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

【叶适】叶适简介_水心先生叶适

叶适

人物简介   叶适(1150年5月26日—1223年2月21日),字正则,号水心居士,温州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南宋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政论家,世称水心先生。叶适主张功利之学,反对空谈性命,对朱熹学说提出批评,为永嘉学派集大成者。他所代表的永嘉事功学派,与当时朱熹的理学、陆九渊的心学并列为“南宋三大学派”,对后世影响深远,是温州创业精神的思想发源。著有《水心先生文集》、《水心别集》、《习学记言》等。开禧三年(1209年),韩侂胄被诛后,叶适以“附韩侂胄用兵”罪名被弹劾,夺职奉祠长达十三年。嘉定十六年(1223年),叶适去世,年七十四,赠光禄大夫,获谥“文定”,故又称“叶文定”、“叶忠定”。
  
人物生平
  家境贫寒
  绍兴二十年(1150年)五月初九(5月26日),叶适生于温州瑞安县城南门望江桥一带,叶氏祖籍处州(今丽水地区)龙泉县,在叶适曾祖叶公济时方徙居瑞安。
  叶适的少年时代,家境贫困。“自处州龙泉徙于瑞安,贫蒉三世矣”。其父叶光祖,字显之,性情开朗,有大志而未入仕途,以教书为业。母亲杜氏嫁到叶家的那一年,正逢水灾,家中器物被大水冲尽,自此更为艰难,居无定址,先后迁过二十一处,“穷居如是二十余年”。杜氏是一位勤劳贤慧的农家妇女,她生于瑞安,善于教子,给童年时代的叶适影响很大。
  少年求学
  11岁时,名儒陈傅良在县城林元章家执教,叶适经常在林家嬉戏,他得到机会从陈傅良学习。据他自己的回忆,从此受教、请益于陈傅良的时间,前后有40年之久。后又在永嘉楠溪从刘愈学习,并与当时名流戴溪、王楠、陈武、刘凤、刘朔等结识交游、问学。
  13岁时,叶适随父从瑞安迁到永嘉(今浙江温州),时浙南水灾频发,叶家遭灾。少年叶适无定居,飘泊于瑞安。
  15岁时,叶适学诗及时文,这些对他一生学术深有影响。
  16岁时,叶适在温州乐清白石北山小学讲舍讲习,为稻粱谋,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乾道三年(1167年)。其间从学与结交的师友,除陈傅良外,还有王十朋的门人叶士宁与林鼐、林鼒兄弟等。乾道五年(1169 年),叶适于金华向访薛季宣,向其问学,此后书信往来频繁。
  从19岁开始,一直到28岁的十年间,叶适主要活动是在婺州地区游学,曾从学于郑伯熊,因家贫无以为养,于乾道九年(1173年)奉母命赴临安(今杭州)谋生,就学于太学。
  上疏朝廷
  淳熙元年(1174年),叶适上书签书枢密院事叶衡,在这封《上西府院书》中,纵论天下大势,指出天下之患在于“朝廷之上,陋儒生之论,轻仁义之学,则相与摈贤者而不使自守以高世”。因此他望宰执能够酌古今之变,权利害之实,以先定国是于天下。具体地说,一是政治上的有为:收召废弃有名之士,斥去大言无验之臣,辟和同之论,息朋党之说。重台谏而任刺史,崇馆阁以亲讲读。二是经济上的措施:据岁入之常以制国用,罢太甚之求,以纾民力。三是军事上的广武举之路,委诸路以择材,鼓舞士卒之勇气,不用增兵而加紧训练,屯田耕种以代军输。四分上流之地,积极准备北伐。
  叶适提出中兴的“大略”,进一步指出关键在于为政要“诚”、“赏”与“罚”。诚,是指发号出令,必思生民之大计,而不徇乎一身之喜怒。赏,是指爱人之功,求人之善,举之公卿之上而忘其疏贱之丑。罚,是惩人之过,明人之恶,加之窜殛之戮而遗其贵近之厚。以后,叶适多次上书朝廷,其要点多是这些内容。
  这一年叶适才25岁,这次上书没有得到应有的反响,他很失望。
  淳熙二年(1175年),叶适赴武义招明山访吕祖谦,与陈亮、吕祖谦相聚,其后又结识了周必大。
