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李宗仁为什么执意要回国?蒋介石暗杀李宗仁始末

李宗仁为什么执意要回国?蒋介石暗杀李宗仁始末

山南慕北 2016-01-12
蒋介石李宗仁

蒋介石李宗仁
  蒋介石下野后,李宗仁一度任代总统,欲以和谈挽救国民政府未果。之后出走美国,但最终偕夫人郭德洁于1965年7月经瑞士、中东回到北京,受到毛泽东及其他中共领导人欢迎。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李宗仁为什么执意回国呢?
  李宗仁为什么执意要回国?
  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结束了在美国16年的寓公生活,在程思远等的陪同下,于1965年7月回归到祖国的怀抱。这在当时是震惊世界的特大新闻,在国内外媒体都有大量的报道。程思远作为李宗仁回国的主要见证人,从1956年至1965年近十年中为李宗仁回国所做的大量的工作,在他的回忆录《李宗仁先生晚年》以及近年出版的多种有关李宗仁的传记和图片集中都有详尽的介绍。近日在《中华读书报》、《文化时报》等媒体相继刊登了旅美著名学者唐德刚的回忆文章《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回国内幕》,读者又对李宗仁回国的历史引起了浓厚的兴趣。多年前,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顾笑言、汪士美、汪东林合著的《李宗仁归来》一书曾如此武断写到:"……至此,李宗仁先生归国事件的直接参与者和当事人,健在的只有程思远先生一人了。"其实这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笔者因研究曹聚仁先生,有幸于不久前认识了李宗仁回国的另一历史见证人徐淡庐先生。说起徐淡庐,现在恐怕已很少有人知道了。其实徐淡庐也是一位早期的革命前辈,解放后在我国安全秘密战线上作出过重要贡献。由于在六、七十年代他身陷牢狱和各种运动的冲击,使他在政治生活中难以大展身手,以至他在数十年的革命和政治活动也几乎埋没。徐淡庐,现年85岁,重庆市渝北区沙坪镇人。现任国家安全部咨询委员会委员和曹聚仁研究会名誉会长等职。1935年在重庆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后他以经商和新闻记者为掩护,长期从事统战和情报工作,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解放后,受中央派遣,随军进入西藏,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和民族团结作出了卓越的成绩。50年代中期后,他先后担任过中共中央调查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等职。1964年至1965年底担任驻瑞士大使馆首席参赞。文革期间,他因在60年代初曾向中央如实反映"三年自然害",而受到迫害,蒙怨受屈在监狱中竟达七年之久。
  笔者与徐淡庐先生已多次面晤,受益良多。特别是他曾于1957年至1959年曾数次陪同曹聚仁访问了庐山、溪口和东北等地,是曹聚仁为两岸和平统一奔走来大陆访问时的重要历史见证人,笔者将另文介绍。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他在驻瑞士大使馆担任首席参赞时,在周恩来与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下,为李宗仁从美国转道瑞士顺利回到祖国大陆时所作出的鲜为人知的重要贡献。由于各种原因,徐淡庐作为李宗仁回国的重要历史见证人,至今仍 未被广为人知。 为此,笔者近日再次专门采访了徐淡庐先生。笔者根据徐先生提供的珍贵资料和谈话,整理成文,以供对研究或了解李宗仁回国这一事件有兴趣的人士参考。
  徐淡庐于1964年至1965年底,担任我国驻瑞士大使馆首席参赞,协助李清泉大使开展外交工作。当时正值李宗仁夫妇从美国到瑞士准备回到祖国的时候,李清泉大使按中共中央调查部的指示,委派徐淡庐和王尔康具体负责办理李宗仁夫妇经过巴基斯坦回国工作。
