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其他国家 > 克格勃的暗杀毒药:保加利亚“异见分子”曾被毒死

克格勃的暗杀毒药:保加利亚“异见分子”曾被毒死

非我族类 2017-10-11
\

 
  克格勃在苏联历史上曾经有着高于党和政府的恐怖权力,他们的特工被派遣暗杀流亡国外的“异见分子”,保利尼亚作家乔治·马可夫当年就是被克格勃的毒药毒死的。这种名为蓖麻素的毒药仅两千分之一克就足以致命,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毒药。
  克格勃,即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前苏联的情报机构,在苏联解体后改制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克格勃职权领域大致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的反间谍部门相当。但其在冷战期间,克格勃的职能过大,涉及国内所有领域,凌驾于苏联党和政府之上,在国际上成为红色恐怖的代名词。
  1978年9月11日,乔治·马可夫正准备到英国国家广播公司上班。他从保加利亚流亡至英国伦敦,在BBC担任记者。他往排队等公交车的人走去,突然觉得右大腿后侧一阵刺痛。他转过身,看到有个男人弯下身,捡起掉落的雨伞;那个男人向马可夫道歉,讲话带着外国口音,接着招了一部出租车,上车走了。马可夫虽然觉得很痛,还是坐上公交车去上班。但到了晚上,马可夫发起高烧,进了医院,经医生诊断为血液中毒,并于三天后宣告不治。乔治·马可夫批评保加利亚政权向来直言不讳,并借由BBC的全球新闻服务和其他广播电台,将意见播送至保加利亚。他曾躲过两次暗杀,其中有一次也是下毒;然而,第三次他就没这么走运了。
  病理学家解剖时,在马可夫的大腿后侧发现一根针的针头,但将其拔出来时,才发现这支针其实是一根小圆柱。将圆柱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上面钻了几个小洞,洞里之前可能装了毒药。虽然洞已经空了,但是也只有一种毒药,以这种方式注射,在这么微小的剂量之下(不到两千分之一克),还能置人于死地。这种毒药就是蓖麻素。几年后,两位从苏联情报机关KGB叛逃的特务公开承认, KGB派了情报员,用蓖麻素暗杀马可夫。蓖麻素来自蓖麻,是一种强烈的抑制剂,能抑制体内细胞制造蛋白质的机制。蓖麻素比眼镜蛇毒液的毒性更强,而且目前没有解毒剂。
  蓖麻是热带植物,但常种来当做室内盆栽,它的果实外表光滑,还有美丽的花纹,有人会把它串起来当做项链穿饰品,卖给观光客。可是小孩子如果把一颗蓖麻籽放到嘴巴里嚼,就会中毒身亡。氰化物则是另一种来自种子的毒素,在各种植物中都找得到,在苹果、樱桃以及杏仁等水果的果核里,都有氰化物的踪迹,说起来,氰化物还带着烤杏仁的味道。恶名昭彰的番木鳖碱也来自水果的种子,原本无害的果实因此带有剧毒。金链花的种子也经常造成意外中毒事件。红腰豆和金链花同科,烹煮时如果温度不够高,也会带有毒性,所以不能用炖锅来煮,因为炖锅以低温长时间烹煮食物,虽能把食物煮熟,但如果菜肴里有红腰豆,可是会因此吃出人命来。
  种子为什么有毒?从植物的观点来看,答案很清楚。种子有毒,是为了保护尚未成熟的后代不要被动物吃掉。在蓖麻种子的军备中,蓖麻素只占一小部分,主要的装备其实是动物无法消化的油脂,用来锁住养分。
  如果种子有毒的原因这么明显,有趣的问题来了,为什么又有这么多种子没有毒?有个原因是种子可以用别的方法保护自己,例如坚果有坚硬的果壳,花生深埋土里;但还有其他原因。种子和动物的关系并非只是猎物(种子)与掠食者(动物)那么简单,通常是复杂得多。举例来说,松鼠,啮齿动物和一些吃种子的鸟类不仅会吃种子,也能帮助种子散播,因此,从植物的观点来说,这段关系虽然要付出代价,但也有好处。植物结出可口的种子,将一部分的种子奉献给动物,作为交换,让动物将所剩不多的种子散播至其他地方,好顺利萌芽。
  蓖麻素一类的毒素有极高的生物行为专一性,干扰生命运作中特定的程序。由于蓖麻素攻击的是生命最基础的程序,只要是人类都会受到影响。但有的植物的毒素调控精密,极具专一性,只会让部分具遗传易感受性的人中毒。蚕豆症是一种遗传疾病,蚕豆会让某些人中毒。蚕豆症患者的基因有缺陷,吃蚕豆时,红血球会受到破坏,产生黄疸等症状,严重程度不一,有时可能造成死亡。此外,蚕豆症和血友病一样,血友病较为人知,但其实比蚕豆症罕见。
  许多有毒素植物如果用量正确,便具有医疗价值,可针对身体特定的异常发挥作用。举例来说,蓖麻素因为能杀死细胞,研究认为可当做抗癌药物。
  就像武器会在不同人之间转手,毒素也会在微生物、植物以及动物间传递,种子也未必要自己生产所有的化学武器。
  本文摘自:《书摘》2015年01期,原题为:《蓖麻素:克格勃的暗杀武器》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