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

【王鏊】王鏊书法_王鏊与唐伯虎

王鏊

人物简介   王鏊是明朝著名文学家、大臣,被称作“完人”,唐伯虎更赞其“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王鏊自小成名,进士及第后担任过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等职,曾竭力保护受刘瑾迫害之人,但最终无法力挽狂澜而辞官回乡,直至73岁去世,谥号“文恪”。王鏊善书法、文章,经学通明,著有《姑苏志》《震泽集》《震泽长语》等作品;他匡补时局,一变文风,是弘治、正德间文体变革的先行者和楷模。

人物生平
  早有才名
  王鏊于明景帝景泰元年八月十七日(1450年9月22日)在洞庭东山震泽乡胥母界陆巷口王氏三槐堂王琬旧第出生,其父王琬曾任光化知县。王鏊自幼随父读书,聪颖异常,八岁能读经史,十二岁能作诗,十六岁时随父北上入京师,习业于国子监,写得一手好文章,其文一出,国子监诸生就争相传颂,侍郎叶盛、提学御史陈选感到惊奇,称他为“天下士”。
  成化十年(1474年),王鏊在乡试中取得第一名“解元”。
  成化十一年(1475年),在礼部会试又取得第一名“会元”,殿试一甲第三名,被授为翰林编修,一时盛名天下。
  成化十四年(1478年),进阶文林郎。八月,上疏乞假还乡。抵家三月后,母叶孺人逝世,王鏊便守制居家。
  成化十六年(1480年),王鏊仍守制在家,闭门读书,远避权贵。
  成化十八年(1482年),王鏊还朝,复职翰林编修。
  规劝孝宗
  弘治二年(1489年),王鏊参与编修《明宪宗实录》。同年,升为侍讲学士。
  弘治四年(1491年)八月,《明宪宗实录》修成,升任右春坊、右谕德、侍讲经筵官。当时孝宗宠信宦官李广,整日在李广陪伴下游玩。王鏊便以周文王勤政的典故反复劝谏,终使孝宗感动。日讲完后,孝宗对李广说:“讲官指的是你们。”在选择太子僚属时,孝宗命他以原职兼任太子谕德,不久转少詹事,因吏部尚书韩文荐,擢为吏部右侍郎。
  弘治七年(1494年),进阶奉直大夫、右春坊、右谕德。
  弘治八年(1495年)三月,改侍读学士,充日讲官。
  弘治十年(1497年)三月,孝宗敕令修《大明会典》,由大学士徐溥任总裁,王鏊任副总裁。
  弘治十三年(1500年),进吏部右侍郎,仍兼日讲官。
  弘治十六年(1503年),王鏊父王琬去世,王鏊返乡奔丧。
  弘治十七年(1504年),撰《震泽集》成,同年八月,重修《姑苏志》成。
  匡补时局
