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972年 > 5月13日 > 美军战机向越南清化大桥投下灵巧炸弹

美军战机向越南清化大桥投下灵巧炸弹

李斯 2013-05-13

美越战争期间,越南军队后勤大动脉——清化大桥,位于清化市以北3公里,河内以南70公里处,横跨在汹涌澎湃的马江之上。该桥是河内通往越南南方铁路线上唯一的一座大型铁桥,从北越运往南越和老挝的军用物资,都必须经过这里。

\

炸毁这座桥,就等于卡断了越南南方战场的“生命线”。

从1965年到1972年,越南与美军围绕保护和摧毁这座桥展开了死较量。几年间,美国频频出动了F—105歼击轰炸机,F—100歼击机,动用航炮、空空导弹以及神秘的“聚能炸弹”,轮番进行狂轰滥炸。然而,任美军绞尽脑汁,清化大桥依然未损,而美军战机却在越南防空部队猛烈火力面前损失惨重。

1972年,美国将刚刚研制成功的激光制导炸弹——“灵巧炸弹”,急急忙忙从本土运往越南战战场。5月13日,14架美军战机向清化大桥投下了“灵巧炸弹”,随着震天动地的巨响,越南军队耗尽心血守卫了7年的清化大桥,毁于一旦。

[专家点评]:那么,这个灵巧炸弹实际上它本身就是一种激光制导的一种炸弹,就是用激光束照射到目标上,然后利用目标对激光的反射,使炸弹跟踪到目标上面去,所以它的精度是非常高的,因为我们知道激光光束的宽度不受整个距离影响,也就是说它的整个光束是控制在毫弧度级,在距离偏移量上应该说是在1米之内,所以说精度是非常高的;红外系统现在也是大量在军事上应用,比如说红外制导的导弹,最近发现的红外成像,红外的观瞄器材,这些可以使得你正常情况下人眼看不到的东西,通过这些观瞄器材,都能够看得着,这样在战场上形成了一种光电武器系统,你要炸中一辆坦克的话,那困难就更大了。而使用激光武器以后,可以说百发百中。坦克的总长度也就是4到5米,这么小的一个目标,你能在几公里距离以外就可以把它打中,可见它的精度是非常高的。

1981年6月7日,以色列空军出动6架F—15和8架F—16战斗机,偷偷越过沙特阿拉伯和约旦领空,长途奔袭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东南郊20公里的核反应堆基地。

飞抵目标后,领队长机首先发射2枚光电制导炸弹,导弹精确地穿透混凝土圆形屋顶后爆炸后,飞机鱼贯俯冲,将炸弹扔进已炸开的缺口中。仅仅2分钟,伊拉克历时5年、耗资4亿多美元建造的核反应堆顷刻化为废墟。

1991年1月17日,笼罩在海湾地区近半年的战争风云,终于褪去了外衣——“沙漠风暴行动”开始了。

凌晨3时,2架美军F—117A轰炸机悄然飞抵巴格达上空,投下了海湾战争中的第一枚激光制导炸弹,这颗炸弹从巴格达通信中心大楼的通风孔进入大楼内部爆炸,整个大楼被摧毁。接着另一枚激光制导炸弹也准确击中伊军防空司令部大楼。

整个战争中,伊拉克腹地通往科威特战区交通要道上的52座大型桥梁,被光电制导武器摧毁41座。

[专家点评]:正因为光电武器给战争带这么大的危害,所以作为一个矛盾的双方必然要发展一种对抗措施,这种对抗措施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讲的光电对抗。光电对抗的实质就是破坏光电系统的正常工作,从光电系统的获取、干扰、破坏,从这个角度上,它跟雷达(对抗)、通信(对抗)有共同的相似之处,但是它的特点之一是它的精度更高,对抗要求的措施也就需要针对性更强。

要避免光电制导武器的杀伤,必须有针对性的使用不同的对抗手段。烟幕是对付光电制导武器简易而有效的手段之一。因为光波穿透云雾和烟尘的能力比较差,如果在光电设备和目标之间有烟幕遮蔽,则光电设备的效能就会大大降低。烟幕可以采用制式器材施效,如烟幕弹、烟幕车等,也可以采用简便器材形式,如燃烧轮胎、燃油、喷放水蒸汽等。

