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黄桥战役真相内容 关于黄桥战役的资料

黄桥战役真相内容 关于黄桥战役的资料

非我族类 2018-03-05 10:59:17
\

 
  网上很多关于黄桥战役的说法都有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是这场战役是皖南事变的起因之一。而针对这种说法,本文的读者认为存在很大的逻辑问题,也就是说,这些说法根本就是编造的。那么,本文的笔者所认为的黄桥战役的真相究竟如何呢?关于黄桥战役,笔者又提供了哪些资料呢?
  通过对于网络上大量文章言论的阅读和整理,我们整理了网络上流传的所谓“黄桥战役真相”的主要逻辑。
  日军久攻国民党韩克勤部所守黄桥而不下。此时在国共合作期内,新四军不主动对日作战,反而突袭黄桥。由此肘腋变生,国民党伤亡惨重,黄桥被新四军占领,几天之后又退出黄桥,黄桥被日军所占。由此得出结论,新四军蓄意攻击友军,制造摩擦,致使黄桥失守,妨碍抗日大局。
  更有甚者,将此事衍生到后来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去,认为黄桥战役是皖南事变的起因,蒋介石此举是清理门户,消灭摩擦因素。
  这一整套逻辑看似合理,实则步步谎言,造谣者为了自圆其说,不惜拼凑、编造历史的行为也让人痛恨。
  我们一条条来看:
  首先,所谓日军久攻黄桥而不下,实在是利用了大众对于抗日战争最常见的误解:将战争和战役相混淆,认为战争就是不间断的打仗。事实上稍一思考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苏北在当时属于敌占区,无论是国名单还是共产党的军队,在苏北地区均属于敌后活动。事实上,国民党给韩德勤部设立的作战区本身就叫作鲁苏敌后游击战区,韩德勤的部队番号也包括第八军游击大队等游击部队番号。在敌占区开展抗日活动,本质上是根据地作战,因此当时其实苏北一带的局势是割据态势。即各方势力错综复杂,以扩大敌后根据地为主要作战任务,发生战役是要经过周密筹划的,绝对没有日军正在攻打黄桥,新四军打韩德勤部的道理。
  其次,国共合作期中,韩德勤部多次违反合作抗日方针,挑起摩擦,划分地盘,也暴露了蒋介石自西安事变后口是心非的真实心理。中共陈玉生部在黄桥休整时就遭到韩德勤派遣的何克谦部偷袭,而韩德勤则趁机取消陈玉生部“通如区右翼指挥部”的番号。 1939年,韩德勤先后出动正规军包围突袭东海抗日武装——八路军独立第三团,杀伤该团团长以下数百人。围攻高邮湖北的抗日游击队,惨杀游击队领导人陶容以下数百人。敢于抗击日军的陈文部队发展到3000多人,是民间抗日武装,不是共产党的游击队,被韩德勤派主力八十九军突然包围,狠打一个星期,全部缴械或杀害,团长陈文也遭谋杀。1940年1月,新四军五支队在秦栏镇击退伪军,歼灭其两个中队;在横山击退日伪军,毙伤日军100多人、伪军100多人,俘日军2人;与此同时,国军韩德勤部在旧县杀害十团政工队队长王勇鸣,在津里缴十团一个班的枪,牵制了五支队与日军作战的兵力,后被十团击退。3月,韩德勤部又进攻路东五支队,被四、五支队联手击退,共歼俘敌2000多人。1941年7月,日伪军1.7万人对盐城地区进行大扫荡,当新四军与日伪军在东沟等地激战时,韩德勤部同时猛攻新四军的益林阵地,使新四军腹背受敌。1941年8月,日军对苏北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时,韩德勤部同时进攻我淮海区,被新四军第三师击退。上述诸事均说明了韩德勤蓄意制造摩擦,破坏抗日大局的本质。同时,“新四军从不主动对日作战”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最能典型表明国民党心态的当属新四军叶飞部对于虹桥机场的战斗。1938年10月,新四军叶飞部奇袭日军虹桥机场,破坏敌机四架,轰动上海。在叶飞部完成战斗后,遭到国民党杨蔚部袭击,对此国民党高级将领顾祝同的解释是“新四军越界抗日”。“越界抗日”四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抗日划界本就已经是民族之悲哀,更可笑的是其划的界还是日占区。换句话说,此地原非国民党控制,却被划为国民党的地盘,国军本身无力对于此地进行攻击,也不允许别的抗日武装进行攻击。新四军东进、北上所去开辟的敌后根据地,通通被国军以这样的理由定性为“越界之举”,借此制造摩擦。
