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历史战争 > 战史资料 > 越南战争的历史影响

越南战争的历史影响

山南慕北 2015-10-20 16:09:35
越南战争

越南战争
  越南战争的影响
  越南
  越南为国家和民族的独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战后,100—250万南越公民被送进劳改营,估计有165,000名犯人死亡。还有100,000到200,000南越公民被处决。R.J. Rummel估计在被赶到「新经济区」从事苦役的一百万南越公民中,五万人死於重劳动。据联合国难民署数字,有200,000到400,000越南船民死在海上。在1945年9月2日至1975年4月30日的战争中造成了800万平民的死亡。战争结束时给越南留下了一片满目苍夷的土地和100万孤儿、200万寡妇、50万残疾人、70万妓女。但这还不是苦难的终结,越南又先后与中国和柬埔寨发生战争。长期的战争以及与世界的隔绝导致经济崩溃、通货膨胀;1970年代后期超过400万的越南华侨华人和支持越南共和国的受难者乘小船逃离越南。
  美国
  越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十多年的越战,美国耗费了至少二千五百亿美元。尽管军事上美国并未失败,但它表明美国冷战策略上的重大失误。越战极大的改变了冷战的态势。美国由冷战中的强势一方变为弱势,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美国更积极的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越战加剧了美国国内的种族问题和民权问题,使国家处于极度的分裂状态,给美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
  越南战争结束了美国战后25年的经济繁荣,使美国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尽管美国自建国以来在绝大多数战争中都是获利的,但是越南战争却是美国人的滑铁卢。战争初期国防开支急增,到1966年增加幅度为10%以上。与此同时,1965—1966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均超过6%。但随着美国在越南的军事行动陷入困境,国防开支负担不断加重,美国经济又调头向下,1967年经济增长率降到2%。1970年美国经济增长则完全陷于停顿。事实上,美国从1969年12月爆发经济危机,到1982年12月经济才得到复苏。
  柬埔寨
  柬埔寨战前的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的政府一直在各国之间努力维持柬埔寨脆弱的独立地位。高棉共和国的成立与美国和越南共和国的侵略把柬埔寨彻底地卷入了战争。柬埔寨共产党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军乘机建立了柬埔寨民主共和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柬埔寨民主共和国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2万平民死于该运动,其中包括越南公民。由于柬埔寨民主共和国政府的政策失误不仅造成了东盟国家动荡,越南出于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战略,应流亡在越南的柬埔寨共产党叛徒的邀请,越南侵略柬埔寨民主共和国并成立傀儡政权,柬埔寨共产党领导柬埔寨人民军则发动抗越救国战争。
  中国
  大陆地区
  中国是越南民主共和国最主要的支持国和援助国。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再加上社会制度的因素,中国援助越南800亿元人民币,客观上加剧了中国经济的负担。统一后的越南并未成为中国可靠的盟国,出于担心国家利益受到中国和柬埔寨民主共和国的损害,越南倒向了苏联。1978年12月25日越南侵略柬埔寨民主共和国,破坏了东盟国家的局势,同时在中越边境挑起冲突,并在其国内大肆排华。中国于1979年2月17日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教训越南。
  香港地区
  1975年西贡沦陷后,越南人民不断乘船来港,联合国在同期推行第一收容港政策,指定香港须首先接收越南难民(港府称越南船民)。1978年汇丰号事件后,殖民地政府在香港多处地方设立越南难民营,大型难民营包括望后石及深水埗军营(今西九龙中心),此后不断有越南人偷渡来港,当局与越南交涉,并遣返越南难民直至2000年望后石难民营关闭为止。
  由于越南难民背景不同,香港政府懵然不知而让北越及南越难民在同一难民营内生活,亲共的北越人和反共的南越人曾多次在难民营内进行打斗,更试过出动驻港英军镇压。由于有部分难民营设置在居民区附近,香港人对经常生事的越南难民反感,越南人在香港的形象十分低落。至今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仍拖欠港府的越南难民处理经费。