  正德元年(1506年)四月,王鏊被起用为吏部左侍郎,参与编修《明孝宗实录》,任副总裁。当时明武宗“好逸乐”,不问政事,太监刘瑾专权,吏治大坏。王鏊与吏部尚书韩文等人要求武宗诛刘瑾等“八虎”,但失败未成。不久,刘瑾入司礼监,大学士刘健、谢迁相继离去,内阁只有李东阳一人。刘瑾想引焦芳入阁,但廷议只推荐王鏊。刘瑾迫于公论,命王鏊以原职兼学士,与焦芳一同入阁。一月后,升任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国史总裁、同知经筵事。十二月,明景帝汪皇后去世,朝廷对以什么规格举行丧礼拿不定主意。王鏊说:“皇妃并非因罪被废,应恢复原封号,按妃的规格安葬,按皇后的规格祭祀。”武宗便下令停朝,按皇后规格祭祀。
  正德二年(1507年)八月,加少傅兼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仍任户部尚书。
  正德四年(1509年),明宪宗废后吴氏(吴废后)去世,刘瑾要按普通宫女的制度把她的遗体焚烧、草草安埋。王鏊认为不可,最终才得以妃礼下葬。当时,尚宝卿崔璇等三人被迫害差点死去,王鏊对刘瑾说:“士可杀,不可辱。现在对崔璇侮辱并且又要杀之,我还有何脸面留在内阁。”李东阳也极力相救,崔璇等才得以免死遣送戍边。刘瑾恨已致仕的韩文,一心要置他于死地,又想借故中伤刘健、谢迁,王鏊与李东阳前后都极力相救,使刘瑾阴谋未得逞。有人在刘瑾面前诽谤杨一清,称他筑边墙浪费军需。王鏊争辩道:“杨一清为国修边,岂能以功为罪?”刘瑾对兵部尚书刘大夏发怒,将他逮至京城,要以激变罪名判其死刑。王鏊争辩说:“岑猛不过是拖延没去罢了,未叛变怎能说为激变?”
  急流勇退
  当时刘瑾权倾朝内外,王鏊起初开诚布公的劝谏刘瑾,刘瑾有时接纳。而焦芳专于阿谀奉承,刘瑾更为专横,士大夫深受其害。王鏊无法挽救,就力求辞官返乡。正德四年(1509年)五月,他三次上疏请辞,才被批准。武宗赐他玺书、马车,有关部门按旧例供应粮食、奴仆。王鏊家居十六年,廷臣交相荐举,终不肯复出。
  寿福康宁
  正德五年(1510年),《明孝宗实录》修成,王鏊因曾参与编修,获赐白金五十两。
  正德八年(1513年),王鏊撰成《震泽纪闻》。
  正德十年(1515年),王鏊撰成《震泽长语》。
  正德十二年(1517年),王鏊撰成《震泽文集》。
  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王鏊与门下士祝允明等八人于怡老园之池亭饮宴,并赋诗唱和。
  嘉靖元年(1522年),明世宗朱厚熜即位,派行人柯维熊慰问王鏊,并赐羊酒以示优眷。王鏊上疏致谢,并奏献《讲学篇》和《亲政篇》,世宗优诏回报,特荫其一子为中书舍人。
  嘉靖三年(1524年),世宗又命有关部门慰问王鏊。同年三月十一日(4月14日),王鏊于家中逝世,享年七十五岁。世宗闻讯后,辍朝一日,赐麻布五十匹,赙米五十石,谕令祭九坛,诏命工部派人前往办丧。追赠太傅,谥号文恪。
  嘉靖四年(1525年)正月初一,葬于洞庭东山梁家山之原。
 
