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高敬亭肃反杀了哪些人 叶挺为什么要杀高敬亭

高敬亭肃反杀了哪些人 叶挺为什么要杀高敬亭

山南慕北 2017-03-14
高敬亭铜像

高敬亭铜像
  高敬亭在肃反运动中杀了不少人,但他对中国革命做出的贡献也实打实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都赞其功绩很大。然而最终,高敬亭还是被自己人误杀了。
  高敬亭肃反杀了哪些人
  高敬亭对“肃反”一直抓得很紧。越是形势险恶,他就越重视“肃反”,把“肃反”当作与作战同等重要的大事抓。他对人很严厉,对内部人多疑,甚至苛刻到不近人情的地步。某个战士丢失一颗子弹,或宣传标语写错了一个字,或在开会时没到会,就可能被他当成“反革命”,并且严加处罚。
  1936年初,一天,高敬亭在鹞落坪驻地发现有人在他的饭碗里投毒,勃然大怒,原因没有查明,就不分青红皂白,要把炊事班的战士全部处决。年轻气盛的方永乐闻讯后,立即赶去进行阻拦。谁知高敬亭不但不听劝阻,还把方永乐也打成“反革命”,逮捕起来,逼他写自供书。
  在此之前,246团政委徐成基就因在“肃反”中含冤离去,而不幸被敌人杀死的。徐成基是红军的一员杰出战将,他受命留在舒城驼岭领导皖西北特委工作。他建立了红军便衣队,创建了大面积的游击根据地,多次率领手枪队潜入合肥,配合游击师打击敌人。头一年冬天,他在光山、罗山、新集交界一带破袭“九里十八寨”,全歼守寨的地主武装,解救几百名坐牢群众,震动了大别山。
  但春节过后,他到麻城三河口向高敬亭汇报请示工作。谈着谈着,高敬亭竟从他的嘴中听出了“敌情”,当即把他也当作“肃反”对象,撤销他的警卫员,缴了他随身带的手枪,责令他检查交代问题。徐成基对革命忠心耿耿,受到冤屈,但没动摇革命信念。他知道高敬亭肯定要杀害自己,于是寻机逃出,只身去另找革命队伍。结果英山的瓦夺庙,被“白狗子”围住,他与敌搏斗,赤手空拳打死两个敌人后,被敌人杀害。
  此前,长山冲突围出来身负重伤的高克文向高敬亭汇报战斗经过时说:“周世觉师长牺牲了!”高敬亭一听,含着泪水,突然用嘶哑的声音喝道:“高克文,你作战不力!”随后,将高克文逮捕,在熊家河“枪决”了。
  就在高敬亭加紧内部“肃反”时,一名叛徒领着敌103师忽然包围了红28军军部及主力。形势万分危急,部队处于混乱之中。就在此刻,被关押着的方永乐流着眼泪对高敬亭说:“老高,我是不是反革命,等这次战斗后你再审查,你要枪毙我,也等我把部队带出去以后再说!”
  兵临城下,来不及多说,高敬亭答应了方永乐的请求。
  几名战士回去流着泪向高敬亭报告了方政委赌气牺牲的经过,高敬亭惊呆了。因为方永乐机灵无比,枪法百发百中,他是不会无法逃脱敌军的包围圈的。若不是含冤,他是不会死的。高敬亭抱着方永乐的尸体痛哭,亲自为他换上新衣,主持追悼会,向天鸣枪致哀。方永乐之死,使高敬亭内心惭愧,但这并没阻止他继续“肃反”。
  新四军军长陈毅曾经评价方永乐之死时说:“士可杀不可辱啊!”
  红82师师长林维先,是这支部队的一员骁将。
  1934年,红82师师长林维先指挥1、3营和交通队带领省委和军部从敌碉堡下面冒充敌25路军追剿队顺利通过。但一个月后,皖西之敌又转向鄂东“围剿”。省委常委、75师师长高敬亭来到了皖西检查工作,结果,他根据75师的“肃反”“经验”,向省委报告:“皖西工作一塌糊涂,都是反革命在领导。”省委得讯,将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撤职。随后,一批干部被错杀,林维先也被打成“第三党骨干”,在就要枪毙时,82师全师官兵痛哭作保。这样,高敬亭才免他一死,罚他到苦工队抬担架、当挑夫。
