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武汉会战为什么枪毙薛蔚英撤掉李韫珩

武汉会战为什么枪毙薛蔚英撤掉李韫珩

山南慕北 2016-08-18 10:58:52
\

武汉会战
  武汉会战主要有波田支队序战、长江南岸作战、长江北岸作战、大别山北作战、日军突袭广州几个战场,日军26日占领武昌、汉口。27日,占领汉阳,武汉保卫战至此结束。
  武汉会战为什么枪毙薛蔚英撤掉李韫珩
  马当战役
  1938年6月12日,日军波田支队占领安庆。这是日军特意从台湾调来的具有精锐师团实力的一支部队,擅长山地湖沼作战和登陆作战。他们在安庆把武汉江防外围冲开了一个缺口,拉开了武汉会战的序幕。
  22日,波田支队与日本海军第十一战队从安庆溯江西犯,进攻马当。中国空军开始连续轰炸,两岸江防炮火猛烈轰击,漂雷浮在长江上,遏止日军舰艇西进。漂雷是由小型水雷改制而成的,能在一定深度的水中浮起,随水漂游,不易发现。漂雷结构简单,造价低廉,可以在短期内大量制造。湖南人宋达和邓萃功少校发明并监制漂雷,他们的工作在武汉保卫战中发挥了作用。
  在中国军队的火力打击下,日军推进极为缓慢,三艘汽艇被岸上炮火击沉,一艘运兵的战舰触雷沉没。经过两天激战,日军仍然无法打通水上通道。波田支队无法从江上展开进攻,改派一支部队在马当以东的茅林洲和香口一带登陆,沿长江南岸向马当迂回。
  马当至湖口区要塞的指挥官李韫珩,是第十六军军长,喜欢拉拢部属,结党营私。他觉得能像蒋介石那样当个校长非常过瘾,便在驻防地开办一次为期两周的训练班,把副职军官和排长都调离岗位,召来进行训练。活动热热闹闹地搞了十几天,在战事吃紧时,还要举行结业典礼,命令上尉以上军官都来参加,会后在司令部聚餐。负责香口江防的第五十三师第三一三团,连以上的军官都去了马当镇。6月23日晚,整个马当要塞一片寂静。激战前夜,混入训练班的汉奸把这个致命的情报送给了日军。
  24日凌晨4点,日军乘小艇靠岸,从香口江边登陆,向第三一三团发起猛攻。守军主官不在,全无准备,无人指挥,阵地乱成一团,香口很快失守,随后丢失了香山。
  在马当要塞阵地,海军守备第二总队的总队长鲍长义作战经验丰富,责任心很强。他把所属的三个陆战大队部署在马当以东的长山,依托八个钢筋水泥工事进行防守。他预感到敌情严重,没有派部下的军官去参加训练班,23日接到开会通知,也没有执行,命令所部军官坚守岗位到第二天拂晓。他自己一直呆在阵地观测所,最早获悉香口失守,马上向武汉江防司令部报告,命令所部严阵以待。
  果然,日军在占领香口和香山之后,立刻向长山发起猛攻。日军步兵组成三个突击组,抬着重机枪,从太白湖口的水荡里向长山步兵阵地突击。从太白湖到江边原是一片稻田,因江水上涨,漫过圩堤,开阔的水田变成了湖荡。日军进入湖荡,半截身子陷在水里,重机枪火力不能发挥。守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火力异常猛烈,日军纷纷中弹,在湖荡中倒下。
  日军上午组织两次突击失利,下午又发动两次进攻,都是有去无回。日军见步兵进攻要塞毫无进展,便出动十多艘军舰,向长山步兵阵地炮击。日舰做S形游弋,每一次旋向射击,就有一百多发炮弹如雨点般落在守军阵地上,摧毁了部分工事,造成伤亡,战况十分激烈。香口的日军趁势再次由湖荡向长山突击,企图凭借强大火力的掩护突破防线,仍被鲍长义的部队消灭在湖荡之中。下午6点,蒋介石和陈诚从武汉来电,对第二总队官兵传令嘉奖。
  25日,李韫珩军第六十师在空军配合下,向登陆的日军展开反击,试图收复失地。中国空军猛烈轰炸江面的日军,击沉日舰两艘,重创一艘。步兵在空军掩护下发起反冲锋,将日军逼退到长江边,当天中午就收复了香山和香口。下午,日军不断增援,在舰炮的掩护下登陆,大举反扑,这两个地方再度失陷。
  与此同时,日舰炮火继续猛轰长山阵地,守军坚守两整天,伤亡重大,战斗力减弱,急待补充。鲍长义多次请求增援,在白崇禧严令之下,李韫珩派驻防彭泽的第一六七师前往,但师长薛蔚英拖延时间,故意从小路缓慢行进,直到长山失守,他的部队还没有赶到。
  薛蔚英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呢?是怕死,还是有别的原因?有一种说法是,他是奉命行事。而这个命令,就是李韫珩下的。
  据说李韫珩很不情愿增援鲍长义。为什么?因为个人意气。他身为中将军长,自担任马当湖口区江防要塞司令以来,人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只有鲍长义对他不卑不亢。他办学习班,鲍长义不让手下军官参加,很不给面子。鲍长义熟悉江防,在业务上对他多有建言,把他当成外行,也使他心里很不受用。今天早晨得知军委会传令嘉奖鲍长义,他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何况,上峰接连电令他速派援兵,也使他心生抵触。鲍长义凭什么成了武汉军委会的红人?高层连连催他赴援长山,弄得他这个江防司令好像部署不当,作战不力似的。兵团司令张发奎给他打了电话,副总长白崇禧又亲自打电话过问,催他火速增援马当,他不得不命令驻防彭泽的薛蔚英第一六七师赴援。打完电话,正在心烦时,鲍长义催促援兵的电话又打来了,他听完鲍长义的请求,冷冷地回答:“已派薛师长前往增援。”
