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朝鲜历史 > 高英淑是谁 金正恩姨妈高英淑为什么叛逃朝鲜

高英淑是谁 金正恩姨妈高英淑为什么叛逃朝鲜

山南慕北 2016-06-16
\
  朝鲜在金家人的统治下可以说相当“封建”,故而近年来脱北者众多,其中居然包括目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生母的亲妹妹高英淑,这是为什么?
  高英淑是谁
  高英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生母高英姬的妹妹,也就是金正恩的姨妈。2013年,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高英淑和她的丈夫于1998年5月向美驻日内瓦使馆申请政治庇护。在获得华盛顿的同意后,高英淑及其丈夫先抵达法兰克福,而后进入美国。
  高英淑1996年陪同金正恩在瑞士上学。当时金正恩在伯恩的一所国际学校读书。两年后,高英淑失踪,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2013年,韩国《中央日报》(11月5日)报道说,高英淑和她的丈夫于1998年5月向美驻日内瓦使馆申请政治庇护。在获得华盛顿的同意后,高英淑及其丈夫先抵达法兰克福,而后进入美国。据称,美国情报当局从高英淑夫妇获取了大量有关朝鲜第一家庭的情报。
  美中情局一名消息人士透露,高英淑夫妇接受了整容手术,目前他们属于美国证人保护计划的保护对象。
  金正恩姨妈高英淑叛逃朝鲜
  上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接到了一纸诉状,一对生活在美国的中年夫妇称3名“脱北”人士损害了自己的名誉,要求他们赔偿6000万韩元(约合33万元人民币)的损失。值得关注的是,这对原告夫妇是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姨母高英淑及其丈夫李某。
  高英淑在诉状中表示“被告散播虚假事实,称我们曾使用金正日的秘密资金赌博,并且污蔑我们做过整容手术”。高英淑的代表律师还表示,三名被告均于1990年代逃离朝鲜,并不了解朝鲜当前的情况,尽管如此,他们仍在电视节目中造谣。
  而被告的三名“脱北者”则气愤地说“曾以平壤贵族身份锦衣玉食的高氏此举意在阻止外界对金正恩的‘批判’”。 据信这三名90年代从朝鲜叛逃韩国的“脱北者”分別是朝鲜安全保卫部前官员、朝鲜前总理的女婿、朝鲜前任外交官。
  高英姬在金正恩十岁时就称他为“金大将同志”
  高英淑是金正恩生母高英姬的妹妹。1952年,高英姬出生在日本,她是济州岛出身的旅日朝鲜人高泰文(音译)的长女。高泰文是朝鲜柔道的创始人,从日本回来后就在平壤体育团担任柔道教练。
  金正恩的母亲高英姬1961年来到朝鲜,随后进入万寿台艺术团成为舞蹈演员。藉由这个身份她认识了金正日并最终成为了金正日的夫人。高英姬产下金正哲和金正恩(朝鲜现任最高领导人)两子,还有一女金与正;高英姬于2004年在法国接受癌症治疗,最终不治身亡,金正恩成接班人后,她被誉为“平壤母亲”。
  高英淑是高英姬的妹妹,朝鲜对于她并没有太多公开报道。不过1996年金正恩赴瑞士深造时,高英淑得以以监护人的身份陪同前往。当时高英淑按照金正日的指示照顾金正恩,她的身份是朝鲜驻日内瓦代表部下属的外交官。
  曾有媒体刊文称,在金正恩十岁的时候,高英淑就称呼金正哲和金正恩两兄弟为“大大将同志”和“小大将同志”,当时自尊心很强的金正恩追问道:“我为什么是小大将?”此后,对金正恩的称呼去掉了“小”字,变成“大将同志”或“金大将同志”。几年前又开始称呼他为“青年大将同志”。
  在瑞士生活两年后,高英淑从“金大将同志”的眼前消失了。据信在1998年5月,高英淑与丈夫一起向美国驻瑞士大使馆表明了流亡美国的意愿。美国方面秘密调查了高英淑的身份后接受了两人的亡命申请,从瑞士将两人带走后,通过驻扎在附近的德国法兰克福美军基地将两人送到了美国。
  根据韩国前国情院高官披露,得知高英淑叛逃后高英姬曾非常愤怒地说,“妹妹说要独自生活,结果却丢下家人就跑了。一定要把他们找回来,让他们还债”。
  高英淑逃往美国后音讯全无,曾有美国中情局的消息人士透露高英淑夫妇接受了整容手术,他们属于美国证人保护计划的保护对象。此次在韩国起诉“脱北者”时,高英淑的代表律师表示“高英淑使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从朝鲜被逐出,以及她在出逃后为躲藏而整容”为“脱北者”散布的不实信息,不过由于此次诉讼高英淑没有出庭,关于她是否整形的消息无法核实。
  据韩国《月刊朝鲜》2003年9月版报道称,高英淑在逃亡到美国之后,向美国情报机关提供了有关金正日海外秘密资金的重要情报,而美国政府基于这一情报确认了金正日在纽约、伦敦股市及瑞士银行进行“秘密投资”的事实,并将金正日投资到纽约市场的资金予以冻结。
  2013年,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说在美国居住超过10年高英淑获得了美国政治庇护。
  高英淑为什么逃亡美国?
  关于高英淑叛逃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一种比较普遍的共识是她“知道太多金正日政权的秘密,觉得害怕”。
  金氏家族的流亡事件始于金正日第二任夫人成蕙琳的侄子李汉英从瑞士流亡到了韩国。而成蕙琳的姊妹(也是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的姨妈)---成蕙琅,也于1996年从莫斯科流亡到了西方;成蕙琅的女儿李男玉(音)则在1992年就也流亡至西方。
  具体到高英淑身上,她叛逃时的1998年正是朝鲜经济最困难的时候。1994年金日成病逝,朝鲜又遭受连年的自然灾害,朝鲜在“苦难的行军”中苦苦挣扎。数据显示,朝鲜1998年GDP总量比1989年累计下降了30个百分点,1998年外贸额比1990年累计下降了44个百分点。高英淑目睹朝鲜的“苦难”,又掌握着高层的诸多秘密,或许是其叛逃的诱因之一。
  另一方面,高英淑是旅日朝鲜人的后裔,也就是朝鲜人所说的“日胞”。“日胞”在朝鲜的政治社会生活里通常受到不公正待遇。根据党内人事方针他们不得担任党务、司法、外交、航空、海运等部门职务。在军队里也不能担任军官。每个机关采用“日胞”的比例也限定在1.5%。“日胞”身份让其不受重用,因对现政权仇恨而选择叛逃也是可能的原因。
  高英淑这次公开起诉,无异于自己揭开了身上的保护膜。其丈夫来到首尔寻找代理律师,夫妇两人的行踪不仅被韩国情报当局获取,也遭西方媒体的曝光。对朝消息人士说“高英淑目前在美国韩人城经营洗衣店”。据说1997年带着朝鲜向中东出口导弹的机密情报逃亡的朝鲜前任驻埃及大使张胜吉(音),也携手功勋演员出身的夫人崔某在美国经营了一家超市,据说是因为不以韩裔为目标客户,生意就难以维持。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