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 > 1月1日 > 红色经济特工杨延修在沪逝世 享年106岁

红色经济特工杨延修在沪逝世 享年106岁

刀鱼 2017-01-09
\
  2017年1月1日22时36分,红色特工、原民建中央咨议委员会委员杨延修在沪逝世,享年106岁。
  杨延修,又名连生,再之。江苏泰州人,1911年1月30日出生于江苏泰州,家境贫苦,7岁离家来沪。1931年加入上海市商会社会童子军团,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长期在周恩来亲自领导下,以广大华行副总经理身份为掩护,从事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隐蔽战线工作。1949年5月参加上海接管工作。先后担任上海市军管会工商处副处长,市工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市商业二局局长、党组书记。1979年7月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1979年后历任上海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党组书记,爱建公司代董事长、副董事长、党组书记,爱建特种基金会副理事长、名誉理事长等职。曾任第一届上海市政协常委,第五、六届委员,第五届副秘书长、经济工作研究委员会副主任。1989年离休。
  杨延修曾长期在周恩来亲自领导下,以广大华行副总经理身份为掩护,从事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隐蔽战线工作。解放前,他是一个与“魔鬼”打交道的人,纵横捭阖于中共第三条秘密战线。解放后,为工商业改造和统一战线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
  纵横捭阖上海滩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举国欢庆。长年龟缩在大西南的国民政府准备迁回南京。上海又将成为全国财政金融的中心。
  9月初,大后方各公、私单位纷纷复员东下,摩拳擦掌,准备在未来的市场中分一杯羹。因此去上海的机票、船票早被抢购一空。这时,谁早一步踏进上海,谁就能为日后的发展抢占先机。
  杨延修肩负着为总公司打前站的重任,也在想方设法挤进第一批回沪的队伍。已有国民党军委会化学防毒处上校参谋头衔的他,又找到新任上海市卫生局局长俞松筠,摇身一变,成了卫生局的接收专员,名正言顺地登上了首航上海的接管包舱。
  当时,国内外公司争夺上海十分激烈,想找一处合适的办公场所非常困难。杨延修为此焦急万分,因为这是公司的门面和招牌,既要有气派,又要地点适中,交通便利,才有助于提高声誉,扩大经营,谋求发展。
  他通过熟人得到一个好消息:英国老牌的亚细亚石油公司总经理,刚从日本人的集中营放出来,手头急需现金,准备出租公司的大楼。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亚细亚大楼地处上海商贸中心的黄金地段“外滩一号”,门面开阔,气势雄伟,是财富与权力的象征,也是多少金融贸易企业梦寐以求的理想办公地点。杨延修怕夜长梦多,抢先预付定金2000美元,租下大楼一层所有的办公室,为总公司回迁上海,施展宏图铺平了道路。
  在外国资本、官商资本浩浩荡荡卷土重来,各公司之间明争暗斗、花样百出,商战已达白热化程度时,为了扎根上海,开拓进取,总公司迅速调整经营战略,以国际贸易为中心向周边辐射,买卖做得风生水起,十分兴隆。
  1946年春节,杨延修随身携带两箱金砖,约900余两乘飞机抵沪。一转手在金市卖了个好价钱,剩余的90两黄金便全部存入了总经理办公室。
  没想到当晚小偷用迷香麻倒了值班人员,从沿街的窗口爬入室内,撬开保险柜,窃走了金砖外加两万多美元现钞。
  事发后,公司内外十分震惊。杨延修等公司领导一边采取“内紧外松”的政策,以免引起市面恐慌,造成挤兑风潮,一边向各分公司紧急调头寸,补窟窿。正好美国发来一船货物非常及时,使公司平稳渡过了难关。同时,立即通过当权人物要求警察局迅速破案。后经调查确定,这是上海黑社会所为。虽然追回了部分资金,却也闹得满城风雨。不过新闻报导反而起了宣传广大华行的作用,因为那会儿到处银根紧缩,能储存这么多黄金、美钞,又经营大宗黄金生意,经济实力的雄厚自然可想而知。
  接受了这次教训,杨延修等人开始注意结交上海帮会人物。后来在他任经理的“上海广大药房”开张典礼时,青帮头子黄金荣喜孜孜地早早前来道贺。当时店内贵宾如云,热闹非凡。门前好几条繁华的街道,都挂满了“维他命保命丸”、“盘尼西林真灵”等宣传条幅,甚是轰动。一些想乘机来敲诈勒索的地痞、流氓,见祖师爷坐镇客厅,谈笑风生,都吓得悄悄溜走。一般黑社会人物也不敢再打他们的主意。
