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以史为镜 > 世界回眸 > 信神的人从信仰中获取力量 美国全国祈祷日有感

信神的人从信仰中获取力量 美国全国祈祷日有感

2015-03-20

在遭受比二战珍珠港事件更为惨烈的攻击之后,从最初的震惊中醒来,美国人没有走上街头游行,没有去袭击那些与袭击者相关国家的大使馆。他们走进教堂祈祷。

这是我们在昨天给朋友们写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提到的第一个事实。这一事实给我们造成深刻印象。因为,这样全国性的民众行为,是美国传统文化的自然反应,而这样的文化,正是我们所陌生的。

那么,美国人不愤怒吗?显然不是。在事件发生三天之后,美国CNN新闻网的民意调查中,让民众在"震惊、悲哀、愤怒"这三种情感反应中,作出对自己占上风的那种情感的判断,大多数人选择的是:愤怒。那么,愤怒的美国人为什么不去叫喊口号、扔砖头瓦块发泄愤怒,而是走进教堂默默祈祷,点上一支小小的蜡烛?

有着宗教传统的文化是一种享有高度精神生活的文化。在这样的文化中,人们习惯于思索一些超然的、对解决现实的生活政治困境似乎是完全没有用处的问题。例如,生与死的问题,如何处理内心世界的问题,如何看待外部世界的问题,等等。走向宗教,是人们体验到人的软弱、感受到生命充满困惑,有着向善的愿望、却遭遇完善自己的艰难。于是,他们求助于神的力量。而这种问题的提出,本身就是思索、痛苦、寻求等等一系列深度的精神生活的结果。因此,沉浸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人们习惯于对自己提出一些深层问题。他们面前的世界是复杂的、矛盾的、需要信仰才能够维持的。

他们感受软弱,是因为他们思索的习惯,让他们比生活在无神文化中人们,看到一个更为复杂和无奈的世界。

现代生活的节奏变快了,今天的许多美国年轻人并不象他们的父母那样规律地去教堂,甚至根本不去教堂。但是,假如你问他是否信仰宗教,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会回答说:是的,我是信神的。

可是,眼前的世界却是矛盾的,充满悖论。无论从人的历史,还是从今天的国际社会中,都是如此。人的世界走到今天,充满了侥幸和偶然,对于在西方文化中生活的人来说,还充满了让他们痛苦的心灵挣扎。他们需要信仰的力量,在人的世界面临困境的时候,支撑起自己这样一个渺小的个人。

美国人生活在宗教精神之中,因此,他们心中的敌人只有一个。这敌人不是某个国家,不是某个民族,不是某种宗教,不是某群人,而是听起来似乎非常抽象的概念,美国的敌人是邪恶。只是邪恶可能在某一刻占据了一个人、或是一个群体的心灵,使他们完全丧失人性和对别人的同情心。这种基本概念导致美国人常常同情对他们攻击者的家属:同情他们的亲人不幸被邪恶所俘获。这是他们在灾难中听到讥嘲的时候,能够不抱怨的原因。相反,他们会在上帝面前为讥嘲者祈祷:祈求上帝帮助他们驱走邪恶,成为一个有同情心的善良的人。

在美国人的眼里,整个世界和历史,就是向往着和平自由的良善与邪恶的竞争。可是他们看到,仅以二战为例,结果就充满了偶然性,例如美国人在核竞赛中先走了一步。因此,二战的胜利结果并不使美国人就感到有理由乐观。今天和平的美国平民遭受攻击,让他们又一次看到了邪恶取胜的可能。技术的发展,无限扩展了邪恶的破坏力,使得类似二战中首次出现的核竞赛问题,再次变得严峻而紧迫。邪恶可以无视规则、藐视生命、践踏文明、无顾忌地摧毁一切,善却必须在还击的时候,仍然遵循规则,并且在可能发生的伤害面前顾虑重重。因为抛弃规则和顾虑,就是在抛弃向善的自由理念本身。因此,他们感到邪恶的强大和自己的软弱。善必胜恶,对美国人不是科学理论推导的结论,而是信仰的结果。在他们感到软弱的时候,他们走向神。

对于美国人来说,邪恶并不只发生在外在的世界,邪恶也一样发生在自己的内心。因此,当愤怒发生的时候,他们的文化使他们习惯于首先反省自己的愤怒。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这种情感反应与他们追求的平和的精神世界是冲突的,因此他们需要神的帮助,祈求上帝理解他们产生愤怒的原因,他们愤怒是因为突然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他们寻求信仰坚持的力量,这种力量,能使他们不将愤怒转化为仇恨。因为在美国人的语言中,仇恨是邪恶的载体。

他们向上帝祷告,表达自己的愤怒,告诉失去亲人和同胞的哀伤,以及自己在震惊后难以恢复心的宁静。在信仰中,美国人渴望医治心理的创伤,把愤怒转化为对理念的坚持。在事件的第一天,所有的人还处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的震惊之中,我就从电子邮件里收到了这样的叮嘱:We have to control our anger。

美国从信仰中获取力量。

于是,他们能够坚持在电视中提醒抚慰孩子们的家长,面对频频出现的嫌犯照片,一定要记得对孩子们说:不要看到的都是深肤色的面孔,就形成错误的偏见,以为坏人都是深肤色的人,坏人什么样的肤色都有。美国人不愿意因为遭受攻击,就放弃自己平等的理念。

于是,这个国家的法治根基不会变化,他们不会在调查和今后的司法审判中损害现有的程序,正是这种法治基础保障了美国人以及生活在这里的每个人的权利。美国人不愿意因为遭受攻击,就放弃自己的自由理念。

于是,在华盛顿的巍峨的主教堂,美国几乎所有前任和现任正副总统都参加了。

我们住在偏远的乡村,这里没有都市里宏伟的主教堂,但是宗教气氛是一样的。附近小城在攻击事件之后,拉出的唯一一条巨大横幅是:现在是祈祷的时候了。

因此,美国人说,邪恶摧毁了我们的楼房、杀害了我们的美国同胞,但是,他们无法摧毁我们的自由。自由是美国人的信念,是他们从神那里获得力量之后,坚持的一个信仰。

走出教堂,这个世界对于他们仍然是困惑的,是充满矛盾的,但是,这是习惯于和神对话、习惯于思考自省的民众。他们普遍而日常的深度精神生活,塑造了一种不同于我们类型的文明。他们仍然会犯错误,他们仍然会有无助感,但是他们的心灵挣扎是文明向前的脚步。

向往自由的良善,与无情袭击文明的邪恶相比,有时显得那么软弱,似乎没有希望取胜。可是,在美国遭受攻击之后,我们在电视里,第一次听到美国国歌被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人民一起歌唱,美国国旗被全世界那么多人高举在手里,看到全世界有那么多地区在同一个时刻以不同的宗教和语言为美国祈祷和流泪,有那么多人,用不同的语言说:Today, we are all American。

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放弃了自己与美国的争执,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不同的文化放弃了自己的主张,这并不意味这些个人热爱美国胜于自己的国家。这只是在邪恶和善良的较量面前,他们选择支持善良。

我们又一次领悟,什么是精神和信仰的力量,什么是善的力量。

本文在登载时有删改。

关键词: 信神 美国 力量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