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982年 > 1月26日 > 苏联共产党副总书记苏斯洛夫去世

苏联共产党副总书记苏斯洛夫去世

浅草 2015-12-11
\

苏斯洛夫
  1982年1月26日,苏联共产党和苏维埃国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杰出的活动家、苏联意识形态方面专家,苏联共产党副总书记苏斯洛夫去世。
  1902年11月21日生于萨拉托夫省赫瓦伦斯克县的沙霍夫村镇(今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帕夫洛夫区)的贫农家庭。俄罗斯人。1918-1920年在沙霍夫村镇贫农委员会工作。1921年加入俄共(布)。1924年毕业于莫斯科工农专科学校。1928年毕业于莫斯科普列汉诺夫国民经济学院后,为红色教授经济学院的研究生,同时在莫斯科大学和斯大林工学院任教。1931-1934年在联共(布)中央监察委员会和工农检查院工作。
  1934-1936年在苏联人民委员会苏维埃监察委员会作领导工作。1937-1939年任联共(布)罗斯托夫州委部长、书记。1937年12月起连续当选为第一至第十届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1939年3月至1941年2月任联共(布)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1939-1944年任联共(布)斯塔夫罗波尔边区委员会第一书记。1941年2月联共(布)第十八次代表会议起当选为中央委员。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先后担任南高加索方面军北部集团军群军事委员会委员和斯塔夫罗波尔边区游击队指挥部参谋长。1944年12月至1946年担任联共(布)中央立陶宛中央局主席。1946年3月至1947年任联共(布)中央宣传鼓动部部长。1947年起当选为联共(布)中央书记。
  1949-1950年兼任《真理报》总编辑。1950年3月起当选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委员。1952年10月联共(布)十九大当选为中央主席团委员。1953年3月斯大林逝世后,联共(布)中央主席团改组时落选,但仍然继续担任中央书记。1954年3月起任苏联最高苏维埃联盟院外交委员会主席。1955年7月重新当选为联共(布)中央主席团委员,仍然兼任中央书记。1966年4月苏共二十三大起苏共中央主席团改称苏共中央政治局,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并兼中央书记,长期负责意识形态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工作,直到1982年1月逝世。曾经两次获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曾获四枚列宁勋章、十月革命勋章、卫国战争一级勋章、马克思金质奖章和其他奖章。还获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授予的卡尔·马克思勋章。曾经随赫鲁晓夫来我国访问(1959年9月),曾率苏共代表团参加中苏两党会谈(1963年7月)。
  苏斯洛夫对苏联文化界管的非常严格,文人称他为“灰衣主教”,而党内几乎公开称他为“头号思想家”。作为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他在党内控制着宣传鼓动部、科学和院校部、文化和信息部、青年和社会团体部、两个国际部、苏军政治部和对外人事部的工作。文化教育部、国家出版委员会、国家电影业委员会和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也都在他的领导和监督下工作。报纸和杂志以及所有其他出版物和书刊检查(报刊保密检查总局)、塔斯社、苏共同其他共产党的联络以及同社会主义各国的关系-所有这一切都属于苏斯洛夫的管辖范围。他很重视对作家协会工作党的领导。党的教育系统、知识出版社、中学和大家的人文学科教科书的编写工作、苏维埃国家同各种宗教和教会团体的关系等等,苏斯洛夫都掌管过,在这些方面都有表示决定性意见的权利,并参加解决意识形态破坏活动的相关问题。
  在个人性格方面,苏斯洛夫同其他克里姆林宫领导不同,他不爱抛头露面,不想吸引他人的注意,国内外很少谈到他或写文章介绍他。苏斯洛夫的卧车从来就没有超过每小时60公里,有时他让汽车停在离克里姆林宫大门不远的地方,自己步行去办公室。他对部下从来不大声斥责,对所有的人都彬彬有礼,不仅同他邀请来的作者和学者,而且同党中央机关里最普通的职员都握手问好,他通常总是从给他准备好的讲话稿和文章力量删去最强烈尖刻的用语和比喻。苏老外表宽厚而实际性格阴鸷,不易激动,对人客气,极不喜欢抛头露面,很多事不亲自出头,指挥别人干。不知道他厉害的人,同他初次接触时,往往都会小看他,就连索尔任尼琴都写过这样的话:在电影厅有一个瘦高的人,向我们走过来,那人使劲握着我的手不停摇摆,说他读了我的书,非常喜欢,仿佛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其他人都自报姓名,只有他没说自己是谁。我问别人刚才同我说话的是谁,他低声责备我,你连米安苏斯洛夫也不认识! 苏老在私人生活上是个禁欲主义者,不修建豪华别墅,不举办盛大宴会,喝酒从不过量,不大关心儿女的前程,他的儿子和长女都没有得到要职。苏老还没有学位和学术职称,并不渴望得到,与勃列日涅夫恰恰相反,苏老还建议禁止苏共机关工作人员利用权利获取学位。苏老还置身于苏共高层人士的受勋浪潮之外。 苏老每年把中央的会计叫到办公室来两次,向他报告自己半年收支的情况,拉开抽屉,把剩余的工资全部上缴。他到外地视察,一定要交饭费。还要补充一点,苏老衣着毫不讲究,始终穿苏共很多领导都不穿的旧式西服和套鞋。 即使是一贯仇视勃总时期老一辈干部的戈尔巴乔夫,也难掩对苏老的崇敬之情,在苏老最后一次住院后,戈尔巴乔夫感叹说"这人真了不起,很聪明,现在还承担着政治局和书记处那么多的工作。我不明白,他怎么能应付得了这一切……要论做书记处的工作,谁也比不上他,他总是那么有条不紊,充满信心。"
  尽管有少数持西方自由主义观点的作家认为苏老是民族文化的毁灭者,但实际上苏老时代苏联文坛是百花齐放的,当时的主流思想是人性和和平,大量描述卫国战争题材的作品唤起了年轻人的爱国主义意识。对于影射攻击苏国内官僚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作品,苏老表现出了一定的宽容,以至于出现“解冻”文学的现象。勃列日涅夫上台后,苏老改变了赫鲁晓夫时代对斯大林全面否定的说法,在否定斯大林主义的同时,肯定斯大林的些须功劳,并且不避讳在影视作品中出现斯大林。相反,在对待索尔尼仁琴、帕斯捷尔纳克这种以作家出现的反苏分子时,苏老采用了敌我分清的两面手做法。在公开领域上,苏老运用冷酷的行政手段镇压他们,他为了保证多数人的自由而无情地剥夺了这些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人的自由。另一方面,苏老会仔细考虑这些反苏分子提出的问题,并在实现工作出体现出来,在政策不适合的地方做出改变。
  著作有:《苏斯洛夫文集》(1968)、《马克思列宁主义与当代》(1969)、《马克思列宁主义-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学说》(1973)、《苏联空军在60年代-80年代的战术》(合著)。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