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顾城与英儿的故事 顾城死后英儿是如何生活的

顾城与英儿的故事 顾城死后英儿是如何生活的

新之助 2015-12-28
\

顾城谢烨与英儿
  顾城与谢烨的爱情故事已被很多人熟知,而他与英儿之间的故事,他们三人间的故事历来也常被人们提及。究竟他们是如何相识相恋,到最后顾城死了之后英儿又是如何生活的?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英儿从一开始认识顾城,就陷入到唯美主义的幻想里,非常地理想化。顾城出国前,英儿只见过他4次面,都是和朋友一起去的,没有单独见过。每次像进殿堂朝圣一样,英儿的精神世界被他的光环所笼罩。
  后来英儿之所以要出国,就是特别想争取一个自由空间。北京的胡同能带来人际关系的亲密,但没有私人空间,起码没有自己的房间,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刘湛秋的爱情都在压抑之中。英儿想找一个地方,没人管英儿,海阔天空地活。还有一个想法,想在国外打造一个空间,邀请湛秋出国,英儿们能自由地走在大街上。
  1990年7月5日英儿离开北京去新西兰,到了激流岛上一个星期之后,英儿对顾城提出到外面找工作,因为当时钱是一个具体的问题。气氛一下就僵硬了,以前没有见过顾城那样不好的脸色。英儿意识到让他失望了,他感到了他所不能忍受的世俗。这造成了英儿的分裂,不能定位英儿的对错,英儿原以为英儿的自由和独立不是世俗的。谢烨告诉英儿不要刺激他,他的情绪非常极端化。过了几天他的态度缓和下来,英儿也喘了一口气。
  其实岛上找不到工作的,没有商业和工业,也没有别的华人。这岛是顾城和朋友一起旅游时找到的,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一些有厌世倾向的英国移民聚集到这里。顾的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不合群,表面上对人很礼貌,但不容易和人沟通,他说找到一个可以沟通的人,就非常看重。能与顾城沟通,英儿感到非常荣幸。当时英儿以为自己非常成熟,他说的每一句话英儿都能听懂,能理解他梦幻的空间。他对英儿也一样。
  在岛上时间长了,英儿和顾城能进入谈诗、谈精神的东西,英儿开始把和湛秋的感情、对他的渴望化成一个世俗的现实。湛秋在英儿们一开始就说即使他离婚了,也不可能和英儿结婚,不想再戴上镣铐。开始时对英儿的伤害很大,在岛上英儿可以没有这个痛苦,可以只谈精神,不谈身体之爱,英儿以为顾城可以给英儿带来这些。在国内,英儿和湛秋的关系是秘密的、压抑的,对家里人和朋友都不能讲,比如英儿想把和湛秋初吻的感觉对所有的女朋友讲出来分享,但不可能。和他一起到饭店吃饭都要先看看里面有没有熟人。这也是刺激英儿出国去那岛上的一个原因。
  在岛上英儿却又成了另一个“影子”。奥克兰的朋友打电话来要英儿去,英儿不能说为什么不去。台湾媒体来采访、约稿,英儿都会在事前离开房间躲到海边去,虽然他没有说要英儿离开,但英儿意识到自己得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英儿》中的性描写是歪曲事实的
  顾城对英儿做“那事”的房子非常破,英儿住的地方是客厅后面的一个拐角,没有门,只有一个窗帘。这件事对英儿的刺激很大,有一种坍塌的感觉。英儿是把顾城和谢烨当作一个整体来看的,后来英儿意识到谢烨是知道他的举动的。英儿从聚焦的光芒里被摔到黑暗里。现在英儿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英儿》中写的,不是当时的情景。《英儿》中单独的一个性描写,是没有精神背景的,是歪曲真实的。顾城想通过这个举动把英儿留下来,这里面有中国男人的传统意识。
  后来英儿和顾城在岛上伊丽莎白的家里住了一个月。顾城排斥自己的儿子,把他寄养在毛利人家里,也不让谢烨去任何别的地方,包括去看儿子。他认为儿子是闯进他的世界里的,对他的生活是一种侵犯。英儿以为是女儿就会大不一样了。英儿们在一起不是人们所说的那种男欢女爱,他住一间房,英儿住一间房,英儿们谈话的时间特别多,他的精神缓和了很多,一个多月里他没发过偏执狂病。英儿们也谈到性,英儿也在那种时候对他说过“放松一点”。他做这事时特别紧张,不是在享受性爱。他要做,觉得不能再控制了,又觉得特别有亵渎宗教感,想反抗自己。每次都赶快做,做完后就赶紧分开回各自的房间。
  顾城杀谢烨迟早要发生
  在岛上有一个教英儿和谢烨英语的50多岁的英国移民约翰,他也不是一个世俗的人,是英儿岛上惟一的朋友。他们走后,他第二次向英儿求婚,英儿有了一种被爱的感觉,觉得可以逃出“影子”了,可以让他带英儿出去,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电话号码、私人地址,告诉朋友英儿是谁。1992年底,英儿们到了悉尼,到了正常的生活秩序中。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约翰也没有钱。英儿去一家咖啡店工作,也想以工作来麻木自己。英儿们的婚姻关系也不是正常的,没有那方面的事。
