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以史为镜 > 世界回眸 > 英国南海公司案:史上第一次全民投机炒股

英国南海公司案:史上第一次全民投机炒股

2015-03-20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全民炒股发生于第一个开始工业化和公司化进程的英国,这就是著名的南海公司案。许多人在这次投机中成为富豪,也有无数人破产,时任皇家铸币局局长的牛顿,就在这次投机中失去了20000英镑的巨额财产。

摘自《角落》 2005年3月

我们提工业革命,自然力量被用作工具在工业规模上运作,人力能量和手工作坊被取而代之。但是我们经常忘记可以称为“企业革命”的事物。在这种发明中,一个公司被众多参与者拥有,并可以自由转让股份。股份公司是其中的主要内容。到十七世纪末时,英国人开始形成观念,认为拥有股份在许多方面比传统的拥有土地更有便利,很象我们今天看待这种情况的观点。

农业土地要求经常的农技照料,但如果你买了有盈利表现、由忠诚的管理层经营的大公司的股票,你就不需要对它进行亲自干预。普通股的红利不征税(按逻辑也不应征税,因为公司已经在经营过程中付过税),而且拥有证券的投资组合比拥有农场更容易在一群继承人之间分配。特别是通过普通股所有权解决了公司的资金来源,而不论公司的性质要求具有多大的规模,这大大超过了一个家族或合伙人的筹资能力。

到十七世纪末,英国出现了一百多家这样的公司,行业涉及银行和保险、探险、工业项目、专利实施等。

不过大多数财富仍然来自土地。帝国南部气候下高度繁荣的农业使得加勒比群岛和部分中美洲地区具有独特价值。不仅仅是单位产量超过阳光柔弱、生长期短的英国本土,而且香料、水果之类产品数量繁多,这在英国本土是根本无法种植的。这样,亚热带农业被赋予几乎等同于油田的投资价值。公众对西半球“农场”的兴趣也被威廉.菲普斯爵士航行到西印度群岛一类的成功所激发,因为他为支持者们带回百分之四千七百的利润。

在抢占海外殖民地的过程中,英国同欧洲其他强国进行了战争。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马尔波罗战败后,西班牙成为英国最大的商业竞争对手。1713年的乌得勒支和约结束了西班牙王位继承之战,为英国打开了加勒比、中美洲和北部南美洲。

英国为支付对法战争中发行的巨额战债而喘息着。拥有土地的上流社会和贵族们憎恨这种债负,因为这是以他们的政治势力和土地财产为抵押的债务。战债由两部分组成:99年期的岁金和通常为百分之五年息的长期国债。长期国债的兑付进展顺利,最让人困扰的是岁金。因为岁金当时发行于困境中,他们承诺提供超常的高回报,而且附加条款规定,除非获得持有者的同意,否则不得提前赎回。

岁金的债务人渴望金蝉脱壳的办法。所以,在1711年,当有人动议把政府债券的百分之六转换成一家从事对加勒比、西属美洲和太平洋岛屿(统称“南海”)的垄断性贸易公司的股票时,立即激起了广泛的热忱。必要的法律很快制定并生效。南海公司接受一千万英镑的政府债券,作为回报,它获得了对南海贸易的垄断性的经营权,外加政府每年提供的补贴金。

第一届董事会于1711年的8月份召开。董事会有33名董事成员,但是没有人拥有西属美洲或其商业的必要知识。然而,借助悉心捏造的谣言、报纸的宣传以及对高层的贿赂,公司成功地树立了现状繁荣、前景美妙的形象。

1719年,南海公司提议,在政府同意提供补贴和进一步特许权的前提下,为剩余的政府债券在交易所向公众发行股票。政府很乐意,它一直以极大的兴趣关注着法国约翰.劳计划中的解决渠道。英国大使斯泰尔写道:“劳先生的项目计划使法国公债瞬时兑付清偿,法国国王仍旧是庞大税入和无限信用的主人。”

