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美国内战中的清朝军舰 南北战争中的狙击手部队

美国内战中的清朝军舰 南北战争中的狙击手部队

山南慕北 2016-09-06 14:40:36
\

南北内战
  南北内战消灭了奴隶制,把黑人从奴隶枷锁下解放出来,从而为美国的资本主义迅速发展扫清了道路。美国内战在美国历史发展中是具有划时代的影响。
  美国内战中的清朝军舰
  1863年,美国南北战争进入转折之年,北方联邦政府为断绝南方邦联与欧洲的航运,竭尽全力扩充海军,搜罗市面上所有能够买到的战舰。当年6月,美国海军上将保尔丁等人找到亨利,愿意买下这3艘中国军舰,亨利自然求之不得。于是,他瞒着清政府将3艘军舰低价卖给了美国北方联邦政府,并将卖舰所得的17.7万美元放入了自己腰包。 北方海军购入这3艘军舰后,将“浙江”号更名为“郁金香”号,“江苏”号改为“吊钟花”号,为北方军队执行巡逻、运兵等任务。吨位最大、火炮最多的“大清”号则以本名加入北方海军,并在日后成为北方海军的一艘名舰。 1864年6月,“大清”号参加了围捕南军袭击舰“塔科尼”号的战斗。随后,它又加入了南大西洋封锁分舰队,参与了攻打南军要塞的战斗。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大清”号屡次截获南军军舰和运输船,在美国联邦政府平定南方叛乱的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1865年1月26日清晨,“大清”号在坎巴希河俘获了一艘南方运输船,正当其押送俘虏返航时,突然遭到南军袭击。在激战中,由于身处狭窄河道中难以机动,“大清”号被南军炮台射来的炮火打得遍体鳞伤。战斗持续了7个小时,“大清”号渐渐不支,舰长被迫做出了痛苦的决定——将“大清”号开上河岸搁浅。但“大清”号搁浅时所处的位置相当不利,整个左侧都暴露在南军炮台面前,南军试图用凶猛的炮火将“大清”号上所有官兵消灭掉。就在这危急时刻,援军及时赶到,被困在“大清”号的舰员们这才得以脱身,纷纷划着救生筏逃离已燃起熊熊大火的军舰。战斗结束后,“大清”号全体舰员因战斗英勇受到了美国海军部的表彰,而已经被大火烧成灰烬的“大清”号也因其战功永久留在了美国的史册上。
  南北战争中的狙击手部队
  炮兵是这些射手钟爱的目标,而负责填炮的炮手尤其不幸,因为他们必须站起来从大炮的前膛填充炮弹——每当这时,就有致命的子弹飞过来。
  这些神出鬼没的神射手来自美国第一特等射手团。由于他们的出色表现,约翰?波特准将向特等射手团的指挥官海勒姆?柏丹上校写了一封嘉奖信,在信中,他引用B?麦克莱伦少将的话称赞他们:“你的人将叛军打得狼狈不堪。我很高兴看到我手下有一支如此精锐的射手部队。”
  绿装杀手团
  1861年7月,北军在布尔朗战役中失利后,神枪手海勒姆?柏丹肩负了一项新使命:组织一支与众不同的部队。美国陆军部采纳了他的建议,组织和训练一支由最好的射手组成的队伍,作为对付南军的利器。
  柏丹在北方的报纸上刊登了征兵广告,专门招募有良好射击基础的志愿兵。没过多久,柏丹位于新泽西州威霍肯的军营中就聚集了大量热血澎湃的应征者。
  应征者们必须通过严格的射击测试——在200码的距离射击10发,每发必须落在10英寸直径的圆圈内。测试合格的新兵被分入一个特等射手团,开始接受更加严格的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第一特等射手团投入了战斗。该团下辖10个连级编制,由来自于不同州的士兵组成。除此之外,剩下的人员仍有8个连队以上的规模,组成第二特等射手团。
  特等射手团的神射手们装备了统一的制服:绿色的法国军用平顶帽,统一样式的暗绿色宽松上衣,起初是蓝色的裤子,很快也被绿色的取代。这一身绿装,加上一手让敌人胆寒的枪法,“绿装杀手”的英雄形象一时深入人心。
  1862年,第一特等射手团在春季的半岛战役中初次亮相。当时,麦克莱伦将军试图在约克河和詹姆士河之间由东向西推进,进而占领里士满。
  柏丹的神射手们被派往第三军团波特将军所指挥的第一师。他们乘坐运输船随麦克莱伦的前锋部队一起前往位于门罗要塞,并马上投入到战斗当中。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更多的联邦士兵抵达门罗要塞,北军要准备对约克镇的南军防线发起大规模进攻了。
  在柏丹手下有许多让叛军们心惊胆颤的神射手。其中有一个叫做杜鲁门?海德的,是一个尤其让叛军士兵害怕的射手。内战爆发的时候海德已经52岁了,他获得了同伴们的广泛好感和高度评价,同伴们都叫他“加州大兵”。
  不过,这些战绩卓著的神射手们也吸引了南军越来越多的注意。有一次,一个躲在树上的南军射手打死了射手团里一名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士兵。当时,愤怒的瑞普利中校马上跑出去捡起那个死去的士兵的枪,瞄准树梢的敌人扣动了扳机。人们不知道中校是否打死了那个人,但是那棵树上确实再也没有子弹射过来。
  4月5日晚上9点过,第一特等射手团的士兵们接到换班的命令,撤退到后面的树林里进行修整。在第一天的战斗中,他们中有3人阵亡、6人受伤。