  脍炙人口的“北漏洞拉”广播亦是越南难民潮的产物,当时殖民地政府为防止更多越南人来港,实施甄别政策以减少越南难民对香港的负担。直到今天,因为越南难民问题,香港仍然对越南人实施严格的出入境管制,包括禁止他们参与专才计划。
  韩国
  朴正熙向越南派遣海军陆战队和陆军,但参战费用由美国“买单”,且作战指挥权要在韩军手里,韩军只根据美军的总体部署进行协同作战。[7]  在越南战争中,韩军司令官柴明顺曾下达这样的特别命令:“即使错过100名越共,也要保护一个越南百姓。”可是历史真相却恰恰相反,韩军在战争中犯下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各类屠杀与虐俘事件层出不穷,让人联想到二战中的日军。用已故越军副总参谋长陈文茶的话说:“南朝鲜傀儡军对我们进行了最残酷的围剿,他们的野蛮行径超出了战争的范畴。”
  武器战术
  如同中东战争越南战争成为了冷战中东西两方新武器、新战术的试金石,并且由于美国的直接参战,对美军1980、90年代的发展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
  越南战争是第一场大量投入直升机进行作战任务的战争;美军利用直升机快速起降与起降场地需求小的特性,发展出利用直升机快速移动部队,进行敌后奇袭的空中骑兵战术,在战争期间发挥出相当的效力。此后,美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对直升机的倚重进一步增加,直升机空中机动作战几乎成为美军的典型战术,不过,美军直升机在越战后期的损失率节节高升,也显示出直升机在战场的脆弱性。
  常久以来流行着一种说法,认为越南丛林与农田密布的地型限制了美军装甲、坦克部队的运用,而大大削弱了美军在传统武力上的优势。此论述再加上1973年赎罪日战争中以色列装甲部队为阿拉伯国家装配的俄制反坦克导弹重创的战例,成为了70年代后风行一时的“坦克无用论”的理论依据。然而在实际上,美军装甲部队在越南的部属与活动受到的影响并不如想像中的大,更甚至在某些行动中大规模的使用装甲部队作战(如在1965年扫荡湄公河三角洲时,就曾大量投入新式的M113装甲运兵车,对缺乏重武器的当地北越军造成很大的冲击),美军装甲部队在越战期间的缺乏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交战对手装甲兵力上的不足与节制性的运用;直至美军撤出后,北越军的装甲力量才出现长足的成长,不但在越战末期与南越军发生过大规模的坦克对战,同时也在1975年最后的攻势中发挥举足轻重的角色。
  越南上空的空战也对美军战机发展带来影响,美国海空军在质、量上均优于对手北越空军,但在战争的头几年间却无法在空战中取得优势,甚至付出了近乎一比一的难堪交换比。美军战斗机部队的拙劣表现之原因在于,作为海空军主力的早期型F-4幽灵式战斗机因为当时流行的武装全导弹化概念而未装置机炮,而当时导弹的准确性又难以保证,导致美军飞行员时常出现导弹失灵/脱靶后无法还手的窘境,而美国飞行员教育因全导弹概念而轻视缠斗,编队战术上也较为僵化,结果使重型的美军战机在面对北越相对轻巧的战机时陷入苦战。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美军开始在F-4E以后的各型战机上重新加装机炮、加强飞行员的缠斗训练及获得可靠性较高的空对空导弹后,美国战斗机部队才得以夺回越南空战的优势,将敌我交换比拉大到一比三。此外,北越空军轻型战机在战役期间的活跃表现,让美军出现了名为战斗机黑手党的战术、设计概念,从而催生出F-16战隼式战机。
  东西方的轻兵器代表AK-47和M16也在越战中被广泛投入(至今其衍生型仍继续在各国部队中服役),自动武器的参战使单兵火力被提升到二战时期的数倍─这对广泛以小股部队甚至单兵进行游击、骚扰战术的北越方面带来的优势尤其明显。美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主要是步兵)在越南被投入一场没有决定性的正规会战、由大量的小部队交战与搜索构成的“非正规”战役,而这种战争模式中所需求的战技(诸如侦搜、班─排级的战斗教范、丛林-住民地战斗)多是过去美军所忽略的。同时,美军当时大量征招大专学生担任尉官的制度,也产生了大量不适任的基层干部;越战的教训无疑使战后的美军更重视相关的训练(其中尤以特种部队作战方面获得长足之发展)。此外,防弹衣也首度在越战期间被美军大量发配做为单兵防护装备。
  战后创伤综合症(PTSD)也因为越战返国军人所出现的问题而广为大众所知,因而促进了日后对战争心理学的研究与发展。
  化学污染
  为打击越共部队,美军通过喷洒落叶剂来破坏赖以隐蔽的丛林。所使用的有粉剂、绿剂、紫剂、蓝剂、白剂,以及最主要使用的橙剂,对于美国使用这些武器是否违反战争法尚有争议,反对者认为落叶剂并不是直接针对人员的致死性武器。 2006的一份报导称,约有400万越南人受到化学污染的危害,在越南南部某些地区污染物的含量甚至达到了安全标准的10倍。不过美国政府尚未承认橙剂和各种健康问题有关。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