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美国历史 > 朝鲜战争杜鲁门为何将麦克阿瑟撤职?

朝鲜战争杜鲁门为何将麦克阿瑟撤职?

非我族类 2017-05-08
\

杜鲁门
  1951年4月9日,朝鲜战争还未结束,朝鲜半岛局势依然紧张,但美国总统杜鲁门却做出了一个让外界十分震惊的决定,他下令撤掉了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全部职务。战场上硝烟正浓,杜鲁门却不怕在后门引起大火。那么,杜鲁门究竟为什么突然将麦克阿瑟的职务撤销呢?
  杜鲁门是一个有点儿小心眼的大人物。刚刚当上总统几天,他就下令对日本的停战协议应该由麦克阿瑟在“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这既和了美国陆军与海军之间争夺荣誉的稀泥,也让自己的故乡密苏里名扬世界。杜鲁门像一个出自小地方的倔汉子,喜欢和名人打交道,但又怕被别人看不起。仁川登陆成功后,杜鲁门非要见见那位名声如日中天的五星将军。他甚至带有几分谦恭地询问,会谈地点一个在夏威夷,一个在威克岛,您看哪个更合适?麦克阿瑟毫不客气地选择了要让总统而不是他本人必须多飞几千千米的威克岛会面。艾奇逊觉得这太像一次朝觐而托词不去,可杜鲁门还是非常高兴地去跟麦克阿瑟见了面,行前甚至专门挑选了10磅麦克阿瑟和他夫人都喜欢吃的布隆糖作为礼物。对麦克阿瑟因在1948年曾经参选总统的冒犯之举以及前不久私自去台湾访问与蒋介石见面,并时常摆出一副国王的架势来唬人,杜鲁门都一直抱着十分宽容的态度。回头看起来,这一切未免太像是欲擒故纵的权术。
  因为,在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这件事上杜鲁门做得太中规中矩,不但没有丝毫的错处而且还显得是麦克阿瑟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位司令官能像他那样多次抗命,让人感到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当抗议电报铺天盖地,国会弹劾之声甚嚣尘上,麦卡锡议员甚至攻击说这是总统在“烂醉如泥的夜晚”下的命令时,杜鲁门都能沉住气,他心里有底:对于抗命的将军,作为总司令他有权这么做。早在1950年12月,麦克阿瑟就提议要把战争扩大到中国,而且还要启用台湾的蒋介石部队。对此杜鲁门专门要求参谋长联席会议给各地司令官发去一份电报,要求他们未经请示华盛顿,不得发布有关政策的“讲话、新闻稿或公开声明”。圣诞节前,杜鲁门又给麦克阿瑟带过一封信,在夸了他的过人才干之后,再次提醒,“就扩大敌对行动区域而言”总统有自己的想法。1月初,参谋长联席会议两位成员到朝鲜视察,杜鲁门特意让他们再给麦克阿瑟带了口信,再次提醒这位喜欢乱说话的将军管好自己的嘴巴。
  3月15日美军重占汉城。杜鲁门觉得可以与中国进行和谈了。他在3月20日拟了一个政策声明,并开始悄悄地与盟国商议。参谋长联席会议将原稿作为密件发到东京。谁知沉寂了刚两个月的麦克阿瑟便按捺不住,抢先在3月24日发表了一份声明:准备以个人开出的条件与北京和谈。而他的声明基本上就是对中国的“最后通牒”。麦克阿瑟的举动不但使杜鲁门的和平努力化为泡影,而且公开了他与政府政策的不合。这一切都使杜鲁门的忍耐达到了极限。但这时麦克阿瑟意犹未尽地又给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马丁参议员写了一封信,这位参议员马上在参议院会上说,“我有义务把我从一位伟大而可靠的人士处获悉的消息告诉美国人民。”这个消息就是麦克阿瑟对政府进行了全面攻击和提出了让国民党军队到朝鲜前线作战的要求。结果这封信变成了压死麦克阿瑟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杜鲁门终于忍无可忍,决心要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经验老到的艾奇逊向杜鲁门建议,先听听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意见。参谋长联席会议开会后,马歇尔向总统报告,各军种参谋长一致建议解除麦克阿瑟的一切职务,由李奇微接任。杜鲁门于是在4月9日下令:
