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文强的26年战犯生涯 毛译东为何不见表弟文强

文强的26年战犯生涯 毛译东为何不见表弟文强

山南慕北 2017-01-10 10:51:20
文强

文强
  淮海战役中,国民党中将文强被俘,被关押在北京的功德林“战犯管理处”,在狱中他拒写悔过书,由此开始了26年战犯生涯。文强是毛泽东的表弟,为什么文强被俘后两人始终未见上一面?
  文强的26年战犯生涯
  文强被俘后,先后被关押在华东野战军设在山东益都和白滩头的“解放军官教导团”中一个高级组进行学习管训,开始了他的战犯生涯。
  在狱中,他拒写悔过书。他说:“我曾任红一师师长兼政委,毛泽东是我表哥,朱德是我上级,周恩来是我老师和入党介绍人,林彪是我部下,刘少奇家离我家不到20里路。是他们没有把我教好,要写悔过书应该他们写,我不写。” 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批被特赦的症结所在;后来,特赦之后的文强被重病中的周恩来召到医院,度尽劫波的师生见了最后一面,周恩来当时就怪他不肯早写悔过书。
  1975年3月17日,第四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了毛泽东、党中央提出的关于特赦释放全部战争罪犯的建议,决定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在293名特赦战犯的名单中,文强位列前十名。3月19日,当最高人民法院的大法官在特赦会宣布特赦“给予公民权”时,文强等人禁不住热泪长流。
  至此,文强长达26年的劳改生活画上了句号。
  特赦之日,文强兴奋之余,想想自己从战犯走向新生的漫长之路,不禁百感交集,挥笔写下了一首七律,题为《顽石点头难》:“顽石点头实还难,几多恶梦聚心田。沙场败北留孤愤,野火烧身视等闲。金石为开真理剑,春风化雨感人篇。当年痛惜江南泪,醒后方知悔恨天。”
  毛译东为何不见表弟文强
  自1949年1月10日被俘,直到1975年3月19日作为最后一批战犯特赦,文强在潍坊、济南战俘营,北京功德林、秦城监狱度过了26年半的时光,以一个不自由的国民党战犯身份要想见到毛泽东几近奢望。
  文强自述,“我想:俘虏也送到监狱?周恩来也没有见到,是怎么回事呢?监狱长找我谈话,要我写个东西。我说:‘写个什么东西呢?写封信吧。’监狱长说不是简单的信的问题,你们反共反人民,要写个悔过书。我想,我什么都可以写,就是不写悔过书。我说:‘我不写。’我说:‘我一直都是爱国爱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既没有杀害一个共产党,也没有破坏共产党的组织。我曾经是共产党员,我脱离共产党是因为逼得我无路可走,我如果当时不走,恐怕今天早就没有我了,我问心无愧。’过了几天,又让我写悔过书。我想我是文天祥的23代孙,就是不写!这样,我26年半之后才特赦出来”。
  关于文强拒写悔过书一事,还有一个版本,文强曾对监狱长明言:“我曾任红一师师长兼政委,毛泽东是我表哥,朱德是我上级,周恩来是我老师和入党介绍人,林彪是我部下,刘少奇家离我家不到20里路。是他们没有把我教好,要写悔过书应该他们写,我不写。”
  文强的个性,由此可见一斑。回看上一段,文强称“写个什么东西呢?写封信吧”,这封信,也许是文强先生写给家人的,也许是给毛泽东的。但,不管怎样,监狱中以及特赦后的文强,始终与毛泽东未谋过一面。
  文强特赦时,恰逢“文革”后期,而此时的毛泽东已然82岁高龄,个人的身体健康原因也许是毛泽东未能接见文强的原因之一。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