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未解之谜 >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四夕 2017-01-17
  古老的埃及神秘而又迷人,关于埃及,除了神秘的古埃及文化和金字塔,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大概就是那个神秘的法老——图坦卡蒙。作为一个著名的法老,关于图坦卡蒙的考古探究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而关于他的身世也一直是人们探讨的对象。最近一组基因证据显示,1898年出土的,被称做“年轻女子”的木乃伊证实图坦卡蒙的母亲——纳芙蒂蒂。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她回来了
  如果你这几天曾经上网,或许已经看到强力放送的新闻报导声称,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考古学家尼可拉斯·李维斯,可能已经发现寻觅已久的纳芙蒂蒂王后之墓,她死于西元前1331年。
  李维斯说,这位传奇的埃及王后一直隐藏在显眼之处,也就是图坦卡门王陵墓中一道隐蔽的门后面的大型墓室;纳芙蒂蒂可能是图坦卡门王的母亲,也可能不是。
  历史性的考古发现带来的兴奋之情,免不了会走向炒作再炒作——所以现在正是按下暂停键、倒带回去的好时机。过去12年来,这是第三次有人宣称发现了纳芙蒂蒂的墓穴。
  不仅如此,最近的DNA证据显示,这位古代王后的遗体有可能是1898年出土的木乃伊群当中的一具,正收藏在开罗的埃及博物馆中。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破解谜团
  当专门复制艺术品的西班牙「制作艺术」(Factum Arte)团队,对图坦卡门的陵墓进行详细扫描时,李维斯有了发现。
  扫描出来的高解析度影像,用来在附近建造一座复制陵墓,以应付那些络绎不绝前来埃及帝王谷参观这位少年法老长眠之地的观光客。不过,去年二月,李维斯在检查扫描影像时看到裂缝,他认为那代表陵墓的北墙和西墙有二道密封的门。
  他说,其中较小的那道门可能通往一间储藏室。但是较大的那扇门后面,则适合王后长眠。
  图坦卡门王陵墓的建造和装饰是分阶段进行的。李维斯在他的研究报告中认为,先被埋葬于此,后来才将她的墓室入口处涂上灰泥、绘以壁画覆盖。
  不过他补充说,图坦卡门陵墓遗留下来的部分原始壁画描绘的人物,脸部的外貌特征符合纳芙蒂蒂的典型肖像,包括「略微高耸的额头和鼻子,清晰的下颌线条,以及稍显圆润的下巴。」
  李维斯以陵墓的大小与布局做为进一步佐证。因为它只有四个房间,比其他法老的还小,让人联想到它是一个更为宽敞的建筑物的一部分。
  此外,从主廊过来必须右转,才能进入图坦卡门的陵墓,这在传统上是保留给埃及后妃的墓室设计。
  「如果我错了,那就错了吧,」李维斯对英国广播公司说。 「不过要是我对了,未来的展望就真的很惊人。」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失而复得又失去
  如果李维斯的推论正确,这将是他个人追寻之路的颠峰。他在1998年到2002年担任阿马纳皇家陵墓计画主任时,就寻找过这位王后的陵墓。
  「我强烈觉得纳芙蒂蒂可能就安葬在帝王谷的某个地方,」他曾对美国公共电视网说。 「如果能找到纳芙蒂蒂的墓室就太棒了,因为她不但是最具重大历史意义的人物,她的时代也是精湛艺术的代表。」
  但是2006年,李维斯的同事、孟斐斯大学考古学家奥图?夏登,在距离图坦卡门陵墓15公尺之处,找到一个隐藏的墓室。某些媒体初步报导时认定它可能是纳芙蒂蒂的墓室。
  尽管这间墓室早已遭到破坏。墓室里找到七具石棺,其中六具空无一物。而离门口最远的第七具尚存希望,里面可能有木乃伊,说不定就是王后本尊。