  约克镇的敌军防御工事看起来很坚固,麦克莱伦决定采取围攻战术。在接下来4周的时间里,特等射手团里的神射手们被免除了繁重的杂役,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击毙敌人的炮兵,与南方的神射手对射,保护挖掘堑壕和修筑工事的士兵,和工事最前线的敌人交战,以及支撑哨兵线。
  随着工事的不断推进,他们的包围圈和堑壕距敌人也越来越近。
  “对方一枪打过来,我们就会马上还上一枪,然后对方每个一千码射程内的枪眼都会归于沉默,”瑞普利中校这样骄傲地描述他们的成绩。
  正如瑞普利所描述的那样,神射手的存在使南军的防御工事工作变得十分危险。于是,一些南军改变了策略。第一特等射手团的一位军官在日记中悲痛地写道:“叛军强迫他们的黑人奴隶填充炮弹。如果他们拒绝,叛军就用枪射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去填充炮弹,我们就不能不射他们。”
  南军的军官们经常会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野外。有一次,波特将军把几个神射手叫到面前,命令他们把一名在远处工事上的南军军官“从他负责修筑的那些工程上赶走”。随后,其中一个神射手跟随参谋来到最前线。
  当参谋把目标人物指给他之后,这个神射手马上找到一个好位置,然后开始小心地瞄准并开火。第一枪他失败了。调整射程之后,他又试了两枪,但是也都放空了。经过反复检查,他将枪口抬高后又开了一枪。这一次目标倒下了——据说当时的距离已经超过了1000码。
  特等射手团的战绩很快传播开来,前线的军官们纷纷要求得到柏丹的神射手的援助。4月19日,卡斯柏?特利普上校带领A连和C连前往威廉?F?史密斯准将所在部,去对付一些妨碍和牵制工事修筑的敌方炮兵。
  一个留在后方的神射手羡慕地说:“他们拿着好枪,而且离叛军只有250码远。加州大兵依然收获累累。”
  为了应付柏丹的神射手们带来的麻烦,南军也派出了自己的神射手。不久以后,双方的神射手们开始交锋。南军的神射手很快就赢得了柏丹手下人的尊敬。
  有一次,一个由8名神射手组成的分遣队引起了一个优秀的南军神射手的注意。柏丹手下的这些神射手在步枪掩体的顶部放置了一块长形的拥有4个3英寸直径射击孔的木板,并通过这些小孔进行射击。
  而在与他们相对的叛军掩体内,一名南军士兵则使用一把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开始对每个射击孔进行瞄准射击,一名特等射手团的士兵被击毙。事后调查得知,柏丹部署在这个位置的小分队装备的是柯尔特式五发转轮步枪,根本不是拥有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的敌人的对手。
  两边的神射手都赢得了对手的尊敬,交火逐渐成为一场特殊的竞赛。柏丹手下的一个神射手回忆说,有一次他往堑壕外面窥视,一颗子弹“把我帽子的一角从我的头上打了下来”。
  看到人倒地之后,对方的神射手认为他击毙了一个目标。当南方人开始大声欢呼的时候,北军的士兵告知了对手他们的失误,让他们大失所望。
  柏丹团里的神射手是敌人最觊觎的目标。每当一个特等射手团的成员在散兵壕被射杀后,那些南军士兵就会想法设法弄到他的尸体。他们取走死者身上装备精良的武器,然后在尸体上留一个纸条,称他们希望搞到更多的枪支。
  而同时期南方的报纸上,也会刊登一些类似于“麦克莱伦的神射手被一个肯塔基州的猎人取下了脑袋”之类的消息,以鼓舞南军的士气。
  在约克镇前线,柏丹的手下谈的最多的是一个特殊的南军神射手。他躲在离他们的前线超过1000码远的一颗中空的树干中,使用一把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有效地压制了北军的警戒哨。
  第一特等射手团的两名神射手被派去处理这个威胁。他们中的一个来自G连,名字叫布朗。他装备的是一把小型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重量只有32.5磅重。
  他们埋伏了好长时间,直到天快黑的时候,一阵黑烟从工事附近的树林里升起,布朗把握时机开枪击中了他。之后才发现,布朗将他的视镜提高到了1500码!
  其实,这种利用中空的树作为掩护的方法,只是双方的神射手们使用的战术之一。还有一次,柏丹又一名神射手被击毙,柏丹马上对敌人的防线进行仔细地勘查。
  借助于望远镜,他注意到远处敌方工事上有一个低矮的土墩,这个“小土墩”会定期地出现和消失,很显然这是敌人的伪饰。随后,上校命令手下趁夜色赶紧挖好一个射击掩体。
  第二天早晨,“小土墩”再次出现,一个神射手马上在掩体下射出一颗子弹,那个“小土墩”再也没有出现过。
  波特将军在战后的报告中称赞了这些神射手:“整个围城战期间,柏丹上校和瑞普利中校领导的特等射手团,在贴近敌人工事的掩体射击以及压制敌人神射手的火力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们理应被授予荣誉。”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