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平型关大捷是个骗局?胜利是黄埔生缔造而非八路军?

平型关大捷是个骗局?胜利是黄埔生缔造而非八路军?

山南慕北 武林军事 2016-08-19 09:35:38
\

平型关大捷
  1937年初秋,南口前线部队抗击着日军板垣师团的猛攻。与此同时,日军东条纵队也同时猛攻张家口。守军第二十九军刘汝明部不战而退,阎锡山的第61军反攻不力,张家口失守,南口危在旦夕。日军下一个矛头所向是第二战区阎锡山苦心经营的山西。 山西,四面环山,地势险要,素有“华北屋脊”之称,在军事上被兵家称之为“华北之锁钥”。所以日军欲统治华北,必先图晋绥;欲图晋绥,必先争太原;欲争太原,必先夺大同或平型关。 但是日军占领南口、张家口后,图晋方向是西北之大同,还是东北之平型关?阎锡山判断,日军为运送部队、军火,展开机械化部队,发挥其优势,必然把锋芒指向大同。据此,他部署了大同会战计划。
  然而战况实际发展是:9月上旬,东条纵队和伪蒙军沿平绥线击破李服膺部防守永嘉堡、天镇间的国防工事,直抵阳高城下。李部一路逃到桑干河以南,日军于9月13日攻占大同,而敌军主力板垣师团指向平型关,意图抄雁门关后路,然后夹击太原。 至此,阎锡山部署的大同会战计划流产。雁门关一带兵力虽多而无用,而平型关一带则兵力空虚,危如累卵。阎锡山被迫立即着手部署平型关会战。
  的确,人们从装备简陋的八路军战胜装备精良的日寇“王牌军”这个事实中看到:日军虽然凶狠和拥有优势装备,但不是不可战胜的;我军装备不如人,是个极大的缺陷,但这不是不可弥补的,劣势装备而有觉悟的正义之师,完全可以打败装备优良的不义之敌;因而大大地增强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信心,把抗战推向了高潮。处在华北抗日前线的国民党爱国官兵,在平型关胜利的激励和鞭策下,重整旗鼓组织了着名的忻口会战。这次会战是在八路军于敌侧背开展游击战争的有力配合下,由第二战区北线前敌总司令卫立煌指挥的八个军约二十个师的兵力,同敌坂垣征四郎指挥的第五师团主力及第一、第十师团各一部约五六万人,于晋北忻口一带展开的攻防战。会战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三日起至十一月二日,约二十天,日夜不绝,给敌军以重大的杀伤,使板垣(第五)师团自平型关战败后,又一次遭到严重的打击。 第三,提高了我党我军的威望,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 我党我军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主要在穷乡僻壤中开展斗争,红色根据地发展鼎盛时期,最大的中央苏区人口也只有二百五十万人。除苏区人民外,全国几亿人民对我党我军了解甚少,加之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诽谤中伤,不少人对我党我军还有误解。特别是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我党中央和红军主力被迫离开老苏区,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只剩下几万人,不了解实情的人们是不寄以多大希望的。然而当国民党军队在敌人进攻面前狼狈败逃之际,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竟一举打败日寇精锐师团,威震中外,使国民党及其军队相形见绌。于是人们刮目相看,从我党我军的坚决抗战的事实中,认识到共产党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深信我党抗战救国,确实“言必信,行必果”,从而把希望寄托在共产党八路军身上。许多热血青年不顾国民党的阻挠,纷纷投奔革命圣地延安和八路军部队。 当然,这不能完全归功于平型关战斗,但平型关战斗旗开得胜,确实发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这对后来我们在敌后开展群众运动十分有利。
  平型关战役是国共合作、共创民族抗战伟业在战役上配合的典范。从阎锡山把指挥部设于岭口,到与八路军总政委周恩来、副总司令彭德怀共商作战计划;从高桂滋、陈长捷军在平型关正面布阵迎敌,到115师抓住友军制敌之机,奇袭板垣师团第21旅团;从团城口程继贤全团殉国予敌重创,减轻115师压力,到115师派部队迎接郭宗汾军,使之免遭围歼;从阎锡山接受周恩来建议,建立战地动员会,到115师吸收友军阵地战、阻击战经验,整个战役过程中无不闪烁着民族团结精神的光辉,体现出在民族团结、共赴国难的旗帜下,相互取长补短、共谋民族大业的胸怀和气魄,同时也为新形势下的国共合作积累了经验。 