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以史为镜 > 世界回眸 > “共妻制度”谣言始末

“共妻制度”谣言始末

2015-03-20

在西方媒体的攻击中,苏联“共妻”说曾持续多年。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日前刊登作家阿马马年科关于所谓 “共妻”事件的解密文章,做出了解释。

1918年6月末,在莫斯科米亚斯尼科夫大街上的一栋大楼内举行了一次引人注目的审判,被告赫瓦多夫——一家布厂老板被控在莫斯科到处张贴有损人民政权的告示。这张告示名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起草者赫瓦多夫假借政府名义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年5月1日开始,所有17至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 “公有品”。告示中详细列了19项妇女“公有”的具体措施,并且指明措施的具体实行将由莫斯科无政府主义委员会负责。当时莫斯科经历革命不久,无政府主义者也参加到了布尔什维克的政府当中。而赫瓦多夫就是该委员会成员之一。

根据告示,工人或社员们只要持有工会开具的证明或地方委员会开具的《无产者家庭证明》都有权“享有”一个女人,每周3次,每次3小时。而女性“公有化”之前的“原配”丈夫仍将保留对原来妻子的“优先权”,但如果丈夫抗拒执行“公有化”法令,那么他将被取消这一“优先权”。

告示说,每个行使了自己“享受”权利的工人或社员都要缴纳自己10%的工资,而如果没有证明或不是无产者,每个月便要缴纳100个卢布。而收上来的钱将用来成立“人民繁育”委员会,该委员会将负责发放每个妇女每月232卢布的补贴,同时也负责对怀孕妇女的照顾和将新生儿抚养到17岁的费用。

法院调查发现,赫瓦多夫已经将告示当中的部分条款变为了现实。他在莫斯科附近的索科尔尼克地区弄了一套三间大草房,并且取名为 “社员之爱”宫。其中的两间房间作男女宿舍用,而第三个房间便用来享乐。结果,自告示贴出后,这里便每晚充满了淫荡的呻吟声。调查发现,这一切不过是赫瓦多夫为了敛财编造的谎言,他自己不但因此赚得盆满钵满,还自己亲身参加到了“享受”活动中去。

该案被曝光后,赫瓦多夫马上被逮捕。随即便举行了对他的审判。不久以后,整个俄罗斯境内都开始流传着关于共产主义政权“共妻”的传说。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英国著名作家戈尔别尔特·韦尔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专门到莫斯科拜访了列宁,并向他询问关于“共妻”的问题,列宁斩钉截铁地告诉韦尔斯,共产主义政权从未发布类似的文件,也从没有这样的命令,这完全是栽赃陷害。

(环球时报 方亮)

关键词: 始末 谣言 制度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