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 > 1月25日 > 国际公认的‘中国蛛形研究的首席’科学家宋大祥院士逝世

国际公认的‘中国蛛形研究的首席’科学家宋大祥院士逝世

浅草 2015-12-10
\

  宋大祥与助手在实验室观察捕鸟蛛
  2008年1月25日,国际公认的‘中国蛛形研究的首席’科学家宋大祥院士逝世。
  法国国际蜘蛛文献中心(CIDA)理事、中国动物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科学和技术委员会委员、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委员、中国动物名词审定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生物分类区系学科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濒临物种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动物分类学报》主编、《生物学通报》副主编、《中国动物杂志》副主编、《蛛形学报》副主编,《科学》和《生命》科学编委等职。
  在六十和七十年代,先后从事枝角类、淡水和寄生 足类的分类区系研究,河蟹生殖洄游的研究以及吸血蚂蟥的生物学和防除研究。首次报道剑水 噬食鱼苗,找出了淡水养殖中鱼苗突然大量死亡的原因,避免渔场的经济损失。针对河蟹减产,通过研究查明系由于成蟹和蟹苗在洄游中受水坝和河水污染的阻拦,提出移苗的办法。经各地采用后大大增加了河蟹的产量。首次详细阐明了日本医蛭的生物学并提出驱避的办法,发表吸血蚂蟥新种多个。自七十年代末起,从事蛛形类的研究。蛛形纲是陆生动物中除昆虫纲以外的第二大类群。蜘蛛作为农林中害虫的主要捕食性天敌,在消灭害虫和维持生态平衡中有重要作用。先后赴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美国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斯密桑研究院、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联邦德国柏林工科大学生物学研究所、法兰克福圣肯堡博物馆、梅茵茨哥登堡大学、斯图加特国家自然博物馆,韩国蛛形学研究所、日本东京自然博物馆等地进行访问和合作研究。通过他的研究及与同行的合作,使我过蜘蛛学的研究尽快赶上了国际先进水平。他积极推动我过蛛形学会的成立和《蛛形学报》的出版, 在推动我国蛛形学的发展和奠定我国现代蜘蛛学研究方面做出重要贡献。
  长期以来系统地研究环节动物(蛭类)、甲壳动物(枝角类、桡足类)和蛛形动物的分类学,先后发表许多新属、新种,包括我国重要的吸血蚂蟥和天敌蜘蛛种类。六十年代,他结合生产实际研究无脊椎动物的生物学,提出河蟹生殖洄游受阻为其减产的原因;学术上首次阐明了医蛭生殖的全过程,提出吸血蚂蟥的驱避方法等。他作为主要编写人之一的《中国桡足类志》是我国第一本无脊椎动物志,也是国际上迄今最详尽的同类专著。他有关蚂蟥的著作被国际同行称为“中国淡水蚂蟥的杰出概要”。自70年代末,为配合农林害虫的生物学防治,他转而进行蜘蛛的研究,多年来解决了蜘蛛分类学中许多难题,被日本蜘蛛学会会长八木昭健夫教授称为“中国蜘蛛研究的首席”。他1999年出版的专著The Spiders of China被国际同行誉为“对现代蛛形学最好和最重要的贡献”。他积极推动中国蛛形学会的成立及《蛛形学报》的创刊。 “七五”期间,他主持的西南地区动物资源调查,经过集体的艰苦工作,采集标本18万号,发表新种280余种,出版三本专著,课题组受到科学院的表彰。他还主持“动物学发展战略研究”和“动物学名词”审定工作,并完成相关专著。2002年他带领中国动物学会的代表团赴希腊参加国际动物学大会,争取到2004年在中国举办第19届动物学大会的权利。2001年以来他和周开亚教授共同参与国家基金委的重点项目“现生六足动物高级阶元系统演化与分类地位的研究”。此外,还 承担基金委的重大项目《中国动物志》的研究,2002年完成两卷册(其中一册已于2003年出版)。
  曾先后作为访问学者到法国(巴黎)、日本(东京、大阪、京都)、美国(纽约、华盛顿、波士顿)、德国(柏林、汉堡、法兰克福)、荷兰、斯洛文尼亚和新加坡等国的大学、研究所、博物馆进行访问或合作研究。
  迄今为止,先后主持或参与编写专著和工具书20余册,论文约200篇(其中10篇发表于美、日、德、韩国学术刊物上)。《中国淡水 足类志》、《农田蜘蛛》分别获科学院二、三等奖。七五期间主持中国科学院重点项目西南动物资源研究。八五期间,主要从事中国土壤动物、动物地理分布研究和蜘蛛目系统演化研究,以及中国动物志(蟹蛛科)的编写。在参与领导中国动物志编写工作的同时,还主持我国动物科学发展战略研究(已完成初稿),以及动物学名词的审定工作(已完成审定词6000余条),为我国动物学界学术带头人之一。
  宋大祥被称作“中国蛛形研究的首席”,但他早年是从事淡水桡足类和枝角类甲壳动物研究的,并颇有成就。到上世纪70年代,由于农业中长期大量使用化学农药,农业成本不断提高,环境污染日益加重,作物和人体中有机磷的积累逐渐增多,学术界许多有识之士把害虫的生物学综合防治又提上了日程,蜘蛛受到了生防工作者的关注。而当时我国蜘蛛分类基础薄弱,宋大祥才“半路出家”去研究这一领域。
  1979年宋大祥去法国留学,让国际蛛形学界第一次听说中国大陆有人研究蜘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积极推动中国蛛形学会的成立及《蛛形学报》的创办。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他与朱传典、赵敬钊等学者接连出版和发表了许多专著和论文,在国际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以至于日本著名生物学家八木沼健夫主动提出,鉴于中国目前的研究水平,应把日本的“东亚蜘蛛学会”改名为“日本蜘蛛学会”。
  对此,起初有些日本学者表示异议,认为此名称沿用已久,不宜改动。但由于八木沼健夫的多次提议,更由于中国科研工作者在该领域取得的有目共睹的成就,最后日方在1986年的年会上经激烈争议后,以2/3的赞成票投票通过,决定在1988年该会创立50周年后正式更名。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