八路军出师抗日,首战告捷,大长了中国人民志气,打击了日寇威风,对当时华北战局和全国抗战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影响。正如上海市各界救亡协会致八路军的贺电所说:“贵军受命抗敌,立奏奇功,挽西线垂危之局,破日寇方长之焰,捷报传来,万众欢腾。” 以八路军取胜的平型关战斗,首要的是政治作用和历史意义。 第一,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初步稳定了华北混乱溃败的战局。 自“九·一八”事变后,由于蒋介石实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一直采取不抵抗主义,并压制爱国军民的抗日活动,致使日寇在中国领土上为所欲为,“所向无敌”。这就助长了日寇的骄狂气焰,他们简直视中国军队为草芥,说什么中日开战,只需三个月,日军就可全部消灭中国军队,占领全中国。芦沟桥事变后,日寇的军事进攻虽受到中国军队的一些抵抗,但阻力不大,特别是在南口战役之后,国民党军队一个劲地败退,日军在华北几乎是长驱直入。不料在平型关头遭我八路军当头一棒,敌寇锐气顿挫。尤其是挨打的敌坂垣师团,素称“大日本皇军精锐之师”,为天之骄子,在其国内“久着威名”、芦沟桥事变后,它于八月三日由日本广岛动员出征,经朝鲜入“满洲”,过天津入北平,趋南口下广灵,直扣平型关,沿途未经激烈战斗(南口苦战时该部主力未赶到),目空一切。 平型关一役,使它吃了一个大败仗,其主力或被围歼,或如破网之鱼,慌忙突逃。日军“精锐师团”这个不光彩的纪录,有力地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敌人领略了平型关惨败的教训之后,嚣张气焰有所收敛,不敢象原先那样长驱直入,放肆急进。这就使国民党军事当局争得一些时间,遏止其部队溃退,重新调整兵力部署,组织新的防御,初步稳住了华北溃败的战局。正如朱德总司令指出的:“平型关的巨大胜利,给混乱溃败的战局以初步的稳定,兴奋了山西、华北以至全国人民,给日本帝国主义长驱直入、一往无敌的气焰,减煞不少。”
  第二,振奋了民心,鼓舞了士气,推动了全国抗战高潮。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军队连吃败仗,祖国大好河山日益沦于敌手。国民党中的亲日派借题发挥,瓦解斗志,“亡国论”甚嚣尘上,搅得国人惶惶不可终日。加之一些国民党败军为自己败逃辩护计,故意夸大、渲染敌军的“威力”,视敌人如神物,自相惊扰,不战自垮,悲观和失败情绪象瘟疫似地扩散着。就在这严峻时刻,从平型关头传来捷报,举国上下“闻风振奋”。人们从八路军“克敌扬威”的喜讯中,产生了希望。祝捷贺电象雪片似的飞向八路军总部。在短短几天内,朱、彭正副总司令就收到了一百多封贺电。其中有国民党自蒋介石以下的党政军要员发来的,有各民众团体和爱国民主人士发来的,还有旅欧美等海外侨胞发来的,可谓万众一心,“欢呼雀跃”。仅此一端,就足以说明平型关胜利对人民抗战情绪的巨大鼓舞。 的确,人们从装备简陋的八路军战胜装备精良的日寇“王牌军”这个事实中看到:日军虽然凶狠和拥有优势装备,但不是不可战胜的;我军装备不如人,是个极大的缺陷,但这不是不可弥补的,劣势装备而有觉悟的正义之师,完全可以打败装备优良的不义之敌;因而大大地增强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信心,把抗战推向了高潮。处在华北抗日前线的国民党爱国官兵,在平型关胜利的激励和鞭策下,重整旗鼓组织了着名的忻口会战。这次会战是在八路军于敌侧背开展游击战争的有力配合下,由第二战区北线前敌总司令卫立煌指挥的八个军约二十个师的兵力,同敌坂垣征四郎指挥的第五师团主力及第一、第十师团各一部约五六万人,于晋北忻口一带展开的攻防战。会战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三日起至十一月二日,约二十天,日夜不绝,给敌军以重大的杀伤,使板垣(第五)师团自平型关战败后,又一次遭到严重的打击。 第二,振奋了民心,鼓舞了士气,推动了全国抗战高潮。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军队连吃败仗,祖国大好河山日益沦于敌手。国民党中的亲日派借题发挥,瓦解斗志,“亡国论”甚嚣尘上,搅得国人惶惶不可终日。加之一些国民党败军为自己败逃辩护计,故意夸大、渲染敌军的“威力”,视敌人如神物,自相惊扰,不战自垮,悲观和失败情绪象瘟疫似地扩散着。就在这严峻时刻,从平型关头传来捷报,举国上下“闻风振奋”。人们从八路军“克敌扬威”的喜讯中,产生了希望。祝捷贺电象雪片似的飞向八路军总部。在短短几天内,朱、彭正副总司令就收到了一百多封贺电。其中有国民党自蒋介石以下的党政军要员发来的,有各民众团体和爱国民主人士发来的,还有旅欧美等海外侨胞发来的,可谓万众一心,“欢呼雀跃”。仅此一端,就足以说明平型关胜利对人民抗战情绪的巨大鼓舞。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