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邱清泉蹂躏女护士逼迫女演员 邱清泉与粟裕的交锋

邱清泉蹂躏女护士逼迫女演员 邱清泉与粟裕的交锋

山南慕北 2016-01-22
邱清泉

邱清泉
  邱清泉作战勇敢,打起仗来不要命,故人称“邱疯子”。又因上唇被汽车撞伤,有寸许长疤痕一条,人称“邱歪嘴”。黄百韬兵团覆没后,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于11月30日逃离徐州。这时邱清泉手下还有12万人马,是杜集团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兵团,他仍然有恃无恐,对参谋长李汉萍说:“现在是海阔天空,任我高飞……”
  邱清泉蹂躏女护士逼迫女演员
  12月2日,邱清泉率部进抵河南永城东北的陈官庄地区。兵团部驻在一个叫孟集的小村子里。第二天一大早,邱清泉到七十军军部,对军长高吉人等人说:“转进途中,部队秩序混乱,有的部队没有联系上,总部与各单位也没有联系上。大家只顾跑,成什么体统!。还没有安顿下来,邱清泉又得到紧急报告,说他的起家老本——第五军第四十五师遭到解放军的追击和围攻,伤亡很大,再不派部队救援,这个师就完了。邱清泉急令第十二军和第七十军派主力部队前往救援。他又亲自跑去找杜聿明,坚决要求全军停止前进,等把第四十五师救出来再说。第四十五师是留在三个兵团最后面的掩护部队,结果是,虽然救出了这个师,却使杜聿明集团30万大军丧失了两天“转进”的宝贵时间,从而使尾追而来的解放军于12月6日把杜聿明所率30万大军,严严实实地包围于陈官庄地区。
  陈官庄位于徐州的西南,河南省永城县东北,介于河南、安徽、江苏三省之间。它离徐州市约75公里,当时约有400户人家,在豫东平原上,也算得上是个较大的村庄了。邱清泉曾于1934年被蒋介石选派到德国柏林陆军大学深造。三年后学成归国,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参谋长,负责组建了一个按德国编制、装备、训练的步兵团,被人称为蒋介石的“铁卫队”。在陈官庄,邱清泉的部队越打伤亡越大,越打阵地越小,而解放军却越打越多,越打士气越旺。邱清泉历来很讲迷信。他的部队前些日子驻在商丘。他认为“商丘”和“伤邱”同音,就想着法子离开商丘。逃到陈官庄后,他曾和杜聿明同住在一个四合院中。院内有一棵树,听人说“木”字四周有房子,是个“困”字,眼下正应了被共军困住,因而就搬出另住。
  邱清泉眼看军心极度涣散,逃跑之风甚盛,不少官兵纷纷跑到对面的解放军阵地上投诚,于是他组织了“军官防谍组”、“军官督战队”,互相进行监视,督促官兵死打硬拼。面对伤亡严重、兵员锐减的情况,邱清泉想方设法在包围圈内扩大兵源,强迫地方部队、警察和青年学生编入战斗部队或充当勤务人员。对女学生则派她们当看护,到部队唱歌、“慰劳”。邱清泉还将兵团部第二十四医院女护士陈某,作为自己的“贴身看护”,还带着她到部队唱歌跳舞,进行“慰劳”。让她陪着自己喝酒解愁。他还把兵团部京剧团的女演员找来唱《玉堂春》、《贵妃醉酒》。他对人说:“我今年已经46岁了,看也看够了,玩也玩够了,什么都享受过,就是死也值得了……”
  邱清泉与粟裕的交锋
  第5军从疯狂进攻到“到处救火”
  国民党第5军是第一支机械化部队,战斗力很强,抗战中曾打过多次恶仗,消灭了不少日军。内战爆发后,第5军成为国民党军5大主力之一,军长邱清泉(黄埔2期毕业)率第5军最初是向我苏、鲁、豫、冀等解放区疯狂进攻,后来随着解放军势力的逐渐壮大,第5军又变成了一支“救火”部队,哪里的国军被围困,哪个地方出现危险,它就到哪里去解救。