  鲍长义一听此话,急得直冒热汗。长山危如累卵,李韫珩理应调附近的部队增援,可他现在却放着马当四周的部队不调,偏要从距长山三十千米的彭泽调第一六七师前来增援,这不是应付他吗?
  不行!鲍长义不能听任李韫珩贻误军机,立刻冲着电话筒喊道:“李军长,远水难解近渴啊!应该先把马当周围的部队调来!”
  李韫珩回答:“鲍总队长,别以为只有你这个英雄在抗日!不错,五十三师就在马当附近,可他们另有任务!我李韫珩是马当湖口区要塞司令,从哪里调兵,由我决定!”李韫珩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就增援一事,李韫珩不敢公然违令,但他可以阳奉阴违。他想,长山已成死地,把薛蔚英这个师投进去,顶多能多撑几天,何必为了一个鲍长义折损自己的一个师呢? 想到这里,他拿起话筒,把电话打到彭泽,对薛蔚英说:“你部增援长山,为防敌机轰炸,须沿太白湖东小道行军。”        李韫珩的如意算盘是:让第一六七师拖到长山失陷之后还未到达,便可毫发无损地保存实力了。这样他向军委会交得了差,因为他确实派出了增援部队,只怪长山失陷太快。再说,叫薛蔚英走小道,还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的口实,就是躲避日军飞机轰炸。李韫珩在军情危急时,就是这样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再说薛蔚英,他接到李韫珩的命令之后,又接到了白崇禧的电话。这两道命令互相抵牾,李韫珩令他走小道赴援,白崇禧却令他沿公路快速推进。按理说,白长官级别高得多,他应该听白崇禧的。但中国人的智慧中有一条,叫做“县官不如现管”,他宁愿违抗白长官,也不敢得罪顶头上司李韫珩。经过权衡,他选择了服从李韫珩的指令。白副总长官太大了,天高皇帝远,他挨不着边,李韫珩官小得多,却能决定他的升迁。
  结果,薛蔚英下达了间道行军的命令,第一六七师上万人马,走上了崎岖的羊肠小道。当鲍长义率第二总队冒着日军猛烈的火力苦守长山时,薛蔚英却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里,享用着热乎乎的晚餐。
  在马当前线,日军从太白湖口的湖荡,经过两天十多次的突击,都没有得逞,就开始使用毒气。6月26日拂晓,日军乘守军疲惫不堪时,以藏石矶江边堤坝芦苇为掩护,悄悄摸到长山西端第二总队第七中队阵地前施放毒气弹,风正好朝第七中队的方向迎面刮来,官兵们没有防毒设施和经验,几乎全部中毒身亡。
  日军发射的毒气有两种,一种叫“红剂”,化学成分为二苯氰砷;一种叫“特种烟”,杀伤力更大。日军在武汉会战中,共使用毒气三百七十五次,发射毒气弹四万发以上。为掩人耳目,日军常在施放毒气时,将发烟筒和催泪弹一起使用,毒气散去后立即猛攻,打扫战场,不留痕迹。
  清晨,日军几艘汽艇在飞机掩护下,冲入江面漂雷区,用火力引爆水雷。接着,大量舰艇载着陆战队从藏石矶登陆。日军在香山的炮兵和江面的海军都增强了火力,轰击长山阵地。到中午,长山阵地已被日军切为几段,中国炮兵打完了所有的炮弹。鲍长义眼看长山阵地危在旦夕,援兵无望,只得下令撤退,马当要塞遂告陷落。
  蒋介石得知马当要塞失陷的消息,在武汉大发雷霆,他深知这实际上是丢失了长江的门户,直接威胁武汉安全。从这里再往西去,湖口和九江都无险可守。他命令部队全力反攻,务必收复马当要塞。陈诚更是对攻克香山和马当要塞的人各悬赏五万元,而警告作战不力和畏缩不前的人,要用军法制裁。
  李韫珩军和刘多荃第四十九军遵照陈诚的死令,向香山的日军发起大反攻,再次收复香山,重创了日军。但是,日军援兵猛扑上来,激战几天,守军终究没能收复马当要塞。李韫珩因疏于防范,作战不力,被撤职查办,由陕西西安人董钊接任第十六军军长,而薛蔚英更因贻误战机而被枪决。李韫珩被撤职后,赋闲回乡,闷闷不乐地过了十年,于1948年去世。这是从宁远县的名人展中得知的。
  日军攻陷马当要塞后,29日派爆破队炸开马当封锁线,疏通了长江航道。随之,波田支队在海军协同下,沿江继续西进,攻占了彭泽。7月1日起,日本陆海空军猛攻九江门户湖口,刘雨卿的第二十六师奉命死守,经过几天激战,波田支队施放大量毒气,突破了守军阵地,湖口失守。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