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翁文灏的后人 翁文灏写悔过书回国 儿子文革中去世

翁文灏的后人 翁文灏写悔过书回国 儿子文革中去世

山南慕北 2016-01-04
翁文灏与周恩来

翁文灏与周恩来
  对作为科学家的翁文灏,如今的评价已趋一致,尤为难得的是,他在科研方面的组织和管理上的才能也早有定评。中国近世文人学者多多少少都与政治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而翁文灏虽然也被视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但和丁文江等这批朋友不同,他不仅有浓厚的专业关怀,而且骨子里是相信科学救国的。
  翁文灏的后人
  翁文灏有四子。抗战时,三个儿子全部从军上前线。大儿子翁心源是著名石油工程师,却于1970年因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在湖北潜江五七干校自杀身亡。长子之死对暮年翁文灏打击极大,他一连作了以“悲怀”为题的诗十余首,其中如“我今八一犹偷活,哀动全家哭汝灵”一字一泪,另如“深知余日无多少,勉以残龄答盛时”等句犹堪咀嚼,也是谶语,就在次年元月,这个饱经风霜和炎凉的老人走完了他的一生。
  次子翁心瀚为国民党空军机师,于1944年殉国。抗日战争爆发后,别的达官贵人都把孩子送到国外,但翁文灏却把儿子送到了部队当兵,并且还是飞行员,因为当飞行员要求有文化,翁心瀚受过很好的教育,因此符合条件。翁心翰在印度接受培训,然后到云南执行任务,他驾驶轰炸机。在一次执行完任务返航时,看到日军一个兵营,就对其进行了打击,一直到飞机的油耗尽,最后坠毁在云南的一处高山上。
  中国地球物理学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翁文波是其堂弟。中国工程院院士翁心植是其侄子。美国钛合金专家翁心梓亦是其侄子。
  翁文灏写悔过书回国
  1949年11月4号翁文灏的老友孙越崎离开香港前往北京,他受邀参加新政权的建立,此外孙越崎还受了翁文灏之托,给身在北京的邵力子带去了一封悔过书,请邵力子为翁文灏回归大陆向中共领导人说项。
  1950年4月下旬,中恩来面告邵力子,中央允准翁文灏先生先行由瑞士转苏联再回国,回国后再商定发表声明。邵力子当即致函翁文灏转达了周恩来的指示,信中说,对于先生欲早归国土,许为爱国,对于过去一切,亦并无不可谅解之症结。关于自白书一事最后同意可径到北京“倾诚相谈,再定稿发表”。
  接到邵力子信翁文灏欣慰治愈也对于“必须划清界线,谴责蒋介石反动集团”的要求心存顾虑,他回信要求声明中只做自责,不骂他人,经过种种努力,翁文灏终于在1951年3月7号抵达北京,可以说为了父亲的回归翁心源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翁心源是石油专家,1949年他曾经积极参加了中国石油公司的护厂行动,保住了各种储油设备和器材,使之完整地回到了新政权的手中,翁文灏的回国不仅在海外引起一阵波澜,对台湾有巨大的震撼,1951年8月,周恩来通过孙越崎咨询翁文灏是否愿意向台湾做广播讲话,翁文灏表示乐意效劳,并且很快就写好了广播讲稿,《尚在台湾的人应快弃暗投明,响应解放台湾》和《宣告拒绝美国学术团体的名誉联系,以抗议美帝在台湾的狂妄行为》,11月下旬,翁文灏又重新撰写了《追溯反动经过向人民请罪》的文稿,经过几次修改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
  1956年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的报告中,把翁文灏称为是“有爱国心里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未盖棺而论定,让翁文灏在政治上过了关,翁文灏的后半生是在翻译和学术研究中度过的,虽然在回国初期曾经因不积极批蒋而受压,但整体上来说生活的还算是轻松安逸的,文革爆发,翁文灏得到了特别照顾而只略受冲击,不过他的儿子曾经为父亲归国而努力奔走的翁心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