  最后一具石棺的开棺过程登上电视萤幕,庸俗的噱头让人联想到艾尔·卡朋(Al Capone)的地窖,结果里面并无木乃伊,只有饰以花朵的涂金项链、木棍、亚麻布、陶片和碎金屑。无论石棺里曾经装过何种内容物,显然早就改为储藏陪葬品之用。
“年轻女子”的身份之谜 古埃及皇后娜芙蒂蒂的神秘身份
  「年轻女子」
  不过,比起2003年横扫媒体的纳芙蒂蒂热,大肆宣传空荡荡的墓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英国约克大学考古学家乔安·弗列彻对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陵墓中发现的三具木乃伊进行研究,她声称其中一具被昵称为「年轻女子」的遗骸,就是纳芙蒂蒂王后的木乃伊。
  后来有一支电视记录片、一本书和「60分钟」的报导,以及无数报章杂志的文章,都以她的推论为本;至于她的推论,有一部分是以一束在木乃伊附近找到的假发作为论据。弗列彻说,纳芙蒂蒂在位时期,这种努比亚人发型的假发,唯有皇室成员才能配戴。此外,费莱契还发现木乃伊的一个耳朵穿了两个耳洞,这种罕见的习惯也被判定为纳芙蒂蒂独有的特色。
  然而,大多数的埃及古物学家却认为弗列彻的证据浅薄草率,不具说服力。
  美国的埃及古物学家兼作家芭芭拉·默茨(已于2013年过世),曾经投书到一份学术期刊,声明「这种争议肯定会持续延烧,但是任何一位埃及古物学家,或是有学识的埃及古物爱好者都心知肚明,将争议中的木乃伊认定是纳芙蒂蒂,无疑是荒唐的闹剧(我的教养阻止我使用更糟糕的字眼)。」
  这位「年轻女子」后来在2010年又重登版面。
  当时是埃及国家古文物部部长的札希·哈瓦斯,在一篇为《国家地理》杂志撰写的文章中,宣布这三具木乃伊的DNA分析结果。他说,「年轻女子」是图坦卡门王的父亲阿肯那顿法老的姊妹之一,也是图坦卡门的母亲。
  然而2013年,法国的埃及古物学家马克·加柏德对此结论提出异议。他指出,在更严密地检验DNA证据之后,他发现纳芙蒂蒂不仅就是「年轻女子」,也是图坦卡门王的亲生母亲。
  耐心就是美德
  如果加柏德的说法正确,纳芙蒂蒂就并非如李维斯的推测是长眠在图坦卡门的墓室。
  布里斯托大学的埃及古物学家艾登·多柏森也抱持怀疑。 「发现可能像门的轮廓,就归纳出某道门通往纳芙蒂蒂墓室这种结论,简直匪夷所思!」他在电子邮件中这么写。
  多柏森认为,李维斯提出的证据,还有许多其他可能的解释。
  「以下几项假设从可能性高到低来看:采石工人切割墓室时留下的痕迹,看起来正好有点像门;门有开凿但从未完成(许多墓室都有这样的例子);那些门的后面是其他储藏室(李维斯认为其中一个是纳芙蒂蒂之墓);一道是储藏室的门,另一道门则通往第二个墓室,」多柏森说。 「我认为,最后一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多柏森同时指出,李维斯在自行出版的论文中发表他的研究,这不符合学界的标准程序。「通常这种研究结果,应该在论文经过同侪审查的学术会议或是同侪审查的期刊上发表,」他说。
  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的埃及古物学家贝瑞·坎普,虽然对于李维斯将自己的研究过程完全公诸于世给予正面评价,但也认同标准程序应该是在同侪审查的期刊发表。 「他的研究与众不同的是,不管任何人,包括你在内,都可以像李维斯一样,研究那些被张贴在网路上的影像。」他在电子邮件中说。
  那么,李维斯找到纳芙蒂蒂的墓室了吗?如果过去12年我们学到什么教训,那就是必须拥有耐心。科技的突破造就考古新发现,迫使我们回头检视旧有发现。这是一条漫长之路,有时走到尽头才发现此路不通,有时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考古发现的过程可以历经好几个月或好几年。也许纳芙蒂蒂的墓室之谜,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但绝对不是在轮番播送的新闻中找到答案。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