  后来,红218团去霍邱白塔畈打粮。这一天,团长罗成云、政委熊大海带队去找大地主、富农要粮,由交通队看管苦工队。苦工队被领着躲在山坡的密林里,向北警戒可能由霍邱、六安来犯之敌。下午,驻霍邱大顾店的安徽保安3团听到白塔畈有红军“抢粮”,立即赶去“保境安民”。苦工队很快发现了他们。林维先对交通队队长吴大友说:
  “保安团来了,你把枪给我们,我们跟他们干!冤死不如战死!”
  此时,苦工队有80多人,每人只有一根扁担,没有枪。林维先的话既刺激了交通队,又鼓舞了苦工队,大家齐声说:“和敌人拼了!”
  吴大友说:“师长,就你指挥我们干吧!”
  林维先接过枪,带领交通队埋伏起来。
  敌人先锋连一路没见什么动静,哼着小调,大胆前进。当他们到了苦工队隐蔽山坡时,林维先一声喊:“冲呀——”突然八九十个衣着破烂的男人举着扁担从树林里冲了出来,保安团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几十条扁担就已在他们中左劈右砍,一个个被打得昏头转向,举手投降。
  这时团长罗成云、政委熊大海率一个营增援而来,逃敌急忙撒腿逃窜,战士们追到骆山,又歼敌一大半,后卫之敌惧怕被歼,望风逃回了大顾店。傍晚,打粮队挑着几百担粮食和缴获的100多支枪,胜利而归。高敬亭特别高兴,见苦工队每人都缴了一支枪,这场战斗让他见识了这些“苦工”的革命斗志,于是放心了,说:“摘掉苦工队的帽子,编为218团63营,林维先任营长。”
  不久,军特务营在毛家嘴作战失利,伤亡70余人,损失轻机枪1挺。高敬亭一怒之下,又撤了特务营营长的职务,然后,把驳壳枪交到林维先面前,说:“你去当特务营长。”这可不是好差事。由于高敬亭无休止的“肃反”,而每次“肃反”又都是先“肃”干部和党员,所以部队中长期流行一种“怕当官、怕入党”的心理。林维先看着高政委的枪,心情十分复杂,但在部队最艰苦的时候,他还是接过了枪。
  1937年6月,林维先作为244团副团长,率领特务营和手枪团3分队,按照与高敬亭约定的某地去汇合。殊不知,在半途中,他们被卫立煌正督令的7个团合围。由于敌情不明,林维先指挥失误,部队与敌拼死激战,最后被敌兵完全包围以后。在生死时刻,他奋勇当先,指挥一个排打掩护,其他人冲锋突围。结果,红28军主力之一的特务营被强敌打散,伤亡200余人,损失轻机枪6挺。
  这是红28军重建后最大的一次损失。
  逃出重围后,林维先心情沉重到了极点: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自己有着直接责任。何去何从?他面临人生最严峻的考验。这次几乎把特务营打了个精光,大败而回,高敬亭很可能枪毙他。当初红82师的师长高克文就是这样被他枪决的。怎么办?打了败仗不敢回去的,红28军不乏先例,先后就有过鄂东道委书记张德山、原红74师师长丁少卿等高级干部逃跑、叛变的先例。但林维先几经考虑,还是义无反顾地说:“就是掉脑袋,也不能当逃兵!”带着残部回到了红28军。后来因为他拼死收集了特务营的余部才逃过一场劫难。
  叶挺为什么要杀高敬亭
  1939年6月24日,高敬亭被军长叶挺据国共双方指示枪毙。
  1939 年 6 月 2 4 日清晨,高敬亭被带到青龙场附近的一个树林里,这里已经连续 3 天召开近千名指战员参加的批斗大会。高敬亭没有想到这次是针对他发动的公开批斗大会。会上叶挺军长讲了话,政治部副主任历数了高敬亭“反党、反中央、反革命、不服从军部领导、排挤延安来的干部、山头主义、宗派主义… … ”等 7 大罪状。最后宣读了中共中央和新四军军部关于开除高敬亭党籍和军籍的决定。
  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国民党军事当局的回电也传到了会场,国民党总参谋长白崇禧的电报是:“奉委座电令请将高敬亭处以极刑照准。” 国民党对红军要枪决高敬亭的消息真是喜出望外,他们曾经悬赏 5 万元都买不到高敬亭的脑袋,此刻却送上门来,如何不喜?!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