  中共中央调查部(下简称部) 于1965年15日发给李清泉大使急电称,李宗仁将于6月12日自美国纽约抵达瑞士苏黎士。10日后,国内将派程思远前往瑞士会见李宗仁。希徐淡庐或其他同志去见李宗仁,摸清李宗仁此行有何打算和要求,如他愿意回国,可表欢迎。6月16日再次发电报给李清泉大使并使馆调查组,通知过去曾通过程思远转致李宗仁4点:"一、李宗仁如到欧洲后可返美国;二、李宗仁如返回祖国,看看后可再出去;三、可以住在欧洲;四、决心返回祖国。并告程思远于6月17日出发赴瑞士。"部指示见到李宗仁可表示国内对他关心之意,他如提出要求可不表态,答以向国内反映。
  1965年6月19日,徐淡庐与王尔康往苏黎士会见李宗仁,从下午2时谈至5时30分,约谈3个小时。于当天晚上10时,将会见李宗仁情况报部:称李虽75岁,但精神尚佳,谈吐尤健,对祖国成就表示兴奋,对国家领导亦表崇敬。当李见到徐淡庐时,即连声说,惭愧惭愧 。当徐淡庐重申国内当局对他行动的4条意见时,李宗仁特别对回国后再出来一条神态略显紧张,并连连表明既然回去了还出来干什么,决不再出来了,生怕国内对此产生不信任的想法。
  蒋介石暗杀李宗仁始末
  蒋桂陈年积怨
  蒋介石为什么要对李宗仁下毒手呢?原来,蒋和桂系宿怨很深,蒋李时分时合,矛盾重重。1927年蒋介石建立南京政府后,独裁专制,排斥异己,引起多方不满,从那时起蒋和桂系关系便日趋恶化。当时桂系军队控制着南京四周的势力,白崇禧公开顶撞蒋介石,拒绝执行蒋给他下达的对武汉作战的命令。桂系“逼宫”是蒋介石下野的重要原因之一。蒋东山再起后,首先把矛头对准桂系,不久桂系的大部分军事力量被瓦解。以后蒋桂之间仍争斗不断。桂系蜷居广西一隅,伺机发展势力以求东山再起。1930年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反蒋,桂系趁机加入反蒋联合阵线。但后来因为张学良率奉军入关助蒋,声势浩大的反蒋联盟失败了。
  1936年6月,广东的陈济棠借蒋介石不抗日为名,又联合桂系通电反蒋。1937年在全国一致抗战的形势下,桂系“皈依”蒋氏中央。1948年3月,国民党在内外危机中召开了第二届国民代表大会,即所谓“行宪国大”,主要议程是选举总统。总统当然是非蒋莫属,关于副总统的选举,蒋介石规定由国民党中央提名。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支持下,李宗仁决定参加副总统的选举,对于李竞选副总统这件事,开始蒋介石不置可否,李宗仁误以为蒋已同意,于是发表讲话,成立竞选事务委员会。可不久蒋介石突然宣布内定孙科为副总统,让孙参加竞选,并让国民党显要人物一起出面,向李宗仁施加压力,“劝说”李宗仁退出竞选。但李宗仁坚持不让,于是蒋介石决定亲自出马找李谈话。蒋介石来到李宗仁的办公室,轻蔑地看了李一眼说:“德公(指李宗仁),你还是自动放弃的好,你必须放弃。”李宗仁回答道:“委员长,这事很难办啊。”
  1949年1月,共产党在淮海战役中将蒋介石的精锐部队全部歼灭了,但李宗仁还拥有实力,正在趁机进行逼宫。于是特别行动组进入最紧张阶段,此时蒋介石也一直考虑是暂时下野交给李宗仁来代理,还是把李宗仁给暗杀后自己继续干下去。毛人凤天天叮嘱沈醉要做好一切准备,以便蒋介石一下命令就动手。当时沈醉和秦景川、王汉文都准备好了两支手枪,弹头内都注入了猛烈的毒药,只要射中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引起血液中毒而死亡。吴德厚在开设的旧书摊上也准备好了一支汤姆逊机枪和几颗炸弹,作为掩护和加强行动用。如果李宗仁不出门,一旦他们接到暗杀命令,就到李宗仁家去狙击。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毛人凤还安排两个在南京电灯公司工作的特务协助行动,他们可借检修变压器之名,站在变压器上用手提机枪从围墙外面向李的卧室、餐厅等处射击,并做好了爬墙进入院内进行狙击的准备。1月下旬,时局更加危急,迫于内外压力,蒋反复思虑后决意自己隐退,由李宗仁代理总统,支撑局面,蒋指示暂时停止暗杀,自己退居老家奉化,在幕后指挥。1月20日,毛人凤找到沈醉,命令结束特别行动组工作,暗杀李宗仁的阴谋才告终止。