  1946年3月,第5军调防南京。7月开始向新四军占据的安徽天水与盱贻一带进攻,并很快攻占天水与盱贻。粟裕指挥的苏中战役(7战7捷)打响时,邱清泉奉命率领第5军进攻淮南解放区,华东解放军为避敌锋芒,主动撤离了淮南。邱清泉得以轻松占领淮南等几座城池。随后,第5军又北调宿县,对我淮北军分区进行扫荡,我豫皖苏部队且战且退,难以抵挡,受到很大的损失。
  1946年8月下旬,定陶战役打响,蒋介石调集重兵围攻晋冀鲁豫(刘邓部)解放军,邱清泉奉命由东面围攻解放军。当时,刘伯承司令员集中兵力对付西面之敌,邱清泉部又得以占领一些城镇。从此,邱清泉就得意扬扬地宣称:解放军逢5(第5军)不战。甚至在《赠本军立功诸将士》一诗中骄狂写道:“从来王业归汉有,岂可江山与贼分。众多狐鼠遁逃外,河朔家家望5军。”不久,为避第5军锋芒,刘邓部便撤出鲁西。
  1946年年底,蒋介石为打通平汉线,命令第5军等部队攻占邯郸,考虑到敌军优势,为保存有生力量,我军主动撤出邯郸。接下来,第5军又攻克濮阳、大名等重要城市,一时间,第5军名声大振,被蒋军誉为“铁马雄狮”。说实话,在这一时期,第5军攻城掠地,所向无敌,对解放军根据地造成的损失不小。
  1947年8月,陈粟部10纵在梁山阻击第5军和整84师,开始时打的还不错,但后来被迫北渡黄河。当时第5军摆出转兵南下的架势,只留下84师继续北进。10纵准备集中兵力吃掉84师,但是邱清泉等10纵从防御转为进攻完毕之后,突然转头向北,会同84师合击10纵,10纵伤亡1千多人,被俘近3千多人,同时,还丢失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辎重等。
  1947年9月初,粟裕指挥部队在山东的沙土集围歼敌整编第57师。战斗打响后,蒋介石命令第5军(此时整编为第5师,不久又恢复第5军番号)等部队去增援,第5军刚到郓城南就遭到我10纵和6纵一部的顽强阻击。当第5军多次进攻受挫后,在蒋介石的严令下,一次出动了3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装甲车的配合下,向我军阵地发起了猛攻。但最后还是被我军打退。
  邱清泉见如此拼命的进攻,不能使共军的阻击线后退半步,他犹豫了,觉得情况极为不妙,共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可能就是自已了。再者,他判断第57师已经快完了,解救的希望已经没有了。于是,他就将部队南撤。撤到丁里长以南。其他增援部队见第5军撤走,也纷纷撤逃了。
  由于敌援军被阻,沙土集战役顺利结束,全歼敌第57师。随后,粟裕指挥所部在丁里长一带围攻第5军,双方在此展开了激战,第5军疯狂反扑,同时其它国民党增援部队也在逼近,粟裕见一时难于消灭第5军,给敌以重大杀伤后,就主动撤离了。
  10月,第5军调平汉线,归陆军总部郑州指挥所节制,转战黄泛地区,并于1948年初确保陇海路的交通。
  豫东战役,邱清泉东奔西突,折兵损将
  1948年5月中旬,朱德总司令到河南濮阳华野部队检查工作,他指示粟裕,要做好入主中原打大仗的准备。粟裕想,要逐鹿中原,必须先消灭第5军。因为此时第5军已辖有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和一个骑兵旅,共约3.7万人,全是美式装备,可谓是兵强马壮。如能消灭第5军,中原战局就能顺利发展。
  但此时第5军随兵团部驻扎在鲁西南的定陶、成武一带,在它的周围还有其他几个国民党军兵团云集,直接打是不行的,只有调动它,才有消灭它的机会。粟裕经过几天思索,终于拟定出了一个作战方案:先打开封,后歼援敌。因为当时的开封防守空虚,我军打开封,蒋介石是不会不管的,等攻克开封后,再回过头来打增援的第5军或其他援军。
