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美国历史 > 阿波罗11号登月之谜:曾目击UFO

阿波罗11号登月之谜:曾目击UFO

非我族类 2018-02-24 11:07:35
\

 
  除了一再被质疑真假之外,阿波罗11号登月还留下了不少谜团,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UFO事件。阿波罗11号目击了UFO这一事件一直广为流传,很多人牵涉其中,很多的说法后来都被证明是假造的。
  “阿波罗11”号登月才过去几十年,但这一事件已经成为历史课本中的传奇,它标志着人类第一次在另一个世界登陆,同时,也展示了20世纪美国的科技和组织、管理、协调能力。
  对于UFO领域的专家、粉丝以及反对者来说,“阿波罗11”号登月也意义非凡。多年以来,在这场史诗级的空间旅行中,一直有关于UFO的报告和照片流传。
  这些传闻中,最有名的莫过于不明飞行物专家——J·艾伦·海尼克博士的报告:“据传闻,在任务当中,有UFO尾随‘阿波罗11’号。”博士的同事曾指出:“在‘阿波罗11’号执行任务过程中,尼尔?阿姆斯特朗,埃德温·奥尔德林,迈克尔·柯林斯都宣称,他们看到了UFO。”海尼克对此表示认可,并详细说明:“我调查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影像记录,一些片段很有意思,尤其是‘阿波罗11’号航行中拍摄的,其中有一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一直没有给出相关解释。”
  1977年,在《科学文摘》这本流行于美国的科学月刊中,宇航员、作家詹姆斯·马拉尼写道:“在降月过程中,‘阿波罗11’号的机组成员报告,太空舱似乎被智能力量跟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近来发布了一系列有关‘双子座’系列航天飞机、‘阿波罗’号以及‘太空实验室’的秘密照片。”
  关于这一事件的秘密,也有所泄露。麦克劳希尔出版集团于1979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影像的历史》的UFO著作,书中171页是一幅整张图片,上面写道:“也许,UFO史上最惊人的影像记录发生在1969年7月,‘阿波罗11’号的飞行当中。机组成员看到在月球和飞船之间的不明物体。”
  1974年,麦克·哈瑞斯新西兰的《UFO新闻通讯》撰文:从“阿波罗11”号自1969年7月16日发射,到飞船经过地月中心点的那一天后,三位宇航员就观察到,有UFO在跟踪他们。到7月19日,UFO再次出现,并被拍摄下来。在登月之前,奥尔德林转移到老鹰号登月小艇上,并对其做最后一次设备检查。当检查到近景摄影机时,发现了UFO的图片。从图片上看,不明物体在喷出类似液体的物质。两架不明飞行物时而呈密集队形,时而分开,最后消失,看上去好像被智慧生命控制。第三次接触UFO是在7月21日,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踏上月球。当他们忙着收集岩石标本时,坐镇指令舱“哥伦比亚”号的柯林斯跟休斯敦地面中心开始对话。
  哥伦比亚:呼叫休斯敦,这里是哥伦比亚。
  休斯敦:收到,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我看到一些奇怪的白色物体,坐标为火山口边缘西南,0.3,7.6。如果他们(指的是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那边,也能看到这些。
  当“老鹰”号登月小艇从月球表面升空,与“哥伦比亚”号汇合时,柯林斯看到的白色物体再次出现。这一次,它们的影像在胶片上曝光。“老鹰”号上的摄影机拍摄下了一个白色的发光UFO从登月舱下部穿过的场景。
  “阿波罗11”号拍摄的UFO照片被宇宙友好协会(CBA)公布于众,它们作为确凿的UFO证据,与此同时,也受到各方质疑。这一轰动性新闻穿过太平洋,传到另一位UFO专家鲍勃·巴里耳朵里。他为《现代人》周报撰写了宇航员的UFO经历。在文中,巴里描述了奥尔德林透过舷窗,看到两架经过绕月轨道的UFO的场景。
  在登月宇航员返回地球后不久,一段关于月球的音频拷贝开始秘密在UFO研究者圈子中流行。《国家公报》杂志(加拿大出版,但在纽约印刷)披露了其音频内容(原文太长,节选部分):
  “这是什么,我只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它们都是大块头,长官,体型巨大。”
  “不不,那只是场畸变(电磁学术语)。”
  “上帝啊,你绝不会相信!”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了?”
