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朱德之孙为何被邓小平枪决?真相细节首披露

朱德之孙为何被邓小平枪决?真相细节首披露

浅草 2015-12-01
\

朱国华
  1983年“严打”期间,天津一天内处决了82人,朱老总年仅25岁的亲孙子朱国华就是其中之一。1983年9月,朱国华被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流氓罪”终审判处死刑,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朱德夫人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平静地对司机刘国和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犯了罪,昨天给枪毙了。”
  刘国和说:“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刘国和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本篇是29年前这场“严打”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其中部分细节属首次披露。让我们在娓娓道来的追忆中,倾听历史回响......
  其实天津人思维里的刑场是位于水上公园后门一个叫九岛的地方,不远处是我们部队271医院和天津政法干部学院。皆因领刑人数众多,枪毙朱国华等82名死囚的行刑地便选在我们部队(我曾经天天站岗放哨打靶射击的地方)东局子靶场。
  除朱国华外,被警方认定为朱国华集团的主犯,我熟悉的几个干部子弟(有的还是战友),也同时被验明正身就地枪决或遣送新疆服刑。
  朱国华是朱德唯一的儿子朱琦(朱德和原配夫人肖菊芳所生,肖菊芳生下朱琦不到四个月因病去世)和赵力平(朱琦和赵力平共育四子一女,即:朱援朝、朱和平、朱全华、朱新华、朱国华)的最小儿子。
  1980年夏,身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的朱国华毕业了,他被分配到天津铁路局。朱国华身高大约1.7米,体型瘦削但比较结实,眼睛不大,但眉毛较浓,相貌周正,清秀中带有一些英气。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份,让他成为许多女孩子心中的钻石王老五。这些女孩子中既有诚心诚意和他交朋友的,也有贪图享受的,甚至有的女孩子只是想托朱国华的“路子”调动一下工作。他的家在天津五大道的睦南道,离我家不远,是一栋英格兰式的二层洋楼,楼里住的是一名军队干部。楼对面是睦南公园,透过二楼枝藤环抱的窗户外眺,公园景致尽收眼底。当然园内有些姿色的女孩儿便成了这些五大道子弟猎捕之物。
  朱国华和这些子弟们常在家中用望远镜窥视后锁定目标,然后约上楼来,吃喝玩耍,打扑克以脱衣为输赢。
  那个年代,干部子弟是众多女孩子择偶的标准和崇拜的对象,这些身穿将校呢,足蹬三接头,张嘴“你丫的”,闭口北京腔儿的党和军队的红孩子们,实在嚣的狂妄,总司令的孙子自然是众中之重的领袖人物。一般女孩儿想套磁没门儿。
  他家小楼的右邻是原武汉军区政委肖思明将军寓所,天津市委书记,天津警备区原司令员王一宅院。左邻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叔弢的小楼,依次是原天津市委副书记谷云亭西式别墅,国民党邯郸起义将领,原河北省副省长高树勋官邸和民国总统曹锟的大宅门。
  那个年代,干部子弟是众多女孩子择偶的标准和崇拜的对象。此外,“文革”结束后,从束缚中挣脱出来的人们开始追求自由和享受,整个社会的风气发生了改变,自由恋爱开始流行,对性的态度也迅速开放。朱国华先后换了许多女孩子做朋友,也与许多女孩子发生了性关系。据说,女孩子也有反抗并上告的,但大多不了了之。渐渐地,朱国华的身边聚集了一批军地干部子弟,他们以帮助调动工作、交朋友等为由头,借着请客吃饭、游泳、滑旱冰,以及举办家庭舞会的机会,邀请女孩子到家中玩耍,然后“散布淫乱思想,播放黄色录像和歌曲,诱骗玩弄摧残女青年”。据说,朱国华等人经常和女孩子玩“打牌脱裤子”的游戏,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当然,也免不了有“轮流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发生。后来,朱国华居住的天津市和平区睦南道100号,干脆被当地人叫作“淫窟”。1983年8月,朱国华和另外一批同样犯了“流氓罪”的军地干部子弟悉数归案,被关押进了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朱德之孙的被捕,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邓小平找康克清谈话了,做她的思想工作。”
  “康克清很气愤,说‘这是在朱老总头上动刀子!’”
  “康克清去天津了解情况,想给孙子减刑。”
  “朱家的子孙都不是康克清亲生的。她没有感情。”
  对于社会上的种种传说和流言,朱德夫人康克清未予理睬,她说:“当务之急是要做好他母亲的思想工作,使她能认清现实,尊重法律,并从中吸取教训。”
  康克清惟一接到的是有关部门转来的一份记录电话,向她通报情况。她的态度很明确:“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康克清从未介入此事,也没有任何领导人找她谈过话。凡事依靠组织,这是她一贯的思想。
  康克清曾对跟随她多年的老秘书说:“朱德同志生前有过嘱咐:‘如果孩子不争气,犯了错误,出了问题,你也不用生气,党有党纪,国有国法。子孙不争气,你可以登报与他们脱离关系。’”
  1983年9月17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朱国华被定义为“流氓、强奸团伙主犯”。信中通报了朱国华的罪行,“以暴力强奸青年妇女八人,强奸未遂四人,玩弄、摧残青年妇女七人,猥亵六人,共残害妇女25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强奸蹂躏妇女,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朱国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同被判处的,还有天津警备区政委的子女等人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平静地对司机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犯了罪,昨天给枪毙了。”
  刘说:“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司机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朱德的孙子被处决之后,有一次,康克清在饭桌上对孙子们发火:“你们出了问题,不是个人的事,是在折腾你爷爷!爷爷有话在先,你们如果不争气,做了违法的事,要我登报声明,与你们断绝关系!”
  行刑是在那年树叶还没有泛黄飘落的初秋如期执行。我们平时射击训练的场地成了他们的葬身之地。82名死囚在市中心的人民体育馆宣判后由我部队官兵和市局警察机枪刺刀的严密监押下,乘军用卡车送达靶场。
  死囚们分批在指定位置跪下,一排枪声过后倒下一片,另一排枪声又迥然炸响。我不知道朱国华是在第几排见得阎王,因为我不敢面对,只是在足够远的靶场一隅,听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在旷野中回荡。
  有人说朱国华并没有死。但我并没有见过,没见过也不会相信。别人说,时候不到,时候到了会团圆的。我已经听到不止一人说朱国华未死。30年已去,死不死无所谓了”。朱国华的母亲,朱德的儿媳妇赵力平说。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