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713年 > 5月25日 > 乔治三世时的英国首相约翰·斯图尔特出生

乔治三世时的英国首相约翰·斯图尔特出生

浅草 2017-04-18
\
 
  1713年5月25日,乔治三世时的英国首相约翰·斯图尔特出生。第三世布特伯爵约翰·斯图尔特是乔治三世的老师和英国首相(1762年-1763年)。他结束了七年战争
  1747年,在埃格姆赛马会上,突然天降阵雨,把弗雷德里克王子赶进一个帐篷避难。那里有一张桌子、一副纸牌,三世三缺一,不能玩惠斯特。附近没有一个社会地位方面有资格陪伴王位继承人的人。一名侍从被派出去到赛马场找一名适合的牌手,结果找来了第三代布特伯爵约翰·斯图尔特。他被带到威尔士亲王面前,在桌边就坐。他们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而且不久就产生了政治结果。 威尔士亲王对布特的印象可能不太好,认为他是一个浮华的人,如果派他到无事可做的朝廷去能当一名出色的大使。但是威尔士王妃在莱斯特大厦见了布特之后对他的印象比较好。沃尔德格雷夫勋爵说:太子妃发现了别的长处;在这方面她丈夫可能并不是最胜任的裁判员。比如,布特有漂亮的腿,这种特征在那个时代是深受赞美的。换言之,人们普遍认为,他是她的情人。太子妃为一名宫女的行为训斥她时说:“你对着种行为做何解释呢?”这个冒失的姑娘回敬说:“夫人,每个人都有她的目标。” 当威尔士亲王弗雷德里克去世,他的儿子乔治成为王位继承人时,布特成了这个孩子 的宫廷侍从和最亲密的朋友。对于有一个下列不利因素的人来说,这真可谓是青云直上了:他是苏格兰人、托利党人、业余文艺爱好者,后来事实证明他还是个空谈家。在英国社会生活的那个关键时期,这些素质都不大可能有利于一个人的上升。在举行埃格姆赛马会那天,詹姆斯二世党人叛乱的风波毕竟还没有完全过去,斯图尔特这个名字仍然是不受欢迎的。
  布特于1713年5月25日出生在爱丁堡的议会广场。1737年。他是在伊顿公学受的教育。1723年1月28日继承了伯爵爵位。他同玛丽·蒙塔古的婚事大大增加了他的财产。1737年,他被选为苏格兰的有资格进入上议院的贵族,次年被封为蓟花爵士。然而,他这时陷入了政治生活的漩涡。詹姆斯二世党人1754年的叛乱爆发后不久,他迁居伦敦。这样,在机会使他遇到威尔士亲王时,他的生活机会也即将扩大,他特别爱好业余戏剧演出,尤其是如果他能穿上合适的戏装的话,人们认为他扮演浪荡子特别成功。 他在名为《懒散、轻浮和放荡的小朝廷》的一出戏里扮演了一个显要人物。太子妃很欣赏这出戏,而国王乔治二世却嗤之以鼻,甚至不想把他那把象征着宫廷侍从的金钥匙给布特。后来是一名官员奉命把金钥匙偷偷放进这位宠臣的衣袋里的。
\
  在那几年里,他最重要的任务,是塑造小太子(他在1760年成为国王乔治三世)的思想。布特给他灌输了博林布鲁克子爵在《可爱的国王》一文中所说的那种危险的、令人陶醉的思想:“据说,国王不愿意接受他的大臣们的摆布。”最初,小太子刚刚继位时,这些思想表现得并不明显。纽卡斯尔公爵带着国王的讲演稿进宫求见时,这位新君主对他说,把讲稿拿给布特阁下,他会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事实上,布特对讲稿所做的唯一一处修改时苏格兰民族主义的一次小小的爆发,他用不列颠人替换了英格兰人。
  但是,他不久就进入枢密院并获得嘉德勋章和北方事务大臣的职位。1762年5月,纽卡斯尔被解职,国王的这位宠臣当了首相。布特的晋升异常迅速,然而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他的对手谢尔本伯爵说:“他渴望掌管财政部,认为他和国王懂得财政。他还胡思乱想要与苏利公爵(法国亨利四世的首相)一见高低。但是所有这些想法都逐渐破灭了。”
  他那时的想法既简单又野心勃勃:同法国媾和,把英国同德国政治牵连切断,摧毁辉格党大家族的政治力量,维护国王对议会的支配地位。布特确信,他的事业是正义的,但是他低估了这个计划引起的反感。他在去伦敦市政厅赴宴途中遭到了暴民的围攻;人们在距离他在伦敦寓所不远的地方,当众焚烧了明显暗示他同国王母后的友谊的长筒鞋和衬裙;白金汉宫被公开称为“十字架宫。”更有甚者,白金汉制酒商的儿子约翰·威尔克斯竟然在一家名为《苏格兰人》的周刊上攻击了他。而威尔卡斯,如霍勒斯·沃波尔所说,他曾“同一个有钱的女人结婚,后来又百般虐待她,以夺取他为她单独设立的一笔赡养费;他还通过非正式的结婚许诺诱奸了一个名门处女……然而,这个人一般还不是存心不良或还有恶意。支配他行动的,是放荡不羁而不是野心。蓬帕杜夫人有一天在巴黎问:“威尔克斯先生,请问英国报界有多大自由?”“夫人,这正是我决心要弄清楚的问题。”
  威尔克斯领导了对布特和苏格兰人的斗争。可是,在一段时间里,布特依然故我,没有受到阻碍,他解除辉格党人和他们依附者的职务,更重要的是继续进行谋求同法国签订和约的谈判。这个条约最后得到了国会的通过。布特在辩论中讲的漂亮,即使是做戏也罢。他说,如果他的墓碑上能刻上这样的话。他就满足了:“这里安息着布特伯爵,他曾经同国王的大臣们一道实现了和平!”这个和平当然否定了伟大的陆军大臣威廉·皮特为之奋斗的一切,在皮特看来,对法国太仁慈了。乔治三世之所以希望媾和,原因之一是战争期间他不敢除掉他所憎恶的皮特。
  这时,对布特的反感情绪已达到他不能忍受的地步。他要在一群彪形大汉----“看管养熊场的流氓和恶棍”------护卫下才能上街。他只好辞职了,而且周围的人对他十分憎恶和怀疑,不准他再进入宫廷。他去拜访他的朋友,原来的太子妃,现在的国王之母时不得不悄悄从后门溜走。国王对他一度很器重的这个人现在了看也不想看一眼。最后他到了意大利,以约翰·斯图尔特的名字微服出游。
  布特的晚年有一半时间是在汉普顿郡克莱斯特切奇海滨的一座高山别墅中度过的,一半时间是在布特岛的城堡中度过的。一位政敌写道:“他有一种阴郁的癫狂性情,这使他喜欢独居,特别在苏格兰。他居住在自家的小天地里,好像是是这个岛上国王一样,生活豪华却心神不定;布特夫人是个独孤的王后;他的孩子们是一个专横暴君的奴隶。他读了很多书,但主要是些冷门科学书籍和华而不实的诗歌。”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