吐谷浑、党项、奴剌数十万人共同进犯。同月十五日,吐蕃十万大军到达奉天,京师一片惶恐。浑瑊与讨击使白元光率先戍守奉天(今陕西省乾县)。吐蕃军刚开始布列阵营,浑瑊便率领二百名勇猛的骑兵冲击敌阵,他身先士卒,吐蕃军惊慌溃败。浑瑊生擒敌军将领一人,跃马而回,随从骑兵没有一人为敌军兵器所击中。城头上的士兵望到这一情景后,士气倍增。次日,吐蕃军又进攻奉天,但伤亡更加惨重。数日后,吐蕃只好收兵回营。浑瑊夜袭吐蕃军营,杀敌一千多人。浑瑊与吐蕃军交战前后达二百多次,共斩杀吐蕃军五千人。战后,浑瑊因功升为太子宾客,率部屯驻奉天。
  大历二年(767年)正月,唐代宗密诏郭子仪讨伐同华节度使周智光。郭子仪命浑瑊与李怀光率军在渭水河畔驻军。周智光众叛亲离,于同月为部下所杀。周智光叛乱平定后,朝廷分邠、宁、庆三州隶属于朔方军,由郭子仪兼领。郭子仪命浑瑊先率兵至邠州,于宜禄县参与防秋。一年多后,浑瑊加兼御史大夫。
  大历八年(773年)十月,吐蕃军十万入侵泾原、邠州等地,郭子仪派时任朔方兵马使的浑瑊率领步骑五千前往抵御。十八日,双方在宜禄县交战。浑瑊登上黄负原(今陕西长武境)查看敌军阵势,命令部队占据险要地形,布列拒马枪,以防备战马奔突。老将史抗、温儒雅等刚愎自用,不服浑瑊指挥,在战地置酒狂饮。浑瑊征召史抗等出击吐蕃军,史抗等已经大醉,擅自命人撤除拒马枪,强令骑兵冲击吐蕃军阵营不得,撤退时反被吐蕃军尾随,致使唐军大败。吐蕃军又从背后偷袭长武城(今陕西长武西30里),唐军遭遇惨败,士卒死伤十分之七、八,居民被掠走千余人。浑瑊等收残兵拼死突围,幸免于难,副将史籍等三人被杀。
  战后,郭子仪召集众将商议,询问计策。浑瑊主动请求戴罪立功,郭子仪遂赦免浑瑊之罪,命他率军奔赴朝那(今甘肃平凉西北)。吐蕃获胜后,想要掳掠汧州、陇州。盐州(治今陕西定边)刺史李国臣闻讯后,率军奔赴秦原,一路击鼓西行,作出尾随吐蕃军的阵势。吐蕃中计,到达百城(今甘肃清水)便撤退。浑瑊率军于关隘要地阻截,夺回了被吐蕃掳掠的俘虏两百余人、百姓七百余人及驼马数百匹。泾原节度使马璘也率精兵夜袭在潘原的吐蕃军辎重,杀数千人,吐蕃被迫退兵。自此之后,浑瑊每年都常在长武城戍守,参与防秋。
  大历十一年(776年),浑瑊兼领邠州刺史。同年,吐蕃入侵邠州的方渠、怀安等镇,浑瑊率军将其击退。次年,郭子仪奉诏入朝,命浑瑊担任知邠、宁、庆三州兵马留后。
  大历十三年(778年),回纥入侵太原,击败河东节度使鲍防军。朝廷任命浑瑊为石岭关已南诸军都知兵马使,率军为各军掎角,以驱逐回纥。二月,代州都督张光晟于羊武谷击破回纥,回纥引退。同年八月,朝廷加浑瑊为检校工部尚书、单于副都护、振武军使。
  大历十四年(779年),唐德宗李适继位,解除了郭子仪的兵权,将其职务一分为三,浑瑊获兼单于大都护,充振武军、东受降城、镇北大都护府、绥银麟胜等军州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使事、管内支度营田等使。同年,德宗又任命崔宁为朔方节度使,统领郭子仪的旧部,征浑瑊入朝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兼左街使。
  血战奉天
  建中四年(783年),叛乱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伪造浑瑊的书信,意图诬陷他参与叛乱,德宗识破了这一反间计,仍然信任浑瑊,更赐他良马、锦币。不久后,德宗又任命普王李谊为荆襄等道行营都元帅,大开幕府,以讨伐李希烈。浑瑊被任命为检校户部尚书、御史大夫,充任中军都虞候(一作元帅都虞候)。
  十月,“泾原兵变”爆发,德宗出逃奉天(今陕西乾县)。叛军首领朱泚亲率大军,攻打奉天城。
  德宗逃至奉天三日后,浑瑊率宗族子弟及家属来到德宗身边,德宗任命他为行在都虞候、检校兵部尚书、京畿渭北节度观察使。浑瑊威望素著,使人心迅速安定下来.
