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金庸:将用五年写中国历史

金庸:将用五年写中国历史

2015-03-20

接受《鲁豫有约》采访谈学习生活创作

2005年,当时81岁的金庸选择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东方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前天,正在放暑假的金庸在香港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受《鲁豫有约》专访,畅谈自己的传奇人生经历。金庸说,博士毕业后他没有兴趣再读博士后,而是会花五年时间写一部带有自己观点的中国历史。

■剑桥求学

曾想骑自行车上学

金庸说,在剑桥大学,他想努力摆脱一切光环,安安静静地当学生,但来找他签名留影的人还是不少。“我说我现在是学生,不是作家,等我不做学生的时候,我空下来一起跟你喝咖啡、喝茶,然后拿出我作家的身份给你签名。”在剑桥,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尊敬他,习惯称他查教授,“我的同学里有韩国人、英国人、德国人,他们遇到太难的不懂的古文,老师会说你问问查先生就可以啊,然后我来教他们。”

由于租住的房子离学校太远,金庸曾打算骑自行车上学,但被妻子林乐怡以安全为由否决了。老师看他每次打的上课要花一百多元人民币,感觉太贵,就主动每周到他家里教一次课,“这样我一周打的去上一次课就行了。”金庸说他特别享受当学生的感觉,“做老师还不如做学生味道好,做学生你不懂可以问别人。”

■青春年代

曾两度被学校开除

金庸还谈起自己青少年时期求学过程中的种种趣事。15岁那年,上初中的金庸与另外两个同学一道儿编了一本考试教材,全是自己出的题,像小学升初中的习题集一样。这本教材销往福建、安徽、福建等省,广受欢迎。三人从中狠赚了一笔,以至整个中学期间他们都没再向家里要钱花。金庸的中学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我们那个训导主任很凶,老是没理由地骂同学。我在黑板报上写了一篇文章讽刺他,然后我就被开除了,我觉得那老师也有一半的错。”

1944年,20岁的金庸考入“中央政治学校”(台湾政治大学前身)外交系,当时校区在重庆小温泉,校长是蒋介石。由于大多数学生都是国民党,见到校长的时候他们会马上起立、立正,而且像电影里面看到的一样,把脚一碰,磕出声音来,这让金庸感觉很不习惯。“我就说这个好像在喊‘嗨,希特勒’一样,同学就骂我、打我,就吵了起来。后来学校说我对蒋校长不尊敬,怎么能把他比作希特勒,结果又把我开除了。”与外交官生活失之交臂的金庸现在想来偶尔也会感到遗憾,“那时候想当大使,被派到国外去。但他们说我这种个性当不了外交官,我不守规矩,不守纪律,自由散漫惯了,经常说不该说的话,第二天就会被开除。”

■家庭生活

不听指挥不做家务

生活中,金庸是个从来不做家务的人,理由很简单,他不喜欢被人指挥,“如果人家叫我干什么,我就偏偏不干。以前报馆有上司要指挥我,我偏偏不做,而是往外边走,说一个钟头回来,我准时交卷就是了。老板说你这样子不行的,所以我给人家打工很困难,要自己做老板。”在家里,金庸与妻子是典型的各自为政,“她指挥不了我,我不听她的,她也不听我的。”

除了不干涉妻子的生活,金庸对子女也完全不管,“我觉得他天生好就是好的,天生不好就是不好的。我太太就非常不赞成我,觉得我对待儿女太宽松了。”金庸说他的四个孩子都比较懂事,惟有二儿子不太听话,书念得不好,并且把原因归咎于父亲把好的DNA基因全拿走了,没给子女留下一点。相比较,女儿比较好养,比较听话一点,现在两个女儿都已成家,金庸对两个女婿也比较满意,“我运气好”。

金庸最大的业余爱好是下围棋,并自称业余六段,而且还得到聂卫平、陈祖德、马晓春等人的指点,“聂卫平让我五子,我大概就能赢他了,最近在杭州赢了他一次。”

■当下计划

用五年写中国历史

明年博士毕业后,金庸表示无意继续读书,“博士后不念了,一个头衔嘛无所谓。”他下一个梦想就是花五年时间写本中国历史,视角将与别人不同,“写这个起码需要五年时间,现在才写了一部分。”金庸说,他会继续自己当年写武侠小说的老套路,边写边发表。

关键词: 金庸 中国 历史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