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英国历史 > 维多利亚时代的繁复礼节 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人的社交生活

维多利亚时代的繁复礼节 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人的社交生活

非我族类 2017-12-19
\

 
  维多利亚时代在英国人的眼中是绚烂而华丽的,很多人从小说中多多少少可以窥见其玫瑰色调。但事实上,维多利亚时代并不如今人想象的那样浪漫,当时的英国人严格遵守繁复的礼节,先生小姐在社交生活中也有不少需要时刻注意的细节,绝对不可以大意。当然,这和时代背景有很大的关系,并不能一味地否定。
  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因墨守成规,拘于形式、尖酸刻薄而著称。作为维多利亚时期(女王维多利亚统治时期1837年-1901年)英国的上流社会一员,必须详尽地了解符合自身地位的一切礼仪礼规。现在看来,这些规则很多都看似武断愚蠢,譬如:晚宴客人到场的先后顺序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事实上,在维多利亚时期,这真的很重要!因为正是这些社交礼仪的小细节构成了礼仪礼貌的基础。
  诚然,某些礼规的确是武断了点,但尽管如此,这些礼规却十分有效。每个社会都会有这样的规则,通过这些规则来构建蓝图、维持秩序。譬如说,到底是靠左行驶还是靠右?在维多利亚时期,礼仪给社会交替减少了许多麻烦,譬如结交新朋友、与老朋友保持联系、甚至于与品行不善的朋友断绝往来,这些都是要遵循规则的!但是,最重要的是,遵守这些规则能够帮助他们展示对他人的尊敬,包括仆人、熟人、贵族和神职人员。与此同时,这些规则也可能真的是有点过头啦.很明显即使是当时的社会批评家,大多也对这些繁琐的礼节深恶痛绝《笨拙》周刊(Punch)出版了滑稽社交场景的卡通漫画,讽刺作家W?S?吉尔伯特(W.S.Gilbert)为揭露愚蠢文化元素的喜剧创作了幽默歌词。今天我们将带领大家一起领略一些荒诞可笑的规则。
  10.时尚达人
  维多利亚时期的人们深信不同场合皆应穿着得体的重要性。虽然19世纪早期(简·奥斯汀时期)女人们的穿着打扮十分简单,但到了维多利亚时期,时尚的风潮又转回了精致庄重,婉约优雅的盛装打扮。普通女孩的衣橱里一定挂满了许多不同风格的裙子,包括舞会、晚宴、走路、马车,此外还有乡村和晚礼服。在悼念已故的丈夫、父亲、兄弟姐妹甚至姻亲的时候,穿黑色的时间长短也有严格的规定。
  毫无疑问,在维多利亚时期,女人的衣橱里最具喜感的服饰就是裙撑了。作为多层衬裙的替代品,轻便钢条做成半球形笼状的裙撑可以撑托裙摆释放双腿。这种工具使女人们解手更加便捷,但这可能也会给在狭小空间里活动带来麻烦。女人们也必须要重新学习优雅的坐姿。无论如何,当时裙撑都是时尚流行的象征,每个上流社会的优雅女士都有一个。19世纪晚期,支撑后裙摆的裙撑开始成为时尚宠儿。
  但是要说到维多利亚时代的代表的话,每个维多利亚时代的女人都拥有的束身衣绝对当之无愧。那些贴身的束身内衣使人保持挺直,甚至体现了一种自爱感。束身衣真的不分阶级——甚至在监狱和济贫院都是合规的标准装扮。当时很多内科医生认为出于健康考虑女性有必要使用束身衣来支撑她们的内脏。
  9.街头问候
  散步时和公路街边的社交行为有着严格的准则控制,尤其是两性之间的往来。年轻的未婚女性没有陪同就不能出门。礼仪禁止小姐们四处张望寻找熟人或停在拥挤的街道聊天。
  据卡塞尔(Cassell)的《家庭指南》(Household Guide)——出版于1869年,全面反映维多利亚时代生活的书,当年轻女性确实看到了她的绅士朋友,并且觉得不能视而不见时,她就不得不主动伸手。而绅士只能等待女士认出他之后,才能摘下他的帽子(而不是简单的触摸帽檐),并且他得用离女士最远的那只手。如果女士伸出了手,绅士就不得不转向和女士一起走,而不是停在那里。最重要的是,谈话本身必须缄默:卡塞尔的指令,“公众场合需保持言论和行为的严格沉默”,不能“大声说话”或“热烈的讨论”。