  “它们就在这儿,就在下面。”
  “那儿怎么了?故障?控制中心呼叫‘阿波罗11’号。”
  “罗杰,我们三个都在这儿,我们发现了一些来访者。”
  “是的,它们在这儿很久了。”
  “控制中心,重复最后一条信息。这里还有其他的宇宙飞船。”
  “重复,请重复。”
  “让我们再次扫描轨道,准备返航。”
  “控制中心,这里是控制中心,你们是否在航行中?重复,你们是否在航行中?关于UFO,是怎么一回事?完毕。”
  “它们就在月球上……注视着我们。”
  ……
  1970年,《命运》杂志的编辑柯缔斯·富勒对这段对话进行调查,他承认自己对相关内容极度怀疑,但这些内容已经传播得到处都是。
  然而,这一令人震惊的故事并未到此结束。另一个“内线”消息被刊登在著名的UFO团体——APRO(空中现象研究组织)的月刊上。在这篇报道中,三架盘状飞行物尾随绕月宇航员,出现这一情况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将现场的记者全部清场。而一位APRO线人“X先生”据称就在内部控制室。
  X先生回忆,宇航员突然说,它们又出现了。这里的“它们”,指的正是在前三个和最后一个轨道上被发现的UFO。而这个故事,也是对之前故事的佐证和补充。
  正如预期的那样,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否认一切,无论是UFO,还是其他不能解释的现象,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一概不承认。当音频拷贝流传出来时,UFO爱好者写信给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承认掩盖事实。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回复,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1976年,宇航员办公室主任迪克·斯雷顿宣称,自己不记得有宇航员报告过UFO。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称,所有关于登月照片,音频拷贝以及报告,公众和媒体都可以获得。但是这些资料太多,以至无法公开公布,不过研究者可以在休斯敦或者华盛顿的许可下接触资料。
  事实上,除了少数几位外,几乎没有研究者抱怨,自己没能获得资料。也是因为这些原因,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十分理直气壮。后来,海尼克博士造访休斯敦,并查阅相关资料之后,也承认自己之前的看法不正确。
  也有人对不断传播的音频拷贝充满怀疑,认为这不过是一个粗糙的骗局。这从对话中就能发现,一些词汇,比如控制中心,宇航员基本不太会用,他们通常用“休斯敦”来指代。“重复,请重复”也绝不会在无线电中使用,地面控制与宇航员之间常用的词汇是“再说一遍”。“我们三个”,实际上,当时在月球表面的只有两个人,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
  一些无线电爱好者声称自己当时调到这个波段,听到了这段完整的对话。实际上,能听到月球对话的无线电,需要直径为3.28米的射电抛物面天线,这可不是普通爱好者能购买的设备。
  还有就是柯林斯说到的“奇怪的白色物体”,实际上柯林斯的原话是:“我看到一个白色物体,坐标是火山口西南,0.3,7.6。如果他们(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在那里,也会看到的。”柯林斯应该是在确认“老鹰”号的位置,他以为那个白色物体可能是“老鹰”号。至于所谓的照片,也被证明是某些UFO小组的伪造。
  由此看出,所有这些事情,其实都没有发生。作者们基于伪造的音频和图片,推演出整个UFO事件,使之传奇化,如果刻薄一点,他们就在撒谎。
  “这是彻头彻尾的胡扯。”当巴里听到这些反驳后,这样写道,“他们会否认一切,而我们拥有证据。”但是,与其在意巴里的虚张声势,不如看看真正的影像资料记录,而在真实的记录中,没有UFO。
  《科学文摘》的报道也不可靠。詹姆斯?马拉尼的文章其实源于宇宙友好协会(CBA)的捏造,未经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验证,而杂志上的照片也是加以润饰的。编辑丹·巴顿承认,照片上一些不必要的空间碎片被抹去,而之前在其他流传出去的版本上,本来是空白的地方,《科学文摘》却说这些地方有UFO。一种解释是,照片的空白处出现了磨损,另一种可能是就是,为了增加吸引力,有人故意为之。
  “阿波罗”机组人员确实向地面中心报告过一些微小的物体。在一些宇航员眼里,它是圆柱形的,就像用过的火箭发射级。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推测是,这确实是火箭发射级,其他宇航员的报告也是类似的东西。
  那么,关于X先生,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根据X先生的陈述,空间专家们迅速断定他不可能出现在真正的控制中心,只是吹吹牛罢了。迅速清场,不让记者听到宇航员的语音,也被当时在现场的记者否认:没有音频延迟这么一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没有搞音频监控这一套。然而,这个故事从美国越过大西洋,传到法国,等再传回来时,就更加耸动。
  苏联的UFO狂热者们接过这个故事的接力棒。1977年11月24日,弗拉基米尔?G.阿扎扎在莫斯科科学院对塔斯社的新闻记者发表演讲,他说:“美国宇航员在月球上发现了一个长达1500米的柱状体。奥尔德林把它拍下来了…… ”
  阿扎扎继续说:“月球已经成为UFO的转运站。任何一艘‘阿波罗’登月飞船,都会受到UFO的严密监控。美国宇航员为科学目的,意图在月球表面引爆核装置,但都没有成功,这绝不是巧合。而‘阿波罗13’号的氧气筒爆炸也不是偶然。”
  关于月球上的柱状体,确实有这么一篇文章,可能这篇文章传到了苏联,在传播过程中又被篡改、夸大。而奥尔德林本人把它看成是个笑话。
  但是,这个故事在苏联流传如此广泛,乃至苏联官方也必须澄清。1978年11月,莫斯科发行的《文化与生活》杂志上,刊登了苏联宇航员弗拉基米尔·克拉特对这个传闻的批驳:
  记者:有人说,美国宇航员想在月球上搞一次爆炸,目的是制造一场人工月球地震,但是没有成功。更奇怪的是,“阿波罗13”号上的氧气瓶发生爆炸。据说,这可能是实施监控的飞碟造成的,以防止宇航员破坏了外星人在月球的基地。
  克拉特:阿波罗宇航员的行程在全世界的注视之下,他们的登月过程是以分钟计算。我看不出其中有任何所谓的机密。为什么美国人要对他们与其他星球的人见面而保密呢?害怕引起地球人的恐慌吗?但也没有恐慌的理由啊?