[专家点评]:越南战争期间,美军炸毁了清化大桥以后,就尝到了甜头,于是,又去轰炸越南河内附近安富发电厂,当时使用了电视制导、激光制导炸弹,越南采取一种特殊的对抗手段,就是利用发电厂四周的热气管道喷放大量水蒸气,使整个发电厂雾气腾腾,导致使美军的电视制导、激光制导炸弹不能精确的寻找到目标位置,十几枚炸弹无一命中,从而取得了很好的对抗效果。

 

炸不垮的清化大桥

1965年3月2日, 美国空军出动F-105、RF-101、F-100等型号飞机共112架, 首次突击了越南邦村弹药库。F-105"雷公"式超音速战斗轰炸机是美国共和公司为美国空军设计和制造的一种能够投掷核弹和普通炸弹的对地攻击机。它能够携带空对空导弹、空对地导弹、火箭弹和各种炸弹,总载弹量达6吨多。它还装有一种每分钟可发射6000发炮弹的"火神"式20毫米6管机炮。F-105在"滚雷"战役期间担负了75%以上的对地攻击任务。

这天清晨, 太阳刚刚升起,7架RF-101型超音速战术侦察机就呼啸着从邦村上空掠过,它们装有高速航空摄影机,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已将目标及其附近的高炮阵地拍了下来。 航空照片很快送到F-105轰炸机飞行员手中。在制定此次突击计划之前,美国人就已得知:北越在苏联和中国的援助下,防空体系已大大改善了,预警雷达、高炮火控雷达的数量明显增多,所以,"滚雷"战役的第1仗必须要格外小心。

不久, 44架F-105轰炸机编成11个小队,在40架-F100"超级佩刀"战斗机的掩护下向邦村飞来。临近目标上空时,飞在最前面的2个F-105小队散开成双机跟进队形,从高空俯冲下来,向已发现的北越高射炮阵地投下一枚枚炸弹,火箭弹也拖着长长的尾烟射向北越阵地,地面几处高射炮阵地很快被硝烟吞没。 北越防空部队也毫不示弱,一阵猛烈的集火射击使3架F-105轰炸机拖着浓烟坠毁在稻田里。 其余的F-105从南向北,分散成双机鱼贯而入,向邦村弹药库俯冲,炸弹、火箭弹的爆炸声夹杂着弹药库的自燃和自爆的响声传到了几公里以外。邦村被浓烟和烈火所笼罩。

"滚雷"战役重点突击的目标是轰炸交通运输系统,而杜梅和清化的2座铁路大桥则成了美军攻击的重点中的重点。杜梅桥位于河内市郊,是连接5条铁路的19孔钢架桥,建在红河低洼淤积的平原上。桥长1677米,宽11.6米,加上引桥总长2582米,是越南北方最长的大桥。

清化桥坐落在清化市以北不到3公里处的马江上。该桥最早由入侵越南的法国人建造,后来遭到破坏。1957年,在中国技术人员的援助下,北越开始重建清化桥。经过7年努力,该桥于1964年竣工,胡志明主席亲自主持了大桥的落成仪式。新建成的清化桥,长500米,宽11米,桥身距江面25米,轨距为1米的单轨铁道铺在桥面中间,两侧各为水泥桥面的左右行车道。美军认为,炸毁这座桥就可以瘫痪河内至越南南方的铁路交通,使北方支援南方成为泡影。为此,美军不惜代价,首先开始了对清化桥的大规模突击。

1965年4月3日中午时分,执行"滚雷"战役9-A计划的飞机升上了东南亚空气潮湿的天空,向清化桥飞去。这支由79架飞机组成的突击部队采用多机种混合编队, 其中包括46架F-105、21架F-100、2架RF-101以及10架KC-135加油机。它们携带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担负攻击任务的46架F-105中有16架各携载2枚"小斗犬"式空对地导弹, 15架各带8枚普通炸弹负责突击清化桥, 其余的15架也携带着普通炸弹负责压制高射炮火。F-100中有7架用来压制高射炮火,每架携挂2个19管火箭发射器,2架用来侦察天气, 16架担负空中巡逻,阻击米格飞机,其中4架携挂着“响尾蛇"空对空导弹。RF-101则担负突击效果的航空照相检查。

