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明朝历史 > 明朝皇帝的房中术 沉迷媚药不可自拔

明朝皇帝的房中术 沉迷媚药不可自拔

彼岸花开 2018-11-08 17:17:18
  大明王朝皇帝不少荒淫无耻,他们恨不能将天下所有的美人都纳入后宫,供他们享用,但他们的精力毕竟有限,御幸美人时有时感到力不从心。于是,那些精于房中术的道家方士们便趁机向皇帝传授房中术。
\
  对于皇帝来说,恨不能将天下所有的美人都纳入后宫,供他享用,但皇帝的精力却不能源源不竭。皇帝深感自己力量有限,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御幸美人时日益感到力不从心。皇帝便会感到生平所从来没有过的心虚的恐惧,忧烦和苦恼自此就会像毒蛇一样冰凉刺骨地盘绕着皇帝那颗脆弱的心。 皇帝的苦恼逃不脱大臣的眼睛。那些精于房中御女术和专攻此术的道家术士们尤其明白皇帝的心理和需要。于是,几乎每朝每代,都有大臣和道家、术士向皇帝传授房中术。他们的所谓御女战术极多,花样百出,还借助各种仙丹和药物。
\
        明清时期传入后宫的房中术更是如狂飙如烈焰,皇帝们沉醉其中。 春药是宫禁房中术中的重要内容。汉宫有慎邮胶,唐宫盛行助情香,明代的后宫更是奇彩夺目。宪宗时期的首辅大臣万安在进呈房中术的密疏同时,还进献媚药。万安的媚药是非常有效的,而且出自切身的体验。万安年纪大了,不能进行房事,心中十分愧疚,觉得在娇妻面前抬不起头。他的门生倪进贤送给他一个秘方,万安照方使用以后,竟如同壮年,十分灵验。万安以身试法,欢畅无比以后马上想到了虚弱的皇帝,于是忠心进献。 世宗时进献媚药的有名人物是方士陶仲文、进士出身的大臣顾可学、盛端明等。陶仲文确实身怀绝技,他的御女本领让世宗叹为观止。世宗用过陶仲文媚药——天丹铅,大为受用。世宗每次吃过天丹铅以后,反应异常强烈。这种媚药实际上是一种热剂、强壮剂、兴奋剂。吃药以后的世宗不论白天夜间,立即进入兴奋状态,昂扬亢奋不已,可以长时间地随心所欲的临御许多女人,有的甚至于被弄死。沉迷此道的世宗从此深居简出,专意于享乐女色,以至二十几年不理朝政。明代宫中规定,凡是皇帝御幸过的女人,宫中要登记造册,第二天自己要报名谢恩,然后由皇帝封赏名号。但世宗临幸的实在太多了,一天有的多达数十人。宫禁御幸的宫规大乱,谢恩、封赏也就顾不上了。
\
  明穆宗盛年即位,正是生命旺盛的年龄。然而,穆宗沉迷媚药,也服这些媚药助兴。穆宗本来体质极好,根本用不着这些春药,结果服药以后亢奋不能自制,阳具昼夜勃起,只能临幸美女宣泄,无法视朝理事。 豹房淫乐 明武宗朱厚照是一位荒政纵乐的皇帝。他在紫禁城西北,营建了一处集纵情享乐和处理政务于一体的宫室建筑,统称为豹房,又叫新室、新舍。豹房是一个综合性的场所,但主要是用于武宗随心所欲地享乐。因此,豹房在武宗纵情声色的盛名之下,也名声大噪,成为以荒淫无度而驰名历史的一大淫窟,而它的理政和指挥军事的功能相应地黯然无光,渐渐地鲜为人知。 豹房建于正德二年八月丙戍。最初,武宗只是白天到这里游幸,后来便宿在这里。武宗沉溺声色,教坊乐工每天承应,疲于奔命,满腹愤怨。后来乐工们向武宗诉苦,说外府有许多乐队,于今只让在京师的乐工承应,实在不公。武宗也想换换口味,立即下敕礼部,移文地方州郡,选取河间各府乐户技艺精湛的乐工入宫承应。于是,地方分级选拔,有司遣官选送各色伶人,日以百计,都是乘传续食。自此以后,美人、音乐、筋斗、百戏,盛于豹房。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