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近代历史 > 中统和CC系有什么关系 中统军统以及CC系的比较

中统和CC系有什么关系 中统军统以及CC系的比较

非我族类 2018-02-05 11:16:33
\

 
  两军交锋,情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旦一方的情报被另一方掌握,并可以据此制定计划,将敌人剿杀覆灭。中国近代史上,国民党尤精于搞情报,他们有两个闻名于世的神秘情报组织——中统和军统。这两个组织和另一个国民党组织CC系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中统是党中央的情报机构,军统是军事委员会的情报机构。
  1、中统
  “中统”,“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简称。国民党C.C系陈果夫、陈立夫所控制的全国性特务组织。中统的前身是由C.C系分子所组成的国民党中央组织委员会党务调查处。1937年,党务调查处并入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一处,由C.C系分子徐恩曾任处长。1938年3月,在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经蒋介石提议,以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一处为基础,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中统由此正式形成。
  中统以各级国民党党部为活动基地,在省市党部设调查统计室,在省以下党部设专人负责“调查统计”,在文化团体和大专院校、重点中学广泛建立了“党员调查网”,进行各种反革命特务破坏活动。
  2、军统
  “军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简称,国民党统治集团为维护其统治而设立的特务组织。1938年8月成立。前身是“军事委员会密查组”(1927年建)、复兴社特务处(1932年4月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1937年建)。主要负责人为戴笠。军统局内勤组织共有八处、六室、一所;外勤组织在各大城市设“区”,在各省设“站”,在一些重要城市设“特别班”。其基本组织为“组”及直属情报人员。特工人员最多时近五万名,分布到国民党的军队、警察、行政机关、交通运输机构,乃至驻外使领馆,专门以监视、绑架、逮捕和暗杀等手段进行反共反人民的特务活动。
  3、CC系
  CC派,是由陈家兄弟陈果夫和陈立夫领导的国民党派系,他们两人都早在国民党执政之前,就有与蒋介石十分密切的关系。此二人是中华革命党江浙派领袖陈其美的侄儿。蒋介石于1906年在日本首次遇见陈其美时,他正在日本学习警法,从那时起他便成了蒋本人成长的楷模。
  1907年蒋介石在东京振武军事训练学校研习重武器课程时,陈其美介绍他加入了同盟会;1911-1912年辛亥革命期间,蒋当过陈手下的一个团长,后任上海的军事头目,在进攻杭州的浙江总督衙门时领导过陈的一支“敢死队”。在1913年的二次革命中,蒋继续被认作是陈其美的忠实追随者,直到陈于1916年被袁世凯的秘密特务暗杀,蒋一直对陈忠心耿耿。此后,蒋介石继续同他前师的其他追随者和亲戚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其中包括这两个来自浙江离蒋的家乡不远的吴兴的外甥。1920年蒋在政治流亡期间,积极介入了陈果夫在“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的金融活动,那是戴季陶和张静江根据孙中山为中国革命党筹资的命令而协助建立起来的。四年之后,蒋被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陈果夫曾任过短期教员,接着他当了党的征募人,在浙江——江苏——安徽一带为军校招收新生。
  与此同时,陈果夫的弟弟立夫从宾夕法尼亚学习了两年后回国。他在那里的匹兹堡大学获得了煤矿工程的学位,并在斯克兰顿(Scranton)的地下煤矿工作过。1926年,陈立夫谢绝了在山东煤矿工作的机会,成了蒋介石的英语机要秘书,在北伐战争中当他的密码负责人。这两兄弟很快在反共分子组织扶蒋的过程中成为主力。到了11月,他们协助在广州的革命同志会中的建立了浙江社。次月,陈果夫去了南昌,企图从共产党手中夺回江西革命党支部,并与段锡朋和程天放领导的“反布尔什维克联盟”(AB团)挂钩。这些人中有些后来成为CC派的核心人员。该派系于1927年6月正式成立,成为革命同志会的浙江社、西山会议派、孙文主义学会、AB团,及“执杖”派(如此命名是因为其成员爱用棍棒来恐吓共产党对立派)的大联合。CC派在国民党内变得如此强大的秘密,在于这两兄弟对组织部十年的控制。该部负责建立和审查所有省市级党组织,并向政府、军队、工会和青年组织里的党支部派遣中高级人事干部。陈果夫于1926年成为该部部长,任职六年。而他的弟弟陈立夫负责该部的调查系统,该系统对所登记党员的政治倾向集中存档,并指导了1928-1929年的清洗运动。
  CC的来源说法有二:一即陈氏兄弟,“陈”字的英文字母第一个是C字,CC就是“二陈”的缩写;二是“中央俱乐部”的缩写。不管是那一个说法对,反正都是以二陈为中心的集团。
