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章太炎和袁世凯的故事 章太炎和梁启超的故事

章太炎和袁世凯的故事 章太炎和梁启超的故事

新之助 2016-01-07
\

章太炎
  “时危挺剑入长安,流血先争五步看。”看清了袁世凯真实面目的章太炎正准备对袁世凯展开口诛笔伐时,听到风声的袁世凯抢先下手,把章太炎软禁在北京,限制了章太炎的言论自由。这是怎么回事呢?
  章太炎和袁世凯的故事
  1912年,中华民国初创。深孚众望的革命领袖孙中山为了减轻民众痛苦,避免将中国陷入内战的灾难之中,毅然辞去临时大总统的职务,让给当时中国最有实权的人物——袁世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章太炎居然靠近了袁世凯,并在袁世凯政府担任东三省筹边使。这是章太炎一生中唯一一次在政府中担任实职领导。
  民主共和,犹如昙花一现。很快,袁世凯就违背了自己的承诺,一步一步走向专制的渊薮。在如约当时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后,他先是暗杀了绊脚石宋教仁,后又收缴国民党议员的议员证。孙中山愤而发起二次革命,又遭到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黄兴等人被通缉,再次逃亡日本。袁世凯以“叛乱”罪名下令解散国民党,国会随之解体。袁世凯就此摆脱了议会和宪法制约,成为真正独裁的寡头大总统。
  章太炎如梦初醒。作为坚定的革命党人,他不愿意像孙中山等人逃亡海外,而是选择了直面袁世凯。于是,他从上海赶赴北京,要面见袁世凯,与他当面对质。很多亲友都劝阻此行,章太炎说,我决定要去面质包藏祸心的袁世凯,明知是虎穴,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临行前,章太炎写了一首诗歌,颇能反映他当时的心情。
  时危挺剑入长安,
  流血先争五步看。
  谁到江南徐骑省,
  不容卧榻有人鼾。
  1913年8月11日,章太炎来到北京,住在北京化石桥共和党总部。章太炎何许人也,他一来到北京,就被袁世凯盯上了,派宪兵对他进行特别“关照”。一日,章太炎外出赴宴,才察觉得知自己进出都有袁世凯的宪兵跟随,勃然大怒,抡起手杖追打宪兵。打得宪兵抱头鼠窜,纷纷逃之夭夭。
  自那以后,章太炎对袁世凯更是恨之入骨。他在北京城每日以花生下酒,一边剥去花生米壳一边念念有词:“杀了袁皇帝的头矣!”喝得酩酊大醉。又在墙壁上涂满“袁贼”二字,有时在纸上写“袁贼”,烧而埋之,大呼:“袁贼烧死矣!”
  这样就够了吗?当然不。一日,章太炎篷头垢面,足登破靴,手持团扇,扇下系袁世凯亲授的二级大勋章,来到总统府。袁世凯避而不见。章太炎更加怒不可遏,在总统府跳着脚骂袁世凯,还抡起手杖将府内器物砸个稀里哗啦。关于此事,章太炎学生鲁迅在《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中这样写道,“以大勋章作扇坠,临总统府之门,大诟袁世凯的包藏祸心者……”
  此后几天,章太炎天天来总统府“砸场子”。一天两天倒也罢了,三番五次地“撒泼”,袁世凯也忍不住了。当然,章太炎先生的名头太大,袁世凯不可能对他怎么样;如果就这样把他放出去,心里又有所不甘。于是乎,袁世凯想到了“被精神病”这一招。
  他对外宣称章太炎先生得了精神病,然后就派宪兵队队长陆建章拘押着他去看病了——这样,章太炎就过上了软禁生活。直到两年后,袁世凯帝王梦破,蹬腿西去,才重获自由。
  据记载,章太炎被软禁的地方经历数变,开始是共和党总部,后来到龙泉寺,继而又到徐医生本司寓所,最后是钱粮胡同,中间似乎还短暂幽居过兵备处。
  1915年,袁世凯筹备登基大典。在袁世凯一派的授意下,许多“名流”上书袁世凯“劝进”。这时,有人提出,如果能够说服章太炎写一篇拥护帝制的文章,那么一定能够获得舆论支持。袁世凯也真信了,派人说服章太炎。
  章太炎提笔就写:
  “某忆元年四月八日之誓词,言犹在耳朵,公今忽萌野心,妄僭天位,非惟民国之叛逆,亦且清室之罪人,某困处京师,生不如死。但冀公见我书,予于极刑。较当日死于满清恶官僚之手,尤有荣耀。”
  不是拥护帝制的马屁文章,倒是抨击袁世凯的战斗檄文。
  袁世凯那个气啊,可是没办法,只能干瞪眼。
  当然,章太炎虽然几番羞辱袁世凯,但在软禁期间,他不但没有遭到政治迫害,甚至还受到令人惊诧的优待。他的夫人汤国梨在日记中记述到章太炎软禁期间每月的生活费用是500大洋。500大洋是什么概念呢?当时最好的大学教授的月薪也仅有400大洋。
  另外,还有未曾证实的消息称,为显示自己的宽宏大量和对读书人的优待,袁世凯手谕付陆建章,为章太炎定了八条规定:
  1、饮食起居用款多少不计;
  2、说经佛学文字,不禁传抄,关于时局文字不得外传,设法销毁;
  3、毁物骂人,听其自便,毁则再购,骂则听之;
  4、出入人等,严禁挑拔之徒;
  5、何人与彼最善,而不妨碍政府者,任其来往;
  6、早晚必派人巡视,恐出意外;
  7、求见者必持许可证;
  8、保护全权完全交汝。
  袁世凯知道软禁生活的无聊,还专门开办讲习班,让章太炎讲课度日。章讲了一段时间后,始终是怏怏不快,最终作罢。章太炎一度闹绝食,袁世凯也派人好言相劝,使他恢复进食。
  虽然被软禁,但章太炎会客方面不受阻拦。鲁迅先生就曾常去探望,还劝绝食中的老师进食。在鲁迅的日记中,即有7次探望的记录。章太炎还亲书一款条幅送鲁迅,“变化齐一,不主故常;在谷满谷,在坑满坑;涂郄守神,以物为量。”是他最喜欢的《庄子》。上款为“书赠豫材”,下款为“章炳麟”。
  章太炎先生有“民国祢衡”之称。祢衡是什么人?他是三国著名公知。曾经裸着身子援桴击鼓,指桑骂槐地骂曹操。曹操拿他没办法,作为人才奉送给荆州牧刘表,想的是借刀杀人。刘表不肯上当,立马将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麾下的大将黄祖。曹操和刘表怕担当杀害国士的罪名,黄祖是一介莽夫,他不怕。很快就将祢衡戕害了。
  很明显,对于章太炎这样一个千里迢迢来给自己“找事儿”、“砸场子”的读书人,袁世凯并没有刻意为难他。在软禁期间,依然让他保持着一位知识分子的尊严和体面。因此,也许我们可以对袁世凯推行帝制上、奉行亲日政策等上无情抨击,但就事论事而言,他在对待章太炎这件事上,是坚守了一个政府首脑的底线,否则的话,章太炎有100条命,也都完蛋了。
  