  如预期的那样,“阿波罗11”号的故事在不断流传中,一次又一次被美化。而这些故事又和《国家问询》周刊联系紧密,这份杂志以关于好莱坞的流言蜚语、灵媒预测、医学上的神奇疗法,以及飞碟报道而闻名。1979年11月的那期《国家问询》杂志发表了统揽大标题文章——登月发现外星人。“宇航员在月球看到外星人,并且拍下了照片,”作者这样写道,“直至现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都将其作为秘密高度封存,其保密工作十分到位,差不多到10年之后,美国大众才逐渐了解这个消息。而苏联人在两年前就知道这件事了。”
  怎么说呢,《国家问询》奉行的新闻宗旨是“人咬狗才是新闻”,某种程度上,它也有可能是谣言的受害者。它的信源来自阿扎扎,而不是苏联官方的披露。在接受《国家问询》的电话采访时,阿扎扎告诉记者:“根据我们的消息,他(阿姆斯特朗)的信息完全被封锁在起来了,从未被公众听到——因为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监控。”但是,阿扎扎拒绝透露自己的信息来源,只是说这一事件在苏联科学圈子内众所周知。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公共信息处对这一系列传了又传的故事持什么态度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两位空间专家,特里·怀特和查尔斯·雷德蒙面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你们如何看待宇航员登月发现UFO的消息?
  怀特:我经常接到记者的电话,告诉我一个又一个所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掩盖的秘密。写报道的记者通常不会在稿件发表前让我们过目核对。
  雷德蒙:我仅有的一次被要求解释,是因为我的解释能够支持所谓的秘密。
  怀特:负责任的媒体,比如《读者文摘》《国家地理》《纽约客》的习惯都很好,会专门核实采访。但是很多UFO杂志、书籍很少从我们这里核实,无论出版前还是出版后。
  记者:那么,你们有关于外星人的秘密吗?
  怀特:没有。我们觉得这个故事就是垃圾。有时,我们实在不想回应,因为这样会给垃圾脸上贴金。
  雷德蒙:我们没有关于UFO的秘密,实际上,我们自己也很卖力地为媒体发掘照片、记录等。
  怀特:我们发现,自己提供出去的影像、报告,往往会被曲解,这就是关于登月宇航员发现UFO故事的源泉。
  记者:地面控制中心有能力监控空间语音传输吗?
  雷德蒙:控制中心的公共事务官(PAO)负责这块,他有一个音频信号的控制开关,可以将同步信号延后7秒钟。
  怀特:但是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开关从未用过。我本人就是一个PAO。
  雷德蒙:是的。我猜想,这个开关,是为了防备发生灾难时“实况直播”,在处理之前进行必要的延后,但是它不会篡改、删节信息,仅仅是延后。
  怀特:偶尔,我们也为宇航员安排私人谈话,比如医疗或者家庭等原因。这些对话也没有特殊的频道或密码。
  雷德蒙:关于医疗的对话不会录音,也不会流传出去,尽管我们会在记者招待会时大致介绍一下。《希波克拉底宣言》说过,医生要保守患者的秘密。
  记者:除了和医生、妻子还有孩子,登月宇航员们的其他对话也被排除在公众知晓范围外吗?
  雷德蒙:没有。因为技术上不太可行。
  记者:为什么你们觉得这些UFO书籍、杂志的作者总是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过不去呢?
  怀特:我的个人意见是,他们总是想让公众变得歇斯底里,利用大众的无知引发恐慌。
  所有这些,就是关于“阿波罗11”号航天飞机与UFO的真实故事。
  关于“阿波罗”,还有两个无法解答的问题。首先,如果没有UFO传闻,“阿波罗11”号是否会有那么激动人心?第二,如果其他关于UFO的报告都确凿,为什么很多作者要在“阿波罗”上大做文章?
  无论是否有标准答案,这两个问题本身质量就很高,后来的UFO爱好者、粉丝们不妨思考一下。我们经常看到,很多UFO的故事一下子涌出,而后迅速传播,但这些故事本身没有坚实的根基。在“阿波罗11”号这件事上就是如此。因此,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其他事件中是否有同样的情况。
  还有,归根结底,那些所谓的UFO专家们,比如阿扎扎这些人,都应当为自己捏造、传播流言而负责。无论他们私下承认与否,他们在公共视线中形象,还是欺骗和虚伪。
关键词: 阿波罗11号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