  淳熙三年(1176年),叶适教诸生于乐清。
  踏入仕途
  淳熙四年(1177年),叶适娶永嘉人高子莫之女为妻。同年,叶适得周必大的保荐,漕试合格,中举人。
  淳熙五年(1178年)春,中进士第二名(榜眼)。叶适在廷对中,对孝宗和宰执提出了批评。虽然孝宗也力图精实求治,但十多年过去了,却没有尺寸之效。王业偏安于一隅,庶政积废于今日。他提出不可因循守旧,要革去弊政,收复失地。
  同年,授文林郎、平江府(今苏州)观察推官。闰六月二十三日,母杜氏病逝,丁母忧家居。
  淳熙七年(1179年)秋七月,陈亮应徐谊邀请,由永康到永嘉,与叶适、陈傅良等诸子相聚论学。
  滓熙八年(1181年),叶适守制已满,改任武昌军节度推官,到鄂州(今属湖北)赴任。同年秋,获少师史浩荐,孝宗命其赴都堂审察。叶适具状申省并致书宰相赵雄,力辞不就。
  淳熙十年(1182年),叶适以浙西路提刑司干办公事出任平江府。吴、越等地之士慕名前往问学者甚多。[3]  在苏州葑门讲学授徒,培养了滕朗、周南、厉仲方、薛仲庚等一批学者,并游览许多名胜古迹,写下《虎丘》,《齐云楼》、《灵岩》、《葑门》等诗篇。
  轮对荐贤
  淳熙十二年(1185年),叶适被召自苏州入都(临安)。以宰相王淮、参知政事龚茂良荐,改京官,授太学正,改太学博士。撰奏稿凡四十余篇,以应召对。
  淳熙十四年(1187年),叶适上殿轮对,进《上殿札子》,在奏对中,论说国事之中有四难、五不可。四难是:国是、议论、人才与法度方面的四难;现实是:兵以多而至于弱,财以多而至于乏,不信官而信吏,不任人而任法,不用贤能而用资格。叶适向孝宗说:“此五者举天下以为不可动,岂非今之实患欤。沿习牵制,非一时矣。讲利害,明虚实,断是非,决废置,在陛下所为耳。”孝宗早年的锐意恢复的精神此时已没有了,对这一番刺耳的忠言,也无可如何,说自己的眼病很重,这样的志向已经没有了。谁能担当此任的,你就同他说去吧。叶适再次进言,孝宗“惨然久之”。同年,除太常博士兼实录院检讨官,上书丞相周必大,荐举陈傅良、刘清之,陆九渊、郑伯英、吕祖俭、徐谊、杨简、戴溪等三十四人。这些人“后皆召用,时称得人”。叶适上书、荐士的举动,在当时的知识分子中反响强烈。朱熹在致陈亮的信中十分赞赏叶适。叶适在任满改官的过程中,同陈亮,朱熹都有书信往来。
  淳熙十五年(1188年),林栗发起对朱熹的攻击,叶适上《辨兵部郎官朱元晦状》,为朱熹伸张,说从郑丙、陈贾到林栗,以道学之名指斥朱熹,是没有道理的,是小人残害忠良的惯用的手法。
  淳熙十六年(1189年)二月,孝宗禅位,太子赵惇即位,是为光宗。叶适作为太常博士,对仪礼颇预讨论。五月,叶适任秘书郎,仍兼实录院检讨官。作《上光宗皇帝札子》,言国家有六不善,即:今日之国势未善,今日之士未善,今日之民未善,今日之兵未善,今日之财未善,今日之法度未善。叶适说:“不先明治国之意,使此六者本伤而末坏,心蠹而枝披,支离而涣散,而臣之议论无所复用矣。”可是仍然毫无反应。后自求外调,由秘书郎出知蕲州(今湖北蕲春),六月离永嘉赴任,陈亮送至瓯江边,作词《祝英台近·六月十一日送叶正则如江陵》。到任后,朝廷又命叶适兼提举淮西铁冶司。
  绍熙内禅
  绍熙三年(1192年),叶适由蕲州入都,任尚书左选郎。
  当时光宗许久不朝孝宗,群臣为促请光宗朝重华宫的太上皇,可说是费尽心机,陈傅良痛哭于庭,甚而引裾求光宗朝重华宫;太学生也上书。绍熙三年(1192年)十一月,叶适等上疏,请光宗朝重华宫,光宗不从。
  绍熙五年(1194年)六月,太上皇孝宗在孤寂中病逝,光宗竟称疾不执丧事,又引发出朝政危机。赵汝愚及叶适等人,通过外戚韩侂胄请宋高宗皇后吴氏垂帘,尊光宗为太上皇,立嘉王赵扩即帝位,是为宁宗,叶适因功迁为国子司业。
  庆元党禁
  宁宗即位后,朝中又展开新的斗争。赵汝愚为相,韩侂胄自恃立宁宗有功,为自己仅迁枢密院承旨,很不满意。叶适劝赵汝愚满足韩侂胄求节钺之望,赵汝愚不从。叶适于是力求补外,以太府卿出为总领淮东军马钱粮。九月,应召赴临安,除焕章阁待制,兼侍讲,十月到职。闰十月,宁宗御批除叶适宫观职,于是离开临安。