  这样的流氓逻辑显然不会得到承认。当国民党把挑起摩擦定性为“收复失地”的时候,朱德和彭德怀元帅直接怒斥“你向谁收复失地?”问得国军将领朱怀冰哑口无言。
  而后,来看黄桥战役的具体过程。
  三进泰州:为了瓦解分化国民党部队在苏中苏北地区的实力,便于新四军在此地的发展,陈毅先后三次进入泰州,与国民党军官李明扬、李长江(二李)进行交谈。1939年8月,陈毅一进泰州,表示了友好以及统一抗战的愿望。1939年11月,陈毅二进泰州,并派部协助了二李运送弹药,得到了二人的好感。1940年春,此时新四军实力威胁到了二李的地盘,并错缴了二李一部的械。于是陈毅三进泰州,再次表明诚意并解释了情况,稳住了二李,为日后黄桥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半塔集之战:按照中央发展鲁苏皖根据地的指示,新四军于1940年初开始渡江北上发展。而在新四军进入天长、六合一带后,在蒋介石命令下,时任89军军长兼江苏省代理省主席的韩德勤下令对新四军驻地——半塔集发起了攻击。此时半塔集守军仅一个团,但刚刚渡江的叶飞部日夜兼程,配合半塔集守军击溃了韩德勤部。
  初战黄桥:1940年7月,几路新四军支队在吴家桥会师,开始进攻黄桥,期间二李如约让路。韩德勤部守军被击溃,新四军占领黄桥。
  郭村之战,二李毁约:新四军继续进军,进入了二李的防区,并在郭村处长时间驻扎休息,引起二李不满。在韩德勤指示下,李明扬主动进攻新四军,却被击溃并被逼至泰州城下,只得承认了新四军对黄桥周围部分地区的占领权,并承诺保持中立、借道给新四军东进。
  连战古溪、营溪、姜堰:1940年9月,韩德勤主动出击,希望消灭陈毅部,却在古溪、营溪两地被击溃,新四军乘胜追击,一日攻克姜堰。此后,为了稳定本地局势,实现统一抗战,新四军主动提出撤出姜堰,却遭到韩德勤接连逼迫。但韩德勤此举也彻底暴露了他并非真心抗日,一心只想反共的本意。
  战役爆发:新四军撤出姜堰后将姜堰交给二李,韩德勤恼羞成怒。而此时部分八路军也南下苏中皖东,与江北的新四军形成了对韩德勤的南北夹击的战略态势。韩德勤为死中求生,决定先恢复黄桥失地,消灭江北新四军,以挽回危局。新四军方面,在综合考虑后,按照粟裕的命令,只留少量部队守黄桥,大部在黄桥外设伏。由于陈毅等在黄桥决战前对二李和陈泰运做了大量争取工作,使得他们保持中立,因此,在二李接到韩德勤命令后,只稍稍推进了一点就停了下来。加上左路军保安旅又多系乌合之众,害怕被歼,畏缩不前,实际上形成了韩德勤孤军深入的态势。1940年10月4日,新四军在高桥一带分割韩德勤部成功,包围消灭敌军一旅兵力,打乱了韩德勤的进攻计划。但在第二日凌晨时分,韩德勤不顾一切的开始猛攻黄桥,企图扭转局面。在黄桥一度被破的情况下,新四军坚守成功,并等到了外围援军,实现反包围,激战两日,于10月6日胜利结束了黄桥战役,弊敌11000余人,敌军长李守维溺毙。就此,国民党军队对苏北地区的控制力几乎消失,只得求和并同意一致对外。而苏北新四军与鲁皖地区的八路军也实现了会师,实力得到了极大发展。
  由上述战役过程可见,国民党攻击半塔集,攻击郭村,均见于国民党电报明令,挑起摩擦、蓄意攻击之心路人皆知;而新四军通过三进泰州、让出姜堰的举措向外界表露自己的统战之心,也得到了本地名士的一致认可,说黄桥战役是新四军故意制造的摩擦是站不住脚的。
