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小委员长陈诚简介 陈诚的土木系有多强

小委员长陈诚简介 陈诚的土木系有多强

新之助 2016-01-04
\

陈诚
    陈诚军事系统(土木系)在国民党各派系中后来居上,与其廉洁奉公,令行禁止是分不开的。在普遍已经腐化了的国名党军队高级将领之中,“黄埔精神”已经名存实亡,在陈诚系将领中,倒还看得到一些影子。这也与陈以身作则分不开的。
  陈诚简介
  陈诚(1898年1月4日—1965年3月5日),字辞修,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一生历任台湾省政府主席,中华民国行政院长,中华民国副总统等职。陈诚主政台湾期间,在民生、军事、经济各方面皆有政绩,对稳定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台统治作用甚大,台湾民众称呼其为陈诚伯。陈诚是蒋介石的亲信,也是自黄埔军校成立后蒋介石执政的心腹之一,有小委员长之称。中华民国国军内部由陈诚领导的派系亦有土木系之称。
  陈诚在大陆情势逆转的关键时刻,整编来台部队、改革币制、稳定金融、推行土地改革、规划地方自治;是蒋中正以外的第二号人物,对台湾社会与经济具有深远的影响。
  陈诚对知识界人物颇为礼遇,向与胡适、蒋梦麟、梅贻琦、傅斯年、王世杰友善,并敢于重用不亲近蒋中正或蒋不喜欢的人物。如1930年代,陈诚就曾拉拢反对蒋中正的人物,包括唐生智大将刘兴与冯玉祥麾下的孙连仲;以及广东的张发奎、薛岳、吴奇伟等人。陈诚用人唯才,较不论籍贯、派系,只要善战,有才能,大都争取其加入第18军。而蒋中正亦放任陈诚重用曾反对自己的人,如陈诚礼遇张发奎,并曾言可让张指挥其第18军。
  
      陈诚的土木系
  民国时期,最大的特点就是派系林立,中央军、滇军、川军、桂系、西北军等等。而中央军看似以黄埔系为主在老蒋的领导下形成当时国内最大的军事政治集团,但在其内部又有陈诚系、何应钦系、胡宗南系、汤恩伯系以及戴笠系为主的派系势力。陈诚、何应钦、胡宗南、汤恩伯都是明线存在而戴笠则是属于一条暗线。
  陈诚浙江人毕业于保定军校,他的发迹史是从黄埔军校担任教员起东征中“三炮定乾坤”步入老蒋眼界,正式开始依靠黄埔和老蒋形成一方势力。其先任十一师师长后任十八军军长这奠定了土木系的由来。十一合成土、十八合成木、两者合一即为土木。土木系其重点军官组成以出身于十一师或十八军的黄埔生为主并外加和大佬陈诚关系极好的一些人。土木系成立后以其黄埔生这群天子门生和陈诚黄埔教官的身份深受老蒋重视且这些军官本身也坚定不移的效忠蒋校长,使得老蒋对他们爱护有加。中央军要吞并其他杂牌以壮大自身实力而土木系也要控制更多地部队来提升自己在中央军内部的地位与发言权,二者就在最终目标上达成一致,最终就造成土木系吞并其他杂牌发展及其迅速。在吞并手段上以及老蒋的关爱下土木系得以在短时间内规模庞大。这事情在当年第四次围剿红军失利国民党内许多重量级人物要求撤销十八军,而最终结果是十八军番号非但没有被取消,老蒋还许其扩编为两军八师的事情上可以看出来土木系是何等的关爱和器重。
  土木系内部他的主要军官组成其首领为陈诚,其次就是土木系的四大金刚:罗卓英、周至柔、林蔚、郭忏,再次就是十三太保:方天、刘云瀚、裸子闿、杨业孔、石祖黄、吕文贞、赵桂森、郭汝槐、刘劲恃、车蕃如、洪懋祥、李仲辛、吴仲直,
  最后就是土木系的基干力量:黄埔一期的黄维、夏楚中、李树正、张鼎铭、萧乾、李及兰、霍揆彰、李树森、彭善,三期方天、吴继光、李精一、宋瑞珂、史克思,四期胡琏等一大批的悍将。而这些人中最为人所闻名的则是罗卓英、周至柔、林蔚、郭汝槐、刘劲恃、黄维、邱行湘、杨伯涛、萧乾、霍揆彰、彭善、宋瑞珂、胡琏等。
  土木系正是由于其以黄埔为主的军官构成体系,以及同老蒋的师生情谊,使得土木系坚定不移的拥护着老蒋。不论是国内派系之争还是围剿红军乃至抗击日寇和内战,土木系都是作为老蒋的马前卒永远冲锋在前。整个土木系在打仗上来讲,是在围剿红军和抗日战争时期开始展现出强悍的实力,在第五次围剿中陈诚指挥土木系军队以及其他国军迫使红军主力进行战略性的转移,而在抗日期间则是参与历次由中央军所主导的大型会展并充当主力与日军硬拼,其中最为著名的一战则是由胡琏率领的土木系根基十一师在石牌所打的石牌之战,以一师之兵正面对决日军一个师团并取得歼灭敌7000余人缴获无数的辉煌战果,在最惨烈的时候整个战场长达三个小时的无声战十一师用白刃战苦战日军于石牌主阵地,最终迫使日军兵锋消磨殆尽退出打通石牌的计划。也正是这场被西方军事家们称之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石牌之战彻底的打出了土木系的威风。
  土木系之所以在整个国军之中战斗力显得强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其首脑陈诚个人的表率作用,廉洁、能适当听取下属合理建议,使得土木系军官都以陈为榜样。其次就是军官构成其主要军事主管军事一批有能力的悍将,基层军官则是大量吸收黄埔军校毕业生。再次就是武器装备及训练,作为中央军的核心组成号称中央军中的中央军深受老蒋器重及作为大佬陈诚的关爱任何补充都是很及时的,在训练上由于军官不贪财受士兵爱戴就有财力训练且士兵们肯卖命,在政治上陈诚作为几次军官训练团的副团长对下面军官思想控制比较好还有就是本身军官们就大多出身黄埔很坚定的信仰三民主义。这就造就了他们在早国军中能征善战的本领,过硬的思想先进的装备以及森严的军规还有上下一心的团结最终使其能打仗能打硬仗能打胜仗。
  土木系再能打也阻挡不了人民群众向往自由的力量,老蒋的倒施逆行完全不顾最广大人民的死活,这就使得他们完完全全的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个道理,只要敢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为敌,再强悍的敌人也是弱小的。经常有人说国民党是败在政治上而非败在军事上,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个人并不完全认同,国民党政治的失败那是必须的而军事上失败也是正常的,派系林立中央调不动地方,中央军看不起杂牌军、杂牌军打仗不卖命、中央军内部还不能团结一致,战场上见死不就保存实力、军人在思想上不能统一普遍不知道为什么打仗,最后包括土木系内部的许多军官因为各种原因都对国民政府失去了信心。这一切也足够军事上垮台了。土木系就算再优秀在那样的环境中也是不可能取得什么成绩的,这也说明了为何在解放战争时期土木系难以取得大型胜利。
关键词: 陈诚 国民党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