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好友呦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南苑保卫战
1937年7月27日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之后,日军突袭南苑,南苑保卫战由此爆发。当时镇守南苑的是包括29军在内的赵登禹、佟麟阁等人率领的军团。...

【南苑保卫战】南苑战斗地图_二十九军南苑战场

中文名称:南苑保卫战 参战部队:中国,日本 战争结果:日军胜利

时  间:1937年7月27日 地  点:北京南苑 人  物宋哲元 赵登禹 佟麟阁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之后,日军突袭南苑,南苑保卫战由此爆发。当时镇守南苑的是包括29军在内的赵登禹、佟麟阁等人率领的军团。此一战,由于事出突然,再加上内奸的出卖,最终守军损失惨重,不得不全线南撤。
  7月27日
  1937年7月27日,日军开始进攻南苑,正是守军力量最薄弱的时候。此时,南苑共有37师一部、佟麟阁副军长率领的军部机关人员、军官教育团、特务旅孙玉田部两个团、骑九师郑大章部的一个骑兵团和“一二九”运动之后,热血学生组成的一个学兵团(还没有发枪)。于是,宋哲元军长急令赵登禹132师迅速进驻南苑,想以新锐之师阻击日军进攻。急于赴战的赵登禹师长只带身边一个团先赴赶到南苑,另外增援的部队尚在途中。其中两个团刚到团河,主力部队还在涿州。镇守南苑的部队,此时约略7000余人。
  赵登禹师长,虽然受命担任南苑防御总指挥,但因27日刚到南苑,立足未稳,情况不明,联络不畅。当时,他真正能调动的人马,也只有自己的那个团而已。
  更不幸的是,因汉奸潘毓桂的出卖,日军早已掌握了该师增援部队的行军路线,在团河设下埋伏。结果,赵师长的两个团误入日军包围圈,经激战后全部被歼。只有一个团长逃到南苑,向赵报告情况。
  27日深夜日军发起进攻,在川岸师团40门重炮的掩护下,牟天口廉部队首先突击力量相对薄弱的南苑学兵团驻地。日军担任第一线指挥的一木清直所部,率先冲进守军阵地,不料纷纷踏上地雷,伤亡惨重。日军被炸蒙了,嗷嗷乱叫。据战后一木清直回忆说:“他身边的炮兵协调员被炸昏了头,对着话筒大叫‘打近了,打近了’!原来,他把地雷的爆炸当成了自己的炮火。”
  一木清直所部,虽然遭受重创,依然嚎叫着向前猛冲,跃进战壕和迎来的学兵团展开了肉搏战。当佟麟阁率领的军官教育团和特务旅一部赶来反击时,一木清直又被从阵地上赶了下来。总之,日军27日的南苑攻击战以失败告终。
  7月28日
  28日凌晨,日军总攻南苑。战斗一打响,炮火依然集中在南苑阵地南边的学兵团驻地。学兵团虽已遭伤亡,但学兵们依然宁死不屈,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又有几百名学兵英勇牺牲。据后来史料记载,学兵团“伤亡十倍于日军”。
  这些牺牲于肉搏战的学兵,都是北平各大、中学的学生,多是“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为抗日来投笔从戎的。当时,日军扑向南苑的时候,他们领到抢支才几个小时,打仗的知识都没有,但是非常勇敢。
  他们为祖国而战,牺牲在南苑这块土地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1700人的学兵团,活着回到北平的不过600人而已。
  28日清晨,日军飞机到南苑助战。没有防空经验的29军损失惨重,通讯系统完全被毁坏。日军迅速占领了29军的一线阵地,南苑的外壕、外墙也被日军突破多处,形势非常危急。但令人振奋的是,战斗到上午10点的时候,日军随军拍摄战斗影片的日本战地记者冈部孙四郎,被29军击毙。
  冈部孙四郎是《朝日新闻》社著名记者,能写文章,也能摄影。南苑战斗的前两天,他还写过一篇战地新闻稿《敌弹,在勇士们的头顶爆炸》。他说:“敌人的伤亡很大,但是战斗精神依然旺盛,有的机枪手被打倒几次,依然站起来射击。”还说:“我们的伤亡也在不断上升,我的身边,已有40人高贵的战死”。这段话,虽然是为日军侵华唱赞歌,但也说明了中国军队抵抗日进犯的英勇顽强。
  日军川岸文三郎惊悉冈部亡命的消息后,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抢回冈部的尸体”。又“命令轰炸机部队,全力加强对南苑的轰炸与扫射”。一瞬间南苑变成一片火海。川岸还“命令驻扎通州的萱岛联队来南苑,从背侧夹击守军”。如此,南苑形势更加严峻了,守军奉命开始撤退。
  28日下午4时,当南苑守军撤退到大红门一带时,不料落入日军萱岛联队的伏击圈。日军以机关枪、迫击炮等武器猛烈射击,加之头上的敌机猛烈轰炸,守军遭到重创,佟麟阁、赵登禹两位将军在这里殉国。

战争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