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

【庾亮】庾亮登楼_庾亮陶侃

庾亮

人物简介   庾亮出身颍川鄢陵庾氏,是晋明帝皇后庾文君的兄长,东晋时期外戚、将领、权臣。他颇有文才,擅长书法,著有《让中书监表》《武昌开置学官教》等作品,曾担任过丞相参军、中书郎、征西将军、都督七州诸军事等,封爵都亭侯,与王导等共同辅政,深得晋明帝器重。庾亮曾助平王敦、坚守白石,北伐受挫后忧郁成疾,于340年逝世,追赠太尉,谥号文康,成帝亲临吊丧。

人物生平
  风格峻整
  庾亮是明穆皇后庾文君的兄长,是庾琛的儿子。庾亮的姿容俊美,善于言谈议论,喜好老庄之学,为人严肃庄重,一举一动遵礼而行,即使在闺阁之中,也并不需要严教就能自守礼法。时人把他与夏侯玄、陈群相提并论。庾亮十六岁时,东海王司马越要征辟他为掾属,但庾亮没有接受,随其父住在会稽。他俨然自守,人们都有些顾忌他的方正严峻,不敢随便接近他。
  永嘉元年(307年),晋元帝司马睿任镇东大将军时,听闻庾亮的名声,征辟他为西曹掾。二人相见时,元帝看到庾亮的仪表风姿,大喜过望,非常器重他,还要聘庾亮的妹妹为世子(司马绍)妃,庾亮反复推辞,元帝不许。后来又转任丞相参军,参预讨伐华轶有功,受封都亭侯,再转任参丞相军事、负责文书抄写整理的工作。东晋建立之初,庾亮被拜为中书郎,领著作事务,在东宫侍讲。他所讲授和解释的内容,大多都被人们称许。他与温峤同为太子司马绍的布衣之交。当时元帝正以法家思想治理乱世,把《韩非子》赐给司马绍,庾亮认为申不害韩非子的刑名权术之学,严厉苛刻有伤礼义教化,不应该多留心这些东西,司马绍对此也很赞同。后来又迁任给事中、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当时王敦驻地在芜湖,元帝让庾亮前去拜访王敦、商讨国事,王敦与庾亮交谈,不觉移动座位靠近庾亮,之后感叹道:“庾元规的贤能,远远超过了裴頠呀。”于是上表推荐他为中领军。
  助平王敦
  太宁元年(323年),晋明帝司马绍即位,任命庾亮为中书监,庾亮上表坚决推辞,明帝听从了庾亮所请。当时王敦萌生叛逆之心,心中忌恨庾亮,而表面上却很敬重他。庾亮感到忧虑,因病而离职。不久又接替王导出任中书监。
  太宁二年(324年),王敦起兵后,朝廷拜庾亮为左卫将军,与诸将一起抵抗王敦的部将钱凤。七月二十七日,沈充败走吴兴郡时,明帝又授任庾亮持节、都督东征诸军事,命他督察苏峻等人追击沈充。王敦之乱平定后,庾亮因功被封为永昌县开国公,赐绢五千四百匹,但他坚决推辞不接受。又转任护军将军。
  参闻顾命
  太宁三年(325年),明帝病重,不想见人,群臣都无法进入殿内。庾亮怀疑是左卫将军、南顿王司马宗,右卫将军虞胤与西阳王司马羕另有图谋,于是径直进入寝宫见到明帝,痛哭流涕不胜悲哀。述说司马羕和司马宗等人谋议废黜大臣,自己请求辅佐朝廷,要求废黜他们,明帝未采纳。几天后,命庾亮与王导等受遗诏辅佐太子司马衍,轮番入殿领兵当值宿卫,又加庾亮为给事中,中书令。不久,明帝驾崩,由晋成帝司马衍继位。九月,庾太后临朝摄政,命庾亮与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壸共同辅佐朝政,但实际上一切政事都由庾亮决策定夺。
  身处祸乱
  王导执政时,因宽和而赢得众心。庾亮执政后,一反前策,严厉任法,因而大失人心。再加上明帝遗诏中的辅政大臣,没有陶侃和祖约,二人怀疑是庾亮删除了遗诏上的有关部分,就说了一些有怨气的话。庾亮担心会引起内乱,于是派温峤出镇江州作为自己的声援,又修石头城以作防备。而南顿王司马宗自认不该丢失官职,心怀怨恨,平素又与苏峻交好,庾亮想杀他,司马宗也想废黜庾亮,自己执政。此时,御史中丞钟雅弹劾司马宗谋反,庾亮于是派右卫将军赵胤拘捕司马宗。司马宗领兵抵抗,被赵胤所杀,家族被贬姓为马氏。又免除西阳王司马羕的官职,降封为弋阳县王,虞胤被降职为桂阳太守。司马宗,是宗室的亲属;司马羕,是朝廷皇族中的元老,二人又是明帝时期的重臣,天下都认为庾亮是在铲除宗室。
