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辽沈战役中的蒙古骑兵 辽沈战役吴法宪关副司令员禁闭

辽沈战役中的蒙古骑兵 辽沈战役吴法宪关副司令员禁闭

山南慕北 2016-08-17 10:33:00
\

辽沈战役
  辽沈战役是中国近代史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之一,东北野战军以伤亡6.9万人的代价,歼灭国军47.2万余人。
  辽沈战役中的蒙古骑兵
  1948年3月中旬,骑兵第二师挺进到铁岭、法库、彰武一带,对沉阳之敌进行监视,随后参与围困新民、封锁沉阳,防止敌军突袭,打击敌人的骚扰和抢粮。8月8日,骑兵第二师(暂缺第二十四团)奉命撤回内蒙古右前旗葛根庙整训,将封锁沉阳、新民守敌的任务移交给骑兵第一师。第一师奉命进至法库、彰武、新民一带,配合辽北军区部队,对该地区之敌继续进行监视、封锁、围困,为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战役前的休整、训练,及进行战略决战的准备工作和实行隐蔽地战略展开,起到了前卫、警戒作用。
  9月,根据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命令,骑兵第二师(包括第一师第三团)执行围困长春、堵击长春突围之敌的任务;第一师(缺第三团)接受第十纵队指挥,在辽西的黑山、大虎山一带,阻击由沉阳、新民西进援锦之廖耀湘兵团。
  辽沉战役于1948年9月12日发起。9月24日,骑兵第一师奉命连夜冒雨出发,渡柳河西进150余里,到达厉家车站附近,堵击企图西窜之新民敌军。监视数日,未发现驻新民之敌七十一军情况有重大变化。9月30日,第一师又转回绕阳河、大柳河之间地区,以白马厂为中心,积极主动地进行广阔纵深搜索。
  10月5日,十纵根据东北野司命令,将骑兵第一师的阻击任务改在半拉门以南地区,沿绕阳河两岸进行运动防御,阻击敌军渡河。10月12日,敌廖耀湘兵团主力进至彰武、新立屯一带,但在东北野战军节节阻击下,进展缓慢。此时,解放军攻锦主力已肃清锦州外围之敌。
  10月13日,十纵根据敌情变化,调整兵力部署,命令骑兵第一师到半拉门接替十纵第三十师防地,保障主力侧翼安全。第一师在赴西孙家荒交接途中,遭敌机扫射、轰炸,人马略有伤亡。当第一师到达时,敌骑兵一部已乘隙侵入我八家子、车家屯、东王家岗子等阵地。第一师当即组织部队反击,将敌逐出。次日,第一师奉命将半拉门阵地交给辽南独立第二师,转移到绕阳河车站南三家子、民屯、四家子一线阵地,面对敌骑兵第三旅和第二旅进行防御。
  10月15日,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捷报传来,极大地鼓舞了骑兵部队全体指战员的胜利信心。当日,骑兵第一师接东北野司命令,迅速向台安前进,截击由锦州逃向台安之敌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等残敌。第一师当即组织部队行动,马不停蹄,彻夜疾进,于次日拂晓到达台安,并派出一部向盘山、沟帮子方向进行搜索。随之又接东北野司电告,范汉杰已被捕获,要第一师部队速返半拉门、西大李岗子一带执行原任务。
  正当第一师进军台安之际,敌骑兵第三旅乘机侵入半拉门一带搜索骚扰。17日晚,第一师经一天急行军折返半拉门、西大李岗子,并出其不意捕获敌骑兵侦察人员数名。18日,第一师曾数次与敌小分队交战,最值得一提的是郭家窝铺战斗。这次战斗充分发挥了骑兵机动灵活的威力,半小时左右即毙敌骑兵第五团团长戴云峰以下20余人,俘敌副团长刘发林以下30余人,取得了以少胜多的战果,受到辽北军区司令员聂鹤亭、政委陶铸的通报嘉奖。
  辽沈战役吴法宪关副司令员禁闭
  吴信泉将军工作起来,历来有一股拼劲,有“拼命三郎”之称。
  他担任东北野战军二纵队副司令员时,一直是司令员的得力助手。在辽沈战役中,二纵队担负攻克锦州的主攻任务。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吴信泉亲临前线,率领指挥员侦察地形、敌情,布置兵力、火力。由于他果断指挥,部队迅速突破敌人的防御,圆满完成了主攻任务。而他本人由于连续几夜没休息,过度劳累,竟然晕倒在指挥位置上。
  时任二纵政委的吴法宪劝他不行,没办法,只好强行把他关在一间房子里,说:“老吴,你好好休息一下。”
  吴信泉出不了屋,就喊来通信员,又通过他向部队传达战后后续工作的命令。吴法宪知道后,对吴信泉无奈地说:“老吴,你累成这样子,还不肯休息的话,我还真要关你的禁闭不可了。”
  这样,吴信泉才休息了两天。
  第三天,他再也呆不住了,自己砸开门,又回到了二纵队司令部指挥所:“吴政委,战斗这么激烈,我怎么休息了呀!再待在那个屋子里就憋死啦!”
  吴法宪没办法了,只好笑着说:“我管不住你啦,爱咋的咋的吧!”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