  绅士永远不会当着女士的面吸烟。事实上,在绅士们吸烟时女士硬要和他们交谈也是不礼貌的,因为这会迫使绅士掐灭一支好雪茄。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可以打断,比如你直盯着一个眼熟的人看了半天都没有认出来的迹象时。卡塞尔称之为“社会中最无礼之举。”乘坐马车时,绅士从来不会坐在非亲属女性身旁:他总是背对马匹坐着,把对面的座位让给女士。绅士也得注意以免踩到女士的裙子,此外下车时,绅士应该先下并准备搀扶女士下车。
  8.介绍称呼
  合乎礼仪的介绍对维多利亚时期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通常,未经正式介绍,便与他人搭话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一般是把社会地位较低的人介绍给社会地位较高的人,但是女士不论地位高低通常都会被先介绍给绅士们。所以要像一个真正的维多利亚人一样介绍朋友,你必须了解你的社会地位,或者关于地位的优先顺序。一直遵守这样的礼仪是个艰难的任务。在君主之后是与君主有亲密关系的人,再后是坎特伯雷大主教,上议院大法官,诸如此类。贵族地位分两种:贵族爵位(按公爵,侯爵,伯爵,子爵和男爵的顺序),其下还有准男爵和骑士。
  合乎礼仪地称呼这些贵族也是非常困难的。人们通常会用“Lord”来称呼与自己地位相当的人,“Lady”来称呼此人的夫人,“Sir”来称呼准男爵和骑士。然而更复杂的是用“lord”和“lady”来称呼来自上层阶级却并非贵族之人。但这又与书信交流的习惯相反,因为一个人必须知道称呼侯爵为“最尊贵的”(”The Most Noble”),称其他相当地位的人为“尊敬的”(”The Right Honorable”)。
  7.名片学问
  如果你到镇上进行拜访,通常都会四处走访并留下名片。这表示你身在此地并准备安排走访老友。收到名片的人通常也会在一周内回递名片或者直接造访。(密友会直接拜访)通常人们也会在他人生病或订婚这样的场合将名片留给其他家庭成员,以表达自己的同情或祝贺。
  淑女坐马车出行,由男仆带很多名片,并把名片递给主人。一位已婚改姓的女士会带着一张印有自己名字的名片、两张印有丈夫名字的名片(分别给男女主人),还有给家里未婚的女儿或客人。来访者未婚女儿的名字会写在母亲的名片上。
  热衷于简·奥斯汀和查尔斯·狄更斯的读者们会回想到那些上层社会的人对来访的身份更尊贵者的名片的那种渴望、煞有介事的模样。
  6.登门造访
  主客双方筹备或接受一次正式拜访时,一般都不会着装艳丽。对于正规礼节对服装的要求,只要简单自然即可。
  按照传统,这些所谓的拜访都被理解为“晨启”(一般拜访都是早晨进行)二字,但是在维多利亚时期,人们很少会在中午前进行装束打扮,因为在18世纪,“早晨”一词仅仅被理解为晚餐之前的时光,而没有当今这么明显的区分。每天,如果女主人在家,她一般都会在下午3到5点之间进行装束并准备迎接到访的客人。
  事实上,拜访者来访时间往往取决于和主人之间关系有多么的亲密,即关系越好,客人就可以来的越晚;但是关系一般的话,来访时间可能就会在下午3到4点了。另外,如果客人来的很早,这只能显示出他们品味独特了。
  当客人到主人家的时候,管家一般会带他们去客厅,而那里通常也是用来安置宾客的地方。根据当时的礼节,男客都会带上一顶帽子并有车夫相伴,这些表明他们不会待太久,除非有必要就会把帽子放在家具上,但是他绝不会鲁莽得将其放在地板上或是他们的椅子下面。
  在卡塞尔字典里,“握手”的含义是一种稳健有力的双手相握动作。相反,在维多利亚时期,握手时手腕有轻微上下摆动的轻握即可。当然绅士一般都不会主动握起女士的手。
  5.晚宴时分
  女主人如果不小心弄错了客人的身份地位,那么将会上演一场因礼貌而导致的闹剧。
  维多利亚时期的晚宴被称作是当时社会里一个潜在的雷区。首先,客人一般会被要求晚来15分钟。等他们到客厅的时候,不出一会仆人就会宣布宴会即将开始,随后客人们便会进入餐厅准备就餐。
  但是对于维多利亚时期的人来说,就这么一个从客厅进入餐厅的过程却被视作如此的隆重。客人们成对进入餐厅,而且是从最尊贵的客人开始排列队伍。当然,这样的一个顺序是由女主人安排的,在安排的过程中也考虑到尽量不要冒犯到任何一位客人。然而,如果到场客人中有单身,寡妇或者是鳏夫的,那情况就会变得很复杂了,因为这可关系到该如何安排他们成对进入餐厅的问题。