  很快,粟裕下达了进攻开封的命令,以3纵、8纵组成攻城集团,由陈士榘、唐亮指挥。又以三个纵队插入定陶、曹县、民权、考城地区,阻击邱清泉兵团西援。5月17日,进攻开封的战斗打响,开封守军向蒋介石告急,蒋介石急令邱清泉兵团西援,粟裕亲率阻击部队在开封以东地区迎战邱清泉,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邱清泉兵团虽拼命冲杀,不惜重大伤亡,但在开封战役没结束以前,始终不能前进一步。22日早晨,开封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敌近4万人(连同各阻击部队消灭的人数)。
  开封失守后,蒋介石气得暴跳如雷,先是大骂河南省主席刘茂恩是个蠢才、无能,尔后又令邱清泉兵团和区寿年兵团夺回开封。因为他认为,粟裕部攻陷开封后已元气大伤,无力再战了。
  此时,粟裕通过认真分析形势,决定3、8两纵队放弃开封,向通许方向撤退,以吸引邱清泉兵团南进,使邱、区两兵团之间出现空隙,然后以4个纵队组成突击集团,围歼区兵团,另以5个纵队阻援。
  随后,3、8两纵就撤出了开封,向通许方向行进。蒋介石果然中计,急令邱、区两兵团全力追堵。
  邱清泉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开封后,只留下一个旅守开封,主力便直扑通许,妄图尾击3纵和8纵。但区寿年与邱清泉不同,他率部追击时不敢贸然前进,唯恐遭到解放军的伏击。当他的部队走到睢杞地区时,就停止了前进。邱兵团骄狂冒进和区兵团犹豫不前,使得两个兵团之间的距离明显增大,一日之间,竟然拉开了40公里。   粟裕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下达了围歼区寿年兵团的作战命令。由1、4、6纵和中野11纵组成突击集团,由叶飞负责统一指挥,从四面八方向区兵团发起猛烈进攻。
  粟裕则直接指挥5个纵队担任阻援任务。他命令3纵、8纵立即掉头向东,会同上蔡地区的10纵和早已到达杞县的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将邱清泉和区寿年两个兵团完全隔离,阻止邱兵团东援。
  6月29日晨,我军已完成对区寿年兵团的分割包围。战至7月1日上午,我军已将区兵团的整75师歼灭。区寿年连连向邱清泉和蒋介石告急。邱兵团冒着炮火,在我阻援部队的节节阻击下,不顾重大伤亡,仍步步逼近。到7月1日下午,邱兵团已进至离区兵团只有10公里的路程。邱清泉在电话中对区寿年许愿说:“明天看我的弹着点。”
  同时,由东向西增援的黄百韬兵团距区寿年也只有10公里的路程(已到帝丘店)。黄百韬也在电话中说:“寿年兄,坚持住,我离你只有10公里。”
  区寿年感激得热泪盈眶:“两位仁兄在我危难之际,如此不弃,解围之后,一定厚报。”
  东西两个援救兵团都在逼近,粟裕调整了部署,加大了对区兵团的攻击。战斗更加激烈了,炮声一阵紧似一阵。
  邱清泉倾其主力,在飞机、大炮好坦克的配合下,向我阻击部队发动疯狂的进攻。他命第5军倾巢而出,对我阵地每日发动3、4次进攻。而我阻击部队依阵地为依托,顽强抗击。敌每突破我一个村庄或阵地,我军立即组织反击,将阵地夺回来。
  与此同时,阻击部队也有效的阻止了黄百韬兵团的增援,当黄百韬兵团进到距区寿年只有5、6公里时,就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了。
  激战到7月2日凌晨,邱清泉与黄百韬毫无进展。邱清泉无法理解,凭他的第5军,再加上主力83师,竟不能前进半步。