然而,南海公司的管理者私下的意图是,通过激发对本公司股票的投机兴趣而使市场价格上涨,他们就可以用越来越少的股票来交换定量的国债,债券持有人会为眼前利益而转换成股票再卖出获利。同时,公司的管理者们还可以保留获准发行的股票数量的富余部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正是这样。下议院于1720年2月2日接受了这项交易。南海公司的股票立即从129英镑跳升到160。当上议院也通过议案时,股票价格涨上了390。一位姓温德罕的女士写道:“南海是谈资与时尚,妇女们卖掉自己的首饰来购买股票。”就连艾萨克.牛顿也屈服了。他开始时买了价值七千英镑的股票,后来在成本的两倍的价格上卖掉了。他说自己可以计算天体的运行,却不能计算人群的狂热。被群众的狂热卷挟着,他又以更大的规模买回来,结果终于亏损了两万英镑。

南海公司有一定的期限来执行股票转换,所以每隔几周发售新发行的股票,兑付很小数额的现金,其余的安排在将来转换。

4月,当宣布有百分之十的红利以股票形式支付时,股价升上400。5月,公司宣布直接向公众提供的第一期债券的转换条款。在一周内把岁金债券提交给交易所的人将以375英镑的转换价格获得股票。五天后,股票被操纵到495。债券转换成股票的诱惑变得难以抵御,逾半数的岁金债务得以转换。6月,借助精巧的金融运动、持续而密集的宣传攻势和投机热忱的疯狂,股票价格达到了890。

泡沫狂潮开始升级。数以百计的计划纷纷出笼,有些是理智的,有些则不是。这些计划寻求资金的总额超过两亿英镑,消化了大量投机需求。最荒唐的泡沫公司宣称成立的公司将“从事一项极有优势的业务,但不需要任何人得知具体是何业务”。股份每股100英镑,预计每年盈利百分之百。认购者需支付起始款项每股2英镑,其余98英镑将在一个月后披露此项特别的生意时缴付。这一荒唐的提议竟吸引了大量的认购登记和现金付款,每天都有超过一千股的认购。

1720年6月,南海公司发行500万英镑的股票以获得现金,价格定在每股1000英镑。认购款的十分之一当时支付,再有十分之一在一年后,其余八成分期付款安排在四年以后。上议院和下议院的半数议员都参加了认购。

知情者和听从明智建议的投机者卖出股票,他们理解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事情。波恩郡几乎迈在最高点,清算出二百万英镑的现金,而最初投资为20万英镑。

当一连串的转换供股和现金认购在继续时,市场变得疲惫了。8月,董事会提出全年百分之三十的红利、未来十年不低于百分之五十的方案,希望这样可以支持股价保持当时的水平。但这正是几个月之前刚刚买进股票的投机者们最不满意的结果。他们原来预期极大的投资收益。南海公司的谋略破产了。股价徘徊不前,随后跌落、下坠,而且越来越快。贪婪瞬间变成恐惧,恐惧变成绝望。

到11月,南海公司的股票坍塌到135。巨大的期望、义务和信用都建筑在这一结构之上,因此,它的垮台深重地动摇了英国的金融和商业。

国王乔治一世提前从他休假的汉诺华赶回来。12月,国会召集起来开会。必须有人承担责任,必须有人受到惩罚。上议院摩尔斯.沃西大力主张把罪犯捆进麻袋投下泰晤士河。没有人指出投机者因为自己贪图暴利和违背常识必然造成这样的命运。

一个调查委员会成立了,并且于几个月后提交了报告。报告指出,为了推动成立南海公司的立法,免费的股票被赠予了有权势的人,包括国库专员查理斯.斯坦霍普、桑德兰伯爵和分别担任邮政大臣与国务大臣的詹姆斯.克雷格父子。财政大臣约翰.艾斯莱比接受了八十万英镑的贿赂,这在十八世纪是个庞大的数目。在接下来的审理中,只有艾斯莱比被定罪,罪名是“恶名昭著的、危险的和罪恶的”腐败,并被投进监狱。

在南海受害者名下有二百多万英镑从南海公司的董事中追回,这些董事的土地、财产被充公。另外,那些用南海公司股票抵押借贷的人(包括138名下议院)只要偿还借贷款项的百分之五就可免除义务,失去收入的原岁金债权人的半数损失可以得到补偿。

来源:网易历史

关键词: 南海 英国 全民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