  事实上,所谓的新四军打下黄桥之后拱手让给日军更是无稽之谈。众所周知,敌后游击战争重要的是根据地作战,是运动战。黄桥战役除指挥部设在黄桥之外,留守黄桥的新四军只有一个纵队,大部分部队均在开阔地展开。新四军攻占黄桥的目的,本身也即是借此打开东进、北上开辟根据地的通道。打下黄桥之后北上,使得苏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晋察冀一带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使得整个苏北的抗日局势一下子变得明朗。死守黄桥,腹背受敌,才是下策。况且所谓国民党从未失守黄桥也是混淆视听的说法,黄桥本就是由地下党员陈玉生所守,黄桥一带原先属于敌占区,其周围的抗日根据地直至新四军消灭何克谦之后才由新四军开辟,且自此之后连克日军老章头、孤山、西来镇、据点,并粉碎日伪两次报复性“扫荡”。后来黄桥战役时,新四军进驻黄桥之时,黄桥镇本质上处于无驻军状态。
  换句话说,黄桥一镇之得失与黄桥一带的归属完全是两个概念,谣言总是利用大众的惯性思维将这二者混为一谈。黄桥镇原本无人驻守,日军扫荡新四军黄桥抗日根据地不成,部队进驻黄桥镇罢了。如果因此就认为黄桥是新四军拱手让出的,或者说黄桥已经“失守”,那实在是对于抗日战争的实质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也是对历史事实颠倒黑白。
  最后,黄桥战役孰是孰非,人民早有公论。何克谦占领黄桥时,黄桥老百姓讲“黄桥是人间的地狱,何克谦是杀人的魔王”,黄桥如同人间地狱一般,最后连韩德勤也不得不下令枪毙何克谦。我国的抗日战争本身就与我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同步发生,新四军在大力发展统战工作的同时,对于欺压百姓的国民党顽军进行打击自然有其正义性。更何况新四军从抗日大局出发,主动让出姜堰,陈毅三进泰州,在黄桥战役之后没有借机歼灭顽军而是主动和国民党将领季芳寻求合作进行统战工作,可谓是最大限度的保留和发展了抗日武装。在黄桥战役之后苏北地区无论是从根据地建设还是联合抗日统战工作上看形式均有很大改观,从客观形势上验证了新四军黄桥战役的正义性。在黄桥战役期间,无论是苏北地区的开明绅士,乡门望族,还是普通老百姓,均站在新四军这一边,韩国钧、黄逸峰、朱履先等老先生积极响应新四军召开的“联合抗日座谈会”,朱履先在黄桥战役期间亲自组织支前工作;黄桥普通老百姓更是创造了黄桥烧饼这段流传至今的佳话。各家各户将自家的白面拿出来犒劳新四军,街上十三家磨坊、六十六家家烧饼铺子连夜工作,数百名群众冒着生命危险穿越火力封锁线给新四军送支前烧饼,人心向背,一目了然。人民群众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是非早有公论,历史的真相绝不会因为他们的老去而丧失光彩,黄桥战役以少胜多、精妙绝伦的指挥艺术和军民鱼水、民心所向的革命精神也绝不会听任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肆意抹黑。
  对于历史最有发言权的,永远是人民。
  有些人以黄桥战役为借口,替皖南事变开脱,这是站不住脚的。上面已经讲过,黄桥战役完全是新四军自卫反击之举,与皖南事变国民党蓄意袭击完全是两个性质。皖南事变血腥镇压新四军,残忍杀害爱国将领项英、周子昆,震惊中外,周恩来“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文章题词更是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共鸣。这样的惨案,可不是“报复”二字就可以洗清的。况且蒋介石早将苏北一带的新四军视为眼中之钉,黄桥战役只不过是其发动一系列摩擦战中的一个,如若黄桥战役没有取胜,只怕陈毅粟裕先成了叶挺项英!因此,对于抗战期间国民党这等同室操戈、血腥镇压的不义之举,一定要举正本清源之言,义正言辞地加以谴责,不容得任何开脱与曲解。
关键词: 黄桥战役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