  琅玡人卞咸,是司马宗的党羽,和司马宗一起被杀。卞咸的兄长卞阐逃奔苏峻,庾亮以符节令苏峻交出卞阐,苏峻却将卞阐藏匿起来。而苏峻招纳了许多亡命之徒,专门用威刑治众,庾亮认为苏峻终将造成祸乱,想下诏征他进京,为此征徇王导的意见。王导说:“苏峻猜疑阴险,必定不会奉诏前来,不如暂且容忍他。”庾亮又在朝中说明此事,群臣无人敢诘难,只有卞壸争辩说:“苏峻实力强大,又靠近京师,行军用不了一个早上便可到达,一旦发生变乱,容易出差错,此事应该深思熟虑。”庾亮不听。温峤也多次写信劝阻庾亮。满朝大臣都认为此事不可,庾亮全然不听。苏峻听说此事,派司马何仍见庾亮推辞。庾亮不许,又让郭默、庾冰统军防备苏峻。于是下诏征召苏峻为大司农,让苏峻的弟弟苏逸代领部曲。苏峻再次上表推辞,又不获准。他整装准备赴召,但又犹豫不决。此时,他的参军任让与阜陵县令匡术都劝苏峻反叛,苏峻于是同祖约一起举兵。温峤听说苏峻不接受朝廷诏命,便要领兵东下守卫京师,三吴之地也要起义兵来护卫,庾亮都不同意,写信对温峤说:“我担忧西边(陶侃)甚于担忧历阳(苏峻),请足下千万不要越过雷池一步。”
  十一月,孔坦、陶回向王导进言,请求“乘苏峻未到之时,急速截断阜陵的通路,把守长江以西当利等路口,敌寡我众,一战即可决胜。如果苏峻还未到,可以进军威逼其城。如果现在不先行前往,苏峻必会先行到达,苏峻一旦到达,那么人心危惧惊骇,就难以与他交战了。这种时机不能失去。”王导认为很对,庾亮却不听从。十二月初一,苏峻派部将韩晃、张健等人攻陷姑孰,夺取了食盐粮米,庾亮这才后悔。
  既而韩晃进犯宣城,庾亮派军抵抗,不能取胜,苏峻乘胜兵临京师,到达蒋陵的覆丹山。陶回对庾亮说:“苏峻知道石头有重兵戍守,不敢直接前来,必定从小丹杨南道徒步前来,应当埋伏兵众截击,可以一战擒获。”庾亮不听。苏峻果然从小丹杨前来,因为迷路,夜间赶行,各部混乱,庾亮听说后才感后悔。朝廷下诏,假庾亮符节、都督征讨诸军事,与苏峻战于宣阳门外。军队还未排成队列,士兵都弃甲而逃。庾亮和庾怿、庾条、庾翼等人逃奔寻阳。临走时对侍中钟雅说:“以后的事情深深拜托给您了。”钟雅说:“户梁折断,屋椽崩毁,这是谁的过失呢?”庾亮说:“今天的事情,来不及说了。”庾亮乘坐小船逃走,乱兵竞相掠夺抢劫,庾亮的左右侍从用箭射敌,结果误中船上舵手,应声倒仆。众人大惊失色,准备逃散。只有庾亮安坐不动,缓缓地说:“这种手法怎么能让他射中寇贼呢!”大家这才安定下来。
  庾亮向南去投奔温峤,温峤素来敬重庾亮,虽然他是败退而来,但温峤还是准备推举他为都统。庾亮推辞,与温峤一起推举陶侃为盟主。陶侃来到寻阳,仍因遗诏之事不满庾亮,时人议论陶侃会杀执政大臣以谢天下。庾亮非常害怕,等见到陶侃时,引咎自责,风神度量令人佩服。陶侃也就释然了,对庾亮说:“君侯您修石头城来防备老夫,怎么今天反过来又求我呀!”二人在一起宴饮闲谈了一整天。庾亮知道陶侃素来节俭,于是在吃薤菜时,特地留下薤白,陶侃问:“为什么要这样?”庾亮说:“因为薤白可以再种。”陶侃于是赞叹说:“庾元规不仅风流倜傥,也有为政的实际才能啊。”
  陶侃于是与庾亮、温峤一同赶赴建康。到达石头城后,庾亮派遣督护王彰讨伐苏峻的党羽张曜,反被张曜打败。庾亮将符节送到陶侃那里谢罪,陶侃回答说:“古人曾有三败,君侯您才败两次。现在是紧急关头,不该计较这些。”又说:“朝廷政出多门,才产生国家的灾祸。自从王室丧乱以来,难道只是苏峻一人为患。”庾亮率二千人坚守白石垒,苏峻的步兵万余人,从四面围攻,士兵都感到恐惧。庾亮激励全军将士,拼死奋战,苏峻只好退兵,庾亮随后追击斩杀敌人数百。
  出镇芜湖