      章太炎和梁启超的故事
  戊戌变法之前,由康有为幕后策划、梁启超任总主笔的《时务报》,请来章太炎担任撰述。章太炎为人极狂傲,可以从死掉的学者一直骂到在职的大总统。在时务报馆,康派极强势,自然招来章之反弹,加上双方从学术思想到政治观点均有分歧,遂至开骂。章斥康派为“教匪”,后者则骂章为“陋儒”。骂架升级,竟成打架。康派一群人由梁启超带队到报馆,拳击章太炎,章也不是植物人,立即动手还击。在章太炎《自订年谱》中,只记有打架之事,未说梁启超亲与,也未详述战果。金宏达《太炎先生》则说,梁启超被章太炎狠抽了一个大嘴巴。斗殴事件后,章太炎即离沪赴杭。好汉难敌四手,报仇不晚三年。日后《民报》与《新民丛报》论战,章氏出语极狠,也可部分看作是那次斗殴的回声。
  章太炎的弟子黄侃,也是个狠角色,不但继承了乃师之小学,也继承了乃师之怒火。黄与词曲家吴梅都在中央大学中文系任教,一日系里于酒家聚会,席间黄与吴一言不合,遂至激辩。黄侃忽奋臂攘袖,一记黑砂掌袭向吴梅脸蛋。吴急闪,未中,旋回敬一拳。两人于是起身离席,准备在满血状态下PK一场,被同事们拉住。《黄侃日记》“癸酉年五月”条下,有记载此次冲突。后来两人还打过一架,因为在教师休息室戗沙发。当时吴梅端坐沙发小憩,黄侃进来就发飙,对吴梅大吼: “你个瓜娃子凭啥子坐这里?”吴梅答:“凭词曲。”双方就又干起来了,不过都只受了点儿皮肉小伤,不厉害。学者打架多是婆娘架,必杀技是指甲、搂抱和拉拉扯扯。此后,教务处便把两人的课错开日子排,以成牛郎织女隔河相望之势,好消减摩擦。
  熊十力早年曾入陆军特别学堂习武,参加过武昌起义,任过军政府参谋,因此在文心之外,犹裹有武气。熊十力一生与人打架次数不少,其中最着名的是与诗人废名之战。汤一介《“真人”废名》记,当年废名和熊十力都研究佛学,常为此争论,邻居也习惯隔墙听到两人的高声辩说。有天辩论声忽戛然而止,旁人好奇,过去一看,两人竟打起来了,因为互相卡住对方的脖子,所以都发不出声音。周作人《怀废名》中也记载了二人打架之事:“一日废名与熊翁论僧肇,大声争论,忽而静止,则二人已扭打在一处,旋见废名气哄哄的走出,但至次日,乃见废名又来,与熊翁在讨论别的问题矣。”如此看来,知识分子打架毕竟比小流氓要强一点儿,皮肉或伤,但感情不伤。
  面讲的这些文人打架故事,大多是即兴意气之举,没有预谋,更没阴谋。打的时候光明磊落,打完之后磊落光明,放之当今,真是相去不可以道里计了。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