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金庸长子为何自杀?金庸与夏梦的故事

金庸长子为何自杀?金庸与夏梦的故事

山南慕北 2016-02-04
金庸与夏梦

金庸与夏梦
  夏梦被名导演李翰样称为是中国电影史上最漂亮的女明星,她是金庸的梦中情人,传闻其笔下多个女主角是以她为原型的,可见金庸先生对夏梦的喜爱程度,然而他们之间注定是没有缘分的。
  金庸长子为何自杀?
  在金庸的儿女中,大儿子查传侠大概是最具有父亲遗传基因的孩子了。传侠还在牙牙学语时,金庸就开始教他《三字经》。传侠4岁时能背诵全本《三字经》,6岁时背诵《增广贤文》,大家都叫他“小神童”。传侠6周岁时,走进了山顶小学的课堂。家庭的熏陶,使幼小的查传侠对小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65年秋,金庸的小说《侠客行》在《明报》上连载。这部小说写了石清夫妇爱怜儿子的故事,真切感人,那其实是金庸夫妇爱孩子的真实写照。10岁的传侠痴迷于《侠客行》,他在滴雨的屋檐下看小说,金庸捧着两个荷包蛋站在儿子面前,连着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传侠14岁时写过一篇文章,说人生大苦,了无意味,有出世思想。有人看过后说应该阻止孩子这样想问题,金庸却觉得儿子是对的,他甚至夸奖儿子早慧,思想深刻。金庸万万没有想到,儿子因“早慧”而断送了性命。1976年10月,正在美国读大学一年级的查传侠因为与女朋友在电话里吵了几句,一时冲动,自缢而亡。那一年,他还不满20岁。
  这是金庸心中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痛。关于查传侠自杀的原因,有种说法是与父母离婚有关。2004年9月,金庸曾痛苦地回忆:“我记得接到大儿子在美国过世的消息后,好灰心,好难过;但那天还要继续在报馆写社评,一面写就一面流泪,一直都很伤心,还是要写。”后来,金庸亲自把儿子的骨灰捧回香港安葬。
  金庸与夏梦的故事
  金庸还曾说:“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长得像夏梦才名不虚传。”还说:“生活中的夏梦真美,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银幕上的夏梦更美,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魂儿为之勾去。”
  金庸大约只追求了夏梦两年多的时间,但被夏梦体面又不失厚道的给拒绝了,网上流传他们有过唯一一次的咖啡馆幽会,夏梦对他说:“恨不相逢未嫁时,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
  金庸是香港文化界的擎旗人,他的新武侠小说驰名海内外,被誉为“文坛侠圣”。人生难免有遗憾,文坛上辉煌得意的金庸,在情场上却曾是悲苦失意的,纵是侠圣才子也难圆爱情的美梦,他嗟叹:“即使‘流水有情’也毕竟东流去……”在他眼里,夏梦就是那样一个像梦一样轻盈、缥缈,像夏夜的月亮一样高洁、脱俗,令人可望不可及的女子。那个有着一双像黑珍珠一样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有着像仙女一样的美丽容貌的佳人芳名,镂刻在他的心里,折磨得他寝食难安。
  金庸是个多面手的大才子,为什么要加盟长城影片公司,肯屈就去当个编剧?原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完全是为了接近夏梦而去的。据他的一位知友说:他爱夏梦如痴如醉,但苦于难在生活中见到夏梦,才想到了“加盟”这个绝招。金庸还开玩笑说:“当年唐伯虎爱上了一个豪门的丫环秋香,为了接近她,不惜卖身为奴入豪门,我金庸与之相比还差得远呢!”
  像夏梦这样的大人物她的第一把交椅不会因陈思思、朱虹卖座更佳而随便遭受挑战,当然,也更让金庸可望而不可及。由於编剧和明星并没有什麼接触的机会,魂萦梦牵的金庸必定抓紧所有可能管道打听梦中情人的点点滴滴。这时夏梦的宣传照常由一位叫「陈家洛」的剧照师负责,这个和夏梦、更可能和金庸接触频繁的名字,便成为金庸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的男主角。曾有人不明就里金庸小说为何公主满天飞,这丝毫不足为奇;夏梦的外号就叫「长城大公主」,还有二公主石慧、三公主陈思思,这些天之骄女都是他日常生活习常惯见的。