  他决定亲自到前线去看看,他还没有来得及走出指挥部,已传来了区寿年抵挡不住,打算钻进坦克逃命,请求邱清泉接应的呼救声。邱清泉象被雷击中一样,呆在那里不动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整编第5军,付出了1.5万多人伤亡的代价,眼睁睁地望着区寿年兵团灰飞烟灭,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区寿年兵团被歼灭后,粟裕又调整部署围歼黄百韬兵团(在帝丘店一带),并加强兵力阻击邱清泉兵团。激战到7月6日晨,黄兵团已被消灭三个团。这时国民党的各路援兵都已逼近,粟裕审时度势,再战不利,遂下令全线撤退,向鲁西南转移。
  邱清泉命丧淮海战场
  淮海战役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碾庄围歼黄伯韬兵团。第二阶段是在双堆集围歼黄维兵团。第三阶段是在陈官庄消灭杜聿明集团。战役从1948年11月7日开始,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共歼敌55万余人。
  黄伯韬兵团在碾庄地区被粟裕的5个纵队包围后,连连向徐州剿总和蒋介石告急。蒋介石接电后,急令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出徐州东援。粟裕早就做好了“围点打援”的准备,他以7个纵队的强大兵力组成阻援打援集团。在徐州以东的阻击线上,我军的阵地刚布置好,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就沿着陇海路两侧开了过来,并向我军发起猛烈的攻击。
  在第一天的阻击战中,邱、李两兵团在飞机、大炮、坦克的配合下,就发起了10余次进攻,但均被我军打退。尽管死伤惨重,但在蒋介石的严令催促下,邱、李两兵团还是拼命向前。从11日至14日,敌人先后发动了几百次冲锋,付出重大伤亡,每天也只能向前推进3、4公里。15日夜,邱清泉把总预备队74军调了上来,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激战一夜,结果还是毫无进展。
  到11月17日,黄伯韬部外围据点大部分被歼,碾庄形势更加危急。杜聿明心急如焚,再下命令援军要不惜一切代价,冲破解放军的狙击线与黄伯韬汇合。不料,同日上午9时,解放军突然撤出狙击阵地,向东运行。原来,这是粟裕的诱兵计,让邱、李两兵团东进,为下一阶段合围援军做准备。徐州援军不知是计,忙随解放军东行。
  邱、李两兵团在追击过程中,受到解放军的顽强狙击,兵力伤亡过半,土气更加低落。到了11月19日,黄伯韬又急电徐州杜聿明,报告碾庄危在旦夕,请求火速驰援。杜聿明乃命离碾庄最近的72军会同邱、李两兵团合力向前,20日,激战一整天,尽管死伤累累,还是无法突破我军阵地。
  21日,黄伯韬已到了最后关头,杜聿明对所有增援部队下了一道死命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全线出击,占领大许家,救出黄伯韬。然而,经过一个星期恶战的邱清泉,已丧失了以往的锐气,凭他与解放军作战的经验,知道突破解放军的阵地已不可能了。如果再拼死东援,就是死路一条。因此,他一面组织部队向前打,一面又准备向徐州撤退。
  22日,黄伯韬残部被消灭后,粟裕又令阻击部队向邱、李两兵团包抄过来,邱、李两人一看势头不对,忙率领部队向徐州逃去。
  12月1日,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放弃徐州,绕道萧县、永城南下,想攻击解放军侧背,以解黄维兵团之围,尔后再合力南逃。
  12月2日,当邱清泉率部到达河南永城东北的陈官庄地区时,邱清泉接到一个紧急报告,说他的起家老本——第5军第45师遭到解放军的围攻,伤亡很大,再不派部队救援,这个师就完了。邱清泉得报后,急令第46师后转解围,并命令大部队停止前进。兵团参谋长李汉萍提醒他说:“第45师本来就是最后面的掩护部队,和敌人接触是正常的,如果去救它,大军就有可能被敌人包围。”邱清泉不听,说:“郭吉谦是我的战将,在战场上屡立战功,如果不救他,都会骂我没良心,将来谁还为我作战。”
