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世界历史 > 美国历史 > 麦克阿瑟老兵不死 麦克阿瑟与彭德怀

麦克阿瑟老兵不死 麦克阿瑟与彭德怀

山南慕北 2016-06-14
\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美国远东军司令,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司令;战后出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等职,堪称美国战争史上的奇才。
  麦克阿瑟老兵不死
  麦克阿瑟回到美国后,在华盛顿受到了万人空巷的英雄式欢迎。许多大城市都爆发了支持麦克阿瑟,反对杜鲁门的游行示威活动,杜鲁门支持率下降到了26%。四个州的议会通过了决议,要求杜鲁门总统收回成命。
  1951年4月19日,在国会会议之前的告别演说中,发表演说——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我即将结束五十二年的军旅生涯。我从军是在本世纪开始之前,而这是我童年的希望与梦想的实现。自从我在西点军校的教练场上宣誓以来,这个世界已经过多次变化,而我的希望与梦想早已消逝,但我仍记着当时最流行的一首军歌词,极为自豪地宣示‘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
  1951年6月25日,美国国会为了表彰他的功绩,破例通过一个决议,批准为他专门制造一枚金质特殊荣誉勋章,这面勋章上面镌刻着他的肖像和以下文字:“澳大利亚的保卫者,菲律宾的解放者,日本的征服者,朝鲜的捍卫者”。
  1962年5月2日,82岁高龄的麦克阿瑟回到母校——西点军校,接受军校最高奖励——西尔维纳斯·塞耶荣誉勋章。在授勋仪式上,他即兴发表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也是最感人的一次演讲《责任—荣誉—国家》:“我的生命已近黄昏,暮色已经降临。我过去的音调和色彩已经消失,它们已经随着往事的梦境模糊地溜走了。往日的回忆是非常美好的,是以泪水洗涤,以昨天的微笑抚慰的。我渴望但徒然地聆听着远处那微弱而迷人的起床号声和那咚咚作响的军鼓声。在梦境里,我又听到隆隆的炮声,噼啪的步枪射击声,战场上古怪而悲伤的低语声。然而,在我黄昏的记忆中,我总是来到西点,耳边始终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
  1964年4月5日,麦克阿瑟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院(美国陆军医疗中心)因胆结石去世,享年84岁。
  麦克阿瑟与彭德怀
  麦克阿瑟和彭德怀是朝鲜战场对垒的两军统帅。除了战功卓著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落魄过,但他们落魄后的命运截然不同。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担任美国远东军总司令,西太平洋盟军总司令,1944年晋升为五星上将。战后为驻日盟军总司令,朝鲜战争时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卓著功勋,在二战后彻底摧毁日本军国主义、重建和平新日本的卓越贡献至今都彪炳史册。
  麦克阿瑟虽然有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战功,但是,却因在朝鲜战争中违背了美国的“党(执政的民主党)指挥枪”原则而被撤职——惨遭败走麦城之厄运。金日成发动朝鲜战争后,杜鲁门下令美军赴朝参战。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组织联合国军参加朝鲜战争,由麦帅出任总司令。朝战期间,麦克阿瑟组织策划仁川登陆,将金日成的朝鲜人民军拦腰切断,战争形势被完全逆转。
  杜鲁门总统的意思只是让他打一场有限的战争。但麦克阿瑟公开反对杜鲁门的决定,派侦察飞机飞入中国领空。麦克阿瑟的不服从“党”的命令的做法令美国军政当局相当不满。麦帅的霉运即将来临。1951年4月11日,杜鲁门总统解除了麦克阿瑟的职务。
  麦帅被解职消息一经公布,美国国内舆论大哗。公众对此的普遍反映是极度的不满,愤怒的人们纷纷向白宫写信或发电报发泄自己的愤怒。据白宫新闻办公室统计,他们总共收到了27363封有关这一事件的信件和电文,批评这项命令的大大超过赞同的比例,二者比例达到20:1。
  对当时舆论的种种过激反应,杜鲁门总统说:“也许在6、7周内,他为此会受到痛责。但是最终人们会醒悟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麦克阿瑟将会逐步降为凡人。美国人民将会理解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
  在远东,当麦克阿瑟夫人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肩膀,悄声告诉麦克阿瑟他已经被解职的消息。当时,麦克阿瑟的表情呆滞了。他沉默片刻,然后抬起头温和地说:“珍妮,我们终于要回家了。”
  当时的日本政府为麦克阿瑟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日本天皇裕仁亲自到麦克阿瑟的驻地为他送行。东京的小学生因此有了一天的假期,沿途欢送他们心目中为日本的战后复兴立下汗马功劳的麦帅。
  在夏威夷,麦克阿瑟受到了10万人的夹道欢迎。而在旧金山,这一数字是50万,华盛顿25万,纽约750万。据纽约警方的估计:那天为欢迎麦克阿瑟而抛掷的五彩纸屑总计2850吨,整个纽约市“仿佛经历了一次暴风雪的袭击。”
  说完麦克阿瑟,再来说说我们的彭大将军,1959年由于在庐山上召开的中央全会上对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运动提了不同意见,彭德怀元帅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组织军事俱乐部;里通外国;与张闻天、黄克诚等人结成反党联盟;一贯反对毛泽东。毛泽东此时完全忘记了他曾经写过的那首诗了(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1935年10月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
  一旦老毛龙颜震怒,那些曾经和彭德怀“在一个锅子里吃饭”(朱德语)多年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部下几乎全部“紧跟领袖毛主席”,一个一个地站出来猛批彭德怀,和他划清界线。林彪、贺龙毫不手软地揭批老彭。
  中共高层中,只有朱老总一个人表示了对彭帅的同情。在庐山批完彭德怀后,回到北京的彭帅继续遭批斗,老部下里只有钟伟少将敢于为彭德怀辩驳。而正直勇敢的钟伟当场就被抓了起来。最后,彭德怀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国防部长、政治局委员。下放山区工作。
  到了文化大革命之时期,彭德怀再次惨遭红卫兵的批斗、凌辱,最后在1975年死于狱中。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