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明朝历史 > 明朝史学方面的成就有哪些?

明朝史学方面的成就有哪些?

山南慕北 2015-11-02
\
  明前期官修史籍多,后期私纂史籍多,这与明代专制主义中央集权政治的强弱以及王学的兴起有一定的关联。明后期著名的史学家有郑晓、高岱、王世贞、李贽、焦竑、严衍、谈迁、黄宗羲、顾炎武等人。他们把史籍分为国史、野史和家乘三类,比较全面地概括了这一时期中国史学发展面貌,有助于对史料更客观地进行对比研究和探索。
  明朝后期,由于国势衰弱,统治者对史学控制不力,因而私人作史出现了高潮.当时的私史,不论是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有较大发展。它们绝大多数是总结明朝政权的盛衰得失,其中有不少揭露了最高统治者的荒淫腐败,批评历代君主的昏庸无道,对君权神圣提出了大胆的怀疑。
  国史——包括实录、会典和正史等书
  正史中的《元史》二百一十卷,是太祖洪武二年至三年修纂的,总裁官是宋濂和王祎。此书虽有缺点,但完整保存,对中国史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官修的《明实录》和建文、景泰两帝的附录,几乎囊括了明代的全部历史。实录除皇家诏谕外,还引用和记载了大量的大臣奏疏和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各方面活动的材料。但对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有所偏护和隐讳,对某些历史事件和人物评价也不公允。《大明会典》是记载明章国典的,存两种。一是正德《大明会典》,共一百八十卷,截止于孝宗弘治十五年,正德四年刊行。一是万历《大明会典》,共二百二十八卷,新补了嘉隆等朝的条例,万历十五年刊行。两书可相互参考。会典类今存者还有洪武时的《诸司职掌》和嘉靖时戴金所辑《皇明条法事类纂》等。
  野史——包括非官书的别史、杂史和笔记等
  明后期私人所编历史极多,不仅可正国史之是非,还可补国史之不足。以明代论,属于纪传体的有郑晓《吾学编》、何乔远《名山藏》、邓元锡《皇明书》,李贽《续藏书》和尹守衡《明史窃》等:属于编年体的有薛应旂《宪章录》,黄光升《昭代典则》,陈建《皇明从信录》和《皇明通纪辑要》、谈迁《国榷》。属于纪事本末体的有高岱《宏猷录》:属于杂史类的有王世贞《弇山堂别集》、朱国桢《皇明史概》:属于典制类的有徐学聚《国朝典汇》、孙承泽《春明梦余录》:属于笔记类的有叶盛《水东日记》、王锜《寓圃杂记》、何良俊《四友斋丛说》、谢肇淛《五杂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等。
  家乘——包括私纂的碑传、行状、年谱、家谱等书
  碑传总集著名的有徐纮撰《明名臣琬琰录》及《续录》,还有焦竑《国朝献徵录》,有的年谱、行状是单行的,如戚国祚《戚少保年谱耆编》、《李东阳年谱》、《霍韬年谱》、《顾亭林年谱》等:有的则附录在文集中,如张居正《张江陵文集》附录行状,周顺昌《烬余集》附录年谱,《海瑞集》则行状、碑传、年谱皆有附录,此外,还有大量抄本的家谱出现,以供研究之资。家乘每多腴词,须与国史和野史相互参照。
  明人重当代史,对古史的研究亦有成绩。如张溥对《通鉴纪事本末》的论评,王夫之的《读通鉴论》,冯琦和陈邦瞻的《宋史纪事本末》,陈邦瞻的《元史纪事本末》等。
关键词: 史书 文化 明朝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