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北京明代时的绿化“植柏”

北京明代时的绿化“植柏”

2015-03-20

明嘉靖皇帝崇信道教以至走火入魔程度,故他在位期间大兴土木、广建各种祭祀的皇家坛庙,他在修建自己的陵寝时,还又整修已有的其他祖宗各陵,并广植松柏,使当时陵区内的古松柏多达二十多万棵。嘉靖在京城里修建的皇家坛庙,像地坛、日坛、月坛、先农坛等,在里面种植了大量的柏树。

其树苗用的就是昌平“松园”的柏树大树。这时的“松园”不但面积大,而且树苗都长成大树。

以后到明正德年间,有一次蒙古族俺答部(瓦剌部后代)入侵北京时,大批的明军就是埋伏在松园里而打败俺答部的。由于松园是碧绿连天,景色幽美,所以为古时昌平县的“昌平八景”(又叫“燕平八景”)之一的“松盖长青”。(昌平八景为:“铁臂银山”为银山塔林,“居庸霁雪”为居庸关雪景,“石洞仙踪”为十三陵南龙山的仙人洞,“松盖长青”即松园的松柏群,“虎峪金辉”为南口虎峪的朝阳和晚霞,“天峰叠翠”为阳坊西部驻跸山,“龙泉吐玉”为南口北幽谷中的龙潭,“安济春晓”为沙河安济桥的春景。)在明嘉靖年间,北京的坛庙中植柏之多,例如朝阳门外的日坛,据《长安客话》载:“东岳庙南数百武即朝日坛,坛外古松万株,森沈蔽日,都人所谓黑松林也”。(黑松林即柏林。因松柏都是常绿树,我国古人认为松柏同种,故有时也称柏为松。像西山樱桃沟有一棵著名的“石上柏”,古人就称为“石上松”。在沟内的说明牌上也写着“石上松”)。日坛古柏万株,可见是何等的壮观。以后由于乱砍乱伐,现日坛的古柏不足百棵。过去地坛、月坛也是古柏森森,但现地坛也仅有古柏百余棵,月坛仅存几棵。

明代时在皇家园林、陵寝和坛庙等处植柏,其工程浩大,由宫人(太监)和工部的官员负责领导。植柏完工后,还要组织专门的人员管理,类似今天的绿化队。由于是皇家的又是重点绿化工程,所以各项管理十分细致,故成活率很高。当时植柏也是很有讲究的。柏树主要分为“侧柏”和“桧柏”两种,像故宫的御花园种植的就是桧柏。因桧柏到中老年成树后更显的古朴蟠虬,和我国精美的红墙黄瓦古建相映生辉,为世界园林景观的一绝。在今天北京的绿化中,柏树仍是主要树种。侧柏是北京西北山区造林的先锋树种,而桧柏则是种植在城区园林。

北京各大公园的古柏群,大多为明代的古柏。它们郁郁葱葱的绿冠把所在的名胜古迹点缀得古香古色。这其中还有很多名柏,像天坛的“九龙柏”、“迎客柏”、“问天柏”、“槐柏合抱”,日坛朝日坛西南的“九龙柏”、地坛方泽坛西北的“迎客柏”、故宫御花园的“驼峰柏”、“罗汉柏”,劳动人民文化宫西路的“鹿形古柏”、后河的“望楼柏”。十三陵定陵宝城南侧的“母托子古柏”等。北京的古柏成为京城的特色,也成为北京的“符号”。它们深受首都人民的热爱,在1986年评选市花市树的活动中,侧柏和国槐双双被选为“市树”。今天,人们从环保的意义上认识,北京各大公园的明代古柏林是北京的城市森林,对清除大气污染,还首都一片蓝天起着重要作用。这更是“无价之宝”。而且在每天的清晨,人们,尤其是中老年人都到古柏林中去晨练,真是“古柏常青人长寿”。

关键词: 北京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