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台儿庄敢死队夜袭日军 台儿庄战役川军击毙日军少将

台儿庄敢死队夜袭日军 台儿庄战役川军击毙日军少将

山南慕北 2016-08-11 15:14:11
\

台儿庄战役
  台儿庄战役至今都被人谈起,它是抗日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战役之一,国军、川军、滇军......军民一心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
  台儿庄敢死队夜袭日军
  九叔多次向李伦先生提起台儿庄大战,在九叔的口中,台儿庄战役是一场大血战,是中国军队第一次打败日本军队的 大会战,震撼国际,令敌惶恐。李伦说,在台儿庄战役之前,日本侵占中国、抗战爆发时,九叔就发表了《中国抗日战争计划》,提出了焦土抗战--诱敌深入,坚 壁清野,另蹈泥沼,必致败亡。
  关于当年那场历时一个多月的血战,九叔讲述的其中几个细节,有几个至今令李伦难忘:
  九叔常说起,在台儿庄战役中,地方部队(即杂牌军)受 中央政府歧视,令人伤心不已,他们初到台儿庄时,是3月天气,只穿单衣、草鞋,没有绑腿带(这种绑腿带是行军时双腿不会酸痛的必需品,尤其是急行军时), 枪械老旧,子弹奇缺。九叔向中央政府争取发送枪支弹药。给地方部队时,兵士犹如小孩子获得一块糖果般欢呼。分发冬衣、军饷时,官兵感动哭泣说“德公厚 道”。叙述此事时,九叔喃喃自语说,他根本不是厚道,而是做事公平,与士卒共甘苦。
  九叔与庞炳勋坦诚交谈后,获得补充装备,保持所部完整,在台儿庄庞军以一支“杂牌军”力抗日军精锐板垣师团,令随军观战的中外友邦武官、记者叹为观止。
  “敢死队”壮士不图赏银,杀敌是为国效力
  在台儿庄大战中,李宗仁孙连仲下命令,悬赏10万银元,组织敢死队夜袭敌营的故事至今广为流传,敢死队临危 受命英勇杀敌,为台儿庄大捷立下汗马功劳,也是抗战史上不可磨灭的光辉篇章。这段历史,也成为九叔经常向李伦讲述的故事,但其中的很多细节却没有来得及在 《李宗仁回忆录》中写到。根据九叔当年的讲述,李伦先生通过大众网对这段故事进行了补充:
  敢死队出发前,对10万银元悬赏并不热衷,他们说今夜杀敌是为国效力,能否回来是未知数,能回来就领赏,不能回来,请长官、队友代祭一杯酒就感激不尽了。这种壮士之言,感人肺腑。
  敢死队员有秘密暗号,我只记得九叔说,敢死队员出发前 将左袖卷起来剪掉,冲入敌营时,微光下一见“双袖”“光身”之敌,先用枪射击,近身用刺刀、大刀砍杀,在黑暗中一摸对方有“双袖”或“赤身”者,立判敌 我。或叫“老乡”口号,立刻分明。后来敢死队归来说,趁日军熟睡,一冲敌营,日军士兵就乱作一团,哇哇大叫,很容易找到目标追杀。
  台儿庄大捷后,敢死队阵亡者,两倍赏金寄给其家属,全队公奠英雄。
  在台儿庄大战期间,当地民众团结一心,支援前线,老百姓集体拆门板、装沙袋,加固城墙。李宗仁先生对此也念念不忘,他常告诉李伦这样的全民抗战场景:全国各地也有慰劳团到战场慰问,鼓励军队士气,台儿庄大捷,是全国军民齐心团结一致奏响的胜利凯歌。
  台儿庄战役川军击毙日军少将