  邱清泉虽然救出了这个师,却使杜聿明集团30万大军丧失了两天逃走的机会,从而使尾追而来的解放军把杜聿明集团严严实实地包围于陈官庄地区。
  此时,中原野战军(刘邓部)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还没有结束,粟裕认为,要同时消灭两股敌人,解放军的兵力不足,不如对杜聿明集团暂时取守势,待解决黄维后,再集中全力解决杜聿明集团。于是,他向中央军委和淮海战役总前委建议:“再由华野(陈粟部)抽出一部分兵力,以求先解决黄维,尔后,中野负责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宋(希濂)敌,我们再集中华野解决杜、邱、李集团。”   中央军委采纳了粟裕的建议,12月15日,黄维兵团被全歼,黄维本人也被活捉。
  12月17日,毛泽东代表华东人民解放军司令部发表《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在这封劝降书中,毛泽东还将邱清泉列在杜聿明名字之后。邱清泉发现解放军投掷的劝降信后,将信烧毁,并威胁长官杜聿明不要投降。
  一天,邱清泉对杜聿明说:“陈毅给你送来一封信,我已经烧了。”杜聿明内心不悦,感到陈毅给我的信,你不问问我,怎么能擅自做主烧了呢?但他没有说,只问邱:“陈毅信上说了些什么?”邱答:“还不是那一套,劝降!谁降他们呢?”又一天,李弥派人给杜聿明送来陈毅、粟裕、谭震林的一封信。杜看后心有所动,认为如能保全两个兵团的话,也可以同意。杜聿明拿着信去找邱清泉。邱接过信没有看完,一句话也没说,就撕碎信,丢到火盆里烧了。
  在包围圈内,经过华东野战军的不断打击和政治攻势,杜聿明集团30万大军很快减少到不足20万人,被压缩在纵横不足5公里的狭小范围内。1949年1月6日下午3点,粟裕集中华东野战军10个主力纵队和上万门大炮,对杜聿明集团发动了总攻。陈官庄地区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炮声震天,杀声遍地。解放军的攻势像潮水一般涌向敌阵。看到防线被突破,邱清泉心惊胆战,在地图前不断地自言自语:“真正崩溃了!真正崩溃了!”战况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他索性喝得酩酊大醉,用被子蒙着头睡在床上不闻不问。兵团参谋长李汉萍向他请示办法,他竟怒气冲天,大声说:“让它崩溃好了!”
  最使邱清泉没料到的是,1月9日,他最倚重的第5军第45师竟向解放军投降了。
  邱清泉见大势已去,1月9日下午,他便带着他的特务营离开兵团部,与杜聿明一起到陈官庄第5军司令部。此时,李弥和第5军军长熊笑三也来了。他们都要求杜聿明在当天夜里突围,杜聿明则主张按蒋介石的要求10日白天突围。他们一直争执到夜里10点多,最后才决定当夜突围。
  邱清泉带着他的特务营向北逃跑,希望能趁着混乱冲出去。这时,他已经神经失常,边跑边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共产党来了!”他刚跑到陈庄西北张庙西南400米处,就被解放军设在陈庄外围的狙击阵地的一阵机枪子弹扫中,身中七弹,当场死亡。
  熊笑三化装成伤兵逃出了包围圈,最后逃到了上海,算是侥幸漏网。杜聿明带十多个卫士没逃多远就被解放军俘虏了。至此,国民党的几个王牌兵团都被消灭了,剩下的部队再也无法和解放军抗衡了。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