  金庸先生进入长城影视公司以后为夏梦打造的第一部电影《绝代佳人》。夏梦在里面扮演帮助信陵君窃符救赵的如姬,面色形容真如苏州烟笼寒水的美丽,乃是人间天色。《绝代佳人》后来也被称为最昂贵的情书,表达了金庸先生对夏梦的心意。在长城这样的大家庭,夏梦就如同如姬,不但是人民的好儿女,而且兼有冰雪情操与绝世姿容,和「右派」当时争相拍摄的「武则天」、「杨贵妃」等红颜祸水、淫乱宫闱有很大的差别。金庸导演的《王老虎抢亲》是一个「雌雄同体」的喜剧,夏梦演男主角周文宾、但周在片中又再反串,乍看是非常资本主义式的明星塑造;但纵观整部影片,仍以讽刺社会风俗为基调。和这两部影片相较,邵氏古装剧是不折不扣殖民主义下的商业产物,搬弄窥奇的深宫秘史。长城虽没如此「堕落」,但一样是虚构历史的大本营。这些都建构出金庸小说的创作形式。
  他在工作上的出色成绩,自然得到了夏梦的称赞。胜似友情,不越情感界线当时33岁的他,由于能够长期与24岁的夏梦在一起工作,时时都能与之见面或交谈,于是那“异性触电”的作用,情有独钟的感染,不但越来越使他感到情网缠身,还常常闹得他神魂颠倒,痴迷日增而忘乎所以。
  金庸对夏梦爱慕不已,倾心拜倒,完全被她迷住了。他曾说:“生活中的夏梦真美,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银幕上的夏梦更美,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魂儿为之勾去。”但使金庸感到极大苦恼的是:他对夏梦的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他虽满腔痴情,苦苦相恋,却难于实现自己的愿望,其根本原因在于夏梦早已名花有主。
  金庸对夏梦的爱注定只能是柏拉图式的,金庸在一篇散文中写道:“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觉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爱情重恩义,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但金庸此时对夏梦已是极难“慧剑断情丝”了。他已爱得欲罢不能,欲说还休。金庸必竟是有知识有品位的文化人, 对夏梦不可能死缠烂打, 不择手段,而只能限于眼角眉梢间的传情,或含蓄侧敲地暗示几句。夏梦机灵敏感,对金庸的内心的爱意,她心里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她也非常喜欢金庸的人品才学,但心灵深处又不能接受他的爱,故又不能采取断然拒绝的态度,因为实在不忍心伤害他。于是她就采取一种非常友好的态度对他,也就是人常说的“比爱情少,比友谊多”的介乎两者之间极其微妙的状态。有时夏梦对他也眉眼传情,或嫣然一笑,或几句温存,这已经给了金庸很大的慰藉。金庸也明白,不能像其他情人那样,有更亲昵的举动,譬如拥抱接吻之类。夏梦无法回避两人的经常接触,因为他们在电影事业上还需要很好合作,不能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让电影事业受到影响或损失。例如:她主演的《绝代佳人》、《午夜琴声》等影片是金庸编剧,对于剧中人物的理解与把握,她需要请教他;而她主演的越剧片《王老虎抢亲》又是金庸执导,更需要他与她说戏,表演时作这样那样的具体指导。也就是说:她的电影表演事业处处离不开金庸。他们之间,无论如何是不能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否则和谐欢快的气氛,肯定会造成损失,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夏梦是很用心对金庸的。
  金庸与夏梦最难忘的一幕,也许是一次夜晚在咖啡店的幽会。这是他们仅有的一次幽会,是金庸主动,而夏梦也是例外地答应了。在咖啡店里的幽幽烛光和柔柔音乐中,两人呢喃低语,不时频频举杯,那种诗意的氛围及浪漫的情调,实在令人陶醉销魂。金庸趁着几分酒意,终于倾吐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夏梦听了极为感动,她说她是非常敬重他的人品、喜欢他的才华,只可惜他的“爱使”迟到了一步,感叹“恨不相逢未嫁时”了,并说根据她的为人,是绝不愿去伤害夫君的,请求他能格外原谅她。最后她深情地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这次幽会就这样伤感而无奈地结束了。此段恋情注定了不会有结果。一杯咖啡,悠悠的琴声,金庸与夏梦惟一的一次“约会”,然而也只能上演着已定的结局。“还君明珠泪双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从此之后,金庸只好把夏梦当作苦心依恋的“梦中情人”。
关键词: 金庸 夏梦 徐志摩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