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历史 > 以史为镜 > 世界回眸 > 俄国的疯狂

俄国的疯狂

2015-03-20

俄罗斯对于知识分子的严厉镇压并未因斯大林的逝世而销声匿迹。它没有像30年代那么广泛,不过丝毫没有变得温和一点。1965年,由于V·塔尔西斯的《第七病房》的发表,西方人才开始了解到俄罗斯精神病院中黑暗内幕的细节,在此之后,许多欧洲和北美的精神病专家就将调查苏联精神病院的活动情况作为他们自己的事业。不过,正是1970年5月29日发生于莫斯科南部的卡卢加精神病院的Z·梅德韦杰夫被强迫住院治疗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让全世界都注意到了以精神病治疗的名义在苏联所进行的镇压活动。

由Z·梅德韦杰夫和他的兄弟、一位职业历史学家R·梅德韦杰夫所合著的《对于所谓疯狂的一种质疑》,读起来就像一部卡夫卡的小说。

1970年早些时候,在对Z·梅德韦杰夫的一位朋友的公寓进行搜查时,Z·梅德韦杰夫所撰写的著作手稿被克格勃没收了。当他发现克格勃带走了他的著作,兹霍尔斯并不特别忧虑——著作尚未完成,也并不是秘密——不过当他被要求前往卡卢加精神病院去讨论他儿子正在经受的一种“笨拙的”或者“颓废的”状态时,他确实开始变得焦虑起来,他的儿子使梅德韦杰夫一家牵肠挂肚。

但是他一被带到医院,就被锁在了候诊室里。就在这时,他通过一扇窗户看到他的儿子离开了,他立即意识到他才是当局所要关注的主要对象。因此他打开了锁并逃跑了,不过一周之后他在家里受到了几名警察和医生的查问。从他们的谈话中事情变得清楚了:梅德韦杰夫所撰写的一部著作得罪了当局,这部著作原名叫做《生物学和个人崇拜》,不过后来改名为《李森科的发迹和衰败》,在其中他探讨了苏联遗传学的可耻历史。这部著作1969年出现于西方世界,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此时李森科还活在世上(他死于1976年)。

Z·梅德韦杰夫被强行带往卡卢加,在那儿医院的精神病专家和由当局派出的一个委员会试图确诊他为处于初期阶段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而且很可能正在对自己和他人变成一个危险分子。不管怎么说,当局的诊断是在没有Z·梅德韦杰夫的亲属和朋友在场的情况下做出的。他的兄弟R·梅德韦杰夫和他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精神分裂症被公认是(部分地)遗传的,因此严格地讲,如果Z·梅德韦杰夫显示出精神分裂症的迹象,那么R·梅德韦杰夫也将会患上精神分裂症。可实际情况显然不是这样的。

许多学者向当局抱怨说,他们和Z·梅德韦杰夫相处多年,了解他的情况,他从不曾显示过任何不正常的病症。P·卡皮萨、A·萨哈洛夫和A·索尔仁尼琴联合起来支持Z·梅德韦杰夫,如此一来的结果是此事在西方世界为很多公众所了解。不过他一直被关了近3个星期才获得释放,在这期间,正如梅德韦杰夫兄弟的叙述所表明的,精神病院黑暗的地下世界被曝了光。形形色色的精神病医生声称Z·梅德韦杰夫“高度神经质”,“精神反常”,“无法适应环境”,有一种“疑神疑鬼的幻觉”,患有“自大妄想狂症”。当他们受到梅德韦杰夫亲属的质问时,这些精神病医生回答说,只有富有经验的医生才能诊断出精神病症的“早期症状”。其他的精神病学家被召集起来组成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调查这个病例,其中包括A·斯涅日列夫斯基教授、D·伦茨教授和G·莫罗佐夫博士,后者是塞尔伯斯基刑事精神病研究所的主任,该研究所是卷入精神病-政治暴政活动的最臭名昭著的苏联精神病研究所。

尽管阻碍重重,Z·梅德韦杰夫的朋友们还是在6月17日将他营救出来,并将他转往列宁农业研究所,成为一位研究氨基酸的高级研究人员。在这次事件中,结局是令人愉快的,不过后来的研究揭示出,在1965至1975年期间有210宗有关精神病暴政的“完全真实的”个案,有14家机构参与了以收留精神病人为名,实则监禁政治犯的行动。

虽说俄罗斯的特别精神病医院是令人心惊胆战的,不过它们所涉及到的至多也只不过是几百人而已。与此相比较,由A·索尔仁尼琴所披露出来的集中营则涉及到了6600万人,它与反犹太人的大屠杀一起,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暴政故事。

关键词: 俄国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