  数日后,邠宁留后韩游瑰、庆州刺史论惟明、监军翟文秀率军三千,在便桥抵御朱泚。三人与朱泚在醴泉遭遇,韩游瑰急忙回军直趋奉天,朱泚也紧随其后,唐军出战失利。叛军争夺奉天城门,打算进城,浑瑊与韩游瑰率军血战整日。城中有几辆草车,浑瑊命虞候高固率领身穿铠甲的战士用长刀砍杀敌人,个个以一当百。又把草车拖过来堵塞在城门口,放火烧车,唐军乘着火势出击,叛军只好退却。入夜后,朱泚在奉天城东三里扎营,击柝的声音与燃起的火堆布满了原野。朱泚让西明寺僧人法坚制造攻城用具,从寺庙中获取木材,制作云梯和冲车。韩游瑰认为只需准备好火种,等着叛军攻城便可。此后朱每天都来攻城,浑瑊等率军昼夜力战.
  朱泚乘夜攻打奉天城的东、西、南三面。同月二十日,唐军终于将叛军击退。在此役中,左龙武大将军吕希倩战死。二十五日,德宗加浑瑊为京畿、渭南北、金商节度使。
  十一月,灵武留后杜希全、盐州刺史戴休颜、夏州刺史时常春及渭北节度使李建徽等率军一万人入援,按照浑瑊与宰相关播的建议,援军应该从乾陵北面前来,奸臣卢杞却说服德宗,让援军从漠谷前进。结果正如浑瑊所料,叛军占尽地形优势,以大弩、巨石连败四路援军及赶来援救的奉天守军,援军只得退保邠州(一称各自返回本镇)。自此之后,“贼攻城逾急”,并广筑战壕,以期围困奉天。十天后,叛军又攻奉天城东北角,射入城中的箭和石头像下雨一样,昼夜不停,城中伤亡惨重。奉天城外无援兵,城中粮食消耗殆尽,连德宗每天也只有两斛粗米果腹,城中守军只有趁叛军休息时外出采集木头用来防御,人心危迫,德宗与浑瑊相对而泣。
  此后,朱泚加紧进攻奉天。他让僧人法坚制造云梯,云梯高有九丈,长宽各有数丈,下装巨轮,外面裹着水浸的湿牛革,周围悬满了水囊, 梯上可装兵士五百人。城中的人们望见,都感到忧恐畏惧。德宗询问群臣的意见,浑瑊与侯仲庄向德宗说明了应对之策,云梯大而沉重,重则易陷,只要按照叛军来袭的方向挖掘地道,地道里面堆满木柴、膏油、松脂,就能破解敌人的这一攻势。唐军按照浑瑊的要求做好准备,严阵以待。
  十一月十五日,北风呼啸,叛军的云梯车开始攻城。云梯车中的兵士箭发如雨,守城的唐军死伤惨重。云梯车配有轒轀车助攻,贼兵们抱薪负土,填平壕堑,矢石、火炬此时都耐何不了叛军,叛军的云梯上已有不少叛乱登上了城楼,形势危急。德宗拿出千余张空百委任状交给浑瑊,让浑瑊招募死士御敌,授权浑瑊可以按照功劳大小任意填写,如果委任状用完,浑瑊可以直接在将士的身上书写所授官职,事后朝廷一律凭状授职。告别时,德宗说:“现在便与你永别。”浑瑊趴在地上,泪流满面,德宗抚摸着他的后背,抽咽不能自已.