  一旦队伍安排有误,整个宴会的气氛将会变得紧张起来,而这一晚可就会变得别样漫长:一般情况下,晚餐得一来一回吃上10个回合,而这里面还不包括饭后甜点的时间。就餐期间,等待仆人上菜时,绅士们会和坐在他们右边的女士们聊天说趣。
  但是甜点吃完后,这个夜晚也尚未结束。女士们将会返回到客厅里继续聊聊天、喝喝茶或是咖啡。而绅士们也获准能解解烟瘾,随后的聊天内容可能就少儿不宜咯。
  4.宫廷面圣
  在维多利亚时代,年轻姑娘们成年后要进入圣詹姆斯宫(St.James’spalace)(译者注:英国君主的正式王宫)谒见维多利亚女王,这种宫廷面圣标志着她从青涩、羞于谈论情爱的少女时代突然转变到可以谈婚论嫁的阶段。
  这种面圣和其他社交活动一年有好几次,都是由女王或者王储亲自主持。年轻姑娘都要参加,而上流阶层的青年男子也要出席。
  青年男女进宫面圣时,在装束上十分讲究。男子必须穿及膝短裤、系扣鞋,还要手持佩剑。为了让女王认清自己,每位女子都用一根羽毛高高插在头上,而且身上穿着的礼服裙裾长度必须正好2.74米。尽管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人崇尚稳重端庄,但姑娘们在社交活动中,穿上这种裙子,肩膀以上的肌肤都是裸露在外的。名媛们在宫中等待谒见女王时,裙裾要搭在左臂上。等到面圣时由宫里的侍从替姑娘们将裙裾理整齐,接过她的名片向维多利亚女王引见。进去后,姑娘们要亲吻女王的手背(如果是贵族夫人或贵族的女儿则由女王亲吻她们的额头)。面圣结束,姑娘们依然要把裙裾搭在左臂上,正对着女王缓缓退出。
  年轻男子面圣的过程与女子类似,引见到女王面前时要屈膝俯下身伸出右手,接过女王的手亲吻。
  仪式结束,尚未婚嫁的年轻男女们就可以进入婚姻市场寻求配偶了。
  3.男女求爱
  维多利亚时期,英国人自信他们对待男女情爱的态度要比法国人开放得多,并以此为傲。然而,卡塞尔说过:“因爱情结合在一起的婚姻和受其他不纯动机而结合的婚姻并没有分明界限。”维多利亚时代是英国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巅峰的时代,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所以年轻人在择偶时会将更多物质条件考虑在内,十分看重门当户对,而情感需求相对降低。
  当时的法律赋予长子继承权,规定所有财产都由家族中的长子继承,因此限制了其他子女的继承权。未婚女子都寻求某一家族的长子作为配偶,以期在将来获得丰厚的遗产,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强制的法律规定和社会观念所导致的后果就是情感纽带在婚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弱。一旦资产冻结(由于在不动产的继承上出现问题而无法借贷),具有长子身份的男性不能自由支配遗产,往往会寻求其他家族的女性继承人做配偶以获得新财产,即使对方所处社会阶层底下,为人粗陋庸俗。社会中愈发严重的拜金现象也是维多利亚女王不愿看到的。
  此外,当时的女性多会嫁给年纪较长的男性,相关书籍曾建议30岁的男性和22岁的女子配对合适,如果男方40岁,那配偶最好27岁。那时还有项习俗,所有未婚女子不论是适婚女孩还是老姑娘都要参加镇上举办的相亲类社交活动。每年一月份,这些活动陆续展开,四月份到六月份,婚姻市场内的竞争最为激烈。如果这三个月内,姑娘们没有抢夺到丈夫,那只能依然继续单身生活,甚至有可能变成老处女。
  具有绅士风度的英国男人们如果有了中意的姑娘,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她,绝不袖手旁观。根据当时习俗,男方要非常正式地前往女方家进行拜访,并且在女方父母或其他陪护人的陪同下接触交谈。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希望更深入的了解对方。有些男子低级恶俗,姑娘们一定要提防,不能看走眼。而真心诚意的求婚者看重的是他未来的妻子能否照顾好家庭,能否和自己相伴到老。
  2.舞厅交际
  “我的社交卡已经写满了。这是你的吧?”