  营长陈九章(四川内江市隆昌人)得到冯玉森的报告,立即向团长王文拔请求率部伏击。随即又召集连排长开会商量,制定作战计划。又请来当地人一同分析地形,最后选定了邹县北面不远的小薛村为伏击地点。此地是曲阜到邹县的必经之路,公路由东向西从村内通过,隐蔽条件好,易于埋伏,又易展开兵力。另外,团长亲自掌握另外两营在附近选择要地接应。
  部队在邹县附近封锁消息、隐藏了二天。三天后拂晓前,部队悄声进入伏击地点。恰好村子里有两座废弃的土碉堡,相距约百米,又挑选出两个加强班,以排长潘近仁(四川内江市人)带队,分别潜入这两座碉堡,作为第一线。
  这天破晓后,漫天大雾,对面不见人。9时后,太阳出来,密雾终于尽散。又过了一阵,村外的部队已经听阵阵马达声从东传来,大家又是一阵紧张。连长廖璋溥(四川安岳县人)传令,先等村里打响!
  一辆卡车出现了,二十多个鬼子靠在车箱两旁,刺刀在阳光下闪烁。车顶架着一挺歪把子机枪,两个射手伏在上面。在卡车的后面,是一辆涂着防空色的小轿车。两辆车一前一后,从埋伏着的枪口下驶过,进了村。
  当两车完全进入伏击圈的时候,潘近仁命令投弹!几颗手榴弹飞出,“轰、轰”几声巨响,轿车被击中,猛地停住。十多枝步枪在碉堡内一齐开火,子弹顿如飞蝗,从车内跳出来三个鬼子无法躲避,被打倒在地。紧接着,卡车起火燃烧,车上的鬼子纷纷跳下,以燃烧着的汽车为依托举枪还击。此时,我方枪声大作,两碉堡内和村外埋伏的部队一齐开火,一阵交叉火网,7个鬼子顿被击毙。剩下一些鬼子破开一间民房,连翻几道院墙,窜出村外。
  营长指挥埋伏的部队迅速包围全村,并向汽车搜索。当接近轿车时,没想到突然从车下爬出一个穿著如富家子弟的中国少年,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莫明其妙的士兵慌忙把这个少年按住,又向车内搜索。这才发现车内还有一个浓眉大嘴、留着八字胡、身穿黄呢军服、腰里挂着战刀、满脸流血的老鬼子倒在后座位上,脑袋己被一颗步枪子弹击穿,一进一出两个弹孔直淌鲜血,早已被打死。
  搜索兵士迅速取下鬼子的战刀后转移,却不知道还应取下这个鬼子马靴上的金马刺。后来因无鬼子马靴上的金马刺证明其身分,在《战斗详报》中只能写“击毙鬼子十一名”,既得表扬,又受批评。填报时才知道只有鬼子将官级的军靴马刺才为金色,冲近汽车的搜索士兵都看见了这个鬼子的金色马刺,却不知道还有这个规定。
  此次伏击击毙鬼子十一名,缴获步枪、手枪十余枝、歪把子机枪一挺,另有特别俘虏一名,我方无一伤亡。
  当天晚上仔细地询问了这个车下钻出来的少年,才搞清了战果是如此的辉煌。原来这是住在他家的少将旅团长田岛荣次郎。
  三天后,当地老乡报告,日寇在曲阜和邹县同时举行了“悼亡大会”,为旅团长田岛送行。
  不过,被击毙的这个“大家伙”到底是谁?目前似有存疑,据当年《大公报》随军记者范长江报道则称是田岛部的本部翻译官中岛荣吉。
  不过,还有一点佐证可考,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二卷第一分册中载(中华书局1979年7月版):
  二月中旬第十师团编制概要如下:
  ······
  步兵第三十三旅团 旅团长 田岛荣次郎少将
  ······
  支队长濑谷少将于3月1日定期调动,继任步兵第三十三旅团长田岛少将遗缺,3月8日到达兖州。
  这分材料说明,2月中旬田岛少将还在编,3月1日己经只有遗缺了,足以证明田岛少将已经“下岗”。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