  蒋介石接着说:“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还选得到?”“这倒很难说!”李宗仁当仁不让地说道。“你一定选不到!”蒋介石加重了语气。李宗仁目光如炬,回敬道:“你看吧!我能选得到!”蒋介石急了,气冲冲地走了。李宗仁自己就曾说,蒋介石是有名的大独裁者,一般部下和他说话,为其气势所慑,真可说是不敢仰视,哪里还敢和他吵嘴。李宗仁这回不但敢和蒋介石吵嘴,而且还针锋相对,最后他战胜了孙科,当上了副总统。李宗仁为什么如此大胆呢?原因很简单,李有美国的暗中支持。当蒋介石的反动统治行将崩溃的时候,美国为了不失掉中国这块殖民地,认为有必要扶植一个新傀儡,以代替失掉人心的蒋介石。于是选中了当时在长江以南仍保持较多实力的桂系,随后支持李宗仁当选国民党副总统,以便必要时使其成为蒋介石的继承人。
  司徒雷登在给国务卿马歇尔的报告中说:自由主义分子或改良主义分子对蒋介石感到绝望,“他们聚集在李宗仁的周围”。他认为,挽救局面“李宗仁和他的支持者或者——只是或者——可能做到这一点”。尽管马歇尔认为“美国政府不应置身于建议委员长退休或其他华人为中国政府领袖的问题”,但司徒雷登仍在悄悄地活动,以等待逼迫蒋介石下台。面对桂系咄咄逼人的态势,蒋介石为了保持自己的政治地位,决定铲除李宗仁。从蒋亲自接见沈醉,布置暗杀任务,可见他对李宗仁的嫉恨已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部署暗杀计划
  沈醉接受任务的第二天上午便来到保密局,为了保密起见,毛人凤只找了局长办公室主任潘其武和行动处处长叶翔之等人商量行动计划。他们决定称担任这一任务的单位为“特别行动组”,暗杀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暗杀行动,二是防止李宗仁离开南京。同时也研究了对付桂系其他几个头目的办法。布置方面由沈醉和叶翔之亲自安排,会后由毛人凤分别通知经理处和人事处,凡是特别行动组要钱要人应该尽量满足。一星期后,行动组就暗杀计划作了具体布置:由沈醉主持暗杀工作,毛人凤派选了秦景川、王汉文两个人作为沈的助手。秦一直在军统看守所中担任杀人的工作,有一手百步穿杨的枪法。王是东北有名的惯匪,从小就干杀人越货的勾当,能以手枪击落在天空中飞行的鸟。沈醉在军统中也是有名的神枪手。别的且不说,单从国民党挑选执行暗杀任务的人上就可以看出此次任务的重要性。
  经侦查,李宗仁当时住在南京傅厚岗后面,他乘坐的汽车进出拐弯时速度很慢,从两面同时射击很有把握。为了监视李宗仁的活动,军统特务在通向他住宅的那条马路的拐角处开设了一个旧书摊,由特务吴德厚扮成摊主,一方面可掩护侦查,另一方面还可以做特务的集合点。为了防止李宗仁突然离开南京,行动组又分别派人在光华门外飞机场附近一条小街上开设了一家小杂货店为掩护,还特地安装了一部电话,如果发现李宗仁到机场乘飞机离开南京,立即用暗语报告,然后由毛人凤通知空军,用准备好的战斗机在空中击毁李的座机,并对外界声称是“飞机失事”。
  当时桂系军队有一部分在安徽,为防止李宗仁等乘火车走,便在江南车站附近买了一个小木房子,派人摆设香烟摊,以便监视他们的行动。另外,在汤山附近通往杭州的公路上,特别行动组也派了两人开设一家小饭馆,担任监视工作。还在李宗仁住宅对门开了一家小酒馆,李宗仁的卫士们竟丝毫没有觉察到,整天在这家酒馆里来饮酒聊天,这更方便了对李宗仁的监视。毛人凤还拨给特别行动组两部速度最快的汽车,若是李宗仁坐火车或者汽车离开南京,可以用来追截和进行半路阻击。蒋介石对特别行动组密令说,如在南京以外的地方进行暗杀,可以不必等待他的命令;如在南京城里动手,则一定要等待他的最后决定。
  被迫结束行动
  李宗仁虽然知道蒋介石对付异己的阴毒手段,但由于有美国暗中撑腰,他料想蒋不敢对自己妄动。但深知蒋介石本性的桂系其他头面人物对蒋的阴谋有所察觉。12月24日,黄少竑以到上海过圣诞节为借口,离南京而去。临行时他对程思远说:“据我所知,最近蒋桂关系异常恶劣,如果杜聿明所率部队能够突围出险,蒋介石就可渡过当前面临的政治危机。这样一来,德公的安全就会出现问题。请你告诉德公,一定不要掉以轻心。”当时程思远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蒋介石不会出此下策。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