  后来,到了1932年,陈立夫接替他哥哥的位置,当了组织部长,并在后来的四年里把他的活动扩展到情报、调查和安全领域,成了共产党的心腹之患。结果,陈氏在党中央形成了绝对强大的势力。1931年里72名中央执行委员会(中执会)成员中,有15%属于CC派;中执会180名在1935年当选的委员中有50人是陈氏的人;而且在抗战爆发前它的顶峰期间,CC派已有上万成员,其中大多为中低层党的干部。
  从他们在党和政府内取得的所有成就来看,用一位历史学家的话来说,CC派期望发现或创造一批“社会的中转站,以传播他们的计划,并让全民接受”。秘密社团组织的法西斯运动,似乎向CC派人员提供了他们所寻求的传播途径。从这点出发,英国人和日本人均把CC派的机构与法西斯蓝衣社相提并论。据上海市政警察特别分局的一位高级情报人员说:
  据说,在中国发动一场法西斯运动是蒋介石将军最近一返回政坛就具有的野心。当陈立夫将军,他的最亲密的合作者,组织了一个叫做“西西园”的秘密政治团体,并由他的哥哥陈果夫将军任头目,这份野心便日益显露出来。这个团体在成立后改了名字,变成中国国民党“蓝衣团”。但由于意识到在一个党内不适合有任何具体的团体或开始宗派运动,该团体再次改变名称,起名为“蓝衣协会”。同时决定,这个协会应在其自己的组织里有不同的团体。
  日本特务部门实际上把CC派叫做“CC团”,认为是蒋介石政府的一支反日宣传力量,也是民政界与蓝衣社对等的一个组织。
  这个团体的使命是在中国组织爱国知识界,以唤醒大众和促进种族的发展,同时为祖国的繁荣而致力于恢复国民运动。该组织反对反蒋军事团体和所有具有反国民党色彩的社会或学术组织。它也以抵销外国影响为目标。这个团体活动的最终目标是在中国取得第二次革命的成果。
  日本人还认为CC团一贯忠于三民主义原则,而把蓝衣社视为“追随法西斯主义原则的专制组织”。
  这种区别方法似乎不无道理,尤其是从CC团力图在全国的学术界和青年团体中施展其影响这点来看。其渗透工具是国民党忠实同志会,它通常由蒋介石领导,向大多数省和主要城市送去了“中央干事”,这些人负有建立地方支部和在知识青年中成立外围组织的秘密使命。所有支部组织的名字都以“社”结尾,在有些情况下,尤其是派吴醒亚去的上海,有一些不同性质的团体显然用了其他的名字。从另一方面看,在北平和全河北只有一个由张厉生(既是中央委员会组织部成员,也是中央执行院党务局在河北省政府的特派员)为协助CC外围组织建立的“诚社”。“诚社”每第二个周六在河北省党部的大礼堂开会,参加会的二三十个代表本身是五至十人小组的头目,也是大学和院校里被组织起来的骨干。
  CC系包办党务、特务、文化部门。后来蒋介石又以黄埔学生为骨干,建立了法西斯团体,一般称为“蓝衣社”,也搞特务和文化,他们有军队作后盾,蒋介石对他们的信任,在某些问题上还超过CC,因此也渗入一部份势力到党务部门。到民国二十七年,成立三民主义青年团,就主要由“蓝衣社”主持。因此CC与蓝衣社之间就时常打架。
  在抗战时期,CC的特务工作“成绩”远落在蓝衣社之后,对日情报固然毫无建树,就是以专门干的“反共”工作,也不及蓝衣社,囚禁并磨折爱国青年的集中营劳动营,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属于蓝衣社的,CC掌握的不足三分之一。CC特务系统人员投降敌人的虽为数甚众(著名的如丁默村、李士群等等,丁默村投敌后即与蓝衣社联系),但对CC毫无“贡献”,CC其他投敌要员,如周佛海等,以后即与戴笠发生关系。所以日本投降后,蒋介石下了一道密令:“在收复区,只准军统局有行动权,中统局只准做报告,不准行动。”因此,中统局劫收的财富比军统局要少得多,在声势上也相形见绌。一九四六年戴笠堕机毙命,军统局(已并入国防部)群龙无首,各不相下,中统局始乘机扩展,恢复了一些失去的声势。
  1938年除夕,军统潜伏组织的两名杀手利用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篆合家过年之机,在沪西愚园新村25号陈篆寓所将其击毙。几乎同一时期,伪维新政府军政部长周凤岐也被军统行动组暗杀。
  原上海总商会会长、中国通商银行总经理傅筱庵,在北伐战争期间因支持孙传芳,当时就一直受到蒋介石的通缉。后来他长期避于青岛,依附于日本人,抗战前回到上海,投敌当上了伪上海市长。蒋介石闻知后,严令戴笠将傅暗杀。军统组织利用傅筱庵的厨师对他当汉奸的不满情绪,经过周密策划,令厨师将夜里睡熟的傅筱庵用菜刀砍死,这位厨师杀傅之后,在军统地工的掩护下,逃到重庆,由军统发给奖金,还每月津贴一百元。继任的伪市长梁鸿志,更是臭名昭著的大汉奸,亦被军统杀手乔装小贩将其击毙。另一位汉奸何缵出任杭州市市长,也被军统地工击毙,以至于伪浙江省长梅思平挖空心思,选了一位军统变节分子又担任“76号”区长的傅胜兰担任市长,还美其名曰:“以特制特”。可见军统暗杀人员对汉奸的威慑力量.
  当然,对军统危害最大的还是“76号”首脑李士群,李士群原为中共党员,后叛变加入中统,1937年11月日寇占领上海,又下水当了汉奸,为日寇搜集情报。汪伪政权成立,李又筹组特工机构。由于他的经历和位置,对军统、中统包括新四军、中共地下党均构成了极大威胁。1943年夏,军统因李士群防范甚严,遂决定利用日伪间的矛盾,施反间计,终于9月6日晚,被日本宪兵队特高科科长冈村以宴饮欢聚之名,以毒牛肉饼将李士群毒杀。
  李士群之死,确使“76号”群龙无首,也成为促使汪伪“76号”走向分崩离析的原因之一。“76号”一些罪大恶极的骨干,也多被军统锄掉。戴笠曾一次下令集体谋杀汪伪特工骨干20余人,包括著名的杀手如一处处长万里浪等背叛军统投靠汪伪“76号”行恶多端的骨干。陆续被军统暗杀的还有“76号”第四处副处长钱人龙、第一处副处长谭文治(军统叛徒)、“76号”电台台长余玠(军统叛徒)等。
  自1945年9月至12月,军统局的肃奸行动告一段落,共逮捕汉奸疑犯4291人,移送军法或司法机关审判者共334人。
关键词: CC系 中统 军统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