  此后,韩、赵的斗争不断激化,韩侂胄及其周围一批人,排斥打击赵汝愚、朱熹、叶适等。赵汝愚被贬死于衡阳,叶适也受到牵连。韩侂胄说朱熹提倡的学术是“伪学”。由“伪学”之禁,演变成反对“逆党”所谓的“庆元党禁”。
  庆元三年(1197年),叶适为御史胡纮所劾,降两官后罢职,主管冲佑观,差知衢州,叶适推辞,由镇江归永嘉。十二月,朝廷立《伪学逆党籍》,名单上共有59人,叶适在其中。
  庆元五年(1199年)夏,叶适得异疾。
  庆元六年(1200年),叶适在永嘉。四月,岳父高子莫病逝于永嘉,叶适因病不能执丧。
  嘉泰元年(1201年),叶适起为湖南转运判官,带病赴任。
  嘉泰二年(1202年),弛伪学、伪党禁。叶适改知泉州(属福建)。
  嘉泰三年(1203年),叶适赴任。同年九月,应召入对,对宁宗说:“治国以和为体,处事以平为极。臣欲人臣忘已体国,息心既往,图报方来可也。”此言为宁宗所称许。授权兵部侍郎,荐楼钥、丘崈、黄度三人。皆为郡守。十一月十一日,其父叶光祖病逝,叶适回永嘉守制。
  嘉泰四年(1204年),叶适在永嘉编定《外稿》凡六卷。
  制置江淮
  开禧北伐
  开禧元年(1205年),韩侂胄加平章军国事,下令各军密作准备,即将北伐金国。
  开禧二年(1206年),叶适守制期满,召至临安,对北伐提出异议,韩侂胄不听。上书宁宗,提出“备成而后动,守定而后战”,改授叶适为权工部侍郎。韩侂胄部署北伐大军已定。改任叶适权吏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叶适力辞兼职,不肯草诏。
  五月,下诏北伐。叶适建议防江,韩侂胄又不听。
  同年,四路北伐大军皆败,只有镇江副都统制毕再遇连战皆捷,但也无法转变败局。叶适乞节制江北,朝廷在六月以叶适为宝谟阁待制、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兼节制江北诸州。
  十月,金兵分九路南下,大将仆散揆率主力长驱直入,至长江边,与叶适对峙。在和州、滁州等地战斗中,他用劫砦等灵活的战术,给金人以重创。年底,金兵大部退出两淮,留一军驻濠州(今安徽凤阳附近)。
  开禧三年(1209年)二月,朝廷进叶适为宝文阁待制,兼江淮制置使。叶适在长江以北屯田,并在江北建定山、瓜步、石跋三大堡坞,安集流民,建立以江北守江的防御体系,一面屯垦,一面积极备战。当时朝廷与金议和,叶适认为不必。
  夺职奉祠
  开禧三年(1209年)十月,礼部侍郎史弥远及杨后谋杀韩侂胄,取其首级,以向金人求和。之前谄事韩侂胄的许及之及御史中丞雷孝友弹劾叶适,罪名是“附韩侂胄用兵”,叶适因此被夺职奉祠,回到永嘉。
  潜居水心
  嘉定元年(1208年),叶适定居水心,杜门家居,悉心讲学十六年,著《习学记言序目》五十卷。学生中有宰相王淮之侄王植和黄岩人柯大春等。问学者有著名人物如永嘉四灵、永嘉薛师石、瑞安曹豳,还有台州、余姚、福建等地来受业的学者。南宋学者刘宰记述叶适讲学情况,称“叶水心在永嘉,户外之履常满,盖其师友相从,亦徘徊而不忍去”。
  嘉定四年(1211年),转中奉大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获祠禄,其后奉祠凡13年。十二月,夫人高氏病逝,终年五十二岁。
  嘉定五年(1212年),叶适再提守淮之议。
  嘉定八年(1215年),提举隆兴府玉隆万寿宫。
  嘉定十年(1217年),除华文阁待制,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
  嘉定十一年(1218年),转中大夫。奉祠居家,著述讲学。
  嘉定十三年(1219年),请求致仕,亦未准许。
  嘉定十三年(1220年),《习学记言序目》大致成书。