  英儿是在悲剧事件后两天知道消息的,约翰告诉英儿的,英儿昏了过去。原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答应谢烨在他们平静下来前不和他们联系。只在事发前一个星期给她写了一封信,告知英儿的通信地址,不是家庭地址。他们应该是在事发前一天收到信,顾城不会看到信,他从不去信箱拿信的。
  事件发生前他们实际上已经离婚。谢烨的人生也是被扭曲的,她也想过世俗的生活。对顾城来讲,喜欢一个女孩子,看到了你灵魂中纯粹的东西,你自己不保护,他也要来保护,不要你到世俗中去,这是他的信仰。英儿觉得他一时间冲动杀了谢烨,当时是完全失控了,他是随时都可以爆发的人,悲剧只是一个契机的问题,在岛上他跟英儿讲过你去找点炸药什么的。他杀谢烨英儿不感到特别惊讶。
  英儿在《魂断激流岛》中写过这样一件事,英儿们曾陪到岛上来玩的一个男孩一起去海边,顾城和谢烨先回家去,英儿就陪那男孩捡贝壳。5分钟后谢烨就风驰电掣开车回来叫英儿回去,说顾城不对劲了。英儿觉得特别可笑,什么都没发生呀。回去英儿看见他正在一斧子一斧子地砍树。他的爆发一定要体现出来。悲剧发生时,如果英儿在岛上,斧子会砍在英儿身上。只是死之前,顾城对儿子有了柔情,以前他看见儿子就要绕开走的,从没抱过儿子,这是英儿感到最痛心的地方。
  三个人活在生与死的边缘
  在经济上英儿能够自立,奥克兰的朋友打电话来让英儿去那里找工作。英儿不能离开的原因是顾城会自杀。他的自杀倾向伴随着他的一生。谢烨对英儿说,他们婚后第二天,顾城说:“英儿们一起自杀吧。”他喜欢一个女孩子,不是那种性呀什么的男女意识,他觉得是把一个女孩子从世俗中解救出来。他的宗教感是非常强烈的。如果没有这个背景,英儿们三个人在岛上一起生活是没法理解的。
  英儿们每一天都生活在生与死的边缘,当时英儿和谢烨的精神极度紧张,在山下干活总想到回去时是否会发现顾城的尸体。英儿只有对自己说:明天或许会好。英儿的精神特别痛苦,英儿一方面要隐瞒着湛秋岛上所有的事情,他写信问英儿何时到奥克兰,英儿无法说。同时英儿也不敢对顾城说英儿和湛秋的关系。
  有一天顾城收到了德国的邀请信,他不想去,谢烨特别想去。英儿一直认为她像圣母一样,身上没有什么世俗的东西,她没指责英儿和顾城在一起怎么怎么的。顾城说不想去,她就哭了起来,她把邀请信看成她的一道门,觉得能把顾城带走,英儿也要走掉,他们再回到岛上重新开始生活。其实她在岛上非常痛苦,但没有流露出来。她对英儿说这是顾城的最后一个机会。英儿们在岛上生活贫困,依靠救济金过,也没有朋友。他们有一些朋友在德国,她感到可以出去呼吸一下子了。
  送他们走后,英儿开车回来时觉得精神上彻底崩溃了,英儿刚来岛上时把湛秋的情书都烧了,以为自己可以放弃世俗的爱情、生活了,来进入一个精神王国。现在已经到了尽头。谢烨得到了她想要的,留下的一切都压在英儿身上。她走之前和英儿谈,哭了,说英儿应该走,但不要马上离开岛,照顾一下他们的儿子。顾城若是知道英儿走了,在德国也会待不下去的。顾城的“精神王国”违背人性
  事件发生后,英儿的生活停止了,没法再过正常的生活。与约翰分居,精神分裂,觉得一切是一个梦。当时英儿想自己是要负全责的,直觉上认为如果英儿没有离开岛,一直防止着,悲剧就不会发生。路走到头了,下一步就是英儿怎样去死了。在澳洲看到报纸上《英儿》的摘要和有关文章后,压力就更大了,人们会认为英儿是怎样一个女人?更该死了!每一天过得非常麻木,一醒来就觉得事情没有发生过。湛秋给英儿打了一个电话,压力也开始刺激英儿要一步步走出来,想想到底什么是事实?英儿写了《魂断激流岛》,把岛上的生活又回想了一遍,这帮英儿度过了特别困惑的时期。1994年英儿为这书回国了一次,见到了湛秋,很尴尬。虽然每一次见面都感到痛苦,但对他的感情开始恢复了,爱情帮英儿一步步走下去。英儿在悉尼开始接触外国人,找工作,生活。但不接触任何华人,有了《英儿》这本书,英儿见到华人就会感到自己是没穿衣服的。
  《魂断激流岛》出版以后,把事情闹得更坏。湛秋接受某声讯台的采访后,别人说他出卖隐私。当时很多人希望英儿死掉,让故事完整,唯美主义就存在了。英儿没后悔,书是英儿从阴影中看到亮点的一个通道。英儿与约翰离了婚,英儿感到了自由,起码可以面对湛秋了。
  经过这些以后,英儿发现唯美主义、理想主义不一定是很美的。到了违背人性的时候,它们不美。顾城的精神王国里有很多违背人性的东西,《英儿》中表现出来很多人性的内容,表明他在现实里压抑了自己的人性,彻底毁了自己的人性。英儿在岛上不知道他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他的精神王国是一种极端理想主义的、没有人性基础的理念。

关键词: 顾城 英儿 谢烨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