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向守志子女是谁?向守志与许世友的关系

向守志子女是谁?向守志与许世友的关系

浅草 2016-10-13
\

向守志
  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与许世友是什么关系?向守志子女是谁?向守志子女近况如何?以下是向守志子女是谁和向守志与许世友的关系揭秘。
  向守志,南京军区原司令员,1917年出生于四川宣汉,祖籍湖北麻城,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师长。中共第十一届代表,第十二届中央委员。
  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那么向守志子女是谁?向守志与许世友上将是什么关系?
  在谈到电视剧《上将许世友》时向守志表示:作为这部电视剧的总顾问,我感到,许世友将军人物故事是十分感人的,演员的表现和片子拍摄也有很多精彩之笔。
  该剧展现了许世友传奇的性格、传奇的人生、传奇的风范,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目前向守志子女近况网上没有详细资料,不过向守志与许世友却是老战友和上下级的关系。
  向守志与许世友是什么关系?向守志是许世友将军老部下
  据了解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是许世友将军的老战友、老部下。
  向守志简历上有一段其自己的回忆:“记得有一次,许世友师长指挥的红军与军阀刘存厚的部队开战,我带领少先队员在煤油桶里大放鞭炮,以假乱真,敌人被搞得晕头转向,吃了败仗,红军一举解放了宣汉县城。
  少先队立了战功,我被任命为游击队队长,从此正式走上了武装斗争的革命道路。四个月中,我带领游击队在战斗中成长,从开始时的20多名队员发展到180多人,由长刀大矛换装为真枪实弹。那时,我16岁。1934年6月,家乡“扩红”,不满17岁的我带领100多名精悍的游击队员,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
  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老八路
  1935年3月,任副排长的向守志随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长征中,他是连队收容队负责人之一。
  一次,在翻越大雪山夹金山后,向守志身体冻僵了,一坐下就失去了知觉。“战友们点起篝火,慢慢地把我烤醒。”
  党岭山,比夹金山更高更大--海拔5000多米,峰顶气温零下40摄氏度以下。
  “快到山顶时,从山上滚下一个东西。眼看要滚下悬崖,被一块巨石挡住了。”老将军回忆,那是一位红军战士,“我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就赶紧把竹棍伸过去。”
  “我刚一用力,就被带下去一步。”好在后面的连长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老将军说,爬雪山时,自己拉扯起来了20多名战友。“雪山救人有力气就可,而草地救人则需要技巧。”
  “不能像雪山那样使用猛力,而应该站得远一点,轻轻地把竹棍伸出去,然后使用巧力,禁用蛮力,否则不但救不了战友,还有可能把自己也给拉下去。”也许是救的人多了,向守志有了一套经验。
  抗日战场上,向守志随八路军129师转战太行山。1938年,向守志21岁,是386旅771团2营机枪连连长。
  他印象很深的,是神头岭伏击战。“我们向日军开火,我指挥机枪连的6挺重机枪猛烈射击。这次战斗,我们共毙伤俘日军1500余人。”
  “我打得最得意的一仗是响堂铺伏击战。我当时还是机枪连连长。”向守志回忆。  1938年3月31日上午,由黎城开向涉县的日军汽车队约180辆汽车驶入八路军的伏击区。
  “我用重机枪向日军车队猛扫,掩护兄弟部队指战员向日军车队冲击。敌人被打得丢盔弃甲,汽车相撞或中弹起火。这次战斗共歼日军400余名,汽车全被缴获。”
  “1939年9月的凌石屯伏击战,是我打得最有趣的一仗,因为打得鬼子光屁股逃跑。”向守志回忆,“这时,我已是八路军青年抗日游击纵队771团第2营营长。”
  出任中国战略导弹部队首任司令员
  1950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野战军15军44师师长向守志,指挥了西昌战役。这是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大陆对国民党的最后一仗。
  1952年,向守志又率领第44师,在朝鲜战场的西方山,与美军进行了9个多月阵地防御战,有力地支援了侧翼的上甘岭战役。
  3年后,在新中国的第一次授衔中,38岁的向守志被授予少将军衔。33年后,他又被授予上将军衔。
  1967年7月4日,中央军委下达毛泽东主席签发的任命书--任命向守志为第二炮兵司令员,李天焕为政委。
  在此之前7年的时间里,向守志一直与导弹打交道。
  1960年8月,从高等军事学院(今国防大学)毕业的15军军长向守志,担任刚刚组建的西安炮兵学校(二炮工程技术学院的前身)校长,这是解放军培养掌握使用导弹尖端武器人才的第一所学校。1962年改为学院,向守志改任院长。
  1965年8月,由毛泽东点将,周恩来总理任命向守志为军委炮兵副司令员,主管导弹部队建设。
  1966年6月6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二炮领导机关,由向守志和李天焕负责筹建。
  向守志说:“我是首任二炮司令员。作为新组建的一个技术兵种,‘二炮’是指战略导弹部队,这个名字是周总理取的,以区别于传统炮兵(一炮)。但43天后,这纸命令又被撤消了。”
  向守志被任命为首任二炮司令员之时,也正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之时。
  对于这项任命,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很不高兴,他让老婆叶群以他办公室的名义,打电话给二炮党委办公室,说:“向守志不是林彪的人……”
  毛主席签发命令仅43天,向守志又收到了林彪签发的一纸命令--撤消对向守志的任命。
  向守志回忆说:“我当时不并知道叶群打电话这件事,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
  我当时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任职这么重大、严肃的事情会改变得如此之快?”
  撤消任命之后的遭遇是向守志始料未及的。在随后的6年多时间里,向守志是在批斗、游街、隔离、劳动改造中度过的。不仅他本人受尽折磨,他的亲人也无一幸免。他与夫人张玲4年半不准通信。
  1974年11月的一天,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召见已回炮兵(又称一炮)工作的向守志。在亲切交谈之后,叶帅说:“任命你为第二炮兵司令员这件事我是知道,撤消你的职务我不知道。”
  那一刻,向守志感动得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
  叶帅说:“我们考虑了好几个月,准备仍派你回二炮,还是担任司令员。怎么样?”
  向守志感到非常突然,停顿一会,说:“与世隔绝地过了几年,各方面都拉下了一大截,还是去二炮当个副手吧。”
  1975年3月25日晚,也就是在叶帅谈话的4个月之后,副总参谋长兼军委办公厅主任胡炜打电话给向守志,说:“叶帅说了,你明天就去二炮报到上班。”
  就这样,时隔8年之后,向守志再度出任第二炮兵司令员,并兼任第二炮兵党委第一书记。
  1975年8月30日,中央军委发出通知,公布了经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批准的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主官的任命,其中第二炮兵司令员仍由向守志担任。这是党中央、中央军委对向守志任二炮司令职务的再一次确认。
  这一次,向守志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两年多。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