经过空中加油,所有参战飞机都在下午2时准时到达了目标上空。地面上北越的高射炮开火了,天空中绽开了无数深褐色烟团,担负掩护任务的机群迅速散开,向高炮阵地射出了密集的火箭弹。 第1个携带"小斗犬"导弹的F-105小队在里斯奈尔中校率领下趁此机会从南面扑向清化桥。正午的阳光照在河面上,清化桥周围好似蒙上了一层雾气,但里斯奈尔还是准确地瞄准了大桥中部,发射了第1枚250磅级“小斗犬"导弹, 当里斯奈尔完成攻击重新拉平时,他看见桥身中部闪出一团火光,导弹击中目标。由于发射该型导弹,1次只能制导1枚,所以中校只得退出目标区,准备再次进入攻击。

继中校之后,携带导弹的飞机一架接一架地向大桥发射了导弹,当第3小队比利·迈耶霍尔特上尉驾驶3号机发射的导弹拖着桔黄色的火焰命中大桥上部结构时,他满意地退出了攻击。但是,当他再次进入目标时,惊奇地发现大桥并没有遭到任何明显的破坏。像先前的一些导弹一样,他发射的这枚导弹只是把巨大的钢骨水泥大桥稍微碰了一下。 迈耶霍尔特上尉连连呼叫:"'小斗犬'导弹不行,这如同猎枪打坦克!"

32枚导弹全部命中目标, 但清化桥在硝烟中屹立不动。携带炸弹的F-105飞机又纷纷俯冲下来,有些飞行员甚至在1000米的高度上才把8枚炸弹连续投下,但因地面风大,大部分炸弹偏离目标,将河堤炸得坑坑洼洼。

哈里斯上尉率领的小队调整了瞄准点,有几枚炸弹直接命中桥上的公路和上层结构。浓烟从大桥上升起,脱离目标的机群以为大功告成,掉头飞向东京湾。事实上,清化桥依然安然无恙。

第二天下午,里斯奈尔中校再次率突击机群来到清化桥上空。这次担任攻击的48架F-105全部挂装8枚750磅级普通炸弹。 在目标上空,美机遭到越军的猛烈反击,雷达控制的57毫米高射炮投入了战斗。在密集的高射炮火中,北越空军的一个米格-17歼击机飞行小队悄然避开了在空中进行战斗巡逻的F-100战斗机, 向正在目标空盘旋、准备待机突击的F-105飞机猛冲过来,不待美机有所动作, 米格-17的航炮便击落了2架F-105飞机,接着米格飞机高速脱离。

里斯奈尔中校气急败坏,他命令机群不顾一切地抵近投弹。结果,有300余枚炸弹命中目标,大桥布满弹痕,烟薰火燎,东面一节桥身已向下弯曲。然而,大桥仍然挺立在马江之上。

到1965年5月中旬,美国空军一共炸毁了越南北方的26座桥梁,但是唯独这座清化桥仍然屹立在那里,美机携带的"小斗犬"导弹和750磅级炸弹完全可以摧毁法国人设计的一些桥梁,但是,它们对于这座由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帮助重建的大桥却无能为力。美军飞机的每次突击虽然都使这座桥梁暂时不能通车,但是经过越南人夜以继日的抢修,又能再次使用。从1965年5月底到1967年初,美国空军又对清化桥实施过多次突击,甚至用运输机投放水雷炸过桥,但仍然没有炸毁它。

就在美国军方对清化桥一筹莫展之际,美国的武器研究人员为越南战场送来了1批新式武器, 其中包括一种新型的“白星眼"滑翔炸弹(即灵巧炸弹)。1967年初,1艘美国航空母舰驶离加利福尼亚的圣迭哥,载着1批"白星眼"滑翔炸弹开往北部湾。

"白星眼"是一种自由下落式滑翔炸弹,装有1000磅炸药,弹头前端是一部电视摄像机,用来跟踪和瞄准某一高反差度的瞄准点,摄影机将自拍的景物传送到飞机座舱内的显示屏上,飞行员通过显示屏识别目标和瞄准,将十字标线压在预定的反差点上,再指令"白星眼"炸弹对准这一点,然后在炸弹滑翔和制导距离之内投放炸弹。这种新型炸弹比普通炸弹射程远而且十分准确。

