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韩国历史 > 从杜德事件到金城战役 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的背后

从杜德事件到金城战役 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的背后

非我族类 2017-04-13
\

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到1953年7月27日结束,足足持续了两年多,可见在这场谈判背后必有不少需要磨合的地方。从早期的杜德事件到后来的金城战役,虽然波折不断,好歹顺利落幕。
  1952年5月9日凌晨,在联合国军关押战俘的巨济岛发生了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因为不满对战俘的“甄别”,也即强迫志愿军俘虏选择前往台湾,战俘们扣押了战俘营司令杜德准将。美军随机出动士兵包围了战俘营。
  当过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党委副书记的杜平说,这起事件的原因在于“美国侵略军惨无人道的战俘政策”,“巨济岛我方战俘扣押杜德是面对美军暴行迫不得已采取的反抗行动”。李奇微在回忆录中说,“这些无视战俘所有合法规章制度的共产党人显然还认为自己是战斗人员,他们随时准备发起攻击,企图压倒我们的部队。”而扣押杜德的战俘们“差不多是要联合国军彻底丢丑。他们要当局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所犯的罪行还要野蛮。”联合国军方面否认了几乎全部指控,但承诺“尽一切可能防止再发生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不久,战俘们释放了杜德准将。
  美军为了在谈判桌上争取主动,一边不断单方面宣布休会,回避关于战俘的讨论;一方面连连出动战机,轰炸朝鲜境内的水电站等目标。从6月到10月,不只是谈判没有任何进展,还爆发了一场大战——上甘岭战役。双方激战43天,依据中方的统计数据,志愿军阵亡7100余人,伤8500余人,联合国军伤亡2.5万人。毛泽东给志愿军发来贺电:“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杜德事件发生、上甘岭战役打响的同时,李奇微奉命接替艾森豪威尔任北约武装部队最高司令,克拉克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板门店谈判真正的转机是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的突然去世。斯大林所有接班者,从马林科夫、贝利亚,到莫洛托夫,没有一个不想结束既往的内外政策。苏联的领导人对前来吊唁斯大林的周恩来一再表示:“没有不能用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过去拖的路线应该改为停的路线,不改是不正确的。因为拖下去,不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停下来,有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
  毛泽东在获知苏联希望尽快恢复谈判的这一态度后,调整了中国的立场,表示愿意接受克拉克提出的先交换伤病战俘的提议。伤病战俘交换从1953年4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到5月3日结束,中朝方面遣返联合国军战俘684人,联合国军遣返中朝战俘6670人,其中志愿军1030人。
  停战谈判在4月26日重开,双方对达成协议都表现得更加迫切,几番博弈后,一个最终方案出台了——双方在停战协定生效后60天内遣返一切坚持遣返的战俘。剩下的没有被直接遣返的战俘,则交给波兰、捷克、瑞士、瑞典和印度五国组成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战俘所属国家在随后的90天内,派人向战俘做出相关解释,由战俘自己决定未来去处。
  至此该谈的都谈得差不多了,只要协议一签,朝鲜战争就能告一段落。此时还做着统一梦的李承晚不甘心就此罢手。6月18日,李承晚下令释放了2.7万名拒绝被遣返的“反共战俘”。战俘营本由美军管理,但实际负责看守的是韩军警察和宪兵。韩军士兵晚上剪断铁丝网、关闭探照灯后就“自动下班”,让战俘各自逃跑。
  李承晚的小动作让美国大丢面子,金日成、彭德怀质问克拉克:“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则停战协定在南朝鲜的实施有何保障?”美国人极为愤怒,对李承晚失去了信任。
  为让李承晚彻底死心,不再破坏谈判,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做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7月13日,志愿军发动在朝鲜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志愿军损失2万余人,韩军损失5万余人。在战役进行中的7月24日,谈判双方最后一次重划军事分界线,这时中朝方面比1951年11月第一次划界时多控制了332.6平方公里的土地。
  7月27日,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板门店,南日、哈里逊在停战协定上签字,随后再交双方司令官金日成、彭德怀、克拉克等签字。因为签署的仅仅是停战协定,所以在理论上朝鲜战争从没有结束。
  (文|杨津涛)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