  守城的唐军将士饥寒交迫,缺少甲胄和兵器。但在浑瑊的激励下,死战不退。浑瑊身中流箭,随手拔出,血流满衣而面不改色,继续指挥作战,在场的唐军都深受感动,斗志大涨。唐军众志成城、意志如钢,终于感动了上苍,叛军的云梯车陷进了挖好的地道,火油点燃,顺风燃烧,城上的唐军趁机投下苇柴、火炬,云梯车笼罩在火球之中,转瞬之间就化为灰烬,数千攻城叛军不及逃跑,都被活活烧死,散发的焦臭之气,数里以外都可以闻到。唐军士气大振,三面出击,皇太子李诵亲自督战,倚仗将士血战,终于击退了叛军。德宗根据浑瑊的功劳,授他的两个儿子官职。
  朱泚心有不甘,半夜又卷土重来,叛军流箭如雨,有的已经射到离德宗三步以内,德宗大惊失色,浑瑊镇定自若,率领唐军坚守城池,这个夜晚方才有惊无险。此时,李怀光的朔方军日夜兼程,前来救驾。兵马使张韶被派往奉天,提前向德宗通风报信。他怀揣蜡书,伪装成难民,被驱赶到奉天城下。张韶趁机大喊:“我是朔方军的军使。”城上的唐军赶紧把他拉上城墙,张韶身中数十箭,九死一生,终于让德宗看到了李怀光的书信。德宗阅信后,喜不自禁,让人抬着张韶绕城一周,向军民宣示朔方军的到来,奉天城内一片欢声雷动。朔方军赶到后,在澧泉(今陕西礼泉北)大败叛军,朱泚抵挡不住,只得退回长安,奉天之围得以解除。
  殚力平叛
  兴元元年(784年)正月,德宗为酬谢浑瑊的功劳,拜他为行在都知兵马使。二月,又加实封食邑封五百户。浑瑊的两个儿子在这之前已被授予官职。
  因德宗急躁而不能容物的性格,击败朱泚后不久,他又逼反了救驾有功的李怀光。李怀光在逼走了奸臣卢杞之后,忐忑不安,他在咸阳(今陕西咸阳东)盘桓不进,暗中与朱泚勾结,反叛朝廷。德宗得知消息,在浑瑊的护卫下,逃往梁州(今陕西汉中)。德宗才入谷口,而李怀光的追兵突然抵达,浑瑊命侯仲庄率后军将其击败。
  三月,德宗依照韩信拜将的故事,“临轩授钺”,加浑瑊为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灵州都督、灵盐丰夏等州、定远西城天德军节度等使,仍充任朔方、邠宁、振武等道兼永平军、奉天行营兵马副元帅。
  同月,浑瑊率诸军出斜谷,邠宁节度使韩游瑰派部将曹子达率兵三千配合浑瑊军,吐蕃大将论莽罗(《资治通鉴》作论莽罗依)率军两万随从;凤翔节度使李楚琳也派部将石鍠率军七百随军,浑瑊攻占武功(今陕西武功西北)。当朱泚派大将韩旻争夺武功时,石鍠又率部投降叛军。浑瑊作战不利,集结部队于武功城的西原上。适逢曹子达与吐蕃大将论莽罗抵达,大破韩旻于武亭川,斩首一万余级,韩旻“仅以身免”。浑瑊随即进驻奉天,与李晟的神策军东西呼应,形成包围长安、聚歼朱泚主力之势。
  五月,李晟率领唐军收复长安。浑瑊也在同时与韩游瑰、戴休颜等西面诸军收复了咸阳县(今陕西咸阳东北),击败叛军三千余人。听闻朱泚、姚令言西逃,浑瑊命诸军分道邀击,叛军溃不成军,纷纷来降。又选精锐骑兵三千追击朱泚,在泾州彭原西域屯(今甘肃镇原东),朱泚被其部将杀死,传首梁州,泾原兵变结束。
  六月,德宗将浑瑊晋升为侍中。论收复京城之功,加浑瑊实封食邑八百户。七月,德宗返回长安后,命浑瑊以本职兼任河中尹、河中绛慈隰节度使,仍充任河中同陕虢节度及管内诸军行营兵马副元帅,由楼烦郡王改封为咸宁郡王。九月,德宗在长安的大宁里赐浑瑊豪宅一座、女乐五人。入宅之日,众宰臣、节度使都相送。与李晟平分秋色,享受同样的荣光。