美国海军第212舰载机中队接受了用"灵巧炸弹"轰炸清化桥的任务。他们事先制作了一个清化桥模型,并用移动光源配合,推算出3月12日下午2时12分,在选定的瞄准点,阳光和桥梁将有最大的反差度。

1967年3月12日,第212舰载攻击机中队的3架A-4攻击机从航空母舰甲板上弹出, 它们各挂载了1枚"白星眼",给它们护航的仅有2架F-8战斗机,看来美国人对他们的这种新型炸弹充满了信心。

在目标区上空, 3架A-4攻击机按"灵巧炸弹"的投掷要领,以500公里的时速向大桥俯冲。北越的高射炮向天空猛烈射击,炮弹的炸点不时出现在飞机旁。前2架A-4攻击机顺利地找到了瞄准点, 投下了滑翔炸弹。只见巨大的"白星眼"乖顺地向瞄准点飞去,几秒钟后,飞行座舱显示屏上的清化桥被一片白雾所替代,2枚炸弹几乎同时命中。第3架攻击机在高射炮弹爆炸的气浪中上下起伏,十分费力地找到了瞄准点,并操纵滑翔炸弹飞向目标。

侦察机很快确定了这次攻击的效果;3枚"白星眼"全部命中目标,各炸弹弹着点距离均在5米之内,大桥受创,但预计3天之后仍可恢复通行。

在此以后,虽然美国又使用"白星眼"炸弹攻击过兵营、电厂和其他桥梁,并命中许多目标,证明了"白星眼"的命中率大大高于普通炸弹,但是,这种炸弹对清化桥仍然无可奈何。清化桥从此被美军誉为"炸不倒"的桥梁,有些美军飞行员甚至认为清化桥有"上帝保护"。

1967年夏季,美国空军空袭的目标扩展到河内、海防禁区。美国政府决定轰炸河内市及附近目标。这一新的作战计划包括以河内市中心半径16公里范围内的6个目标,杜梅桥被列为优先予以攻击的目标,行动代号为"滚雷-57"。

参加首次突击的为驻泰国的美军战术战斗机第355联队。 突击梯队由1个"野鼬鼠"小队、 1个压制高炮的小队和3个轰炸小队组成,每个小队4架飞机。第8战术战斗机联队的4架F-4战斗机负责对付米格机。 "野鼬鼠"是美国战术空军给一种专门执行搜索和压制地对空导弹及高炮等防空武器任务的飞机起的绰号,这种飞机曾由F-100和F-4两种飞机改装过,机上装有特殊的电子搜索设备,能准确地判明防空武器制导雷达的工作参数,指示武器的配置地点,因而能很好地保障攻击机群完成任务。

美军突击梯队从泰国基地起飞后,转向飞往河内。进入北越上空时,"野鼬鼠"小队脱离了编队,飞在最前面,小心翼翼地搜索,侦听和寻找地对空导弹、米格飞机和炮瞄雷达,机翼下挂载的空地导弹和火箭在阳光映照下闪闪发光。一越过红河,突击部队猛然加速至0.9马赫,开始高速突防。即将进入目标上空时,每个攻击机小队变成4机梯队,开始做俯冲前的跃升。就在这时,北越85毫米的高射炮弹在飞机周围炸开,弹片飞舞。但飞在前面的4架攻击机顺利地进入了轰炸航路,在小队长的指令下,1号机和2号机在前,3号机和4号机在后,从高空俯冲而下。这次,攻击机携带的是重达3000磅的普通炸弹,威力巨大。美国桥梁专家已经做过准确计算,认为3000磅炸弹对付杜梅桥应毫无问题。果然,当带队长机转弯向东脱离时,他惊喜地发现杜梅桥的1节桥身已落入了水流湍急的红河。随后,美国驻泰国的3个空军联队又空袭了杜梅桥,36架攻击机一共投下了94吨炸弹,炸毁了大桥东端的1节铁路桥身和2节公路桥身。铁路运输被迫中断。但是,在越南军队紧急抢修后,运输又恢复了正常。

后来美国人不得不承认:清化桥和杜梅桥是最难轰炸的战略目标。在"滚雷"战役3年多的时间里,美军始终未能彻底摧毁这两座大桥。

\

F—105 战斗轰炸机

 

\

F—4 舰载战斗机对地面攻击

关键词: 越南 战机 炸弹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