  总统致麦克阿瑟将军:作为总统和美国军队总司令,我有责任撤换你盟国最高统帅、“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总司令、美国驻远东陆军司令官等职,对此深感遗憾。
  您应将所任各职移交马修·李奇微中将,立即生效。你有权下达为你 前往所选择的地方所需下达的命令。
  撤换理由将在上述电文送交你时,同时公布。
  这个非同寻常的命令在下达的时候出了一点岔子。当杜鲁门得知《芝加哥论坛报》已经知道有关撤职的消息并准备公布时,决心不让爱面子的麦克阿瑟先得到消息而主动辞职,他要的就是将这位狂妄自大的将军撤职的效果,于是他命令布莱德雷尽快传达此命令。想给麦克阿瑟留点面子的布莱德雷把命令传给正在朝鲜的陆军部部长弗兰克·佩斯,让他立即飞往日本向麦克阿瑟本人宣布。但佩斯被一场冰雹困在朝鲜的帐篷里。白宫的新闻秘书却在匆忙间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向世人发布了杜鲁门误以为已经发到东京的电报。结果,麦克阿瑟是在一位副官听了新闻广播后才得知这一消息的。而这时,差不多整个世界都已经先于他获悉了这一令他终生蒙羞的消息。就这样,这位五星老将军麦克阿瑟唱着“老战士永不死”的兵谣黯然谢幕。若干年后,他还愤愤不平地回忆起这段屈辱经历:从来没有哪个仆役被如此无情地解雇......
  政治从来就不纯粹。撤销麦克阿瑟的职务这件事,很难说没有个人恩怨糅杂其间,但主要的原因却是麦克阿瑟不自量力地挑战了杜鲁门的基本政策。
  在全球遏止苏联的扩张,这是杜鲁门的基本政策。因而必须维持朝鲜战争的局部性和有限性,不能把战争发展成同红色中国的全面对抗。且不说理智与狂热的区别,仅就战略重心而言,杜鲁门对麦克阿瑟的“亚洲第一”的看法便十分抵触,在他心目中欧洲分量当然要重得多。
  杜鲁门这一政策,被当时还陶醉在让敌人“无条件投降”胜利中的美国人视为“绥靖政策”,因此杜鲁门还要费力地与马丁、麦卡锡周旋。4月4日,他刚刚让国会通过法案,准备派4个师到欧洲去充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骨干。在关键时刻,怎能容忍一个貌似全局在胸而实际是自命不凡的将军指手画脚、惹是生非、破坏大局呢?作为一个在与中国打仗时期当政的美国总统, 杜鲁门永远不会被中国人看成和平天使,但他极力控制着战争的范围,几次扬言要跨过但最终守住了核门槛,有这两条,他也许就不该被当作魔鬼。
  不过,在撤换了战地统帅后长出了一口气的杜鲁门,是否意识到这并非解决朝鲜问题的根本办法呢?因为他那著名的撤职令下达之后,在遥远的朝鲜,战争还在激烈地进行。尽管官升一级的李奇微充分利用美军火力和机动性的优势,接连向志愿军发起了“屠夫行动”和“撕裂者行动”,这些猛烈的攻势除了把战线向北推了100千米外,并没有达到更多地杀伤中朝军队有生力量的目标,与整个第四次战役中朝军伤亡5.3万人相比,美李军伤亡7.8万人,代价显然比对手更高。此时的李奇微也意识到了他的新战术的局限性: 随着战线北推,志愿军供应线开始缩短,一切便又都可能发生逆转。
  不久,志愿军大批生力军入朝,美军于4月21日停止了攻势。第四次战役结束。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