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白鹿原》鹿子霖形象分析 鹿子霖和田小娥的关系

《白鹿原》鹿子霖形象分析 鹿子霖和田小娥的关系

彼岸花开 2017-04-26
\

鹿子霖 
  鹿子霖是《白鹿原》中和白嘉轩成为对头的人物,他一生争强好胜,好色成性,他想要活的光彩的一生,但最终结局凄惨。
  鹿子霖形象分析
  因为姓鹿,这就奠定了他从一出生就是白鹿原千年老二的地位,必定排在白嘉轩之后。白鹿两姓原本同宗同族,因多年前改姓,老大为白姓,老二为鹿姓,在修建祠堂之初就立下规矩,族长由长门白姓子孙承袭。这也就成为后来鹿子霖一辈子都要和白嘉轩争高下的根源。
  相交于白家,鹿家的发家祖先是“勺勺客”,也就是掌勺的厨师。然而在走向远近闻名的厨师的进阶路上,却有一段并不光彩的事。用族长白嘉轩的话说就是“咱们祖先一个铜子一个麻钱攒钱哩!人家凭卖尻子一夜就发了财嘛。”尻子就是屁股的意思。读了书中那章关于鹿家祖先学艺的故事后,并没有觉得有伤体面,毕竟也是被逼无奈,相反鹿家祖先可以说为了学艺吃苦耐劳,勤学肯干,正因如此才能学有所成。可是祖先大约觉得这种事终究面子上挂不住,在发家之后开始重视子孙后代的学业。寄希望于后代,希望靠读书能出几个像样的人才光耀门楣。然而一直到鹿子霖这一辈,鹿家也就出了一个秀才。于是鹿子霖又将希望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
  所以在一开始,当得知白家要主动卖地时,鹿子霖与父亲鹿泰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买一块地就相当于多了一份产业。白家要卖地,而只有自己能有钱买,这是多大的一份光彩啊!再后来当了乡约,鹿子霖有一段心理活动:“在白鹿村和白嘉轩搭手修造祠堂,创立学堂,修补堡子围墙,结果却只增加了族长白嘉轩的功德;现在将第一次出面独立行事,就决心要办出个样子来”。为了给自己挣些脸面,鹿子霖也是煞有介事耗费苦心。
  到了晚年,鹿子霖不但没有为祖宗长脸,甚至下场凄惨。他寄予厚望的两个儿子并没有如他所愿,白嘉轩的儿子至少守在了家人跟前,他的儿子却参加了革命。在农协会时期,甚至被儿子当典型不顾情面批斗。之后老大一直在外漂泊,大儿媳守活寡最终郁郁而终,老二也战死疆场。在他跟前连个尽孝的人都没有。老大加入共产党,鹿子霖被抓进监牢逼问儿子去处,这个享受了大半辈子算得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鹿子霖,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搭救自己的朋友。还是家里的老妻变卖了房屋田地到处托人求情。再后来他认干娃,看着那些继承了鹿家长相特色的孩子,还不由得慨叹“我俩儿没有了,可有几十个干娃,可惜不能戳破一个‘干’字。”
  “干爸,你有啥事要帮忙也只管说,我们出力跑腿都高兴。” 鹿子霖感动得泪花直涌:“爸没啥事喀!爸只是害怕孤清喜欢热闹,你们常来爸屋里走走,爸见了你们就不觉得孤清,就满足咧……”
  直到后来小孙子的出现,鹿子霖老两口喜不自胜。看到祖孙三人抱在一起痛哭,嘴里不停的说着“爷的亲孙孙啊,爷的乖孙孙啊”。
  看到这里,还是蛮同情他的。这是他的可怜之处。一直秉持祖先遗志,渴望有所作为,然而却有点郁郁不得志。渴望和原上普通人家一样,儿孙绕膝想天伦之乐,然而这些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就是这样一个人,大概我们会认为他一辈子都要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可是他偏偏不是。