  咸和四年(329年)二月,苏峻之乱平息,成帝来到温峤的船上,庾亮得以进见成帝,哽咽悲泣。成帝下诏群臣与庾亮一起登上御座。次日,庾亮又来跪拜谢罪,请求将自己免职,准备带全家远投山林。成帝派尚书、侍中拿着成帝亲手写的诏令来安慰他说:“这是国家社稷的灾难,不是舅舅的责任。”庾亮上疏说:“祖约、苏峻肆行凶逆之事,罪过由臣引发,即便寸寸斩割屠戮,也不足以向七庙的神灵谢罪,不足以平息天下人的责难。朝廷又有什么道理再将臣与他人相提并论,臣又有什么脸面跻身于人伦呢!希望陛下即便是赐降宽宥,保全臣的头颅也就行了,对臣还是应当抛弃不顾,让臣自生自灭,那么天下人便能粗知劝善罚恶的纲要了。”成帝又下诏安慰,庾亮没有听从。还想遁逃于山水之间,自暨阳向东走。成帝下诏让有关部门挡住舟船。庾亮请求在外镇效命,于是出任为持节、都督豫州、扬州之江西宣城诸军事、平西将军、假节、豫州刺史、领宣城内史。庾亮接受任命,出镇芜湖。
  同年十二月,后将军郭默杀害江州刺史刘胤,占据湓口反叛,庾亮上表请求亲自征讨,朝廷于是命庾亮以本职再加任征讨都督,率将军路永、毛宝、赵胤、匡术、刘仕等步骑二万人,与太尉陶侃会合。咸和五年(330年)三月,庾亮到达湓口,与陶侃包围郭默。五月十九日,郭默的部将宋侯捆绑郭默父子出城投降,陶侃将其处决,首级传至建康。庾亮于是返回芜湖,拒绝朝廷的封赏。陶侃写信给他说:“赏罚升降,是国家的信义,很奇怪您这样矫情要独为君子吗?”庾亮回答说:“元帅指挥,武将们效命,我有什么功劳呢?”坚决推辞不接受赏赐。朝廷进庾亮为镇西将军,他又推辞。当初,因为讨伐王敦的功劳,封庾亮为永昌县公。庾亮一次次的辞让,数十次上疏,最后朝廷才允许。
  上疏北伐
  咸和九年(334年)六月,陶侃逝世。朝廷任庾亮为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兼领江、荆、豫三州刺史,进号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假节。庾亮推辞开府之职,移镇武昌。
  当时王导辅政,成帝年幼,局势艰难,只维持着大体的局面,顾不上细节,王导所委派的赵胤、贾宁等诸将,都不守法,众人为此感觉担忧不满。陶侃曾打算起兵废除王导,但郗鉴不同意,这才作罢。到后来,庾亮又想废黜王导,于是写信给郗鉴,陈述王导的过错,并征求郗鉴的意见,郗鉴仍不同意,此事只好作罢。
  咸康五年(339年),当时石勒刚死,庾亮有收复中原故土的想法,于是将豫州刺史之职授予辅国将军毛宝,让他与西阳太守樊峻领一万精兵,共守邾城。又任命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相,率部曲五千人进入沔中。庾亮之弟庾翼任南蛮校尉、南郡太守,镇守江陵。任命武昌太守陈嚣为辅国将军、梁州刺史,进入子午道。又派偏师伐蜀,进入江阳,擒获成汉的荆州刺史李闳、巴郡太守黄植,将他们押送京师。庾亮则率十万大军,据石城,为诸路大军的后援,于是向朝廷上疏请求北伐,成帝让群臣商议此事。当时王导和庾亮的想法相同,而郗鉴认为物质准备不充分,不可贸然行事,太常蔡谟也认为石虎不是庾亮能够对付的,此事便作罢。正值后赵大军进犯邾城,毛宝向庾亮求援,庾亮认为邾城城池坚固,没有及时派兵。同年九月,邾城失陷,毛宝、樊峻投水而死。当时庾亮还在上疏想移镇石城,听说邾城失陷,这才作罢。庾亮向成帝谢罪,请求自贬三级,降为安西将军。朝廷下诏让他恢复原职。不久,又拜他为司空,其余官职依旧,庾亮推辞不受。
  忧慨而卒
  庾亮自从邾城失陷后,忧闷成疾。当时王导、郗鉴相继去世,朝廷于是征召庾亮为司徒、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他又推辞,成帝准许。
  咸康六年(340年)正月初一(2月18日),庾亮去世,享年五十二岁。朝廷追赠太尉,谥号文康。吊丧时,成帝亲临。等到下葬时,又追赠永昌公的印绶。其弟庾冰力表庾亮先志而推辞,成帝准许。
 
