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小刀会起义和太平天国运动有关系吗

小刀会起义和太平天国运动有关系吗

非我族类 2017-08-10
\
小刀会起义
  小刀会起义的首领刘丽川曾公开宣布小刀会和太平天国有联系,遵守太平天国的法令,甚至奉洪秀全为领袖,所以,难免有人会将小刀会归为天平天国运动的一部分。事实上,小刀会虽然受到太平天国的影响,但它根本不属于天平天国运动。
  有史书说小刀会起义“是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注:《汇编》第26页。)但就历史事实而言,它根本不属于太平天国运动,它只是当时在太平天国运动影响下的遍及全国各地众多民变中的一个。
  说小刀会不属于太平天国运动,主要基于下列两点:
  小刀会是三合会的一支,早于太平天国的拜上帝教而秘密存在于中国南部广大的区域,是一个与太平天国教旨根本不同的秘密结社。在上海小刀会的“七党”中,有称百龙党的,有称双钱会的,有称青巾会的,有称红巾会的,也有称编钱会的,名称虽异,但统称小刀会,且均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小刀会起义后发布的文告也能印证它与太平天国宗旨的不同。在这些文告中,小刀会建号“大明国”,纪年为“大明国开运元年”,文告内容一再宣称“鞑虏当灭,明朝当兴”,“推翻妖孽,匡复明室”,“兴义灭胡,剪除贪暴”,“缅怀大明皇帝,定衣冠之制”,(注:《小刀会起义文献》,《汇编》第8页。)等等。由于清朝定鼎中原已200多年,当初反清志士早已作古,明朝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早已变得模糊不清,而单纯为一姓王朝而兴兵,已不能容纳和解决当时民众的实际苦难、希望和要求。所以三合会、天地会这类秘密会党始终成不了大的气候。
  小刀会与太平天国在组织上毫无任何联系。小刀会起义后,刘丽川有见太平军势如破竹,连连打垮清军南北大营,又遣师北伐,认为清朝灭亡为期不远,深感自己的“大明国”局处偏僻海隅,兵钝粮匮,自己人微言轻,不足以号令民众,决意“改从太平天国,好成大业”。(注:《小刀会起义文献》,《汇编》第11页。)出于这一目的,于1853年9月,以“未受职臣”名义给洪秀全写了一道“奏呈”。奏中说自己早在1850年(道光三十年)在香港经传教士“传斗”,信奉基督教,要求洪秀全“册封”他。据夏燮在《中西纪事》一书中说,刘氏的这道“奏呈”是委托一位名叫温那治的领事送往天京的。不幸的是,温那治的坐船因装载军火,在镇江被清军截住,刘氏上洪秀全的这道“奏呈”也同时被查获,呈缴到两江总督恰良手里。水路失败后,刘氏后来又企图从陆路同太平天国建立联系,但也未有下文。(注:夏燮:《中西纪事》,《汇编》第1000页。)
  尽管刘氏未同太平天国建立任何联系,但此后在文告中不再使用“大明国”的国号,公然打出“太平天国”的旗号,以“太平天国统理政教招讨大元帅”的名义发号施令,甚至在与英、美、法领事的交谈时,声称“彼是隶属于太平王而受其指挥,且已与通款者”。后来洪秀全得知此事后,十分恼火,并“发表一项声明,斥责他们的不道德习惯和恶劣嗜好,拒绝承认他们是他的信徒”。(注: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一卷),上海书店,第514页。)为了表示自己是太平天国的“臣子”,和取悦外国人,刘氏还发布了一道《昭示人类起源》的告示,要小刀会成员放弃信奉道教、佛教之类的“邪教”,改而“虔诚崇拜”天父上帝。这里它只是说明在小刀会成员内有部分人对太平天国拜上帝教有赞成倾向,但并不能说明小刀会同太平天国有任何联系,更不可以说小刀会就是太平天国的一部分。由于小刀会成员基本信奉道、佛,这道告示直接同他们的信奉相抵触,所以贴出后,“周围的人在言语中…无不表示轻视”。(注:《北华捷报》第199期。)具有讽刺意味的,在小刀会内部,除了刘丽川(陈阿林偶尔也借用太平天国名号)外,几乎其他将帅如李咸池、潘起亮、徐耀、林阿福、蔡世良、张汉宾等发布告示时,都仍旧使用“大明国”的国号和年号,而拒绝使用太平天国的国号和年号。在现存可见的小刀会发布的25件文告中,只有7件使用了太平天国的国号和年号,而这7件几乎全出自刘丽川之手。由此也可见,小刀会同太平天国之间不存在任何联系。
  对于小刀会同太平天国之间没有联系这一点,当时外国人在他们的书中也有所记载。米其在《阿礼国传》中写道:“这样一群暴民,出其不意地起事,夺取了上海县城。…与太平军主力毫无联系”。(注:米其:《阿礼国传》,《汇编》第601页。)雒魏林在《在华医药传道纪事》一书中说得更明确,他说:三合会的将领们“虽然他们力图与南京叛军的首领太平王结成联盟,派员递送乞求庇护的奏折,并且报道太平军已派部队驰缓驻防县城,但是他们之间从来不曾有过什么联系,太平军断然拒绝援助他们,或者跟他们交往”。(注:约翰?斯嘉兹:《在华十二年》,《汇编》第545、620页。)
  总而言之,无论从那一点来看,小刀会同太平天国都不存有任何关系。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