  他粗鄙淫荡。好色这种词只适合说说狗蛋一类,鹿子霖配得上淫荡。白鹿原的人评他“见了女人就走不动”。他诱奸田小娥,还定下日子准时光顾田小娥所住的窑洞。他在年迈体弱力衰之时,还禁不住诱惑和老相好的勾搭,在原上认下几十个干娃。文中写到“因为和他相好的都是原上各村的俏丽女人,孩子自然不会有歪瓜裂枣了。”
  他教唆田小娥,借口为田小娥报仇,让田小娥色诱白孝文,以此让白嘉轩在族人面前抬不起头。同时,他怕自己和田小娥苟且之事败露,竟设下圈套,抓住狗蛋送到族人面前,一副贼喊捉贼的丑陋嘴脸,足见鹿子霖的卑鄙。
  当落魄的白孝文找他卖房时,他先是跑到白嘉轩面前装出一副“是你儿子逼着我不得不买的样子”,在派人去拆房时,又巴不得这个老对头族长白嘉轩出面阻止,想借此在族人面前长长威风。当在亲家冷先生处得知自己儿子的消息时,他一方面害怕儿子的出现危及自己 ,一方面又舍不得出钱解救,在冷先生决定出钱解救女婿时,他马上又是一辈子对你感恩戴德的样子。这都足见鹿子霖的虚伪。
  朱先生有言在前,“不修身不正己而去正人正已者,无一不是盗名欺世。”鹿子霖从未约束过自己的德行,却要在族人面前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因此最终也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些都是鹿子霖的可恨之处。
  我始终相信,在作者笔下不会有绝对的善恶之分。鹿子霖有他的无奈,在他的身上我们也能看到那个时代他所代表的财主乡绅这一类人的真实写照。
  有人问,鹿子霖是否和大儿媳有不堪之事?
  我觉得是没有的。从他对儿媳说的那句“学规矩点,你才是吃草的畜牲!”他该是死守住了底线,和作为父亲的尊严。我宁愿相信他是那个家徒四壁时为了给孙孙找碗饭吃,不得不再去联保所求人谋一份事做的长辈。
  最终,鹿子霖因为难以承受继踵而至的打击,心灰意冷变得痴傻。他开始大小便失禁,和狗抢饭吃,在寒潮侵袭的冬夜孤独的死去。
  那天,同样年迈的白嘉轩在湿地看见穿着破烂痴傻疯癫的鹿子霖,正趴在地上找羊奶奶吃。鹿子霖把一颗鲜灵灵的羊奶奶递到他眼前:“给你吃,你吃吧,咱俩好!”白嘉轩转过头,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
  我仿佛看见,在几十年前,还是孩童的二人,也曾一起玩耍嬉闹,相互喂食,他们无忧无虑。那时的他们还不曾背负振兴家族的重担,他们在这片白鹿原放肆的奔跑追逐……
  鹿子霖和田小娥
  初读小说对田小娥没怎么在意,觉得她就是一个水性烟花的女人,直到读到她死时对鹿三喊出那个“大”字,还有她死后变成历鬼找没让她进祠堂的白族长算帐,我才有所醒悟!原来这个风骚的婊子骨子里最纯粹的愿望就是做长工家的儿媳妇。她真的不是婊子!婊子是比妓女还要恶俗的称谓,婊子是明码标价另加讨价还价的,婊子能多挣一分绝不少挣一分。小娥虽有不平凡的美貌,却有一颗平凡女人的心,她对物质生活没有高的奢望也不功力,她只要一个人爱她疼她,过平凡的小日子就知足了。
  我觉得小娥真正爱的是黑娃,她对白孝文也是有感情的,但她跟鹿子霖的关系很特殊,鹿子霖是小娥特定时期的依靠。小娥被娘家丢出家门,又被婆家拒之门外,跟黑娃在村外的破窑里过日子,但最后黑娃被迫离家把她一个人丢在村外的破窑里,光棍又常常来骚扰她,此时小娥急一个依靠,一个能让她生存下去的依靠,这时具备一定能力的鹿子霖出现了,鹿子霖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他知道这个时候是占有小娥的最佳时机,小娥一方面为救黑娃一方面为自己活下去,就跟了鹿子霖,小娥对鹿子霖也许有肉体上的快感但绝无半点感情,她最后尿了鹿子霖一脸的尿,说明小娥是心中有爱的女人。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