  “噢,十分抱歉,我正注重保持优雅,忽略了这点!”
  对于维多利时期的年轻人来说,舞会无疑是他们社交生活中最精彩的部分。和土风舞相比,舞会更为正式,出席人数更多,且有管弦乐队现场伴奏。受邀参加的幸运儿会在舞会举办前三到六周受到正式邀请,他们需要在一天内回复。一场舞会通常包括晚宴、棋牌等环节,当然,音乐和舞蹈才是重头戏。
  主人会精心装扮舞厅,包括敞开大门、撤掉地毯、给地面抛光、装饰上尽可能多的灯、准备食物和餐具、买花、以及雇一支管弦乐队。
  在舞会上,女士们都会带上一张记载舞伴名字的社交名单。就像卡塞尔所说,“一起跳舞的承诺已经做出,就变得神圣不可侵犯,人们不可以因为任何理由毁约”。对一位淑女来说,她一个晚上最多只能和同一位男士跳三次舞。跳舞时,女方必须时刻保持优雅。事实上,一位淑女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以最美好的形象示人,甚至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在整理头发或者衣服。
  当然,没有经过引荐,陌生男女之间是不能一起跳舞的。因此,如果有了心仪的姑娘,男士就得找他们共同的朋友作为中间人。但是,这样的引荐只在舞会上作数,如果他们再次在别的地方相遇,除非女方主动,否则男方不能直接和她打招呼。
  没有男伴或护卫的陪伴,女士是不允许在舞厅中闲逛的。在一支舞结束后携女伴绕场一周的习俗在维多利时代已经不再流行了,取而代之的是,男士会陪同女伴回到她的座位,向她鞠躬,然后离开。选择晚宴前最后一支舞的舞伴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将要共进晚餐。
  1.订婚规则
  亲,最后一次享受小调带给你的欢愉吧,一旦你正式订婚,你就得永远和它们说再见了。
  根据卡塞尔的叙述,当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绅士想要向心上人求婚时,他首先需要“在主动示爱以前,确认姑娘对他的真实感受”。紧接着,他需要在正式订婚前征得女方父亲的同意。
  在家长同意以前,这对情侣不得不暂停联系,然后“像陌生人一样离得越远越好”。这会持续上一段时间,因为获得家庭同意的同时也意味着处理好了经济方面的问题。这时,男方会披露自己的经济状况,与此同时,女方的家庭也会告诉他这位女士的财产状况。通常,女方会得到一部分的财产以维持她的日常生活,剩余的大部分会被托管。获得的利息归她的丈夫所有。一旦订婚后有一方有意悔婚,另一方可以据此要求获得损害赔偿。
  假设以上一切都实现,订婚后的新人在婚礼前都得表现得规规矩矩的。女方仍然需要女伴的陪同,因为这时她还不允许和她的未婚夫一同外出。此外,这对新人不能够偷偷从人群中跑出来在一旁窃窃私语,或者干任何可能会引起他人非议的事情。卡塞尔毫不含糊地指出,“这样荒唐的举动是对礼仪的无情践踏。”事实上,对一位已经订婚的女士来说,即使是挽着自己未婚夫的胳膊的行为,也被认为是极其下流的。这也是在维多利亚时期,情侣们大多会选择简短的订婚仪式的原因。
  后记
  惠特·斯蒂尔曼惠特·斯蒂尔曼(Whit Stillman)的影片《大都市人》(Metropolitan)中,主演争辩道:“在今天的人们看来,简·奥斯汀小说里的东西简直都是扯淡”!别人回答,你想过吗,也许在简·奥斯汀看来,现在发生的一切其实更加糟糕。作为简.奥斯汀的崇拜者,我绝不会仅因看似荒诞而不考虑时间和文化背景,就将一项社交礼仪的重要性一票否决。我们习惯性地嘲笑过去的习俗,但是,不管是好是坏,对这些习俗的考察都能够让你真正了解一种文化以及它的变迁。
关键词: 维多利亚时代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