王鏊书法
  王鏊有书名,书法清劲爽健,结字纵长严谨,得峭拔风神。不足处似清健有余,沉稳不足,笔画略见干涩,此或与硬毫书有关耳。
 
王鏊后人
  长子王延喆,字子贞,因恩荫任大理寺右寺副。
  次子王延素,字子永,官至南京中军都督府都事。
  三子王延陵,郡学生。
  四子王延昭,任中书舍人。
  长女嫁徐缙。
  次女嫁都事朱希召。
  三女嫁生员卲銮。
  四女嫁中书舍人靳仁。
  五女嫁生员严濡。
 
王鏊与唐伯虎
  唐伯虎第一次到苏州东山是明成化二十三年(1486)十月,当时他刚满18岁。那年,王鏊侄子王增金昆仲,在后山朱巷建造了一座规模颇大的园林,取名“壑舟园”。其园落成之日,刚刚升为朝廷讲官的王鏊为之作“壑舟记”,沈石田、蒋春州绘“壑舟图”,在吴中诗坛已小有名气的唐子畏,随祝枝山、文征明等吴中名流至东山朱巷庆贺。王鏊长女王素兰,年刚二八,艳丽聪慧,活泼可爱。唐寅见之动心,素兰亦喜书画,对才华横溢的唐伯虎也早有耳闻,见了风流潇洒又多情多义的唐伯虎也产生了爱慕之意,竟邀唐寅在王府后花园里游玩嬉闹了一会。但婚姻大事,需父母作主,王府千金不敢越雷池半步。
  唐寅恃才傲物,与时人不谐,生活极为窘困,别说用大红花轿把王府千金娶来家中,就连生活也日渐艰难,其“东山情愫”只能隐于心灵深处。
  弘治五年(1491),43岁的王鏊喜得次子王延素,王府二公子满月之日,已拜王鏊为师的唐伯虎又雇船南下,到王家庆贺,想见素兰一面,以圆多日相思之梦,可王府中却不见心上人的影踪。
  酒宴闲谈之中,当知得王素兰已于三年前嫁于西山徐缙时,唐寅心中顿觉一阵惆怅,酒宴吃了一半,唐寅就匆匆告辞。从此以后,唐寅把对王素兰的思念,寄情于先生王鏊和长子王延喆身上,不管人生发生多大变化,对王氏父子真情不变。
  此时“放荡不羁”的唐伯虎一身傲骨,藐视权贵,但对王鏊却极为尊重。弘治十八年(1505),王鏊父丧后在家守孝三年期满,再次应召入京。时唐寅经多年努力,已在苏州桃花坞内建成桃花庵,并在其间吟诗作画,流连诗酒,不轻易外出。当得知王鏊要再次出山,立即赶赴东山陆巷,作《王鏊出山图》为其送行。其画用圆转细秀的笔法,真实生动的造型,画出了洞庭东山的峰峦、溪流、山道、林木,更刻划出了56岁的王鏊正襟端坐车内,那“把酒花间花英笑,春光还属白头翁”的喜悦心情。后该画成为唐伯虎的传世代表作,可见其所花之心力。现《王鏊出山图》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内。
 
人物评价
  马文升:①王公者,当于古人中求之,今世鲜其匹也。②王公,真宰辅器也。
  王守仁:①王公深造,世未能尽也。②世所谓完人,若震泽先生王公者,非邪?内裕伦常,无俯仰之憾;外际明良,极禄位声光之显。自为童子至于耆耋,自庙朝下逮闾巷至于偏隅,或师其文学,或慕其节行,或仰其德业;随所见异其称,莫或有瑕疵之者。所谓寿福康宁,攸好德而考终命,公殆无愧尔矣!无锡邵尚书国贤与公婿徐学士子容,皆文名冠一时,其称公之文规模昌黎(韩愈),以及秦汉,纯而不流于弱,奇而不涉于怪,雄伟俊洁,体裁截然,振起一代之衰,得法于《孟子》;论辩多古人未发;诗萧散情逸,有王、岑(王昌龄、岑参)风格;书法情劲自成,得晋、唐笔意;天下皆以为知言。阳明子曰:“王公所深造,世或未之能尽也,然而言之亦难矣。著其‘性善之说’,以微见其概,使后世之求公者以是观之。”
  唐寅: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
  王世贞:孝庙时,最多名臣……侍从则杨文懿公守陈、吴文定公宽、王文恪公鏊。
  何乔远:王鏊、刘忠皆贤相也,鏊通雅不失其正,忠棱棱岳岳有不可摇撼之象,《传》曰:“不有君子,其何能国乎?”
  谷应泰:当是时,冰鉴则有王恕、彭韶;练达则有马文升、刘大夏;老成则有刘健、谢迁;文章则有王鏊、丘濬;刑宪则有闵珪、戴珊
  钱谦益:①诗不专法唐,于北宋似梅圣俞(梅尧臣),于南宋似范致能(范成大),峭直疏放,于先正格律之外,自成一家。②文章以修洁为工,规摹韩、王(韩愈王安石),颇有矩法。
  王夫之刘瑾一导淫之小竖耳,非有荧惑宫闱、动摇神器之危机也。韩文倡之,李梦阳成之,九卿随声而和之,刘、谢居中而应之;李东阳、王鏊俯仰其闲,亦非素结瑾以徼荣者;而参差互持,竟以空朝廷而长宵人之气。
  张廷玉:王鏊、刘忠持正不阿,奉身早退。此诚明去就之节,乌能委蛇俯仰以为容悦哉。
  石蕴玉:筹边计熟,立朝行危。急流勇退,弗事委蛇。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