  为了进一步发展能有稳固的政治靠山,总公司拟定了与陈果夫合作办药厂的计划,得到周恩来的批准。陈果夫一直对开发中医中药很感兴趣,还建立了专门的特效药研究所。而且在四大家族中就数陈氏财力较弱,也希望借此广开财源。所以,当广大华行与之接洽在上海合办中心制药厂,并担任董事长时,他欣然应允。
  这位中统头目在国民党内是个特立独行的人物,他一向以公正廉洁自诩,标榜无恶行、不自私,以严治党,所以对付他要使用不同于其他官员的办法。
  为了拉紧关系,杨延修受命到南京去见陈果夫。听说是广大华行的副总经理来了,陈果夫破例首先接见了他。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殊荣,陈果夫的官邸每天门庭若市,求见的人川流不息,等到天黑也见不成亦是常事。
  杨延修发现传言不虚,面前这个特务头子是个病痨,面色苍白,形容清癯,手捧一只小金痰盂,与人说话时还咳嗽不止。于是在谈完公事,见对方表示满意时,就从皮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药品,一边恳切地说:“果公,这是专门从美国寄来的治肺病新药链霉素,请您试用。”还说了些养生保健的话题。
  陈果夫年轻时就染上结核,一直未好,十分痛苦。见杨延修不但办事干练,而且对自己很是关心,不禁对他产生了好感。在关系更为密切之后,杨延修又陆续送去了进口冰箱、西洋参等高级补品,颇得陈果夫的欢心。
  1947年8月10日,陈果夫带着医护人员和随从,亲自到上海为中心药厂奠基剪彩,成为哄动一时的新闻。从此,中共三线绝密机关就有了陈果夫这把政治保护伞。
  临险境从容应对
  然而随着国民党战场的失利,对国统区的政治控制也越来越严。树大招风的广大华行还是引起了各方敌特的注意。
  一天深夜,杨延修得到消息说警察局要监视、侦察广大华行。他立即向组织汇报,广大支部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分析情况,商量对策。大家心里都很紧张,因为如果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最后,他们认为敌人尚未摸清我方底细,没有掌握有力的证据。因此要马上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主动出击,一定要保住党的三线机构。
  他们迅速通过国民政府和特务系统的上层关系,弄清了密令确系南京内政部发出,怀疑广大华行私通“共匪”,要各地严查。于是,杨延修等人决定分头行动,各个击破。首先宴请陈果夫的亲信,也是他们早就注意拉拢的“朋友”。让这些人到处为自己“正名”,把与共党有染等等统统斥之为“造谣”、“误会”。再利用敌人贪财如命的心理,请客送礼,终于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后来内线同志查到,陈果夫在密令上批示“撤销此案”,可见他们的工作相当有效。
  中统刚刚稳住,军统又来挑衅。一个大头目把杨延修“请”去,皮笑肉不笑地出示了国防部要查广大华行的机密文件,上面红彤彤地盖着官防印章,显然货真价实。
  杨延修两手一摊,拿出商人的派头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老兄,我们生意人是只管赚钱,不问政治的。去东北只是为了大豆出口美国,那可是对本利呀!时局如此艰难,哪样好做?你叫我们怎么办!”倒把对方问得一愣一愣的。继而又大侃“生意经”,弄得特务也不禁怦然心动,竟跃跃欲试地也想入伙大捞一把。
  1948年春天,经济部又要查广大华行私套外汇,倒卖黄金、美钞的“不法行为”。其实那会儿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倒腾美元、金条,这不过是要找岔子的借口罢了。
  为了保护组织和同志,杨延修只身冒险去与敌人谈判。由于他的机警灵活、沉着应战,最终将凶狠、狡猾的敌人制服。
  在长期尖锐复杂的地下斗争环境中,杨延修始终坚贞不渝、遇险不惊、从容应变,很好地完成了党的各项任务,受到党中央的嘉勉。由于地下党内部出了叛徒,周恩来指示在第三条秘密战线工作的同志立即撤退到香港。杨延修接到命令后迅速安排好善后事宜,也转移到香港。
  1949年初,随着形势急转直下,人民解放军即将推翻蒋家王朝,中央指示杨延修等同志北上学习。杨延修把在公司的红利、股份,包括他做民孚、民安等公司董事的投资、存款约10万美金全部交给了党。怀着终于回家了的欢快心情来到解放区。不久,即受命随解放大军一起接管上海。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