  浑瑊与骆元光奉命讨伐李怀光,驻军同州(治今陕西大荔),屡败于李怀光部将徐庭光之手,无法前进。朝廷在如何处置李怀光的问题上,通过多方讨论,朝廷上下取得了一致的意见。浑瑊出任朔方行营副元帅,与奉诚军节度使马燧等一同进讨。不久后,德宗又加浑瑊为朔方行营元帅。
  马燧率步骑三万攻拔绛州(治今山西新绛),并分兵攻取闻喜、万泉、虞乡、永乐、猗氏地后,在陶城(今山西永济西北)斩首万余级,与浑瑊军相会合,兵逼李怀光的大本营河中。贞元元年(785年)四月,浑瑊与马燧在长春宫(今山西永济境)南大破李怀光军,并掘堑壕围宫城,李怀光部将相继降唐。朝廷又任命二人为招抚使。
  八月,马燧与诸将商议攻打长春宫,并亲自深入宫城下,向守将徐庭光喊话策反,并要求他们坚守不要出击。初十,浑瑊与马燧、韩游瑰三支主力近逼河中焦篱堡(位于河中府河西县西),守将尉硅率七百人投降。这天夜晚,李怀光举火联络,诸营不予响应。马燧亲自招降徐庭光。马燧率诸军到河西(今陕西合阳东),河中军士惊慌,李怀光无法控制局势,自缢身亡,叛乱平息。
  浑瑊再升为检校司空,一个儿子加授五品官。同年冬,浑瑊在陪同德宗郊祀昊天上帝后,还镇河中,得到了李怀光所有的部众,朔方军自此分屯邠州与蒲州。
  主盟平凉
\
  贞元二年(786年)八月三十日,吐蕃尚结赞帅兵大举入寇泾州(今甘肃泾川)、陇州(今陕西陇县),邠州(今陕西彬县)、宁州(今甘肃宁县),掠人马牲畜,收割庄稼,西部边境骚然,州县各自为守。德宗诏浑瑊帅兵万人,骆元光帅兵八千人屯咸阳以备之。尚结赞旋即受挫于名将李晟,对手下言道,“唐朝的名将,惟有李晟、马燧、浑瑊三人,不除掉他们,终为我们的心腹大患。”退至凤翔境。吐蕃为擒获唐将,多次要求与唐朝会盟。
  贞元三年(787年)四月,德宗拟遣浑瑊与吐蕃盟于清水。随后改会盟地于平凉川(今甘肃省平凉市)。五月,浑瑊自咸阳入朝,德宗授浑瑊为平凉盟会使,由兵部尚书崔汉衡担任副手。因李晟一再告诫,德宗乃命骆元光帅兵屯于潘原(今甘肃平凉东)、韩游瑰屯于洛口(今宁夏固原西南),以为浑瑊之援。骆元光认为潘原离平凉过远,一旦有变,难以及时救援。于是与浑瑊连营相进,至平凉外三十余里而止.
  浑瑊至平凉,尚结赞与他约定,各以甲士三千人列于盟坛之东、西面,只准穿常服的四百人到盟坛下。闰五月二十日,即将会盟时,吐蕃以数万伏兵杀擒唐军,而浑瑊等人仍然不知。应尚结赞的要求,浑瑊等人入幕更换礼服。吐蕃擂鼓三声,伏兵蜂拥而上。浑瑊从幕后逃出,夺马而逃。其余自副使崔汉衡以下的人,全都陷入吐蕃人手中。唐军战死五百人,被俘一千余人。浑瑊驰入骆元光营。吐蕃追兵因害怕被韩游瑰所部伏兵截断退路,于是不再追击。骆元光与浑瑊才得以收罗散兵,整军回师奉天。尚结赞先离间李晟,继而以求和为借口欺骗马燧,结盟时欲擒获浑瑊,使三人一同获罪,然后纵兵直攻长安,因浑瑊逃离而作罢。
  同年七月,浑瑊回朝向德宗请罪,但德宗并未加以责怪。不久后,吐蕃入侵,德宗命浑瑊出镇奉天。十月,浑瑊还镇河中。
  晚年迁升
  贞元四年(788年)七月,浑瑊被加为邠、宁、庆副元帅。
  贞元九年(793年),浑瑊与灵盐节度使杜希全等人奉命重修被吐蕃军队摧毁的盐州(今宁夏盐池县北)城,他尽心尽力,经两年时间就筑城完毕。此役完工后,史称“由是灵武、银夏、河西稍安,虏不敢深入”。
  贞元十二年(796年),浑瑊升任检校司徒兼中书令,其余职位如旧。
  倍极哀荣
