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小刀会起义为何注定失败:小刀会起义失败的外部因素和内部问题

小刀会起义为何注定失败:小刀会起义失败的外部因素和内部问题

非我族类 2017-08-10
\
小刀会起义
  小刀会起义失败有其外部因素,即中外反动势力的联合镇压,但也有其内部问题。事实上,从这一组织诞生开始,它就因为自身存在的诸多不足注定会走向失败。
  关于小刀会起义失败的原因,先前不少文章都归结是中外反动势力联合镇压所致。“外国侵略者要挟清朝地方政府出卖各种权利,当侵略者的欲望得到满足时,就揭下中立的假面具,帮助清军镇压了上海小刀会起义”。(注:《上海小刀会起义综叙》,《汇编》第25页。)“在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农民起义不可能取得胜利”。(注:《上海小刀会起义综叙》,《汇编》第27页。)这样讲,当然不错,尤其是中外反动势力勾结,一手扑灭小刀会起义,事实斑斑可考。小刀会起义严重影响了西方列强的对华贸易,严重干扰了英、美、法租界的“殖民秩序”,引起了它们严重不安。英、美、法本来就想扩张租界,于是便不失时机,在向清政府进行种种勒索之后,便毫不犹豫地与清政府联手围困县城,扑灭了起义。
  小刀会起义的失败,除了这些外部因素外,还与它自身内部的问题有关。它自身诸多的先天不足,从起义开始的那一天起,就已注定它不可能成功。
  1、小刀会起义缺乏坚实的社会基础。在晚清,会党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组织,而是一个病态的社会组织。正如前面所说,小刀会起义虽有不少本地诸多因素,如青浦、嘉定农民抗粮等,但就上海县本身来讲,主要还是由外来流动人口的问题引起的。这些流民(游民)据不完全统计,约有数万人。他们聚集在县城大小东门内外,游离于社会生产之外,从事鸦片贩运走私,赌博、抢掠等非生产营利活动,立字派、别尊卑,汇聚亡命,藐法殃民,构成对社会的破坏。小刀会起义基本队伍主要来自这些人。而会党盲目的、自发的冲动往往使他们好走极端,而不为当地民众所认同。小刀会起义后,上海当地绅商、平民态度基本冷淡,不予支持。商人关门歇业,民众纷纷迁避,或往乡间,或入租界。小刀会在上海既无民众基础,和上海四邻县份的农民也无切身利害关系,其失败也就在所不免了。
  2、小刀会起义“没有声望卓著的人来领导”。所有的领袖,素质极差,很不得人望。刘丽川本是糖业掮客,外号阿混,“是一个积重难返的鸦片烟鬼”。(注:约翰?斯嘉兹:《在华十二年》,《汇编》第545、620页。)名为总领导、大元帅,但因部众没有陈阿林多,所以实权很小。潘起亮,外号小禁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恶棍、无赖,因屡犯法,被知县袁祖德重罚,后因人保释出狱,伺机报复。起义当天,亲手杀死袁氏,被封为大将军。徐耀本为窃贱,因在南翔大德寺盗窃被抓获,脱逃后纠集匪徒,为害乡里,人所不齿,起义后封为副元帅。林阿福原为小南门城堞扬旗的,本系地棍,起义后封为副元帅兼署上海县事,竟“毫无一谋”。周立春原为青浦白鹤乡的“土豪”,因广帮中小刀会成员贩运鸦片往苏州,途经黄渡时船货被扣,他从中调解,因而与刘丽川等“深相结纳”。彼此有相互利用之意,并无共同合作的基础。由于起义领导人本是“无大志”的“一伙乌合之众”(注:黄本铨:《枭林小史》,《汇编》第975页。),品质如此卑劣低下,当然不受绅民欢迎和拥戴。所以,起义不久,就有人指出:“彼等仅得弹丸之邑,席尚未暖,而辄敢异徽号,改服饰,先自满矣,立见其蹶也”。(注:《上海小刀会起事本末》,《汇编》第37页。)“沐猴而冠,真堪笑也”。(注:《上海小刀会起事本末》,《汇编》第45页。)预见其必败无疑。
  3、起义内部帮派林立,缺乏统一指挥。小刀会的领导因属不同帮派,彼此之间,争权夺利,矛盾很深。“七党之人,各怀意见,令出多门”。(注:《上海小刀会起事本末》,《汇编》第37页。)这从起义发布的告示看得再清楚不过了,几乎每一个帮主都以个人名义发布过告示。广帮和闽帮为起义的主干,广帮帮主刘丽川,闽帮帮主李咸池。起义后,闽帮查获道库银20万两,主张两帮均分。广帮指其为“私己”,表示反对,主张留作起义活动经费。于是闽帮退出城守,双方关系紧,几致决裂。上海道吴健彰被捕后,闽帮力主杀掉,广邦念其为同乡,坚决表示反对。此后两帮各自为党,貌合神离,离心离德。周立春率众数千前来上海,及“见闽、广两党不和,遂去”。(注:《上海小刀会起事本末》,《汇编》第41页。)刘丽川和闽帮的陈阿林之间隔阂很深,彼此猜疑,互不信任。据说在小刀会起义军撤出城围前,陈阿林的部队枪杀了刘丽川的重要助手,刘氏危不自安,遂决计突围而去。小刀会内部的派系分歧和矛盾对立,严重削弱了反清斗争的力量,加速了自己的败亡。
  4、缺乏坚持斗争的物质基础。上海滨江临海,地势卑下,非战守之地,自古以来很少发生农民起义。开埠通商后,逐渐成为一个商品集散的消费性城市。“上邑弹丸之地,本非产米之区,向来靠外县贩运,以资接济”。小刀会起义后,县城四厢之路被清军和外国租界当局封堵,物资供应完全断绝。在久围之后,终于无法坚持而被迫撤退。
  5、一些过左的作法,粗暴地干涉了起义者和普通民众的信仰自由,引起了内部的不服和民众的不满。刘丽川为了讨好租界当局,争取太平天国的支持,布令“兵丁士民人等,洗心革面”,放弃信奉道、佛而改崇基督上帝,在布令中竟指道、佛为“邪教”,大敌当前,凝聚人心为上,改变信仰为不急之务。因此,此举严重挫伤了小刀会起义者斗争的积极性,和民众对起义的支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6、小刀会起义“队伍中的华洋雇员的奸诈”,各种奸杀抢劫犯罪行为,也是加速起义失败的一个不可勿视的因素。约翰斯嘉兹在《在华十二年》一书中写道:“如果作者说得不错的话,叛党队伍中的外国雇佣兵的所作所为,弄得叛党声名狼藉,最后终于导致他们的灭亡”。(注:约翰?斯嘉兹:《在华十二年》,《汇编》第545、620页。)
  小刀会起义就是在上述这些内外不利的因素下,在经历一年半的艰难战斗后失败了。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