庾亮登楼
  据说,庾亮某次因为一些原因去了武昌,恰好,他在武昌有几个好友,他便和这几个好友相约去登南楼看夜景,几人登上南楼之后,觉得夜景非常美丽,便在楼阁中停留了一个晚上,众好友在良辰美景的衬托下谈性非常浓厚,虽然有一部分人在中途睡着了,但是庾亮和其余人却畅聊了一个晚上。这就是庾亮登楼的典故,这个过程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因为庾亮与众好友登楼的时候正是秋季,不仅天气十分舒爽,月色也非常不错,南楼周边的意境非常浓厚,所以庾亮登楼这一典故说的不仅仅是庾亮和好友相谈甚欢的一个晚上,而是表达秋季赏月的美好。
  当然,庾亮登楼的典故之所以能广泛流传,是因为人们对这一过程的向往。毕竟,平常的时候想要轻松的畅谈一晚,并且是在如此有意境的环境下是非常难得的。庾亮也是和好友登上南楼之后才发现月色正好,当下便决定要留下了,之后更是畅聊了一夜,这样的惬意在平常是非常难得的。
 
庾亮陶侃
  起初,庾亮和陶侃的关系并不好,而且陶侃还对庾亮有偏见。因为在陶侃看来,是庾亮导致苏峻之战发生的,所以陶侃对庾亮满怀恨意,并想要杀掉陶侃。而在陶侃与别人商量要杀掉庾亮时,庾亮就躲在船舱里,并且听到了陶侃与他人的对话。
  在陶侃离开后,庾亮就从船舱出来了。第二天,庾亮见到了陶侃,庾亮立刻下跪向陶侃请罪。庾亮的这一行为让陶侃有点惶恐。陶侃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是因为庾亮出生于高门,而陶侃则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寒门家庭。除此之外,陶侃是南方人,而庾亮是北方人,在当时北方人是看不起南方人的,而且高门和寒门之间也是没有交流的。庾亮本来都处于强势,根本不会出现高门子弟向寒门子弟下跪的事情,令陶侃不解的是,庾亮竟然给自己下跪了,于是他便表现得十分恐慌。
  之后庾亮和陶侃二人便坐在一起交谈。庾亮就不断地检讨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此时,因为陶侃对庾亮还有不满,时不时还会数落庾亮几句。在吃饭的过程中,庾亮借用吃韭菜这一环节成功的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在矛盾成功化解后,陶侃便和庾亮成为了一条线上的人。二人便商量着废除掉在建康拥有很大势力的王导,但最终没有成功。陶侃去世后,朝廷便把陶侃之前在长江中下游所管辖的地区都交给庾亮,让他来管理。同时,庾亮还负责镇守武昌。
 
庾亮的后人
  儿子:
  庾彬,年幼时即聪慧过人,于苏峻之乱中遇害。
  庾羲,官至吴国内史。
  庾龢,字道季,官至中领军。
  孙子:
  庾准,庾羲长子,官至豫州刺史、西中郎将。
  庾楷,庾羲少子,官至右将军。
  庾恒,庾龢之子,官至尚书仆射,卒赠光禄大夫。
 
人物评价
  王敦:庾元规贤于裴頠远矣!
  陶侃:平西将军亮雅量详明,器用周时,即陛下之周召也。
  孙绰:金德时昏,乾纲绝纪。素灵南映,中宗蔚起。谁其赞之?数钟伊公。达人忘怀,形随运通。再潜再跃,婉若游龙。
  房玄龄:①搢昵元规,参闻顾命。然其笔敷华藻,吻纵涛波,方驾搢绅,足为翘楚。而智小谋大,昧经邦之远图;才高识寡,阙安国之长算。璇萼见诛,物议称其拔本;牙尺垂训,帝念深于负芒。是使苏祖寻戈,宗祧殆覆。已而猜嫌上宰,谋黜负图。向使郗鉴协从,必且戎车犯顺,则与夫台、产、安、桀,亦何以异哉!幸漏吞舟,免沦昭宪,是庾宗之大福,非晋政之不纲明矣。②元规矫迹,宠阶椒掖。识暗厘道,乱由乘隙。下拜长沙,有惭忠益。
  司马光:庾亮以外戚辅政,首发祸机,国破君危,窜身苟免;卞敦位列方镇,兵粮俱足,朝廷颠覆,坐观胜负;人臣之罪,孰大于此!
  徐钧:戒君刻薄议申韩,老子申韩岂二端。横势始辞终复擅,异端每向遁辞看。
  王义山:某仰惟某官学通六艺,忠贯三精,其谋略则荀攸、贾诩之密,其经济则周瑜鲁肃之英,其吟啸则谢安、庾亮之雅,其牧御则羊祜、陆逊之仁。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