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 > 1月23日 > 辜振甫次子、辜成允逝世 享寿62岁

辜振甫次子、辜成允逝世 享寿62岁

刀鱼 2017-02-13
\
 
  2017年1月23日,辜振甫次子、辜成允逝世,享寿62岁。
  辜成允(Leslie Koo),1954年出生于台湾省台北市,台湾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4年度华人经济领袖盛典于2014年12月1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台湾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辜成允获得本年度华人经济领袖大奖。2014年辜成允以16.5亿美元的身家跻身福布斯富豪榜,名列台湾地区第22位。
  辜成允的父亲辜振甫,则是蒋介石最欣赏的年轻人,他与台湾另一大世家板桥林家结亲,娶了宋美龄手把手带出来的得意门生严倬云为妻。
  辜振甫是台湾头衔最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对台湾经济起飞居功至伟。他创办的和信集团,跨足制造、金融、传媒、航运等领域,80年代企业资产便达350亿美元,是彼时台湾第一企业。
  而辜振甫更为大陆所熟知的身份,是他作为海基会首届会长,促成了“九二共识”、开展“汪辜会谈”,改写了两岸30多年对立的历史。有评论称,没有辜振甫,就没有海峡两岸的今天,大陆年轻人甚至听不上周杰伦的演唱会。
  纵横捭阖于政商两届的辜振甫,将辜家带到了台湾最显赫的位置,其家族一度被誉为台湾“第一世家”。
  作为披着金缕衣出生的辜家二公子,未经世事,辜成允就见过台湾各路达官显贵,听过“冬皇”孟小冬的戏,“见证”过百亿台币的大生意。
\
  意外接班辜氏分家
  虽然旁人艳羡不已,但辜成允一度与自己的身份紧张对立,因为“别人看到我想起的永远是父亲,而不是我”。
  这是巨富二代的“普遍待遇”。父辈的成就太高,光环将他们裹得严严实实。置身其中,干得好,是理所当然;干得不好,是纨绔无能。至于个人能力,在舆论看来并不重要。
  辜成允曾试图走出父亲的影子。赴美读书时,他勤工俭学,扫过厕所、当过厨子,后又“隐姓埋名”,进入一家台湾企业打工。
  但羽翼未丰的他终究“胳臂拧不过大腿”,1982年,28岁的辜成允应家族要求加入台泥公司,从最基层的岗位做起。
  他用10年时间坐到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38岁那年,辜成允第一次和父亲坐在同一个会议室里,迎接满桌老臣的审视。他从未忘记当时的感觉:紧张到汗如出浆,打湿了衬衫、又弄脏了西服。
  在台泥总经理的位子上,辜成允谨小慎微,稳中求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在外界眼里,他的关注度寥寥。
  辜家庞大的事业群里,台泥只是一份子。彼时家族内外“钦定”的接班人是大哥辜启允,辜成允只被要求做好台泥“即可”。
\
  然而,豪门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新世纪初,百年辜家风雨飘摇。
  2001年2月,大哥辜启允被查罹患胆管癌,于10个月后病逝。
  辜启允在世时已经接手了家族部分产业,他锐意十足,长期发展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产业,回报颇丰。但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时,这些曾经备受赞誉的投资,成了烂摊子,集团欠下几百亿的债务,负债比一度高达50%。
  当时,家族和信集团的业务涵盖电力、环保、金融、物流、化工、电信、有线电视等领域。伴随台湾经济放缓、行业充分竞争,家族传统产业的利润大幅下降,投入大笔资金进入的电信、有线电视等新市场,也没有产生预期的盈利。伴随着辜启允病逝,家族财政陷入困境的消息,被台湾媒体大篇幅报道。
  长子逝世、财务危机,高高在上的辜家“变了天”,内部人心惶惶、争议不断,外部谣言满天飞。
  不得已,父亲辜振甫决定靠分家“堵住”非议。他将集团最赚钱、规模最大的以中信金融为核心的金融资产分给了侄子辜濂松,把台泥、中橡等工业资产交给了辜成允。
  分家不久后,心力交瘁的辜振甫多次病倒,遂往美国就医。家中的一切,落在了辜成允的身上。
  47岁的辜成允迎来意外“接班”,此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台泥的主人。这家台湾第一家上市公司,是父亲辜振甫创下百亿美元的起点,也是家族大大小小的企业中,辜成允最熟悉的一个。
  但父亲从没有他和说过“接班”的事情,多年来,他的同事、上司都是职业经理人,他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辜成允决策有误时,往往会受到更严厉的批评。
  内忧外患间,辜成允没时间缓冲,他决心彻底改变台泥。从基层一路走来,辜成允很清楚台泥的症结:安于现状、人浮于事,企业上下管理僵化、效率低下,守不住优势,迈不开步子。
  2001年,台泥仍旧占据台湾超过50%的市场份额,但是毛利率仅2.1%,创下历史新低,濒临亏损的边缘。
  一旦这一核心产业出现亏损,其他关联企业很有可能一并崩塌。
  压力不仅来自财务报表。台泥不是辜家的私人产业,董事会有其他五大家族的势力,也有新兴财团,各大家族的股权相差不大。
  辜家能掌权,关键在于辜振甫的个人魅力与广泛的人脉关系,如今换了辜成允,别人还会将经营权拱手相让吗?
  不指望赚大钱,辜成允唯一的信念,就是辜家不能垮在自己手里。
  全部身家押向大陆
  很快,辜成允拿了一份管理层改革计划书放在父亲面前,希望提高效率、削减成本。辜振甫看了很高兴,但随即眉头紧锁,沉默半响后,他摆摆手说:“台湾经济那么差(当年为历史最差一年),如果裁人,他们去哪里找工作,怎么生活?”辜成允无言,他也知道,在台湾,“辜”所代表的责任,绝不只是做好一家企业。
  这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年,决定押宝大陆后,他的周围全是反对和叫骂,因为产业外移势必引发利益调整并分散管理权力。企业老臣说:“别说大陆的本土企业,台湾的工业都过去10年了,现在去汤都喝不到,糊涂。”
  台湾的水泥同业也说:辜成允疯了!按照常理,台资企业都是等一座新工厂赚钱,再建下一个工厂。5座工厂一块建,闻所未闻。而且,刚刚分家、巨债压身的台泥,拿什么建那5座工厂?
  但辜成允知道:守业台湾是一条死路,去大陆才有新生的希望,去得晚了,更要加大力度、迈开步子。
  为了落实大陆业务,他壮士断腕,出售家族旗下的和信电讯,获得119亿元新台币现金。
  外面说他是“卖祖产,不孝”,但他说让台泥就此沉沦,才是最大的“不孝”。卖掉和信电讯后,他用这笔钱落实了台泥位于福建福州年产150万吨水泥研磨厂及25000吨级码头的项目。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