  贞元十五年(799年)冬季,浑瑊卧病。十二月二日(800年1月1日),浑瑊因病去世,享年六十四岁。德宗得知噩耗,极为悲痛,为他辍朝五日,大哭不已,群臣都前往延英殿奉慰。德宗追赠浑瑊为太师,谥号“忠武”,赠绢布四千匹、米粟三千石。后丧车即将抵京时,德宗又为其辍朝,命京兆尹监护其丧事。爱屋及乌,浑瑊的两个儿子也因为父亲的荫庇,成为当朝达官。
  贞元十六年(800年)二月,浑瑊葬于京兆万年县洪固原。下葬之日,德宗又遣使赐绢五百匹。
 
浑瑊的子女后代
  长子浑练,曾任殿中少监。
  次子浑镐,官至义武军节度使、循州刺史。
  三子浑钜,曾任太子司议郎。
  四子浑钢,曾任栎阳县尉。
  五子浑鐬,《旧唐书》作第三子,历任诸卫大将军。
 
浑瑊与郭子仪
  浑瑊曾先后为李光弼、郭子仪、仆固怀恩的部将,军功不俗。曾随郭子仪收复两京,跟随郭子仪南征北战多年,得到了他的赏识,两人朝夕相处留下了不少故事。
  浑瑊年少时在郭子仪账下服侍他,从不说辛苦,而其他的夜壶时刻都是温的,郭子仪问他这是为何?浑瑊说自己向来是带着它睡觉的,郭子仪听后认为他孺子可教,于是将兵法传授给他。
  郭子仪脚掌中有一颗黑痣,有一天,他让浑瑊帮忙洗脚,浑瑊看到了他掌中的黑痣,把玩郭子仪的脚许久。郭子仪问他为何?浑瑊表示自己的脚上也有黑痣。郭子仪于是让浑瑊脱了鞋袜看他的痣,笑着说“你的比不上我”,认为浑瑊的只能到中寿,就是大约能活50-60岁。
 
人物评价
\
  总评
  浑瑊精通骑射、武功过人。在当时,他总是与汉朝的金日磾相提并论,浑瑊生性谦虚谨慎,虽然自己位至将相高位,但从未流露过骄矜自大的神色。每当进献物品时,他一定要亲自过目验看,接受赏赐时,就像在德宗面前那样恭谨。饶是德宗一向猜忌功臣,对他也是另眼相看,信任有加。
  自“泾原兵变”后,德宗常恐藩镇生事,往往姑息养奸,惟独对浑瑊的奏论“不尽从可”,浑瑊反而为此沾沾自喜,因为这说明德宗对他没有疑心。浑瑊在河中十六年,“猜间不能入”,使功劳与声名保持终生。成为历史上君臣相得的典范,为后世所称道。
  历代评价
  尚结赞:去三人(浑瑊、李晟、马燧),则唐可图也。
  赵元一:高祖困于彭城,而用陈平之策,汉祚兴焉。晋武得谢安石,晋室无替。古之君子,亦有是夫!
  李商隐:九庙无尘八马回,奉天城垒长春苔。咸阳原上英雄骨,半向君家养马来。
  司马光:①德宗愤积世之弊,悯唐室之卑,南面之初,赫然有拨乱之志,而识度暗浅,资性猜愎,亲信多非其人,举措不由其道,赋敛烦重,果于诛杀,故关外之寇未平而京城之盗先起,于是困辱于兴元,播迁于山南,公卿拜于贼庭,锋镝集于黄屋,尚赖陆贽尽心于内,李晟浑瑊输力于外,故能诛夷元凶,还奉宗社。②瑊性谦谨,虽位穷将相,无自矜大之色,每贡物必躬自阅视,受赐如在上前,由是为上所亲爱。上还自兴元,虽一州一镇有兵者,皆务姑息。瑊每奏事,不过,辄私喜曰:“上不疑我。”故能以功名终。
  苏轼:秦之由余,汉之金日磾,唐之李光弼、浑瑊之流,皆蕃种也,何负于中国哉?
  脱脱:又诏前代功臣、烈士,详其勋业优劣以闻。有司言:“齐孙膑、晏婴,晋程婴、公孙杵臼,燕乐毅,汉曹参、陈平、韩信、周亚夫、卫青、霍去病、霍光,蜀昭烈帝、关羽、张飞、诸葛亮、唐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李靖、李勣、尉迟恭、浑瑊、段秀实等,皆勋德高迈,为当时之冠。”
  王夫之:德宗抑有李晟、浑瑊、马燧之赤心为用,故李怀光虽叛,不敢逼上而屏迹于河中。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