  嘉定十四年(1221年),转大中大夫,除宝谟阁直学士,提举凤翔府上清太平宫。辞,未准。
  嘉定十五年(1222年),转通议大夫。仍奉祠居家,著述讲学。
  嘉定十六年(1223年),除敷文阁学士,提举南京鸿庆宫,乞致仕,除宝文阁学士,转正议大夫。正月二十日(2月21日),叶适于永嘉辞世,终年七十四岁,获赠光禄大夫,谥号“文定”(一作忠定)。
  
人物评价
  朱熹:①正则闻甚长进,比得其书甚久不曾答得,前日有便,已写下而复遗之,今以附纳,幸为致之。观其议论亦多与鄙意不同,此事尽当商量,但卒乍未能得相聚,使得相聚亦恐未便信得及耳。 ②承谕正则自以为进,“后生可畏”,非虚言也。想已相见,必深得其要领,恨不得与闻一、二。
  吕祖谦:①承谕正则自以为进,后生可畏,非虚言也,相已相见,深得其要领,恨不得与闻一、二。[24]  ②正则且得有啖饭处,去岁相聚,觉得其慨然有意,若到雁山,必须过存之也。
  陈亮:①叶正则俊明颖悟,其视天下事有迎刃而解之意,但力量有所不及耳。渠于亮甚厚,其于亮所厚如兄与天民极倦倦,殆未可以科举士人论。此君更过六七年,诚难与敌,但未知于伯恭如何耳。[26]  ②正则学误,日以超颖,非复向时建宁相见之正则也。 ③日以超颖,非复向时建宁相见之正则也。
  刘宰:①水心叶先生之文,如涧谷泉,挹之愈深。慈湖杨先生(简)之字,如节制兵,整而不乱。是志也,水心经年方脱稿,慈湖见即落笔,则肯父所以得此,于二先生必有道矣。 ②近时叶水心之博,杨慈湖之淳,宜为学者所仰。而水心之学既未免误学者于有,慈湖之论又未免谤学者于无同书。
  陈振孙:(《习学记言》)大抵务为新奇,无所蹈袭,其文刻削精工,而义理未得为纯明正大。
  刘克庄:予少时读龙泉(指叶适)所作《陈仲石志》,高雅如《檀弓》、《谷梁》,条鬯如荀卿。
  刘埙:忆昔尝与云畲赵史君(原注:云畲名必,南丰人)论水心文字,止取其铭之佳而未及其志也。后村翁推尊极至,念不可泯,因录于此,识者更共评如何。然不读志,亦不知铭之妙。
  黄溍:叶正则推郑景望、周恭叔以达于程氏,若与吕氏同所自出。至其根柢《六经》,折衷诸子,凡所论述,无一合于吕氏。其传之久且不废者,直文而已,学固勿与焉。
  脱脱:适志意慷慨,雅以经济自负。方侂胄之欲开兵端也,以适每有大仇未复之言重之。而适自召还,每奏疏必言当审而后发,且力辞草诏。第出师之时,适能极力谏止,晓以利害祸福,则侂胄必不妄为,可免南北生灵之祸。议者不能不为之叹息焉。
  黎谅:其忠君爱国之诚,蔼然溢于言意之表。
  王直:南渡以来,作者犹众,叶水心先生其一也。先生之学,浩乎沛然,盖无所不窥,而才气之卓越,又足以发之。然先生之心思,行道于当时,而见之功业,不但为文而已也。观其议论谋猷本于民,(阙)物则之,常欲以正人心、明天理。至于求贤审官、训兵理财,一切施诸政事之间,可以(阙)国体、济时艰...先生正直刚明,严于善恶之辩如此,今去已远,而其言存是,亦可以不朽矣。
  王夫之:故孝宗立,奋志有为,而四顾以求人,远邪佞,隆恩礼,慎选而笃信之,乃其所得者,大概可睹矣。...下此,则叶适、辛弃疾之以才自命,有虚愿而无定情,愈不足言矣。
  黄宗羲:以余论之,水心异识超旷,不暇梯级...其意欲废后儒之浮论,所言不无过高,以言乎疵则有之,若云其概无所闻,则亦堕于浮论矣。
  全祖望:乾、淳诸老既殁,学术之会,总为朱,陆二派,而水心龂龂其闲,遂称鼎足。然水心工文,故弟子多流于辞章。
  钱基博:志意慷慨,与陈傅良切究当世之故,雅以经济自负,而张皇永嘉之学...然陈傅良精密于事为,未得其要领,犹为偏而不全;未及适之发愤于弱势,探源于纪纲之为有本有末,得其大体。传有《水心集》二十九卷。藻思英发,其为诗文,原本唐人。文则偶必错奇,得韩柳之意,不如欧苏之条达疏畅,一往不返;诗亦疏不害妍,则李杜之遗,不如黄陈之生犷拗蹇,披猖失谐;似欲力复古调,不逐时贤后尘。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