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朝鲜历史 > 从邓小平与金日成的四次会面谈中朝关系如何恶化

从邓小平与金日成的四次会面谈中朝关系如何恶化

非我族类 2017-05-03
\

金日成邓小平
  中朝之间的友谊至今仍然被外界口口相传,仿佛中朝之间从未有过嫌隙,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相较于二十世纪后五六十年代中朝之间如胶似漆的感情,中朝关系一直有不少磕磕绊绊。本文就从从邓小平与金日成的四次会面谈谈中朝关系是如何恶化的。
  回顾邓小平的一生,他一生四次访朝,四次赴朝意义各不同。
  第一次去平壤是1962年,他当时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不是中共中央主席),奉命率领中共代表团参加朝鲜劳动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受到热情的款待。金日成单独会见了他,在与他举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中建立了私人感情;
  第二次去平壤是秘密之行,那是1964年春天,赫鲁晓夫已经下台,苏共召开了三月会议。如何看待苏共的走向,是摆在各国共产党面前的一个问题。此次访朝与金日成交换意见,尽管分歧严重,但不足影响两国深刻的友谊;
  第三次访朝则是邓的再度复出,时间是1978年9月9日,是朝鲜国庆30周年,亦是毛泽东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当时,金日成很重视邓小平的来访,活动中一直把他安排在自己的身边。更重要的是,在大型活动结束后,金日成特别提出,希望与邓小平单独会谈,目的是在中国领导政权交接之际巩固中朝关系。为此,在金日成的苦心安排下,邓在咸兴受到8万群众的夹道欢迎!
  1982年4月,邓和胡耀邦访问朝鲜,表明中国高度重视与朝鲜的传统友谊,定格为“特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那时邓小平已78岁高龄,亦是他最后一次出国访问。
  此后,两国关系日见微妙。标志性事件是中韩关系开始出现解冻与接触,不过,凡有较大的行动,中国给足朝鲜面子,邓小平都责成外交部主动向朝方解释与通报。
  1992年中国与韩国谈判建交前夕,苏联和东欧发生巨变,金日成权衡利弊决定最后一次正式访华,除北京外,还去了山东、南京。当时邓小平已辞去要职,因年事日高,早已不再会见外国客人,但对金日成访华仍是高度重视,他还是破例会见,以修补两国裂痕。
  没料到,会谈表面上取得是建设性发展,实际上关系更趋恶化。因为韩国当时是亚洲惟一和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邓小平为了改革开放,为了更好的解决台湾问题,决定和韩国建立外交关系。但是这个消息对金日成是一个毁灭性地羞辱。
  金日成要面子更要里子,他不得不向邓强硬交涉:“既然你想和我们的共同的敌人韩国建立外交关系,那么朝鲜可以和中国的敌人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吗?”邓小平很强硬:“你们要是和台湾建交那么中朝则断交!”
  可以想象,两国关系恶化到何种田地。反对归反对,中韩建交摆上日程,势在必行。但如何向朝方通报,却颇费斟酌。中共经过反复权衡,决定以转达总书记口信的方式,派时任国务委员兼外长的钱其琛前往平壤向金日成当面通报。钱见到金后,金态度异常冷淡与震怒。事后,扬言要在台北设立办事处等报复措施。金还指责中国“抗美援朝”是假,“保家卫国”是真。总之,金日成认为自己的国家被中国出卖和玩弄了。
  至此,朝鲜对华关系一日千丈。金正日接班伊始,中朝关系更是雪上加霜。朝鲜人当时很难接受中国的改革开放路线及中韩建交事宜。金正日乃至扬言,一旦朝鲜爆发战争,周边大国将无一幸免。这到底是在威胁美国还是威胁中国?金氏对华关系,不言而喻!
  随后,报复出炉。1993年9月23日,当萨马兰奇宣布,北京仅以两票之差丧失了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的时候,许多中国人都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因为这次申奥,没有人会认为中国会失败。可是在全国民众翘首盼望的时刻中国却失败了,而出问题的就是那个曾经声援支持中国攻打越南的朝鲜将关键的那一票报复性地投给了悉尼。
  尽管如此,金正日每次来中国正式或非正式访问,我们照样为他举行盛大欢迎仪式,要粮给粮,要钱给钱;同样,中国重要领导人访朝,对方亦是高规格万人接待,“中朝友谊万岁”呼声依旧响彻云霄。那架势,两国关系似乎仍是辅车相依,唇亡齿寒。
  来源:凤凰博报   作者:李奉先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